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詩四 宛陵集
卷十六 詩五
卷十七 詩六 

○和曹光道風拔三檜[编辑]

飄風西北至,樹苦萬繂牽,君家三古檜,繁根龍地纏。其固謂不拔,朱欄擁青磚,今同秀林木,摧倒誰復憐?安得百力士,扶持尚可全,慎勿伐作薪,豈無庭燎燃?

○飲劉原甫家,原甫懷二古錢勸酒,其一齊之大刀,長五寸半,其一王莽時金錯刀,長二寸半[编辑]

主人勸客飲,勸客無夭妍,欲出古時物,先請射以年。我料孔子履,久化武庫煙,固知陶氏梭,飛朱風雨天。世無軒轅鏡,百怪爭後先,復聞豐城劍,已入平津淵。聊讎二百載,儻有書畫傳,嗢呼才十一,便可傾觥船。探懷發二寶,太公新室錢。獨行齊大刀,鐮形末環連,文存半辨齊,背有模法圓。次觀金錯刀,一刀平五千(其文如此),精銅不蠹蝕,肉好鉤婉全。為君舉酒盡,跨馬月娟娟。

○送嘉州監押曹供奉(測)[编辑]

舊友尹師魯,嘗作送子文,文存人已歿,行復我何云?平時為郡尉,遐方宜撫軍,定過揚雄宅,野鶴自成群。

○答仲源太傅八日遺酒[编辑]

陶潛九月九,無酒望白衣,何言先一日,雙榼忽我歸。借問遺酒誰?天宗分日暉,明當酌大斗,黃菊羔醅肥。李賀諸王孫,作詩字欲飛,聞多錦囊句,將報慚才微。

○送張生還和州[编辑]

山頭孤石望來久,天外行人今獨歸,藥囊自有留生術,不管淮南木葉飛。

○李康靖少傅夫人挽詞二首[编辑]

九月秋風急,三川苦霧迷,卜邙新隧啟,度鞏短簫齊。寶劍知終合,靈蟾已隕西,松門來會葬,車馬幾千蹄。

板輿曾至鄭,靈曌此歸周,行哭人增慕,凝笳月正秋。九原開祔穴,故土覆新丘,歲晏寒松下,茅苫孝子留。

○送韓文饒寺丞宰蕭山[编辑]

吳會未探穴,廣陵先看潮,橫江百馬怒,卷海萬鼙囂。舟楫淩湍發,魚龍接浪跳,薄言增勇氣,少當舉山瓢。

○蔡君謨示古大弩牙[编辑]

黃銅弩牙金錯花,銀闌線齒如排沙,上立準度可省括,箭溝三道前直窊,其度四寸寸五刻,鋈光歷歷無纖差。蔡侯出此問誰得?往年客遺來琅邪,琅邪築城穿厚壤,既獲磨洗爭傳誇。莫知歲月孰製作,精妙近世應難加,發機高下在分刻,今人妄射功仍賒。願侯擬之起新法,勿使邊兵死似麻。

○和劉原甫省中新菊[编辑]

華省切星斗,沉沉嚴燕房,秋風茂陵孫,種菊爛生光。天晴胡蝶飛,上下舞雙黃,劉郎才筆豪,移榻吟在傍。日晚吏已散,殘景上粉牆,有酒無飲伴,掇英襟裾香。還思陶淵明,棄官歸柴桑,東籬獨此物,盈把恨無觴。賴有白衣來,好事遺壺漿,適意各一時,豈乏同舍郎!

○依韻和仲源獨夜吟[编辑]

秋鴻聲澀秋弦苦,塗金博山煙夜吐,寂歷虛堂燈暈生,誰人共聽西窗雨?

