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歐陽序 宛陵集
卷一 西京詩上
卷二 西京詩中 

和謝希深會聖宮[编辑]

三后威靈遠,層巒棟宇興。
衣冠漢原廟,歌舞魏西陵[1]
日月融光盛,山河王氣增。
叢楹琢文石,連網絡朱繩。
碧瓦寒鋪玉,重欄瑩鏤冰。
粹儀神霧擁,法衮繡龍升。
星斗羅容衞[2],軒墀侍股肱。
宸蹤耀璇牓,瑞羽集觚稜。
閟殿深珠箔,雕垣界綺縢。
笙從緱嶺咽,雲傍帝鄉凝。
龜組恭來詣,貂璫肅奉承。
欲知歸厚意,孝德自烝烝。

○右丞李相公自洛移鎮河陽[编辑]

侯服齊三輔,天台聳百僚,新章刻銅虎,舊德冠金貂。已作歌襦化,方期執玉朝,雙(革疌)辭洛宅,千騎向河橋。鼓角春城暮,鶯花故苑遙。瓜亭猶接畛,棠茇自敷條。夾道都人擁,迎風駟牡驕。莫隨文學乘,空望旆旌飄。

○上巳日午橋石瀨中得雙鱖魚[编辑]

修禊洛之濱,湍流得素鱗,多慚折腰吏,來作食魚人。水發粘篙綠,溪毛映渚春,風沙暫時遠,紫線憶江蓴。

○寒食前一日,陪希深遠遊大字院[编辑]

一百五將近,千門煙火微。閑過少傅宅,喜見老萊衣。晚雨竹間霽,春禽花上飛,禪庭清溜滿,幽興自忘歸。

○遊龍門自潛溪過寶應精舍[编辑]

遙愛夏景佳,行行清興屬,安知轉回溪,始覺來平谷。古殿藏竹間,香庵遍岩曲,雲霞弄霽暉,草樹含新綠,時鳥自綿蠻,山花競紛縟。莫言歸路賒,明月還相續。

○依韻和希深遊大字院(白傅舊宅)[编辑]

夫君康樂裔,顧我子真派,湛然懷清機,超爾尋虛界,暫來香園中,共憩寒松大。先生醉復吟,長老言不壞,信與賞心符,寧同俗士愛,杖屨恣遊遨,池塘仍感概。焚香露蓮泣,聞磬霜鷗邁,青板今已空,濁醪誰許載?軟草當熊,低篁掛纓帶,不覺月明歸,候門僮僕怪。

○傷白雞[编辑]

我庭有素雞,翎羽白如脂。日所慮狂犬,未嘗憂孽狸。暝棲向簷隙,朝啄循階基,每先烏鳥鳴,不失風雨時。雖吾囷廩薄,尚汝稻粱遺。昨宵天氣黑,陰物恣所窺,潛來銜搏去,但覺聲音悲,開門俾馳救,已過牆東陲,嗬叱不敢食,奪然留在茲。湧血被其頸,嗋呷氣甚危,皓臆變丹赤,霜翅兩離披。憫心欲之活,碎腦安能治,委瘞從爾命,孰忍薑桂為?猶看零落毛,蕩漾隨風吹,念始托茲地,蒙幸信可知。充庖豈云患,度日無苦饑,如何遇凶獸,毒汝曾不疑。斯事義雖小,得以深理推,鄧生賜山鑄,未免終餒而,人道尚乃爾,愴焉聊俯眉。

○尹師魯治第伐樗[编辑]

伊人利營構,思欲新其居,匠築經舊址,簷楹礙高樗,且云忍不伐,何以成吾廬?人言此樹古,百怪所憑依,獨秉一定議,自將群俗違。乃俾執柯者,丁丁霜刃揮,殲殞條百尺,橫仆株數圍。從茲朝夕間,不聞鳥雀喧。既能考子室,而復高其門。周也昔騁辯,得以不材論,工今誠匪度,苟害安可存。舟楫且非藉,薪爨聊用燔,莫比溝中斷,區區望犧樽。

○伊陽尉耿傳惠新栗[编辑]

金行氣已勁,霜實繁林梢。尺素走下隸,一奩來遠郊。中黃比玉質,外刺同芡苞。野人寒齋會,山爐夜火炮,梨慚小兒嗜,茗億粗官拋。此焉真可貺,遽爾及衡茅。

○和楊子聰會董尉家[编辑]

