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西京詩下 宛陵集
卷四 池州後詩上
卷五 池州後詩中 

○池州進士陳生惠然見過,不日且行,因以詩贈別[编辑]

呼童具雞黍,頗識故人期,竹館忽枉駕,山樽聊解頤。醉歌返北郭,春雨生東陂,便與千峰隔,登高空復思。

○春陰[编辑]

濃淡雲無定,淒微氣宇寒,鳩鳴桑葉吐,村暗杏花殘。客子行裘薄,春塘野水寬,輕雷欣已發,謬作采茶官。

○春晴對月[编辑]

雲埽魚鱗靜,天開桂魄清,梨花鑒中色,杜宇晝時聲。寥落將寒食,羈離念故京,都無惜春意,樽酒為誰傾。

○植梔子樹二窠十一本於松側[编辑]

舉世多植蘗,而我學種梔,顏色固不別,良苦誠異宜。團團綠階側,豈畏秋風吹!同心誰可贈?為詠昔人詩。

○百舌[编辑]

天窗明未明,颯颯過微雨,已聞高樹頭,百舌間關語,幽人枕上聽不聽,變盡春聲始飛去。

○提壺鳥[编辑]

山路暗松筿,幽禽語前後,上言勸提壺,下言勸酤酒。但取醒復醉,莫問升與斗,人生朝菌榮,綠髮可無負。

○青梅[编辑]

梅葉未藏禽,梅子青可摘。江南小家女,手弄門前劇,齒軟莫勝酸,棄之曾不惜,寧顧馬上郎,春風滿行陌。

○挾彈篇[编辑]

長安細侯年尚小,獨出春郊不須曉,手持柘彈霸陵邊,豈惜金丸射飛鳥?金丸射盡飛鳥空,解衣市酒向新豐,醉倒銀瓶方肯去,去臥紅樓歌吹中。不管花開與花老,明朝還去杜城東。

○五日登北山望競渡[编辑]

南方傳競渡,多在屈平祠。簫鼓滿流水,風煙生畫旗,千橈速飛鳥,兩舸刻靈螭,盡日來江畔,誰知輕薄兒?

○寄新安通判錢學士[编辑]

昔人言訪舟,江水賦清泚,冬春常一色,深淺皆見底。崖日半寒潭,澄明動朱鯉,君懷素已高,塵慮都應洗。

○得歐陽永叔回書,云見來客,問予動靜備詳[编辑]

昨日使人回,聞君與之坐,君問我何為,但云思寡過。寡過真未能,得便北窗臥,此趣今已深,世間誰與和?

○建德新牆詩[编辑]

山廨不營堵,筠篁為密籬,初年固可蔽,晏歲不能支。已被巢蜂蠹,復為荒葛蔂,夏雨久枯脆,秋風遂傾欹,雞鶩恣穿逸,牛羊來踐窺,我議欲板築,群走皆不怡。首吏先進白,土疏不可為,潦雨忽暴集,澗流如突馳。我心賾其極,斯語其見欺,用竹乃戶率,破得緣而私。冬斂葺西角,春調完北陲,循環日有壞,煩擾無虛時。介決勿爾惑,遂飭辟其基,榛莽一芟去,畚鍤能悅隨。膏潤非朽壤,峭削隱金錘,荏苒未逾月,屹如長雲垂。疏塹備水害,既圬復蓬茨,豈唯禦獾豹,亦以防狐狸。且有內外隔,絕聞閭巷卑,安然茲燕息,來者勿吾隳。

○九月五日,得姑蘇謝學士寄木蘭堂官醞[编辑]

公田五十畝,種秫秋未成,杯中無濁酒,案上唯丹經。忽有洞庭客,美傳烏與程,言盛木蘭露,釀作甕間清。木蘭香未歇,玉盎貯華英,正值菊初坼,便來花下傾。一飲為君醉,誰能解吾酲,吾酲已不解,百日毛骨輕。

○九月見梅花[编辑]

