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靖集/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林和靖集巻一 《四庫全書·林和靖集》 (宋)林逋 撰
林和靖集巻二
作者:林逋 宋朝 1053年
林和靖集巻三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全書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三  林和靖集  别集類二  宋

七言律詩[编辑]

湖上隐居[编辑]

湖水入籬山遶舍
隐居應與世相違
閑門自掩蒼苔色
過客時驚白鳥飛
賣藥比嘗嫌有價
灌園終亦愛無機
如何天竺林間路
猶到秋深夢翠微

湖山小隐二首[编辑]

道著權名便絶交
一峯春翠濕衡茅
莊生巳憤鴟鳶嚇
揚子休譏蝘蜓嘲
潏潏藥泉來石竇
霏霏茶靄出松梢
琴僧近借南薰譜
且併閑工子細抄

閑搭綸巾擁縹囊
此心隨分識興亡
黒頭爲相雖無謂
白眼看人亦未妨
雲噴石花生劍壁
雨敲松子落琴牀
清猿幽鳥遥相呌
數筆湖山又夕陽

西湖泛舟入靈隐寺[编辑]

水天相映淡浟溶
隔水青山無數重
白鳥背人秋自逺
蒼烟和樹晩來濃
桐廬道次七里瀬
彭蠡湖間五老峯
輟棹遲廽比未得
上方精舍動踈鐘

湖上晚歸[编辑]

卧枕船舷歸思清
望中渾恐是蓬瀛
橋横水木已秋色
寺倚雲峯正晩晴
翠羽濕飛如見避
紅蕖香裊似相迎
依稀漸近誅茅地
雞犬林蘿隐隐聲

湖上初春偶作[编辑]

梅花開盡臘亦盡
晴暖便如寒食天
春色半歸湖岸栁
人家多上郭門船
文禽相並映短草
翠瀲欲生浮嫩煙
幾處酒旗山影下
細風時已弄繁絃

西湖春日[编辑]

争得才如杜牧之
試來湖上輙題詩
春烟寺院敲茶皷
夕照樓臺卓酒旗
濃吐襍芳薰巘崿
濕飛雙翠破漣漪
人間幸有簑兼笠
且上漁舟作釣師

池上春日[编辑]

一池春水緑於苔
水上花枝竹間開
芳草得時依舊長
文禽無事等閒來
年顔近老空多感
風雅含情苦不才
獨有浴沂遺想在
使人終日此徘徊

池上春日即事[编辑]

鴛鴦如綺杜蘅肥
𪄠夷猶翠瀲微
但據汀洲長並宿
莫衝煙靄輙驚飛
巳輸謝客清吟了
未忍山翁爛醉歸
釣艇自横絲雨霽
更從蒲篠媚斜暉

小園春日[编辑]

草烟横碧露華微
乗興春園懶欲歸
聚散有情輸蛺蝶
淺深無色比薔薇
浮名莫惜千鍾貴
急景湏防百嵗稀
一事不堪身衣褐
且偷閑眼看芳菲

夏日池上[编辑]

蓮香如綺細濛濛
翡翠窺魚裊水葓
巻箔未生單簟月
凭欄初過一襟風
横欹片石安琴薦
獨傍新篁看鶴籠
沉李凍醪無寄與
可憐瀟灑興誰同

西巖夏日[编辑]

蕙帳蕭閑掩弊廬
子真巖石坐來初
爲驚野鳥巢間乳
懶過隣僧竹裏居
新溜迸凉侵静語
晩雲浮潤上殘書
何煩彊捉白團扇
一柄青松自有餘

夏日即事[编辑]

石枕凉生菌閣虗
巳應梅潤入圗書
不辭齒髪多衰病
所喜林泉有隐居
粉竹亞梢垂薄露
翠荷差影聚逰魚
北窓人在羲皇上
時爲淵明一起予

隐居秋日[编辑]

行藥歸來即杜門
嘯臺秋色背人羣
幽蟲傍草晚相映
逺水著煙寒未分
髙亢可能稱獨行
窮空猶擬頼斯文
過從好事今誰是
自笑何如揚子雲

秋日湖西晩歸舟中書事[编辑]

水痕秋落蟹螯肥
閑過黄公酒舍歸
魚覺船行沉草岸
犬聞人語出柴扉
蒼山半帯寒雲重
丹葉踈分夕照微
郤憶清谿謝太傅
當時未解惜蓑衣

城中書事[编辑]

一門深掩得閑權
純白遺風要獨全
强接俗流終反道
敢嫌貧病是欺天
圍形古寺諳尋鶴
照蘚秋廊擬疏玄
從此免慙巖下者
子真髙興未蕭然

深居襍興六首有序[编辑]

