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 詩十九 宛陵集
卷三十一 詩二十
卷三十二 詩二十一 

○杜挺之贈端溪圓硯[编辑]

雪壓古寺深,中有臥病客,訪之語久清,饑馬齧庭柏。案頭蠻溪硯,其狀若圓璧,指此欲為贈,而將助吟席。非意予敢貪,既拒頗不懌,大出楮中有,素許當自擇。強持慰勤心,歸以示朋戚,哂曰豈其然,為汲寒泉滌,滌彼偽飾物,紙幹見頑石。清晨走髯奴,無厭願求易,拜賜遂如初,明月懷吞蝕,微分鴝目瑩,尚漬墨花碧。詞答謂我愚,復悔料已逆,明日未央朝,執手笑啞啞。

○吳衝卿示和韓持國詩一卷,輒以為謝[编辑]

葉公所好者,熟已識頭角,一日真物來,駭汗沛且渥。我初見韓子,蜿蜓噴雷雹,子復蛟龍文,氣象不可捉。畏懷但驚顧,得與前事較。

○新息重修孔子廟記[编辑]

新息,古邑也,自漢以來,幾因亂而孔子之廟歲享不絕於今。雖邑宰有賢否,祀典繫國家也。儻不賢,屋隳不葺有矣,祀其廢諸。慶曆七年,清河張君伸為是邑,始勤於治民,謹於條約,恪於事上,既而民信,訟且簡,乃修孔子祠及祭器。予未知君之果學邪,學而果知道邪,以斯舉則君似有本者,學者未必信奉如之。嗚呼!孔子之道,與天地久,與日月昭。一郡一邑之廟,不足以光顯厥德,報厥功也。略究為郡邑之人,少誦其書,長就其藝,遂得其祿,忍負不為一出口之勞,完其廟,至使瓦墮簷,風雨壞,桷甓缺,階塵昏,像犬豕穴牆垣,往來其間哉!新之無是患,庶幾賢已。然則,苟因為利,廣爾宮,俾不肖有說,非予望於君也。況邑隸蔡,守吳公,輔臣大儒,名重天下,聞君能是,得不樂邪?予思昔忝邑時,見邑多不本朝廷祭法,往往用巫祝於傍,曰:“牛馬其肥,癘疫其銷,穀麥其豐。”瀆悖為甚,予即革之。君觀有若是者,當改為以從著式云。

○范景仁席中賦葡萄[编辑]

朱盤何累累!紫乳封霜厚,今為馬穀繁,昔釀梁州酒,乃知西土珍,漢使傳應久。

○夜聽鄰家唱[编辑]

夜中未成寐,鄰歌聞所稀,想像朱唇動,仿佛梁塵飛。誤節應偷笑,竊聽起披衣,披衣曲已終,窗月存餘暉。

○宋次道得廣南金橘,為餉,且有詩,因和酬[编辑]

越橘如金丸,爛然已盈篋,誰傳嶺外信,尚帶霜前葉。莫嫌道路遠,得與樽俎接,主人無吝心,懷歸予敢輒。

○李廷老席上送韓持國歸許昌得“早”字[编辑]

馬蹄踐霜華,遊客歸何早,重裘不畏寒,況復非遠道。誰言未顧期?登第鬢如葆,解裝喜可知,月下金壺倒。

○送韓持國[编辑]

曰予非才敏,乃與世寡遊,三四洛陽友,過半已成丘。晚節五六人,文行皆潔修,韓氏棣萼盛,於我為薰蕕。君比眾最篤,我唱君非酬。昔我竹軒下,破窗風颼褷,君時不厭過,逍遙談未休,頗為俗士憎,恬不防吝尤。邇來我還都,君亦辭舊州,舊州君所隱,安得此久留。雪晴命駕歸,使我生悲愁,誰見潩水上,定更不驚鷗?

○遲月[编辑]

遲月月已上,清光在高木,未能照我庭,團團隔東屋。

○風笛[编辑]

既殊出塞聲,還非江上聽,夜吹送悠揚,高樓月方迥。

○霜鍾[编辑]

昔向寒溪臥,遠寺撞白雲,今也趨早朝,殘月馬上聞。

○鳴琴[编辑]

雖傳古人聲,不識古人意,古人今已遠,悲哉廣陵思!

