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七 詩十六 宛陵集
卷二十八 詩十七
卷二十九 詩十八 

○和資政侍郎湖亭雜詠絕句十首[编辑]

△遠山[编辑]

插雲千萬重,一望不可暫,前嶺與後峰,翠色濃復淡。

△蓮塘[编辑]

不畏塘雨急,鈿葉自相遮,紋禽忽驚去,衝落波上霞。

△漁潭[编辑]

煙潭深不極,鑒碧無菱花,日腳下波心,澄江見魚蝦。

△稻畦[编辑]

淺淺碧水平,青青稻苗長,偏知楚客愛,白鷺飛下上。

△苔徑[编辑]

林間夏雨滋,復有斜陽照,綠淨不搖風,從教春草笑。

△流泉[编辑]

石齒嚼寒聲,粼粼縈曲處,有時浮落英,又過城根去。

△小橋[编辑]

伐桂向芳洲,跨波灣勢小,時愛遊人渡,遊人在林杪。

△漁艇[编辑]

古木刳為舟,野藤牽作纜,釣人寒雨中,遠望煙蓑暗。

△采菱[编辑]

紫角菱實肥,青銅菱葉老,孤根未能定,不及寒塘草。

△汀鷺[编辑]

食魚日已晚,矯翼煙際還,不與雁鶩競,風標亦自閑。

○王德言夏日西湖晚步十韻,次而和之[编辑]

雨餘殘照在,塘靜獨行行,荷積水珠重,天收霓帔輕。倦禽依臥柳,聚蚓殢坳泓,帽側林枝礙,裳褰野蔓縈。芡韜園客剝,蒲刃水妖驚,決決流泉活,蒙蒙夕霧平。榴房生蠹落,蛛網害蟲成,坎黽無時怒,渾魚自樂清。高台從獸窟,古道有根橫,寫景未能就,娟娟月上城。

○新沼竹軒[编辑]

作軒仍見竹,瀟灑排青幢,斜烏與落月,靜影畫寒窗。光沒影亦沒,激水自淙淙,夜深猶讀《易》,誰更憶清江?

○麥門冬內子吳中手植,甚繁鬱。罷官,移之而歸。不幸內子道且亡,而茲草亦屢枯,今所存三之一耳。遂感而賦云[编辑]

香草葉常碧,本生岩澗邊,佳人昔所愛,移植堂階前。自吳北歸梁,復以盆盎遷,佳人路中死,此草未忍捐,與我日憔悴,根不通下泉,勤勤為澆沃,稍見萌穎鮮,終當置墳側,長茂松柏埏。

○野鴿[编辑]

孤來有野鴿,嘴眼肖春鳩,饑腸欲得食,立我南屋頭。我見如不見,夜去向何求,一日偶出群,盤空恣嬉遊。誰借風鈴響?朝夕聲不休,饑色猶未改,翻翅如我仇。炳哉有靈鳳,天抑為爾儔,翕翼處其間,顧我獨遲留。鳳至吾道行,鳳去吾道休,鴿乎何所為,勿汙吾鐺甌!

○孫曼叔暮行汴上,見鶻擊蝙蝠以去,語於予[编辑]

野鶻性決裂,所食唯獰飛,小鳥不入眼,拳發強弩機。日暮未有獲,豈擇大與肥?瞥下攫蝙蝠,去以填腸饑,休笑老鴟飽,銜得腐鼠歸。

○寄宋中道[编辑]

爾書我不答,爾怒從爾罵,天馬新羈時,氣橫未可駕。儻我一日死,爾豈無悲吒?唯知道義深,小失不足謝。

○梨花憶[编辑]

欲問梨花發,江南信始通,開應寒食雨,落盡故園風。白玉佳人死,青銅寶鏡空,今朝兩眼淚,怨苦屬衰公。

○畫竹枝扇[编辑]

石上老瘦竹,忽在紈扇中,執之意已涼,不待搖清風。小節未見粉,淚痕應合紅,日將炎暑退,畏蠹生秋蟲。

○兩日苦風思江南[编辑]

擺磨萬木聲,朝吼暮不止,吹沙作雲飛,物狀顏色死。還念江上山,落瀑鳴幾里,茅茨松竹間,翠的門前水。下窺石穴魚,出入數十尾,是時殘照微,古路誰家子?羸馬入煙林,區區何若此?昔笑今已迷,薄官正如彼。何當卻歸來,臨流重洗耳。

○送謝師厚歸南陽[编辑]

竹館蔭以風,灑水坐猶熱,念子遠歸時,焦煙起車轍。落日原上微,鳥棲人欲別,我心明月在,相照異盈缺。

○資政王侍郎南京留守[编辑]

百世興王地,乘時已建都,離宮萬戶寄,京邑四方模。尹以名臣擇,朝仍宿哲俞,果資卿屬重,將俾國人蘇。迎餞車交轍,奔馳士結塗,許嗟人惠奪,宋遲德恩敷。日月天闈近,山河地勢趨,壓城隋柳密,開苑漢池枯。文物希前代,謳歌得大儒,鄒枚跡雖古,賓從豈今無。

○送通判太博[编辑]

相見不在久,見久未必親,無為歲月淺,豈不膠漆均?猶嗟欲別日,事壘如排鱗,安得獨攜酒,遠送秋水濱?