董生方好雅,茲日為掃扉,森爾延嘉賓,歡然去塵機。有客振雙袂,敢言陽春暉,聊停玉麈尾,為歌《金縷衣》,古辭何稠疊,無乃惜芳菲。三閭不鸑糟,二子自采薇,雖留千載清,未免當時饑。吾愛曹公詩,古來不敢非,人生若朝露,舍醉當何歸?四座驚此語,未厭翠觴飛。胡能後天地,何可恃輕肥!沉酣且長詠,白首空歔欷。

○嶺雲[编辑]

片雨過青天,山雲歸絕嶺,林際隱微虹,溪中落行影,還看隴首飛,復愛山間靜。

○垂澗藤[编辑]

寒松偃澗濱,弱蔓垂纓綠,波縈翠帶長,水濺低花馥。終日采蒨人,攀條映岩曲。

○林翠[编辑]

鬱鬱長條抽,林間翠堪剪,背嶺山氣濃,幽人趣不淺。

○舟中遇雪[编辑]

曉風鳴大澤,春雪下長河,沙草緣堤沒,楊花拂水多。驚鷗不知遠,候雁幾聞過,欲問耶溪轉,今朝奈興何!

○田家(四時)[编辑]

昨夜春雷作,荷鋤理南陂,杏花將及候,農事不可遲。蠶女亦自念,牧童仍我隨,田中逢老父,荷杖獨熙熙。

草木繞籬盛,田園向郭斜,去鋤南山豆,歸灌東園瓜。白水照茅屋,清風生稻花。前陂日已晚,聒聒競鳴蛙。

荒村人自樂,頗足平生心,朝飯露葵熟,夜舂雲谷深,采山持野斧,射鳥入煙林。誰見秋成事,愁蟬復怨碪。

今朝田事畢,野老立門前,拊頸望飛鳥,負暄話餘年。自從備丁壯,及此常苦煎,卒歲豈堪念,鶉衣著更穿?

○途中遇雪寄希深[编辑]

方為郡邑吏,日與故人違,極目千山碧,馳心一鳥飛。岸傍村杳杳,波上雪霏霏。欲寄洛陽信,溯流行客稀。

○妾薄命[编辑]

昔是波底沙,今為陌上塵,曾聞清泠混金屑,誰謂飄揚逐路人?悠悠萬物難自保,朝看穠華暮衰老,須知鉛黛不足論,何必芳心競春草!草有再三榮,顏無一定好,曩恩寧重持,徒能亂懷抱。

○秋日同希深昆仲遊龍門、香山,晚泛伊川,觴詠久之,席上各賦古詩,以極一時之娛[编辑]

落日川上好,徘徊弄孤舟,鳴桹進山口,清唱發渡頭。淺瀨不可溯,停橈信中流,山樽對蒼翠,溪鳥自沉浮。濯足破嵐影,采菱臨芳洲。千龕晚煙寂,雙壁紅樹秋,細細石間泉,搖搖波際樓,澄潭若瀉鑒,萬象已盈眸。康樂足清尚,惠連仍此遊,摘景固無遺,揮筆曾未休。醉來同淵明,興盡殊子猷,歸傍漁梁靜,行看夜火幽。露華初滴滴,夜吹何颼颼!不犯嚴城漏,誰言憐近丘?

○依韻和希深雨後見過小池[编辑]

碧池新雨後,清興一何賒!有客過顏巷,無貧似阮家,白醪聊泛蟻,黃菊未開花,既至休辭醉,君其奈歲華。

○依韻和子聰夜雨[编辑]

窗頭光更迥,宿霧晦層簷,寒氣微生席,輕風欲度簾。濕螢依草沒,暗溜想池添,況值相如渴,無嫌魯酒甜。

○和趙員外良佐趙韓王故宅[编辑]

開國勳庸大,重城邸第寬,枯楊映樓角,蔓草被牆端。不見分香妾,空餘鬥鴨闌,誰來悲孔雀,金翠羽毛殘?