  諸葛孔明謝安石畜經濟之才雖結廬南陽擕妓東山未嘗不以平一宇内躋致生民爲意鄙夫則不然胸腹空洞剪然無所存置但能行樵坐釣外寄心於小律詩時或鏖兵景物衡門情味則倒睨二君而反有得色凡所寓興輙成短篇總曰深居襍興詩六首盖所以狀林麓之幽勝攄几格之閑曠且非敢求聲於當世故援筆以顯其事云

隐居松籟細錚然
何獨微之重碧鮮
巳被逺峯擎𡾼𡾼
更禁初月吐姢姢
門庭静極霖苔露
籬援凉生裊菊煙
中有病夫披白搭
痩行清坐詠遺篇

四壁垣衣釣具腥
巳甘衡泌號沉冥
伶倫近日無侯白
奴僕當時有衛青
花月病懐看酒譜
雲蘿幽信寄茶經
茅君使者蕭閑甚
獨理叢毛向户庭

薄夫何苦事姦姦
一室琴書自解顔
峯後月明秋嘯去
水邉林影晚樵還
文章敢道長於古
光景渾疑剰郤閑
多少烟霞好猿鳥
令人惆悵謝東山

冉冉秋雲抱嘯臺
一丘松竹是閑媒
誰聞濟北傳兵畧
枉說山東出相才
樵褐短長披搕膝
丹爐髙下壘懸胎
三千功行無圭角
可望虗皇九錫來

上書可有三千牘
下筆曽無一百函
閒巻孤懐背塵世
獨營幽事傍雲巗
僧分乳食來隂洞
鶴觸茶薪落蠧杉
未似周顒少貞勝
北山應免畧相銜

松竹封侯尚未尊
石爲公輔亦云云
清華自合論閑客
玄黙何妨事静君
鶴料免慚尸厚禄
茶功兼儗策元勛
幽人不作山中相
且擁圗書卧白雲

襍興四首[编辑]

短褐蕭蕭頂幅巾
擁書纔罷即嚬呻
耕樵可似居山者
飲饌長如病酒人
閉戸不無慵荅客
焚香除是静朝真
前賢風槩聊希擬
一刺偏多井大春

散帙揮毫總不忺
病懐愁緒坐相兼
苔痕作意生秋壁
樹影無端上古簾
一壑等閑甘汩汩
五門平昔避炎炎
惟應數刻清凉夢
時曲顔肱興未厭

湖上山林畫不如
霜天時候屬園廬
梯斜晚樹收紅杮
筒直寒流得白魚
石上琴尊苔野净
籬隂雞犬竹叢踈
一闗兼是和雲掩
敢道門無卿相車

掉臂何妨入隐淪
髙賢應總貴全真
次山有以稱聱叟
魯望兼之傳散人
拂水逺天孤榜晚
夾村微雨一溪春
不知圗畫誰名手
狀取江湖太古民

孤山後寫望[编辑]

水墨屏風狀總非
作詩除是謝玄暉
溪橋裊裊穿黄落
樵斧丁丁斫翠微
返照未沉僧獨徃
長煙如淡鳥横飛
南峯有客鋤園罷
閑倚籬門忘却歸

孤山寺端上人房寫望[编辑]

底處慿闌思渺然
孤山塔後閣西偏
隂沉畫軸林間寺
零落棊枰葑上田
秋景有時飛獨鳥
夕陽無事起寒煙
遲留更愛吾廬近
祗待重來看雪天

山閣偶書[编辑]

遶舍青山看未足
故穿林表架危軒
但將松籟延佳客
常帯嵐霏認逺村
吴榜自能凌晚汰
湘纍何苦屬芳蓀
餘生多病期怡飬
聊此棲遲一避喧

孤山寺[编辑]

雲峯水樹南朝寺
秪隔叢篁作並隣
破殿静坡虀臼古
齋房閑試酪奴春
白公睡閣幽如畫
張祐詩牌妙入神
乗興醉來拖木突
翠苔蒼蘚石磷磷

西湖[编辑]

混元神巧本無形
匠出西湖作畫屏
春水净於僧眼碧
晚山濃似佛頭青
欒櫨粉堵揺魚影
蘭杜煙叢閣鷺翎
徃徃鳴榔與横笛
細風斜雨不堪聽

平居遣興[编辑]

有甚餘閑得解嘲
髙慵時把几桯敲
卑孜晚鳥沉幽語
歴刺煙篁露病梢
草野交逰披褐見
神仙書史點朱抄
皇朝不是甘逃遁
争向心如許與巢

山谷寺[编辑]

一入禪林便懶還
衆峯深壑共孱顔
樓臺冷簇雲蘿外
鐘磬晴敲水石間
茶版手擎童子净
錫枝肩倚老僧閑
獨孤房相碑文在
幾認題名拂蘚斑

峽石寺[编辑]