○寄題周敦美琨瑤洞[编辑]

仙人采玉驅雄龍,列山剖璞青腔空,因邃為堂曲為室,石乳溜壁光玲瓏。仙歸龍去草樹長,蔽翳不復人蹤通,指疆買墅下峰下,洗絜務欲險怪窮。地鱗鹿跡尚莫到,安問樵老諸牛童。古人未得今已得,萬景付與由天公,何當歸來斂頭角,任從寶我生白虹。陰溪淺水菖蒲綠,下有蝦蟆雙眼紅,及時佐酒斫兩股,勿使更入明月中。

○許生南歸[编辑]

大盤小盤堆明珠,海估眩目迷精粗。斗量入貢由掇拾,未必一一疵纇無,不貢亦自有光價,此等固知魚目殊。許生懷文頗所似,暫抑安用頻增籲?倚門老母應日望,霜前稻熟舂紅稃,歸來爛炊多釀酒,洗蕩幽憤傾盆盂。九卿有命不愁晚,朱邑當年是嗇夫。

○得沙宛榅桲戲酬[编辑]

蒺藜已枯天馬歸,嫩蠟籠黃霜冒幹,不比江南楂柚酸,橐駝載與吳人看。

○寄題杭州廣公法喜堂[编辑]

淘青研朱畫屋梁,黃漆柏障連曲房,日暉月色不須照,了了自可窺毫芒。夕陰花斂似欲病,飛烏不驚烏帽郎,深山窮谷謾幽僻,喜得吳儂是藥囊。

○題滿公僧錄西明軒[编辑]

赤萍才落鄧林外,青銅半磨傍露明,飛光斜入了不隔,坐臥一榻琉璃平。西方古胡黃金質,貝葉傳寫烏行橫,謂曉此教居此軒,滿壁圖畫遙峰生。

○寄題撫州戴秀才息心亭[编辑]

蒼蒼開幽林,峰嶺日相對,雲歸垂衣纓,泉落響環佩。仕宦雖有負,耳目得以貸,俯仰宇宙中,晏然維進退。

○送臨江軍監酒李太博[编辑]

三江卑濕地,北客宦遊稀,霧氣多成雨,雲蒸易損衣。白醪燒甕美,黃雀下田肥,未辨殊方語,山歌半是非。

○道損司門前日過訪別,且云計程二月到郡,正看暗惡海棠。頗見太守風味,因為詩以送行[编辑]

蜀州海棠勝兩川,使君欲賞意已猛,春露洗開千萬株,燕脂點素攢細梗。朝看不足暮秉燭,何暇更尋桃與杏?青泥劍棧將度時,跨馬莫辭霜氣冷。

○送雪竇長老曇穎[编辑]

朝從雪竇請,暮卷雲衲輕,莫問居士病,自從他方行。吳霜點髭根,海烏隨眾迎,安隱彼道場,萬事都忘情。

○送襄邑知縣杜君懿太博[编辑]

霜落水未落,令君將度河,農耕休叱耒,女織罷鳴梭。赤幘驅亭長,丹砂挈印窠,無慚浚儀政,才比陸雲多。

○送晉原喬主簿[编辑]

太守登車時,我病不能出,遙期玩海棠,度險馬屢叱,唯畏行邁遲,惡欲及春日。何為愛此花,曾非桃杏匹,生紅濃復淺,瘦蒂修且密。湖傍幾十樹,雕盤擁新漆,酒傾琉璃盆,月上歡未畢。縣官同遠宦,簿領無督詰,刻意詠芳菲,追補李杜失。

○十一月十三日病後始入倉[编辑]

曾非雀與鼠,何彼大倉為?狐裘破不溫,黃狗補其皮。霜花逐落月,綴在枯槁枝,予年過五十,瘦寢冰生肌。

○閔尚衣盜褲[编辑]

昔聞廉叔度,能使民多褲,多褲非或貪,持新不忘故。嗟嗟亦王官,奚自門閥汙,中府中紋綾,袖之呼馬去。左右即其私,邀索乃就捕。三公出死狗,訓導能有素,今同竊跂者,見爾皆此趣。

○胡夫人挽歌(子哲)[编辑]

已哉胡夫人,其壽七十餘。其子哀母死,一夕髭皓如,髭白髮亦白,長號守茅廬。扶棺埋吳雲,來會傾市墟,誰復向寒月,臥冰求鯉魚?