○春日遊龍門山寺[编辑]

還邀二三子,共到鑿龍遊。陰壑泉初動,春岩氣欲浮,竹藏深崦寺,人渡晚川舟。始覺山風急,歸鞍不自留。

○依韻和希深遊府學[编辑]

東府尊儒日,中州進學初,牲牢奠商後,典籍講秦餘。大法存無外,群英樂自如,時慚遊聖末,來駕折轅車。

○傷桑[编辑]

柔條初變綠,春野忽飛霜,田婦搔蓬首,冰蠶絕繭腸。名翬依麥雊,戴勝繞枝翔,不見羅敷騎,金鉤自掛牆。

○觀理稼[编辑]

稂莠日已長,紘紘芟薙初,來時露沾颭,歸去月侵鋤。一腹餒猶甚,百骸勤有餘,吾無力耕苦,謬讀古人書。

○新繭[编辑]

露柘林初靜,煙梯不復收,春蠶吐絲足,工女忌寒休。翠薄時方獻,清泉緒未抽,閨中能自巧,繡作玉釵頭。

○依韻和希深,遊樂園懷主人登封令[编辑]

竹映紅蕖水榭開,門閑乳雀下青苔。伊人何戀五斗粟,不作淵明《歸去來》?

○錦竹(此草也,似竹而斑)[编辑]

雖作湘竹紋,還非楚筠質,化龍徒有期,待鳳曾無實,本與凡草俱,偶親君子室。

○廢井[编辑]

陻廢不知年,石欄蒼蘚澀,渴心空自煩,長綆曾誰汲?無復語滄波,坎蛙奚所及。

○茶灶[编辑]

山寺碧溪頭,幽人綠岩畔,夜火竹聲幹,春甌茗花亂,茲無雅趣兼,薪桂煩然爨。

○緱山子晉祠(以下陪太尉錢相公遊嵩山七章)[编辑]

王子居玉京,故山空寂寞,猶聞溯月笙,尚想賓天鶴。翠柏深古壇,丹霞留迥壑,芝庭誰款扉?旌旗穿林薄。

○少林寺[编辑]

紅旌過翠岑,林際瞻蓮宇,門對幾千岩,花開第一祖。禪庭松色寒,石室苔痕古,寂寂不逢人,空簷燕方乳。

○少姨廟[编辑]

靈祠古殿深,少室群峰碧,行雨欲隨車,望岩非化石。常聞蘭氣蒸,誰奠椒香液?寄謝洛川妃,淩波定何益。

○天封觀[编辑]

車馬雲外來,衣沾半山雨,弭節叩真居,捫蘿笑塵矩。回溪響石叢,靈茹抽岩塢,玉檻刻年華,應無愧前古。

(殿檻石柱上,有唐樊宗師、石鴻、韓退之、盧仝題名在焉,今亦刻名於此。)

○會善寺[编辑]

杳藹隨龍節,縈紆歷寶山,琉璃開淨界,薜荔啟禪關。煮茗石泉上,清吟雲壑間,峰端生片雨,稍促畫輪還。

○啟母石[编辑]

曠哉嵩室陽!神怪所棲宅,蒼石不知年,靈熊去無跡。煙岩想桂宮,苔壁疑椒掖,不學舜娥悲,瀟湘竹枝碧。

○抃轅道[编辑]

險絕稱漢關,晨躋瞻一室,盤紆石路回,迤邐雲峰出。古壁掛青蒼,天風起蕭瑟,洛城西首時,望望平煙密。

○中伏日陪二通判妙覺寺避暑(時有僧鼓琴於座上)[编辑]

紺宇迎涼日,方床御綌衣,清談停玉麈,雅曲弄金徽。高樹秋聲早,長廊暑氣微,不須河朔飲,煮茗自忘歸。

○元政上人遊終南[编辑]

雉節居杜陵,南山常在目,今茲羨行遊,因以謝岩谷。環錫恣探勝,棕綦方踐陸,五門嵐翠橫,八水秋陰覆。雲峰多隱見,林嶺乍回復,若見采芝人,餘非戀微祿。

○寄河陽簽判富彥國[编辑]

籍籍名方遠,人知第一流,翻同貴公子,來事外諸侯。地險長河急,天高畫角秋,仲宣應自樂,寧復賦《登樓》。

○河南受代前一日希深示詩[编辑]

我昔在桐鄉,伊人頗欣戴,今來佐洛南,事事為時背。自愧居下流,無能謝前輩,固乏橫草功,當蒙及瓜代。且遺牒訴還,何用吏民愛?洗眼看舊書,怡然忘宇內。

○秋雨[编辑]

雨後秋氣早,涼歸室廬清,既摧蚊蠅勢,任壯蛩蟬聲。石榴墜枝熟,蒼蘚緣階生。閉門且高臥,畏向泥塗行。

○白雲和子聰[编辑]

長憶江海間,龍鳴向寒水,藹藹蒼渚空,悠悠白雲起,是時在漁舟,放溜看未已。今來居洛陽,埃壒生蹄軌,羨君茲日心,怊悵聊徙倚。

○同尹子漸、王幾道訪郭三別墅不遇[编辑]

