林公案/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六回 以德服人釋放刺客 告養歸裡飽受虛驚 下一回▶


  且說當夜行刺林公的,正是飛刀癩王毛四。他費了五年苦功,練就一種飛刀絕技,比眾不同,尋常飛刀,都用純鋼煉成的柳葉刀,長只三寸三分,他卻就將常用的單刀習練而成,能於二十步內,百發百中。當下毛四同商峻回到歇宿處所,商峻不免贊揚他飛刀厲害,恭維幾句。毛四道:「受人之托,必當忠人之事。現在姓林的已被咱刺死,總算不虛此行了;但聞得姓林的有個同伴,也是好生了得,若姓林的果真死了,他必定找我們報復,勢必經官動府。我們二人倒不如早早回去,免得橫生枝節。」商峻道:「依兄弟愚見,暫時不必他往,因那姓林的是否身死,尚未明白,況且他那同伴詭計多端,說不定夜來落他圈套。如姓林的真個死了,明天之後,必有一番擾攘,那時再走未遲。如姓林的竟沒有死,來朝必然要趕早站,那時再作計較,待到天明前去探個明白再說。」話聲未絕,忽聽得喔喔雞聲,東方已自發白。

  二人即行換了衣服,帶著武器,同出歇處,趕到林公寓所門前,只見停著六輛驢車,常福正在搬出行李來。毛四向門內閃眼一望,只見一人身高不滿六尺,生就方面大耳,皮色微黃,濃眉鳳眼,鼻正口方,頭戴瓜皮小帽,身穿藍綢子長衫,外罩天青緞馬褂,威風凜凜,緩步走出,此人不是林公,還是誰呢?

  不覺一驚,他生就急性,馬上掣紅毛寶刀,直奔林公,揮刀攔頭砍過。這時保緒正在櫃檯前付賬,林公隻身走出,瞥見刺客掄刀迎面砍來,急向旁一閃,正待呼喚,忽從林公背後打來一種暗器,直逼毛四面門。毛四眼快,連忙一反腕把寶刀向上一格,當的一聲,那暗器橫飛而出,卻是百步蓮子錘。原來紅娥保著鄭氏夫人出來,忽見有了刺客,急用暗器相救。經此一攔阻,林公已同鄭氏夫人退入。裡邊,紅娥見一擊不中,急掣出子母鴛鴦劍,直奔毛四,怒聲叱道:「大膽強盜,擅敢行刺朝廷命官!」說時挺劍分心刺去。毛四帶刀相迎,兩人接住廝殺,一個是少林門下的俠女,一個是綠林有數的英雄,棋逢敵手,殺做一團,不分勝敗。保緒早已瞧見,也抽出雁翎刀,飛步前來助戰。不料鑽天燕子商峻從門外竄入,舞動雙刀,接住保緒,鬥到十多個照面,亦然不分勝負。那時紅娥自知實力不及刺客,久戰難免吃虧,她就使開一路達摩劍法,只見劍光閃閃,愈殺愈緊,殺得毛四眼花繚亂,被劍光裹在中間,弄得手足無措,正想逃遁,手中刀稍一遲緩,被紅娥一劍刺去,正中左臂,毛四大叫一聲,負痛脫逃。紅娥並不追趕,掄劍來助保緒。商峻本領不濟,單戰保緒,勉力打個平手。怎經得紅娥撲到他背後,舞動雙劍,忽上忽下,一陣猛砍,殺得商峻汗流脊背,氣喘吁吁。保緒瞧個破綻,飛起一腿,將商峻踢倒在地,捆縛個結實,推到林公面前。

  林公向他詢問姓名,商峻照實供認。林公喝道:「我與你前日無仇,往日無冤,你來行刺,必然受人指使,從實供來,尚可宥你一死。」商峻供道:「我本來不想行刺大人,實因受京都某公指使,故而出此。至於那人是誰?請大人自思,在京時和誰結過深仇,就可知道了。」林公恍然大悟,便道:按律你行刺命官,罪無生理。我姑念你並非主謀,如今將你釋放。以後再敢來行刺麼?商峻道:「蒙大人法外施恩,貸我一死,人非草木,安敢再來行刺?」林公就命保緒將他釋放。保緒很不自在,說道:「大人體上天好生之德,免他一死,不過放他回去,仍做殺人放火之事,為害商旅,也非仁義之道。還是送交本地縣官,按律重辦為宜。」林公遂道:「我既允將他釋放,豈可反悔?」一面又向商峻吩咐道:「自今以後,你須棄邪歸正,不准再乾這殺人越貨的勾當,否則必有伏誅的一日。」商峻答道:「本來我是當兵出身,因為誤傷人命,不得已而落草的,此去誓不再做馬賊。」林公即命保緒將他鬆綁,商峻拜謝而去。林公挈眷登程,保緒同車保護,向林公問道:「大人何故不殺刺客?」林公答道:「你有所不知,刺客受穆彭阿指使而來,我若和他一般見識,處商峻於死地,冤仇愈結愈深,如今示以寬大,一則可促穆奸覺悟,二則不和馬賊結怨,也是兩全之道。」保緒聽說,佩服林公度量寬洪,見識高明。就此一路平安,直到杭州落了公館。次日林公上轅門謁見浙撫。巡撫李公,本與林公舊識,叫他即日赴任視事。林公到任之後,興修海塘,規劃水利,杭嘉湖三郡百姓,都稱頌林公德政。在任二年,因父病沉重,告養親歸裡,將保緒薦入漕督周天爵幕府。