○裴直講得潤州通判周仲章鹹豉,遺一小瓶[编辑]

金山寺僧作鹹豉,南徐別乘馬不肥,大梁貴人與年少,紅泥罌盎鳥歸飛。我今老病寡肉食,廣文先生分遺微。

○贈裴直講水梨二顆,言太鮮,答吳柑三顆,以為多。走筆呈之[编辑]

綠橘似甘來太學,大梨如水出咸陽,莫將多少為輕重,試擘霜包幾瓣香。

○送樂職方知泗州[编辑]

長堤凍柳不堪折,窮臘使君單騎行,蘇合輕裘霜莫犯,銅牙大弩吏先迎。山旁楚賈連檣泊,水上禹書寒磬清,試向郡樓東北望,煙波千里月臨城。

○和劉原甫十二月十日試墨[编辑]

海神不朝雪不作,大梁塵土蔽天高,道傍牛喘復誰問,佛寺吹螺空唱號。相公跪香恬且佚,陛下減膳心焦勞,因君試墨偶有激,勇辭壯筆揮長刀。予無奈何亦思飲,飲竭罌甕從鸑糟。

○十二月十三日喜雪[编辑]

三日朔風吹暗沙,蛟龍卷起噴成花,花飛萬里奪曉月,白石爛堆愁女媧。大明廣庭踏朝駕,雉尾不掃粘宮靴。宮中才人承聖顏,捧觴稱壽呼南山。三公免責百姓喜,斗酒十千誰復慳?

○送劉職方知汾州(齊)[编辑]

西河風俗厚,尚翅古所聞,子夏有遺廟,幹木有遺墳。太守下車日,當先此二君,不必汾水上,秋風看雁群。

○十三日雪後晚過天漢橋堤上行[编辑]

堤上殘風雪,橋邊盛酒樓,據鞍衰意盡,倚檻豔歌留。海月開金鑒,河冰臥玉虯,當年洛陽醉,偏憶董糟丘。

○送崔黃臣殿丞之任廬山[编辑]

驊駒西行四千里,直度經橋百尋水,石上菖蒲未見花,蒙頂茶牙初似嘴。采時應憶故園春,故園開焙亦思人,其間杜鵑不中聽,掩耳聊看錦雉馴。青崖鞭垂瘦蛇尾,仙人搯節隨鱗起,斫取他年跨馬歸,劍棧秦山多折箠。

○十九日出曹門,見水牛拽車[编辑]

只見吳牛事水田,只見黃犁負車軛,今牽大車同一群,又與騾驢走長陌。卬頭闊步塵蒙蒙,不似綏耕泥洦々,一一夜眠頭向南,越鳥心腸誰辨白?

○吳太博遺柑子[编辑]

太學先生欺綠橘(裴如晦近有贈),吳興才士與黃柑,黃柑似日勝崖蜜,帶葉初擎翠竹籃。還料楚王曾未識,徒將萍實詫江南。

○和普公賦東園十題[编辑]

△擷芳亭[编辑]

結宇東園中,種花待春風,口歌《金縷衣》,手折枝上紅。今日映綠髮,他年羞青銅。

△清心堂[编辑]

寂莫外物亂,境清心亦清。彼皆居深谷,此獨處重城,夷齊食薇蕨,千古首陽名。

△石筍[编辑]

削出青山根,峭立碧玉垂,不作湘竹老,不染帝子啼,不為盤中蔬,豈與煙茁齊?

△待月亭[编辑]

明月過三五,飛出滄海遲,佳人望清夜,隔樹光離離,不須磔蝦蟆,寒魄自有虧。

△虛白堂[编辑]

空堂絕纖塵,虛靜自生白,長風吹月東,窗戶如不隔,漆園茲趣深,赤水珠難索。

△假山[编辑]

太山不可歷,石齒齧人足,聊集怪與奇,蒼蒼都在目,何須引寒流,平地作溪谷。

△書齋[编辑]

聖賢有事業,皆在經籍中,已愛牙作簽,可輕山賜銅,還來讀《詩》《禮》,不用辨魚蟲。

△小池[编辑]

小池依小山,山晴翠光入,無容群蛙鳴,間有孤鶴立,曾不起波瀾,石郵風自急。

△紫竹[编辑]

西南產修竹,色異東筠綠,裁簫映檀唇,引枝宜鳳宿,移從幾千里,不改生幽谷。

△山茶[编辑]

紅花勝朱槿,越丹看更大,臘月冒寒開,楚梅猶不奈,曾非中土有,流落思江外。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