長懐如練楚山青
禹鑿招提甲畫屏
數崦林蘿攅野色
一崖樓閣貯天形
燈驚獨鳥廽晴塢
鐘送遥帆落晩汀
不會剃頭無事者
幾人能老此禪扄

池陽山店[编辑]

數家村店簇山旁
下馬危橋巳夕陽
驚鳥忽衝谿靄破
暗花閑堕塹風香
時間盤泊心猶戀
日後尋思興必狂
可惜廽頭一聲笛
酒旗揺曵出踈篁

寺居[编辑]

浩然巾杖立秋鐘
院舍門門細逕通
柏子有茅生塔地
鶴毛無響堕廊風
閑棲巳合稱髙士
清論除非對逺公
不厭浮塵擬何了
片心難舍此縁中

采石山[编辑]

危閣閑登日漸曛
整屏晴雨枕江濆
秋稜瘦出無多寺
古翠濃連一半雲
坐卧不抛輸釣叟
徃來長見屬鷗羣
翻然郤恠宣城守
是甚移將李白墳

易從上人山亭[编辑]

湖水汪灣隔數峯
籬門和竹夾西東
閑來此地行無厭
又共吾廬看不同
靈隐路歸秋色裏
招賢菴在鳥行中
屏風若欲相攙見
合把巉巗與畫工

園池[编辑]

一逕衡門數畆池
平湖分漲草含滋
微風幾入扁舟意
新霽難忘獨繭期
島上鶴毛遺野迹
岸傍花影動春枝
東嘉層構名今在
獨媿憑闌負碧漪

林間石[编辑]

入夜跏趺多待月
移時箕踞爲看山
苔生晩片應知静
雲動秋根合見閑
瘦鶴獨随行藥後
髙僧相對試茶間
踈篁百本松千尺
莫恠頻頻此徃還

黄家莊[编辑]

黄家莊畔一維舟
総是沿流好宿頭
野興幾多尋竹逕
風情些小上茶樓
遥村雨暗鳴寒犢
淺溆沙平下晚鷗
更有錦帆荒蕩事
落然一作茫茫隨分起時愁

過蕪城縣[编辑]

詩中長愛杜池州
說著蕪城是勝逰
山掩縣城當北起
渡衝官道向西流
風捎檣碇網初下
雨擺魚薪市未收
更好兩三僧院舍
松衣石髪闘山幽

無爲軍[编辑]

掩映軍城隔水鄉
人煙景物共蒼蒼
酒家樓閣揺風斾
茶客舟船簇雨檣
殘笛逺砧聞野墅
老苔寒檜看僧房
狎鷗更有江湖興
珍重江頭白一行

出泉水驛[编辑]

曉城寒水共蕭蕭
濕碧吹青路一條
煙靄濃間出山驛
林蘿深裏過溪橋
閑情謾會吟兼畫
隐事猶輸釣與樵
多謝孤村人落外
酒旗風急更相招

淮甸南逰[编辑]

幽勝程程擬徧尋
不妨淮楚入搜吟
蘚莎籬落谿莊静
松竹樓臺塢寺深
數抹晚霞憐野笛
一篩寒雨羡沙禽
腰間組綬誰能愛
時得閑逰是此心

耿濟口舟行[编辑]

環廽幾合似江干
刺眼詩幽盡狀難
沙觜半平舂晩濕
水痕無底照秋寛
老霜蒲葦交千刃
怕雨鳬鷗著一攅
擬就孤峯寄蓑笠
舊鄉漁業乆凋殘

留題李休幽居[编辑]

俗口喧喧利與名
到君風品即難評
曾將五老闗秋夣
秪愛南薰是正聲
鳥戀藥棚長獨立
樹欹詩壁半旁生
公車便不能徴出
搔首吾朝負聖明

園廬[编辑]

柴闗寒井對蕭晨
自愛栖遲近古人
閑草徧庭終勝俗
好書堆案轉甘貧
橋邉野水通漁路
籬外青山見寺隣
懶爲躬耕詠梁甫
吾生已是太平民

安福縣途中作[编辑]

詩景紛拏且按鞭
壊橋危磴走鳴泉
雲根道店多沽酒
山崦人家亦種田
谷鳥驚啼衝宿雨
野梅愁絶閉寒煙
玉梁閤皂堪行徧
囬得臨江即上船

雪三首[编辑]

瓦溝如粉疊樓腰
高會誰能解酒貂
清夾曉林初落索
冷和春雨轉飄蕭
堪憐雀避來閑地
最愛僧衝過短橋
獨有閉闗孤隐者
一軒貧病在顔瓢

濕飄乾堕著谿林
陣猛花尖聚砌隂
曉沫平随茶筯薄
凍痕全共藥鋤深
慵多秪好披詩看
狂甚無如叩几吟
更想天山两三騎
臂鷹拳蹬簇駸駸

皓然窓户曉來新
畫軸碑廳絶點塵
洛下髙眠應有道
山隂清興更無人
寒連水石明漁墅
猛共松篁壓寺隣
酒渇巳醒時味薄
獨援詩筆得天真

春隂[编辑]

