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三十七回 陳錦堂戒煙得美缺 楊天德匿怨訪同僚 下一回▶


  且說林公奏折到京,照例遞到軍機處,先由軍機大臣拆閱,然後由值班大學士於早朝時進呈御覽,這是當時的定例。那林公的奏折,卻巧落在穆彰阿手裡,他和林公本是死對頭,當下把奏折披閱一過,自言自語道:「這個怎好算禁煙善後章程,簡直是官逼民反的條件。」當時軍機幾位夙有煙癖的大臣,聽了穆彰阿的話,很覺奇怪!忙走到他公案邊,把奏折略觀一過,始知就裡。他們自相護短,如今聽穆彰阿這樣一說,都隨聲附和道:「林制軍太覺好大喜功了,聖上為嫌黃鴻臚所奏,吸煙者罪應論死,定法太嚴,與十惡絕無區別,才通諭各直省督撫各抒所見,妥議章程具奏。現在林督所擬六條章程,催波助瀾,比較黃鴻臚原奏益覺嚴峻,使全國數百萬吸煙、賣煙、販煙、制煙具的百姓,同罹死罪,倘然激而生變,這許多人鋌而走險,聚眾鬧起事來,那末誰屍其咎?」穆彰阿懶懶地說道:「黃、林本是一丘之貉,皆喜歡多說多話,惹出禍來,橫豎有地方官擔任處分;僥倖有功,便是他們的勞績,何樂而不為。不過此事關係全國民命,林督敢於冒昧具奏,我們當軍機的,職掌全國章奏,豈可和他一般見識,草率進呈。現在暫時不必去議論他,姑且擱過一邊,待等各省督撫復奏陸續到京之後,就中將龍成持重的折子,先行進呈。類似這些混帳折子,未了進呈,使皇上看了,也分別得出一個好歹,以免苛法擾民,有玷聖上美名。不知諸位意下如何?」眾大臣聽了,自然盡表同情,穆彰阿隨手把折子納入抽鬥中,直待各直省督撫的復奏,俱已到齊進呈,林折依舊擱置。

  道光帝素知林公為當世第一賢臣,十數年間,由外放杭嘉湖道,擢陞至湖廣總督,凡有疑難要政,著各督撫妥議具復,最重視林公的復奏。此時將進呈的各省督撫奏章,一一翻閱,卻只不見林公的奏疏,心中十分疑惑。皇帝深知林公辦事勤慎,決不至延長不奏復的,其中一定另有作用,便向穆彰阿問道:「湖廣總督林則徐此次有無奏折到京?」穆奸曉得捏不攏了,就奏道:「有是有的,只因遞到較遲,不及編錄,當於來朝進呈。」等到次日早朝,穆奸親自進呈林公奏折,並奏道:「林督所擬章程,比較黃鴻臚原奏更為嚴峻,倘然准予頒行,只恐民害未除,激成叛變,懇請乾綱獨斷,暫緩頒行。」道光帝本來好算得一代令主,惟於朝臣之中最信任穆彰阿,以致被他弄權鬧壞了不少大事,這也是一重大病。當下聽了穆奸的奏語,竟將林公的章奏留中不發,若然當時准予頒行全國,認真嚴禁,鴉片煙害早已禁絕,中國可以富強了。權奸誤國,可深浩歎!

  當時道光帝把林公奏折留中不發,面諭穆彰阿通飭各直省督撫嚴厲禁煙,杜絕金錢外溢。穆奸奉諭而退,回到軍機處,擬就公事,發寄各督撫,不在話下。

  且說此時的煙害,當推廣東、湖北及沿海各省為最甚。林公升任湖廣總督,適當販煙吸煙最盛之地,所以不惜工夫,擬具章程並戒煙良方,專折奏請頒行,哪知猶如風箏斷線,杏無回音,僅接到軍機大臣字寄,內開:奉上諭,督促各直省長官嚴申煙禁,煙犯拘案,加等治罪;地方官查禁不力,立予處分。禁煙成績最優者,列為考績,奏請破格擢陞。

  林公披閱一過,見上諭中並未提及復奏的章程與禁煙良方;料必留中不發了,暗想:既不頒行吸煙論死新例,徒托空言,怎能有效,一般嗜煙成瘾的,痼疾已深,一經戒煙,廢事失業,都願引鴆自殺;一般煙販奸商,大利所在,怎肯放棄,因此煙禁雖嚴,煙害依然瀰漫全國。現在既奉上諭嚴催,兼之楚省為鴉片總匯之處,豈可不認真嚴申禁令呢。當即請巡撫、藩司到轅,商定辦法,印刷許多禁煙告示,遍貼通衙;一面牌示轅門,分批調驗在省印委文職,自道府起至知縣止,不論有瘾無瘾,概須自投轅門聽驗。林公此舉,也是以身作則的意思,故先從官吏入手,使一班吸煙販煙的百姓觸目驚心,覺悟到地方官長吸煙,尚且要調驗戒絕,吾等小民,自然更不可不戒了。那地方官自身經過調驗勒戒,怎敢再庇護煙民,用意再好也沒有。