  紅娥早已拜公為義父,因畏大婦悍潑,不願隨保緒同去,一路保護林公夫婦,回轉故里。

  不料副將張保仔這當兒適在福建捕盜,探知林公告養回家,以為報仇機會到了,即遣部將獨角龍李彪行刺林公。李彪本是劇盜出身,武藝出群,且精陸地飛行之術,自從跟隨保仔投誠以來,積功保至都司銜;現在奉保仔密命,守到黃昏,紮束停當,帶了武器,一腳邊趕到林宅後面,越牆而入,找尋林公。其時已半夜,紅娥同鄭夫人已歸樓上臥室。樓下便是林公的臥室,那紅娥伺候夫人安睡以後,正擬解衣登牀,瞥見樓窗上一條黑影,像閃電般掠過,料必是刺客,說聲不好,連忙向牀頭抽取寶劍,順手把暗器懸在腰間。原來她善用兩種暗器,一是百步蓮子錘,一是連珠鏢,此時匆忙之間,只取了一鏢囊,一個騰步躥來,伸手推開後樓窗,兩足一蹬,躥到屋面,施展輕身功夫,連躥帶縱,躍到左邊廂屋頂上,定神向上瞭望,見一個彪形大漢,立在林公臥室窗前,手執鋼刀,正在窺探。紅娥暗想:我終究是個女流,下去廝拚,難保必勝,不如用連珠鏢取他的狗命。打定主意,一回手向鏢囊中摸出鋼鏢,一邊高聲喝道:「大膽狗強盜,擅敢深夜來此窺探。」那刺客正是李彪,聽得背後有人說話,急忙掉轉身來。說時遲,彼時快,紅娥照定他咽喉,脫手一鏢打來。李彪急舉手中鋼刀向上一擋,當的一聲,飛鏢落地。紅娥兩手同時發出兩枚飛鏢,分向上下盤打去。李彪瞧見是個女子,已忽視了,自己藝高心膽大,非但不逃,反而使詐誘敵,瞧見飛鏢打來,假意哎喲一聲,就地滾倒,避過飛鏢。紅娥在殘月光中,看不清楚,只道他當真中鏢倒地,急使個鷂鷹撲水的架勢,縱身及地,高聲喊道:「有刺客!燕兒快來拿捉。」那燕兒是她的使女,聽得主人叫喚,連忙向房壁上取了單刀,飛步奔來。那李彪橫在地上,專等紅娥躥到他身旁,打算打她一個措手不及。哪知紅娥閱歷已深,下地來,不見刺客逃遁,情知有詐,站立一邊,不即上前拿捉。燕兒奔來,瞥見刺客橫臥在地,只道已經受傷,便想來打死老虎,就掄刀直撲上前。冷不防李彪忽地使個鯉魚打挺,就地躍起,喝聲浪蹄子照刀,風聲過處,一刀向燕兒迎面砍來,嚇得燕兒一跳,急揮刀架住,被李彪用刀一逼,震得虎口麻木,自知不是對手,連忙收刀後退。紅娥急掣寶劍上前迎敵,刀來劍架,劍去刀迎,打了二十多個照面,殺得紅娥滿身流汗,只有招架之功,並無還手之力。那李彪一刀緊似一刀,越殺越勇。紅娥欲逃不得,正在間不容髮的當兒,虧得燕兒急出一個好主意,奔到廂房中,拿出一面銅鑼,鏜鏜鏜一陣亂敲。家中男女僕役,都在睡夢中驚醒,只道後面失火,飛奔入內。李彪到此,生怕孤掌難鳴,才虛晃一刀,躍登屋頂,如飛而去。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