○和韓子華桂花[编辑]

莫以天下桂,皆為月中物,猶言月有兔,野豈無狡窟?空山桂花多,豔色粲然發,樵客不知貴,柰何薪爨屈!

○宿安上人門外,裴如晦、胥平叔來訪[编辑]

胥裴喜我至,冒雨夜出城,燈前相對語,怪我面骨生。為言憔悴志,因意多不平,亦見子頷鬚,長黑已可驚。知子有所立,毛髮隨世情,子心且如舊,後輩苦前輕。

○宋中道失小女,戲寬之[编辑]

宋子失汝嬰,苦將造物怪,造物本無惡,爾責亦已隘。且如工作器,寧復保存壞,收淚切忽悲,他時多婿拜。

○刁經臣將歸南徐,許予尋隱居之所及亡室墳地,因走筆奉呈[编辑]

欲居江上江,試與問京峴,常觀鮑家詩,心慕已不淺。行當卜結廬,依農事清畎,傍葬吾先妻,同穴晚未免。買谷勿險深,求岡要平顯,松竹應所宜,蒿萊預教剪。我志決不移,君言幸須踐。

○尉氏縣阮籍嘯台[编辑]

古城多瘦棘,莽莽連荒台,不見長嘯人,黃土空崔嵬。北顧蓬池上,枯廢生蒿萊,當時思大梁,還望已徘徊。今我復懷昔,豈不傷且哀?鳥呼有遺響,英靈同土灰。

○送趙仲寶永興乾耀提舉捉賊[编辑]

知君少以勇,曾向蕭關戰,橫刀突虜圍,奪馬傷胡箭。當時獨免歸,猛毅邊人羨,今來提漢卒,寇盜清秦縣。未足賀功名,功名他日見。

○合流河堤上亭子[编辑]

隔河桑榆晚,藹藹明遠川,寒漁下灘時,翠鳥飛我前。山藥植瑣細,野性仍所便,令人思濠上,獨詠莊叟篇。

○早至潁上縣[编辑]

夜發曉未止,獨行淮水西,明知寒草露,暗濕瘦驄蹄。半滅竹林火,數聞茅屋雞,秋天畏殘暑,不為月光迷。

○欲陰[编辑]

鴝鵒知天風,鵓鴣知天雨,塗路厭塵昏,車馬煩泥阻。陰仍老易覺,體質預辛楚,安坐與壯年,慎忽忘酒脯。

○正陽驛舍夢鄭并州寄書,開之,即《三山圖》也[编辑]

我來清淮側,夢得鄭公書,開書一把玩,乃是《三山圖》。山形雄且邃,筆畫簡而疏,紙幅不盈尺,萬仞勢有餘。卷置懷袖中,意獲寤已無。

○新婚[编辑]

前日為新婚,喜今復悲昔,閫中事有托,月下影免隻。慣呼猶口誤,似往頗心積,幸皆柔淑姿,稟賦誠所獲。

○登舟[编辑]

向起風沙地,暫假烏榜還,浩然起遠思,欲與魚鳥閑。景目洗已清,詠句稱且慳,時看秋空雲,雨意濃淡間。

○諭鷗[编辑]

翩翩沙上鷗,安用避漁舟?漁人在魚利,何異爾所求!

○釣蟹[编辑]

老蟹飽經霜,紫螯青石殼,肥大窟深淵,曷虞遭食沫。香餌與長絲,下沉寧自覺,未免利者求,潛潭不為邈。

○取(虫咸)[编辑]

東灣暖無沙,有(虫咸)淵泥下,輕舠復翠竿,預致曾誰舍?刳肉不知數,持為楚鄉鮓,嗜味固足珍,況亦椒橙假。

○潁水費公渡觀飲牛人[编辑]

渡口飲牛歸,村墟夕陽裏,黃犢未及群,抱帶過寒水。利心乃如仁,耕領破不止,當時彼何高,獨能譏洗耳。

○潁水[编辑]

潁水苦流瀑,淺平秋與冬,岸深開地勢,底碧寫天容。道枉隨灣去,村淫盡日逢,迷魚是潭曲,寧見窟蛟龍。

○打魚[编辑]

插葦截灣流,寒魚未能越,安知罟師意,設網遮其闕。不須芳餌懸,何待清歌發,所獲勝綸竿,寧聞憂澤竭。

○八日就湖上會飲呈晏相公[编辑]

明當是重九,黃菊還開不?先將掇其英,秋徑未能有。頹齡無以製,但不負此酒,紅頰誰使歌,公憐牛馬走。

○九日擷芳園會呈晏相公[编辑]

今日始見菊,雖見未全開,猶勝昔無酒,持望白衣來。破躭浮金英,雜蟻已盈杯,何必探丹萸,結佩上高台。自不愧佳節,安聽飛鴻哀。

○謝晏相公[编辑]

刻意向詩筆,行將三十年,嘗經長者目,未及古人肩。昔慕荀文若,多稱王仲宣,今慚此微賤,重辱相君憐。

○道中謝晏相公寄酒[编辑]