  哪知利未見而害先形,竟然弄出一件同僚覬覦訐告的大亂子來,殊非林公始料所及。

  這事說來話長,原因由於爭奪美缺而起。那時候官場制限極嚴,非有異常勞績,不能越級擢陞,就是補缺署任,也要按照次序先後委任,不容顛倒的。惟是差委並無階級,只要有了奧援,用八行相托,上峰自然會特別調劑,拔委一二次優差,這是當時官場慣例。那楚省的鹽法道卻是著名優缺,尤其是安襄鄖道,覬覦的人更多,結果為陳錦堂所得。候補道楊天德與錦堂本係舊識,同時到省,合賃一所公館。他們二人都有阿芙蓉癖,夜來聚在一張榻上,兩燈相對,吞雲吐霧,抽得高興的時候,談天說地,述古論今,也居然風發潮湧,談一回又抽,抽一回又談,不到天明,誰也不睡。由是兩人的交誼日深一日,猶如同胞兄弟。這個安襄鄖道缺,楊天德早有企圖,曾托京中大老致函林公,但是林公生平不受運動,用人行政,至公無私,無論何人所薦之人,也要看那人才幹如何而定去取的。楊天德人品既不見佳,又身入黑籍,外邊的聲名很不好,林公如何肯擅時重用呢?至於那陳錦堂呢,才具優長,辦事也不辭勞怨,林公曾委他查過楚省淮鹽滯銷原因,竟能不受鹽商私賄,秉公辦理,且能查明湖北施南、宜昌等府縣,均屬例食川鹽,湖南郴、桂、衡三府十一州縣,例食粵鹽,淮鹽質劣價昂,銷路因之滯鈍等情。林公看了他的稟復,知他查案認真,熟悉楚省鹽務,就與藩司商定,委署安襄鄖道。錦堂謝委辭行,挈眷赴任。

  哪知楊天德起了誤會,以為是陳錦堂托人走了門路,爭奪此美缺,因此銜恨在心,密圖報復,一向苦無機會。現在得悉嚴申煙禁,調驗文武官員,不覺大喜過望,以為這絕好的機會來了,哪裡還肯輕輕放過。不過他是走紅運的能員,只怕他已謁制軍,已將煙瘾戒絕,若冒昧地報告督轅,說他染有嗜好,調驗時不見煙瘾發作,也得坐個誣告的罪名,非先行調查明確,再作計較不可。打定主意,一邊向督轅告了個措資假,離了省城,逕到安襄鄖道衙門拜訪。

  錦堂見老友光降,心中十分高興,竭誠招待。天德推說省城煙禁森嚴,不敢任意抽吸,特地請假到此,與老哥同尋吞雲吐霧的樂趣。錦堂含笑地答道:「小弟蒙林制軍賜給忌酸丸與補正丸各一料,已將煙瘾戒除,丸藥都不吃了。」天德聽說,大失所望,口頭免不得恭謹道:「老哥脫離苦海,竟然跳上青雲,就此扶搖直上,不消幾時行見除臬開藩,而膺疆寄呢!可賀可賀!不過老哥既絕嗜好,可容小弟在此吸食?只因路上不敢抽吸,已在這裡發病了!」錦堂笑答道:「老友光顧,敢不下榻相留,到內書房去開燈吧。」說著,導引天德踅入內書房,跟班提著行李跟入,即將煙燈、煙槍放到炕榻上,隨手點燈燒煙,裝上煙鬥,天德在左邊,錦堂坐在右邊,天德拿槍授給錦堂道:「老哥抽口,未必見得馬上就會上瘾的。」錦堂拒絕道:「請自用吧,小弟不抽,剛剛斷瘾得不多時,猶如熟紙捻,碰著火星;立刻就會燃燒起來的。」天德說道:「既然決計不吸,那末我自己過瘾了!」說罷,執槍在手,煙鬥門對準火頭,嗤嗤嗤,把紅棗大小一筒三隔冬的清膏冷籠煙,一口氣直吸個乾淨,伸手提起小茶壺,咕嘟一口熱茶,咽入腹中,有意張口把煙氣向錦堂面上噴去,問道:「老哥聞著煙味是香還是臭?」

  錦堂笑答道:「這種最上等的陳膏,酸香撲鼻,令我聞了饞涎欲滴。」此時跟班已將第二個煙泡裝好,天德接來遞給錦堂道:「只此一筒,下不為例,若然抽了一筒,馬上會上瘾,我願輸個腦袋給你。橫下來嚐嚐此煙如何。」錦堂推辭不過,橫在右邊,天德執搶把火,錦堂只款口含著槍頭,嗤嗤嗤響了一陣,留著些不曾抽盡,頓覺精神百倍,就吩咐僕役命廚房速備盛席,送到這裡,管待嘉賓。

  要知天德如何訐告錦堂,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