江南風土暖,九月見梅花。遠客思邊草,孤根暗磧沙,何曾逢寄驛,空自聽吹笳。今日樽前勝,其如秋鬢華。

○新安錢學士以近詩一軸見貺,輒成短言用敘單悃[编辑]

早事太尉府,謬以才見論,身作邑中吏,日陪丞相尊。嵩山雲外寺,伊水渡頭村,泉味入香茗,松色開清樽。題詩人半醉,馬上景已昏,歸來屬後乘,冠蓋迎國門。悠悠失貧賤,苒苒歷涼溫,而今處窮僻,落莫思舊恩。終日自鮮適,終年長不言,已覺人事寡,惟聞雞犬喧。東風有來信,滿幅蘭與蓀,深知故人意,遺我滌冥煩。一章言罨畫,谿好如目存,何須到雲壑,便若遊花源。一一先造化,可以輕瑤琨,成誦今在口,願將醒病魂。

○答陳五進士遺山水枕屏[编辑]

妙畫能成趣,谿山迥得君,漁舟長映浦,岩樹半藏雲。征鳥無時沒,橫橋有處分,數峰來枕席,曾不愧移文。

○謝賓客挽歌三首[编辑]

位不登三事,才宜列四科,清名時自得,華冕世空多。望氣悲埋劍,臨風歎逝波,吳阡蒿作里,楚挽薤成歌。會葬千人至,來觀數郡過,無由親執紼,東首淚滂沱。

自昔居門下,遊觀必許偕,豈將千里別,遂作九泉乖。已恨霜松折,行嗟玉樹埋,蒼生空有望,丹旐不勝懷。曩日言歸里,飛章願乞骸,今朝赤松畔,煙壟對蒼崖。

當年罷會稽,還郡錦為衣,老作龍樓貴,終稱鳳沼違。英魂遊岱去,石槨渡江歸,揚子春風惡,南徐過客稀。眾帆看屢溺,素舸獨如飛,始見中郎孝,松門自有輝。

○往東流江口寄內[编辑]

艇子逐溪流,來至碧江頭,隨山知幾曲?一曲一增愁。巢蘆有翠鳥,雄雌自相求,擘波投遠空,丹喙橫輕簹。呼鳴乃不已,共啄向蒼洲,而我無羽翼,安得與子遊?

○代內答[编辑]

結髮事君子,衣袂未嘗分,今朝別君思,歷亂如絲棼。征僕尚顧侶,嘶馬猶索羣,相送不出壺,倚楹羨飛雲。日暮秋風急,雀聲簷上集,並作千里愁,愁極翻成泣。

○訪礦坑老僧[编辑]

山深無外事,日夕愛潺湲,趺坐樹間石,力耕溪上田。解言南國事,能詠碧雲篇,莫貰遠公酒,余非陶令賢。

○除夕與家人飲[编辑]

莫言寒漏盡,春色來應早,風開玉砌梅,薰歇金爐草。稚齒喜成人,白頭嗟更老,年華個裏催,清鏡寧長好。

○立春在元日[编辑]

新春與新歲,時候不相先,未肯欺殘臘,何曾占舊年。綴條花剪彩,插戶柳生煙,獨坐空山裏,唯驚節物遷。

○遊水簾岩[编辑]

春山時獨往,榛穢旋芟絜,飛泉蔽幽岩,杳藹疏朝旭。光垂白龍髯,鳴潄寒潭玉,半壁生晝寒,陰草潤秋綠。穿藤出溪口,流沫縈山足,莫遣吏人來,方歌白雲曲。

○詠官妓從人[编辑]

少為輕薄誤,失行落優倡,去作小家婦,願同貧裏裝。無心歌《子夜》,有意學流黃,他日東郊上,誰人見采桑?

