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九 詩八 宛陵集
卷二十 詩九
卷二十一 詩十 

○次韻和劉原甫紫微過予飲酒[编辑]

所居汴水近,未有鼓吹蛙,昨日春雨晴,車騎臨我家。我家苦僻遠,庭下無泥沙,為撇甕麵醅,為煎鷹爪茶。乳羹芼紫蓴,蜜果飣乾瓜,與我相對飲,但恨諸友遐。笑語雖同昔,放浪不少加。忽觀壁間字,坐歎目昏花,公壯尚若此,我老死豈賒?門前賣桃李,呼買婀娜華,東簷大槐樹,上有鳥雀嘩。恃舊無猜嫌,醉弁已傾斜,將去還見規,禮數何檢差。後從江韓來,褫帶歡莫涯。

○送湯延賞秀才下第歸[编辑]

參差綠柳上,撩亂黃鶯飛,失意暫時屈,獨嗟千里歸。淮船行欲駛,江絺去應肥,謝朓吾鄉守,欣欣見彩衣。

○送門人歐陽秀才遊江西[编辑]

客心如萌芽,忽與春風動,又隨落花飛,去作西江夢。我家無梧桐,安可久留鳳,鳳巢在桂林,烏哺不得共。無忘桂枝榮,舉酒一以送。

○答來上人春日即事[编辑]

南國三衣客,王城一見春,花明馳道遠,雨漲御溝新。茗憶山中物,雲懷嶺上鄰,如何異鄉感,卻出解空人?

○送楊申職方通判信州[编辑]

從來饒信吏,愛寶襲侈越,莫買冰玉盤,蒼山斫明月。明月有時生,窮岩有時竭,君常抱清節,歷職老無闕。與我年齒同,獨未變華髮,又為江外行,畫舸羨明發。

○送勾諶太丞通判潁州[编辑]

潁川倒灣流,欄船曲轉鉤,吏迎如太守,民望亞諸侯。芳圃深通野,寒湖半抱州,前賢多舊跡,佳詠聽君留。

○和永叔六篇(並序)[编辑]

嘉祐四年春,御試進士,翰林學士歐陽永叔、韓子華、集賢校理江鄰幾同為詳定官,有詩六篇,出而使予和焉。

△詳定幕次呈同舍[编辑]

苑樹天邊雨露勻,群公偷看錦叢新,眼穿欲折無由折,賞到人間不是春。

△代鳩婦言[编辑]

不如作繭依蠶蔟,以絲自裹還自足,與爾為婦過一生,怒即分飛同轉目。辛勤哺雛寄鵲巢,子母生離因爾逐。羽毛曾未顏色衰,飲啄不計豐儉時,天陰輒遣呼輒歸,恩情紙薄誰信之?朝為夫婦夕行路,世間反覆那能知?伋妻白母非美事,後代仿此誠堪悲。

△看花呈子華內翰[编辑]

時不選數老獨嗟,鬢毛未變目未花,愛公深殿見桃李,長才高詠無能加。紅英灼灼弄日色,穠豔皎皎生鉛華,長廊垂幕風不動,映柳黃鶯吟未涯。燕銜新泥補巢缺,蝸壓峻陛臨角斜,是時唯聞鳥雀鬧,盡日不聽車輪嘩。雖傳此景無分到,但訝習慣猶豪誇,他年造物倘有意,不使齪齪居貧家。

△禁中掞紅牡丹(洛中花之奇者)[编辑]

與公同是洛陽客,今日論年皆作翁,一見此花知有感,衰顏不似舊時紅。

△和鄰幾學士桃花[编辑]

深殿有春人到稀,武陵雖說昧當時,躊躇莫憶人間世,恐至塵中悔卻遲。

△啼鳥[编辑]

提胡蘆,提胡蘆,爾莫勸翁沽美酒。公多金錢賜醇酎,名聲壓時為不朽。百舌子,百舌子,春泥方滑滑,泥雖滑滑輦道平,莫學竹雞言易發。深宮許爾來報春,便是好鳥同其群,清聲囀入君王耳,安用穿叢苦避人?桃李無言何所益,畢竟有謝須紛紛,莫以榮華長不歇,人間已見翟公門。安不忘危誰可貴,貴時能憶困時聞。

○縉叔以詩遺酒次其韻(雜言)[编辑]