秋野已澄曠,偶來幽興多,茨居隔寒水,柴戶蔭喬柯。看竹曾留鳳,攜朋不為鵝,人歸碧苔徑,應識履痕過。

○水葒[编辑]

灼灼有芳豔,本生江漢濱,臨風輕笑久,隔浦澹妝新。白鷺煙中客,紅蕖水上鄰。無香結珠穂,秋露浥羅巾。

○黃河[编辑]

積石導淵源,沄沄㵼崑閬,龍門自吞險,鯨海終涵量。怒洑生萬渦,驚流非一狀,淺深殊可測,激射無時壯。常苦事隄防,何曾息波浪,川氣迷逺山,沙痕落秋漲。槎沫夜浮光,舟人朝發唱,洪梁畫鷁連,古戍蒼崖向。浴鳥不知清,夕陽空在望,誰當大雪天,走馬堅冰上。

○王氏昆仲歸寧[编辑]

昨夜雪霏霏,梁山吟未歸,關河誰道逺,鴻鴈自相依。落日人煙少,寒雲驛路微,共將彭澤酒,稱夀向庭闈。

○子聰惠書備言行路及遊王屋物趣因以答[编辑]

自我河橋來,清話殊未巳,亟言閱通疇,晨駕遂遵彼。尺書忽見遺,經由皆可紀,草草始辭家,悤悤渡河水。前邨客心速,入暮隂風起,脩路隘且長,疲驂未能止。茅居聒夜舂,寒犬吠墟里,明發西北行,岡巒踰迤邐。叢蓁但䝉宻,未見山中美,谷開逢邑閭,豈謂連都鄙。冠帶一二同,麕麋左右比,問子奚所之,俛睂聊啟齒。瞥往登天壇,煙雲隨歩趾,傍臨日觀低,却望嵩邱邇。屑屑視塵埃,紛紛若螻蟻,便有林壑心,期將榮宦委。我昔愛青蒼,無時常徙倚,今朝羡君遊,勝事空聳企。徒嗟黃綬身,莫接青霞軌,安得憑羽翰,幽懷寄如此。

○環州通判張殿丞(亢)[编辑]

欲向蕭關外,窮隂雪暗沙,磧寒鴻鴈少,冰合水泉賖。自有從軍樂,應無去國嗟,春風曽不到,吹角寄梅花。

○張太素之邠幕[编辑]

應幕向豳郊,晨裝辭郏鄏,長亭欲少留,飛鵠初成曲。魯酒上離筵,行塵生驥足,悠悠關戍遥,黤黤煙雲屬。塞邑多苦寒,國風遺舊俗,寄音文讌餘,莫待霜條緑。

○孫屯田召為御史[编辑]

薦牘交車府,恩書下建章,輕軒辭瑞翟,危弁學神羊。祖酌方滋桂,行威欲犯霜,鳳毛仍襲慶,雞舌更含香。氣鬱翔龍闕,風清振鷺行,今朝洛民思,東陌盛壺漿。

○與諸友普明院亭納凉分題[编辑]

岸幘清凉地,翛然樂未窮,竹隂過晚雨,林表見殘虹。花影平波上,經聲小隖東,還思醉吟者,寧與此時同。

○梅花[编辑]

似畏群芳妒,先春發故林,曽無鶯蝶戀,空被雪霜侵。不道東風逺,應悲上苑深,南枝已零落,羗笛寄餘音。

○依韻和希深立春後祀風伯雨師畢過午橋莊[编辑]

青郊誰駐馬,謝客思池塘,野水微波緑,江梅嫩蕊黃。初從奠風雨,遂此樂壺觴,巳愛幽禽語,園林即日芳。

○尹子漸歸華産茯苓若人形者賦以贈行[编辑]

因歸話茯苓,久著桐君籍,成形得人物,具體存標格。神岳畜粹和,寒松化膏液,外凝石稜紫,內藴瓊腴白。千戴忽旦暮,一朝成琥珀,既瑩毫芒分,不與蚊蚋隔。拾芥曾未難,為器期增飾,至珍行處稀,美價定多益。

○初見杏花[编辑]

不待春風遍,煙林獨早開,淺紅欺醉粉,肯信有江梅。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魏武帝曹操陵,曹操薨逝,葬于鄴之西崗。
  2. 庾信《周祀方澤歌》:「川澤茂祉,丘陵容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