○夏雨[编辑]

林梅初弄熟,密雨閉重關,潤裛衣巾上,涼生竹樹間。水聲通遠澗,雲色暝前山,野鳥寂無語,公庭盡晝閑。

○五日與陳真卿飲[编辑]

五日逢南國,三年別舊都,招魂傳楚客,撫節見靈巫。蒿艾因時采,蛟龍為俗驅,清樽與鵝炙,忻此故人俱。

○彼掞吟[编辑]

斷木喙雖長,不啄柏與松,松柏本堅直,中心無蠹蟲。廣庭木雲美,不與松柏比,臃腫質性虛,朽蠍招猛觜。主人赫然怒,我愛爾何毀,彈射出窮山,群鳥亦相喜。啁啾弄好音,自謂得天理,哀哉彼掞禽,吻血徒為爾。鷹鸇不搏擊,狐兔縱橫起,況茲樹腹怠,力去宜濱死。

○感遇[编辑]

眾默瘖莫辨,眾寐盲不知,問而使之對,覺而使之窺。瘖盲自窮矣,所感在一時,苟昧哲人理,寐默定妍媸。

○雪詠[编辑]

雪色混青冥,搴幃宿酒醒,龍蛇緣古木,鳳鵠舞幽庭。密勢因風力,輕姿任物形,公堂何寂寞!橫案對《玄經》。

○臘日出獵,因遊梅山蘭若[编辑]

我與二三騎,急馳孤戍旁,逐麋逢野寺,息馬據胡床。鷹想支公好,人思灞上狂,歸來何薄暮,煙火照溪光。

○依韻和楊敏叔吳門秋晚見寄[编辑]

方在洞庭上,秋懷那得禁,西風楚波急,度雁海雲陰。洛客吟初苦,騷人思已深,顛毛隨日減,冉冉不勝簪。

○田家[编辑]

南山嘗種豆,碎莢落風雨,空收一束箕,無物充煎釜。

○陶者[编辑]

陶盡門前土,屋上無片瓦,十指不沾泥,鱗鱗居大廈。

○縣署叢竹[编辑]

嫋嫋幽亭竹,團團自結叢,寒生綠樽上,影入翠屏中。陶柳應慚弱,潘花只競紅,方持雪霜操,不敢倚春風。

○巧婦[编辑]

巧婦口流血,辛勤非一朝,莠荼時補綍,風雨畏漂搖。所托樹枝弱,而嗟巢室翹,周公誠自感,聊復賦《鴟鴞》。

○聞歐陽永叔謫夷陵[编辑]

共在西都日,居常慷慨言,今嬰明主怒,直雪諫臣冤。謫向蠻荊去,行當霧雨繁,黃牛三峽近,切莫聽愁猿。

○聞尹師魯謫富水[编辑]

朝見諫臣逐,暮章從謫官,附炎人所易,抱義爾唯難。寧作沉泥玉,無為媚渚蘭,心知歸有日,時向斗牛看。

○寄饒州范待制[编辑]

山水番君國,文章漢侍臣,古來中酒地,今見獨醒人。坐嘯安浮俗,談詩接上賓,何由趨盛府,徒爾望清塵。

○詠王右丞所畫《阮步兵醉圖》(胡公疏新勒石)[编辑]

右丞筆通妙,阮籍思玄虛。獨畫來東平,倒冠醉乘驢。力頑不肯進,俯首耳前趨,一人牽且顧,一士旁挾扶。捉鞍舉雙足,閉目忘窮塗,想像得風度,纖悉古衣裾。玉骨化為土,丹青終不渝,而今幾百歲,乃有胡公疏。買石遂留刻,漬墨許傳模,白黑就仿佛,毫芒辨精粗。千古畜深意,終朝懸座隅,誰謂盈尺紙,不慚雲霧圖。

○猛虎行[编辑]

山木暮蒼蒼,風淒茆葉黃,有虎始離穴,熊羆安敢當。掉尾為旗纛,磨牙為劍铓,猛氣吞赤豹,雄威躡封狼。不貪犬與豕,不窺藩與牆,當塗食人肉,所獲乃堂堂。食人既我分,安得為不祥,麋鹿豈非命,其類寧不傷。滿野設罝網,競以充圓方,而欲我無殺,奈何饑餒腸。