君嘗謂我性嗜酒,又復謂我耽於詩,一日不飲情頗惡,一日不吟無所為。酒能銷憂忘富貴,詩欲主盟張鼓旗,百觚孔聖不可擬,白眼步兵吾久師。君多賜壺能以遺,向口滿碗傾玻璃,醇釀甘滑泛綠蟻,從此便醉醒無期。既以樂吾真,亦以泰吾身,莫問今人與古人。

○和范景仁、王景彝殿中雜題三十八首並次韻[编辑]

△殿幕閑興[编辑]

宮殿深沉處,鶯花爛漫時,關關哢清吭,蒨蒨發朱蕤。天上春應早,人間日轉遲,得賢如漢盛,五字變周詩。

△遊延羲閣後藥欄[编辑]

授經聞漢帝,嘗此講秦餘,一日承丹詔,同時見子虛。來遊瓊閣外,閑傍藥欄初,柳絮輕粘履,薇條澀惹裾。解歸巢上燕,思寄袖中書,此鳥如矜慎,飛飛與客疏。

△龍柏[编辑]

花非龍香葉非柏,獨竊二美誇芳蕤,苦練不分顏色近,紫荊未甘開謝遲。群公莫以得地貴,竟費佳句何足思!

△延羲閣牡丹[编辑]

花中第一品,天上見應難,近署多紅藥,層城有射幹。生雖由地勢,開不許人看,天子何時賞?宮娥捧玉盤。

△奉呈諸君[编辑]

參天朱閤峻,拂地柳條垂,太液綠波漲,建章春漏遲。長人執兵立,小豎插花嬉,但只逢人說,無由預此時。

△細竹[编辑]

森森漢宮竹,托本異孤生,玉砌緣根迸,朱欄與筍平。朝煙生密翠,晚影漏斜明,應待女媧采,參差鳳琯清。

△夜賦[编辑]

月從東殿生,叢竹照修竦,葉間清露滴,枝上寒禽動。閑覺萬慮空,靜聞嚴鼓重,官燭剪更明,相看應似夢。

△三月九日迎駕[编辑]

前殿臨朝百辟回,後宮庭閣九重開,鳴梢已自金階出,黃屋初迎玉輦來。不問偷桃方朔飽,誰知載戟子雲才?群官望幸無名姓,只有窮吟許外陪。

△浹日[编辑]

光陰天上早,氣候日邊溫,懸蟢時過眼,飛蟲稍入軒。看花成子大,聞燕養雛喧,每覺瑤池宴,風飄管吹繁。

△宮槐[编辑]

漢家宮殿蔭長槐,嫩色蔥蔥不染埃,天仗龍旂穿影去,鉤陳豹尾拂枝來。青蟲掛後蜂銜子,素月生時桂並栽,我意方同杜工部,冷淘唯喜葉新開。

△有折景福殿後酴糜花至者[编辑]

有鳥銜花出,清香不畏風,初從上林發,來過未央中。蔟蔟霜苞密,層層玉葉同,誰將作美酒?醉看月生東。

△詩癖[编辑]

人間詩癖勝錢癖,搜索肝脾過幾春,囊橐無嫌貧似舊,風騷有喜句多新。但將苦意摩層宙,莫計終窮涉暮津,試看一生銅臭者,羨他登第亦何頻!

△石詠[编辑]

君王愛石醜,百孔皆相通,怪狀一如此,補天有何功?匪言不可轉,安得來宮中,女豈比柱礎,瑩然受磨礱?

△逾旬[编辑]

重說已經旬,應懷獨寢人,通宵彈玉枕,白晝拂床塵。幾想迎雕輦,何當快倦身,門前車馬立,疑是角生輪。

△晨起[编辑]

月向西樓下,天光候日開,殘星明寶鑒,百舌響宮槐。玉井傳新汲,金爐換宿灰,黃門馳有詔,唱第許卿來。

△金沙花[编辑]

金有披沙得,花應不可多,栽培由地力,豔色與天和。玉座君王賞,朱欄將相羅,稱觴千萬壽,繁葉奈香何!