似雨非晴意思深
宿酲牽率卧春隂
苦憐燕子寒相並
生怕梨花晩不禁
薄薄簾幃欺欲透
遥遥歌管壓來沉
北園南陌狂無數
只有芳菲會此心

秋懐[编辑]

恵連初擬賦秋懐
病束慵纒幾未諧
濕葉堕丹明晚塹
破雲拖粉露晴崕
先甘衰落歸雙髩
已覺清凉入百骸
試枕離騷校閑品
竹煙杉籟滿蕭齋

山園小梅二首[编辑]

衆芳揺落獨暄妍
占盡風情向小園
踈影横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
粉蝶如知合斷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
不湏檀板共金尊

剪綃零碎點酥乾
向背稀稠畫亦難
日薄縱甘春至晩
霜深應怯夜來寒
澄鮮秪共隣僧惜
冷落猶嫌俗客看
憶著江南舊行路
酒旗斜拂堕吟鞍

又詠小梅[编辑]

數年閑作園林主
未有新詩到小梅
摘索又開三兩朶
團欒空遶百千廽
荒隣獨映山初盡
晚景相禁雪欲來
寄語清香少愁結
爲君吟罷一銜杯

梅花三首[编辑]

吟懐長恨負芳時
爲見梅花輙入詩
雪後園林纔半樹
水邉籬落忽横枝
人憐紅艶多應俗
天與清香似有私
堪笑胡雛亦風味
解將聲調角中吹

幾囬山脚又江頭
遶著瑶芳看不休
一味清新無我愛
十分孤静與伊愁
任教月老湏微見
却爲春寒得少留
終共公言數來者
海棠端的免包羞

小園煙景正凄迷
陣陣寒香壓麝臍
湖水倒窺踈影動
屋簷斜入一枝低
畫名空向閑時看
詩客休徴故事題
慚愧黄鸝與蝴蝶
秪知春色在桃溪

杏花[编辑]

蓓蕾枝梢血點乾
粉紅腮頰露春寒
不禁烟雨輕欹著
秪好庭臺愛惜看
偎栁傍桃斜欲墜
等鶯期蝶猛成團
京師巷陌新晴後
賣得風流更一般

桃花[编辑]

栁墜梅飄半月初
小園孤榭更庭除
任應雨杏情無别
最與烟篁分不踈
比並合饒皮博士皮日休有詩
形相偏屬薛尚書薛能有詩
薄紅深茜尖尖葉
亦有愁腸未負渠

山舍小軒有石竹二叢閧然秀發因成二章[编辑]

麝香眠後露檀勻
綉在羅衣色未真
斜倚細叢如有恨
冷揺踈朶欲生春
階前紅藥推詞客
籬下黄花重古人
今日含毫與題品
可憐殊不愧清新

青帘有酒不妨賖
素壁無詩未足誇
所重晚芳聊在目
可闗秋色易爲花
深枝冉冉粧谿翠
碎片英英剪海霞
莫管金錢好行市
寂寥相對是山家

新竹[编辑]

粉環勻束緑沉槍
裊露差烟𡾼𡾼
巻箔乍驚雙睫健
倚闌尋覺百毛凉
齊披古錦圍山閣
背迸寒犀過寺墻
堪笑數根蒼翠者
强顔如立少年塲

榮家鶴[编辑]

種莎池館久淹留
品格堪憐絶比儔
春静棊邉窺野客
雨寒廊底夢滄洲
清形已入僊經說
冷格曾爲古畫偷
數啄稻粱無事外
報言雞雀懶廽頭

百舌[编辑]

栁條初重草初肥
煙濕園林晚未稀
百種堪憐巧言語
一般惟欠好毛衣
欺凌紅杏從頭宿
諷刺黄鸝趂背飛
誰道闗闗便多事
更能緘黙送芳菲

[编辑]

細眉雙聳敵秋毫
冉冉芳園日幾遭
清宿露花應自得
暖争風絮欲相髙
情人殁久魂猶在
傲吏齊來夢亦勞
閑掩遺編苦堪恨
不并香草入離騷

病中二首[编辑]

坐釣行樵那不倦
尋雲看月亦應勞
煩襟入夜權宜减
瘦格乗秋斗頓髙
猿下任窺煎藥鼎
客來慵動碾茶槽
牀頭卧架直閑却
免有情憀掲悼騷

遺編坐罷披三豕
小軸行當倦五禽
簾肆有徴常遇困
刀圭無狀爲攻深
長卿痟渇應難奈
玄晏清羸巳不禁
約縛隐囊聊閣膝
忘懐未得是微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