○白鷳[编辑]

喬木暗青山,晴川下白鷳,春雲生嶺上,積雪在囂間。綠草張新翳,柔冠總翠鬟,時哉養文素,不是雜斑斑。

○後園桃李花[编辑]

後園桃李花,灼灼復皎皎,南枝開已繁,北枝縈尚少。花萼相輝映,根本自鉤繞,無為驚風吹,紛紛逐飛鳥。

○道傍虎跡行[编辑]

朝履猛虎跡,暮宿猛虎林,猛虎終夜嘯,陰風生遠岑。我懷何所畏,所畏在官箴,傷哉此遺體,冒險輕百金。

○脩真觀李道士,年老貧餓無所依,忽縊死,因為詩以悼之[编辑]

唐室王子後,黃冠事隱淪,餐霞不滿腹,披雲不蔽身,八十不能死,縊以頭上巾。始慕老莊術,終厭道德貧,營營求長生,反困甑中塵。

○野田行[编辑]

輕雷長陂水,農事乃及辰,茅旌送山鬼,瓦鼔迎田神。青皋暗藏雉,萬木欣巳春,桑間耦耕者,誰復來問津。

○水輪詠[编辑]

孤輪運寒水,無乃農者營,隨流轉自速,居髙還復傾。利纔畎澮間,功欲霖雨并,不學假混沌,忘機抱甕罌。

○山邨行[编辑]

征馬去不息,幽禽隨處聞,深源樹蓊鬱,曲塢花氛蒀。澹澹平田水,濛濛半嶺雲,長鬟弄春女,溪上自湔裙。

○鳴雉詞[编辑]

雄雉鳴桑林,雌雉雊麥隴,結愛誠有宜,别啄義亦竦。哺雛深莽中,摧頽錦翅擁,辛勤何爾為,應自念遺種。

○寄公異弟[编辑]

池塘去後春,一夕生緑草,無由夢阿連,詩句何能好。

○去春城[编辑]

前日去春城,今朝還故陌,馬有甚煩意,人多逺行色。暫爾厭風埃,那堪為久客。

○讀范桐廬述嚴先生祠堂碑[编辑]

二蛇志不同,相得榛莽裏,一蛇化為龍,一蛇化為雉。龍飛上髙衢,雉飛入深水,為蜃自得宜,潛㳺滄海涘。變化雖各殊,有道固終始,光武與嚴陵,其義亦云爾。所遇在草昧,既貴不為起,翻然歸富春,曾不相助治。至今存清芬,烜赫耀圖史,人傳七里灘,昔日來釣此。灘上水濺濺,灘下石齒齒。其人不可見,其事清且美。有客乘朱輪,徘徊想前軌,著辭刻之碑,復使存厥祀。欲以亷貪夫,又以立懦士,千載名不忘,休哉古君子。

○禽言四首[编辑]

△子規[编辑]

不如歸去,春山云暮。萬木兮參雲,蜀天兮何處。人言有翼可髙飛,安用空啼向髙樹。

△提壺[编辑]

提壺蘆,酤美酒,風為賔,樹為友。山花繚亂目前開,勸爾今朝千萬夀。

△山鳥[编辑]

婆餠焦,兒不食。爾父向何之,爾母山頭化為石。山頭化石可奈何,遂作㣲禽啼不息。

△竹雞[编辑]

泥滑滑,苦竹岡,雨蕭蕭,馬上郎。馬蹄凌兢雨又急,此鳥為君應斷腸。

○讀漢書梅子眞傳[编辑]

子眞實吾祖,耿介仕炎漢,權臣始擅朝,忠良被塗炭。輦下莫敢言,上書陳治亂,是時卿大夫,曽不負媿汗。其文信雄深,爛然今可玩,危亡識禍機,滅迹思汗漫。一朝弃妻子,龍性寜羈絆,九江傳神仙,會稽隱㕓閈。舊市越溪陰,家山鏡湖畔,唯餘千載名,撫卷一長歎。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