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案語
作者:魯迅 1935年
本作品收录于《集外集

  案:這《編完寫起》共有三段,第一段和第三段都已經收在《華蓋集》里了,題為《導師》和《長城》。獨獨這一段沒有收進去,大約是因為那時以為只關于几個人的事情,并無多談的必要的緣故。

  然而在當時,卻也并非小事情。《現代評論》是學者們的喉舌,經它一喝,章錫琛先生的确不久就失去《婦女雜志》的編輯的椅子,終于從商務印書館走出,——但積久卻做了開明書店的老板,反而獲得予奪別人的椅子的威權,听說現在還在編輯所的大門口也站起了巡警,陳百年先生是經理考試去了。這真教人不胜今昔之感。

  就這文章的表面看來,陳先生是意在防“弊”,欲以道德濟法律之窮,這就是儒家和法家的不同之點。但我并不是說:陳先生是儒家,章周兩先生是法家,——中國現在,家數又并沒有這么清清楚楚。

  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五日晨,補記。


注释[编辑]

  1.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莽原》周刊第四期。發表時共有四段,總題《編完寫起》。后來作者將第一、二兩段合為一篇,改題《導師》,末段改題為《長城》,編入《華蓋集》,本篇是其中的第三段。關于新性道德問題的論爭,魯迅還于一九二五年六月一日寫了《編者附白》,現編入《集外集拾遺補編》。
  2. 指周建人的《答〈一夫多妻的新護符〉》和章錫琛的《駁陳百年教授〈一夫多妻的新護符〉》。
  3. 陳百年:名大齊,字百年,浙江海鹽人。當時是北京大學教授。后任國民党政府考試院秘書長等職。《一夫多妻的新護符》發表于一九二五年三月十四日《現代評論》第一卷第十四期,是反對《婦女雜志》“新性道德號”(一九二五年一月)中周建人的《性道德之科學的標准》和章錫琛的《新性道德是什么》兩篇文章中關于性道德解放的主張的。
  4. 《婦女雜志》:月刊,一九一五年一月在上海創刊,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出至第十七卷第十二期停刊,商務印書館出版。初由王蓴農主編,自一九二一年第七卷第一期起由章錫琛主編。一九二五年該刊出版“新性道德號”受到陳百年的批評,商務印書館即不准再登這類文章,一九二六年章錫琛被迫离職。
  5. 《現代評論》發表了陳百年的《一夫多妻的新護符》后,章錫琛和周建人即分別寫了《新性道德与多妻——答陳百年先生》和《戀愛自由与一夫多妻——答陳百年先生》兩文,投寄該刊,但被積壓近兩月后,始在《現代評論》第一卷第二十二期(一九二五年五月九日)末尾的“通訊”欄刪節刊出。
  6. 《莽原》:文藝刊物,魯迅編輯。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北京創刊。初為周刊,附《京報》發行,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出至三十二期止。一九二六年一月十日改為半月刊,由未名社出版。同年八月魯迅离開北京后,由韋素園接編,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至第四十八期停刊。
  7. “流弊流弊”:陳百年在《現代評論》第一卷第二十二期(一九二五年五月九日)發表的《答章周二先生論一夫多妻》一文中,連用了十多個“流弊”攻擊章、周的主張。
  8. 章先生:即章錫琛(1889-1969),字雪村,浙江紹興人。當時是《婦女雜志》的主編。一九二六年秋創辦開明書店,任董事兼經理。這里說的“駁文”,指他的《駁陳百年教授“一夫多妻的新護符”》一文,其中說:“我們中國人往往有一种牢不可破的最坏的下流脾气,就是喜歡崇拜博士,教授,以及所謂名流,因為陳先生是一位教授,特別是所謂‘全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的有名的教授,所以他對于我們一下了批評,就好像立刻宣告了我們的死罪一般,這篇文章發表以后,從各方面襲來的种种間接直接的指斥,攻擊,迫害,已經使我們夠受……而我們向《現代評論》所提起的反訴,等了一個多月,不但未見采納,簡直也未見駁回……并不是為什么,只為了我們不曾做大學教授。”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