△賜食[编辑]

誰言出相是山東?今日求賢欲致功,玉饌滿盤來禁裏,鵠羹分鼎下天中。但知愷悌酬君賜,舊訝權輿向《國風》,曾笑侏儒飽欲死,宜思薇蕨不忘忠。

△賜酒[编辑]

時頒光祿酒,花出漢宮牆,湛露承天渥,流霞落羽觴。近親龍尾道,遠襲雀頭香,溺殿人誰見,終知曼倩狂。

△賜書(“善經”二字)[编辑]

選來金殿盡英豪,帝筆親承始是遭,就裏少年唯賈誼,其間蜀客乃王褒。“善經”有意尊儒甚,推擇方知待士高,歸付子孫傳百世,深堂閑掛亦蕭騷。

△賜燭[编辑]

天子賜燭昏夜時,嫦娥閉月栽桂枝,稱量高下唯妍辭,相與盡心無附離。求安去病如上池,照耀不容毫髮私,品藻一定何可移,光焰奪晝資爾為。宣王徒美《庭燎》詩,魏帝自徹月殿披,我朝好士萬古垂,搜索賢俊登蒿藜,孰不力吐肝膽脾,枉用宴飲生脛脂。雲龍將見升帟帟,燃此必欲無所遺,收殘喜氣如蒸炊,蜜蜂慚愧空多知。

△賜果[编辑]

前日宮醪賜玉樽,今朝持果小黃門,幹桃熏李非時物,置案盈盤不次恩。投以赤心思武帝,握同玄璧詠劉琨,嘗聞食奠陳王業,知是豳公幾世孫。

△檜詠[编辑]

文章老重欲追古,便作帝宮蒼檜詩,青蔥玉樹傳楊子,盤屈洪桃見左思。龍鱗已愛松身直,珠實還看柏葉垂,秀木豔叢那可擬,但將霜雪定堅姿。

△柳絮[编辑]

陶令生涯漉酒巾,門前種柳萬條新,花今吹作蓬萊雪,曲舊得於關塞人。應與殘英閑是伴,不隨舞蝶去爭春,可憐輕質都無定,一落銀河莫問津。

△殿後書事[编辑]

天子尋常幸直廬,裹頭宮女捧雕輿,紅泥已賜春醅酒,黃帕曾經御覽書。林果鳥應銜去後,燕窠蟲有落來餘,禁中事事能傳詠,播在人間不是虛。

△雨夜[编辑]

電光初照樹峨峨,葉上微風與雨和,玉腕愁聞無處奈,庭花暗落不應多。長楊靜響千重瓦,太液寒生幾寸波,洗濯青春如有意,平明濕羽未離柯。

△景福殿水[编辑]

宮井蛟龍夭矯垂,曉瓶初汲喝禽窺,清泠已向金盆貯,甘滑還從玉碗知。九醞酒醇由此得,小團茶味為留遲,閣門地脈應相似,翰苑曾邀詠昔詩(歐陽永叔曾邀予賦閣門水)。

△雨後[编辑]

新晴殿閣曉,初日霧煙中,柳重宮腰弱,花肥粉頰豐。渥恩君自厚,藜藿我才充,草木欣欣發,誰知造化功?

△象戲[编辑]

象戲本從棋局爭,後宮龜背等人情,今聞儒者飽無事,亦學婦人閑斗明。堂上有奇誰可勝?樽中賭酒令方行,直驅猛獸如尋邑,何似升平不用兵!

△再觀牡丹[编辑]

聞說偷觀近玉欄,腸如車轂轉千盤,無人憶著洛陽日,走馬魏王堤上看。

△白牡丹[编辑]

白雲堆裏紫霞心,不與姚黃色鬥深,閑伴春風有時歇,豈能長在玉階陰?

△紫牡丹[编辑]

葉底風吹紫錦囊,宮爐應近更添香,試看沉色濃如潑,不愧逢君翰墨場。

△七寶茶[编辑]

七物甘香雜蕊茶,浮花泛綠亂於霞,啜之始覺君恩重,休作尋常一等誇。

△庖煙[编辑]

冪歷庖煙出彩油,欲通雲霧未能周,濕薪燒盡日亭午,試問霏霏何處浮。

△省中[编辑]

漢相家人尚苦疑,不言溫室樹何枝,君今坦坦無猜忌,誇說皇居盡入詩。

△天上[编辑]

紫微垣裏月光飛,玉佩腰間正陸離,天上去來知幾日,蟠桃結子是歸時。

△明月[编辑]

明月已生城上頭,小星光滅大星流,來朝放榜出宮去,何處殘花轉入溝?

△再賦[编辑]

誰人重詠大刀頭?只願長明不願流,縱使西傾必東出,寧同寒水瀉宮溝。

△殿中柳絮[编辑]

玉幾當中寶作床,無端絮惹御袍香,群公唱第魚龍化,列侍金階若堵牆。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