赬泥墨印幾壺醁,將慰窮途阮步兵,一夜臨流對明月,舉杯愁聽雁來聲。

○水苔[编辑]

深苔何所若,苦詠費毫尖,繞繞水仙發,茸茸蛟客髯。綠縈秋石淨,嫩值翠篙粘,尚芼參差荇,薄言無此嫌。

○新雁[编辑]

塞雁與寒來,夜落汀洲宿,泊船人不寐,月下聲相續。

○依韻和晏相公[编辑]

微生守賤貧,文字出肝膽,一為清潁行,物象頗所覽。泊舟寒潭陰,野興入秋(艹炎),因吟適情性,稍欲到平淡。苦辭未圓熟,刺口劇菱芡,方將挹溟海,器小已瀲灩。廣流不拒細,愧抱獨慊慊,疲馬去軒時,戀嘶芻秣減。茲繼《周南》篇,短橈寧及艦,試知不自量,感涕屢揮摻。

○以近詩贄尚書晏相公,忽有酬贈之什,稱之甚過,不敢輒有所敘,謹依韻綴前日坐末教誨之言以和[编辑]

嘗記論詩語,辭卑名亦淪(公曰:“名不盛者辭亦不高。”),寧從陶令野(公曰:“彭澤多野逸田舍之語。”),不取孟郊新(公曰:“郊詩有五言一句,全用新字。”)。琢礫難希寶,噓枯強費春,今將風什付,可與《二南》陳。

○途中寄上尚書晏相公二十韻[编辑]

驚飆入林鴉亂飛,舞空落葉相追隨,秋權摧物不見跡,但使萬古生愁悲。登山臨水昔感別,身作旅人安得宜,單舟匹婦更無婢,朝餐每愧婦親炊。平生獨以文字樂,曾未敢齒貧賤為,官雖寸進實過分,名姓已被賢者知。疏愚生不謁豪貴,守此退縮行將衰,潁州相公乘道德,一見不以論高卑,久調元化費精力,猶且未倦刪書詩。唐之文章剔蕪穢,纖悉寧有差毫厘,謂其耽學可與語,便語淵奧祛佹疑。浮言近意不曆口,直欲海窟挐蛟螭,再拜膝前荷勤誨,垂橐稇載歸忘饑。解艇水驛無幾舍,新詩又遣牙兵持,上言行李覽物景,聊可與婦陳酒卮,下言狂斐頗及古,陶韋比格吾不私。相公貴且事翰墨,我輩豈得專遊嬉,今將蒿芹薦俎豆,定亦不以微薄遺。嘗令有詠無巨細,當因川陸舟車貽,日對順流思疾置,老魚奸怯潛鱗鬐。

○舟中夜與家人飲[编辑]

月出斷岸口,影照別舸背,且獨與婦飲,頗勝俗客對。月漸上我席,冥色亦稍退,豈必在秉燭,此景巳可愛。

○舟中行自採枸杞子[编辑]

野岸竟多杞,小實霜且丹,繫舟聊以掇,粲粲忽盈盤。助吾苦羸苶,豈必採琅玕,自異驕華人,百金求秘丸。昔聞王子喬,上帝降玉棺,此焉即不免,但願在世安。

○蔡河阻淺[编辑]

陸乏百鈞駝,水假孤艇進,潁苦灣灘長,曲折劇篆印。蔡方阻淺涸,寸歩且慳吝,膠舟看在前,暗磧疑難慎。誰能使奡盪,空自思禹濬,丈夫少壯時,必在馳駔駿。

○黄駮[编辑]

維舟飯孤邨,隔岸見黄駮,闕牧正苦飢,瘡鳥復下啄。閔心無柘彈,投塊徒自數,力小不能中,汗顔慙且渥。 入澤王河口 逺水路已别,古汊未窮源,定知前山雨,瀑泳至且渾。暗生秋草下,稍復夏潦㾗,更去待月上,猶應可到門。

○西華逢李令子翼[编辑]

適從潁水歸,道逢西華長,不見二十年,顔鬚我非曩。君問洛陽日,舊友多泉壤,更别如前時,應復少吾黨。

○合流值雨與曹光道飲[编辑]

秋風號衰林,秋雨阻歸客,賴有故時交,舉杯聊岸幘。談兵與論文,曾不渉陳迹,畢竟無所施,醉去思泉石。

○寄送謝師厚餘姚宰[编辑]

我從淮上歸,君向海澨去,安知無幾舍,邂逅不相遇。頗知飛空雲,到月不得附,月行既不留,雲亦值風故。誠知㑹合難,豈是忘所赴,我雖躡新屩,心不捨舊屨。誰謂若世人,食瓜思棄瓠,君南我起北,日見陽鴈度。兹欲逺寄音,鴈行髙且遽,但誦金石言,於時儻無忤。

○李密學遺苔醬脯云是自採為之[编辑]

潩流寒且急,岸草巳彫摧,石髪尚堪把,江人曾不來。誰將烏榜去,留採碧潭隈,持作吳鄉味,能令案渌杯。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