○和曹光道詠直廬屏中六鶴[编辑]

漢家為瑞雙黃鵠,只道飛翻太液池,不似雲屏六畫鶴,帝宮深處有人知。

○晚歸聞韓子華見訪[编辑]

門外多車騎,後跡亂前蹤,誰識此來過,塵蹄重復重。歸有野僕言,恨不故人逢,豈無肴酒設,所向乖所從。未能一往見,懶拙其必容。

○送丹陽新守李國博歸洪州(寬)[编辑]

蔡水冬不枯,唯愁夜冰結,歸船及暖下,窮臘未飛雪。淮潁地漸偏,川上雲常泄,幾日接春波,南風楚江徹。拜親懷郡章,予慕嗟才劣。

○食薺[编辑]

世羞食薺貧,食薺我所甘,適見采薺人,自出國門南。土蠹瘦鐵刀,霜亂青竹籃,攜持入凍地,挑以根葉參。手龜不自飽,食此尚可慚,肥羔朱尾魚,腥膻徒爾貪。

○甘陵亂[编辑]

甘陵兵亂百物灰,火光屬天聲如雷,雷聲三日屋瓦摧,殺人不問嬰與孩。守官迸走藏浮埃,後日稍稍官軍來,圍城幾匝如重鋂,萬甲雪色停皚皚。孰敢專輒但取裁,黃土始堅難速頹。

○夜飲席上賦松子[编辑]

風松有霜子,吹落幽人庭,幽人畏狼籍,日掃出岩扃。誰將稱遠物,乃信涉滄溟。

○送李審言殿丞歸河陽[编辑]

大河冬合時,上可馳車馬,歸子從橋安,黃流在冰下。況命使於家,其美世為寡,是宜飭以行,慰此懷慕者。

○送王宗說寺丞歸南京[编辑]

晏歲欲飛雪,滿天含凍雲,犯寒單騎速,獵吹紫裘薰。庭鵲還先喜,池鴻去始聞,公因問貧賤,善說莫如君。

○李審言將歸河陽,值雪,遺金波酒[编辑]

朔吹卷天吼,遠郊無鳥飛,忽驚開戶白,昨夜打窗微。閭巷我方懶,關山君獨歸,翻能寄醇酎,為此解寒威。

○對雪憶往歲錢塘西湖訪林逋三首[编辑]

昔乘野艇向湖上,泊岸去尋高士初,折竹壓籬曾礙過,卻穿松下到茅廬。

旋燒枯栗衣猶濕,去愛峰前有徑開,日暮更寒歸欲懶,無端撩亂入船來。

樵童野犬迎人後,山葛棠梨案酒時,不畏尖風吹入牖,更教床畔覓鴟夷。

○元日朝[编辑]

萬國諸侯振玉珂,踏雲朝會雪初過,欲聞鳳管天邊度,數聽雞人樓上歌。放仗旌旗方偃亞,回頭宮闕更嵯峨,謬陪王屬曾何補,泛泛慚同上下波。

○答祖擇之遺新羅墨[编辑]

海上老松死,霹靂燒瘦龍,胡人犀皮膠,團煤煙膏濃。色奪陽烏翅,來涉溟渤重,君獲乃為贈,我謬蟲鳥蹤。且作異土玩,不愧西域筇。

○對殘雪懷歐陽永叔[编辑]

窮臘一尺雪,跨春氣逾嚴,童僕苦病瘃,庭戶無與杴。日消夜復凍,霰積泥相醃,懶出獨懷遠,何由寄江帆。

○寄題時上人碧雲堂[编辑]

望望佳人來,未來雲已暮,當時千里恨,不獨看雲故。何此啟虛堂,定知迎秀句,還會古人心,古人非特賦。

○和宋中道元夕二首[编辑]

結山當衢面九門,華燈滿國月半昏,春泥踏盡遊人繁,鳴蹕下天歌吹喧。深坊靜曲走車轅,爭前鬥盛亡卑尊,靚妝麗服何柔溫,交觀互視各吐吞。摩肩一過難久存,眼尾獲笑迷精魂,貂裘比比王侯孫,夜闌鞍馬相馳奔。春風來解吹殘雪,燈燭迎陽萬戶燃,竟看繁星在平地,不妨明月滿中天。赭袍已向端門御,仙曲初聞法部傳,車馬不閑通曙色,康莊時見拾珠鈿。

○李國博遺浙薑、建茗[编辑]

吳薑漬吳糟,越茗苞越籜,咀辛聊案杯,啜味可奴酪。但拜故人貺,何言為物簿,我心易厭足,不比填窮壑。

○送臨江胥令[编辑]

初從桃源還,卻向竟陵去,今作中州官,山水不曾飫。且當傳竹枝,莫學乘籃輿,雲木杜鵑時,千岩響行處。

○寄題滁州醉翁亭[编辑]

琅邪谷口泉,分流漾山翠,使君愛泉清,每來泉上醉。醉纓濯潺湲,醉吟異憔悴,日暮使君歸,野老紛紛至,但留山鳥啼,與伴松間吹。借問結廬何?使君遊息地;借問醉者何?使君閑適意;借問鐫者何?使君自為記。使君能若此,吾詩不言刺。

○戊子正月二十六日夜夢[编辑]

自我再婚來,二年不入夢,昨宵見顏色,中夕生悲痛。暗燈露微明,寂寂照梁棟,無端打窗雪,更被狂風送。

○賜緋魚[编辑]

蹉跎四十七,腰間始懸魚,茜袍雖可貴,髮短齒已疏。兒女眼未識,競來牽人裾,不知外朝眾,君恩慚有餘。

○和答韓子華餉子魚[编辑]

南方海物難具名,子魚珍美無與並,完鱗全乙異臭腥,素鹽漬曝生花輕。其頭戢戢筠篋盈,出自通印時所評,遠涉川陸來都城,親賓交遺已見情。食指嘗動吾竊驚,果獲異味亦足明。

○和答韓奉禮餉荔枝[编辑]

韓盛人所希,四海饋名物,韓復未疏予,分珍曾不一。莆陽荔子幹,皺殼紅釘密,存甘尚可嘉,本味固已失。遙思海樹繁,帶露摘初日,安得穆王駿,能置萬里疾?

○閏正月二日夜張氏納婦(太素子)[编辑]

婚姻貴及時,周有《摽梅》詩,雪後花將發,人歸室且宜。坐中傳漏鼓,戶外轉星旗,環佩遙聞出,當修廟見儀。

○酌別謝通微判官兼懷歐陽永叔[编辑]

識君童稚時,而今君齒壯,不見二十年,顏貌已非向。親戚多零落,欲語還悲愴,更問平生交,久從滁水上。君又滁水歸,寄音傾桂釀,儻復二十年,吾焉保無恙。

○和永叔郡齋聞百舌[编辑]

響舌能令百鳥羞,聽時丹杏發山郵,春雲不定雨來急,濕翅蒼茫高樹頭。

○送陶太博通判廣信軍[编辑]

平時易水頭,不復起邊愁,壯士去來久,寒波空自流。臨塘遺鷺羽,隔戍見氈裘,半似江南美,軍和剩燕遊。

○答王太祝卷(整)[编辑]

朝回泥途不可出,饑馬倦僕驅之頑,閉門獨與古人語,黃卷未終聞扣關。賢哉公族肯來顧,詩袖大篇令我刪,珠光玉瑩絕瑕,強欲指摘徒羞顏。自同培最淺狹,安得與子論丘山?

○雨賦[编辑]

春雨之至兮,風嗬而雲導,在上為膏,在塗為淖,被末漸本,潤萬物者歟。施及天下,不收報者歟。入波而隨流,因積而成潦,專好而失道者歟。壞瓦漏屋,蒸菌出木,過而為酷者歟。朝使人愁,夜使鬼哭,迷而不知復者歟。將告之雨,雨無聽也。將告之天,天且敻也。窮居知命,是何病也。噫!

○送張太博通判袁州[编辑]

君非身尤謫南州,南方尚鬼其俗俞。蛇為鄰,虎為陬,丹茅苦竹深幽幽。邑人祠鬼拜古樹,竹杯一仰來烹牛,牛死齧常不幸,誰得禁止專鋤鉤?借曰未信君且往,民將語怪君聽?不仰山頭,有行舟。

○依韻和宋中道雨夜[编辑]

暗驚料峭寒,春雪兼春雨,知勝早朝人,閑眠不開戶。丘壑豈無容,泥途還自取,誰吟何遜詩?不覺逢逢鼓。

○讀裴如晦《萬里集》,書其後[编辑]

君自萬里回,遂成《萬里》集,其詩二百篇,文字必已立,定應侔前人,未嘗有蹈襲。古溪蠻鐵刀,出塚土花澀,誰將飾以玉,鐔上光熠熠。宋子序其端,精悍孰鉗摯?搜新造空蒙,俗眼不得入。示予要賦之,短戈慚後執。

○見胥平叔[编辑]

歷君門兮九重,雲黕々兮欲雨,隱翠幕兮觀予,心眷眷兮不語。

○宣麻[编辑]

彬美下一國,曾無相印酬,莫驚除拜峻,自是戰功優。壯士頗知勇,諸儒方貴謀,淮西封亦薄,裴度死生羞。

○朧月[编辑]

夜晴初見月,雲薄未分明,高樹尚無影,遠鴻時有聲。下階嫌履濕,閉戶認苔生,寂寂牆陰暝,更長已漸傾。

○兵[编辑]

太平無戰陣,漢卒久生驕,金甲不曾擐,犀弓應自調。嗟為燎原火,終作覆巢梟,若使威刑立,三軍豈敢囂!

○泥[编辑]

一夜添春雨,中衢長舊泥,屐粘憂折齒,馬滑畏顛蹄。去啄從江鶴,相呼任竹雞,朝來放朝請,始與逸人齊。

○聞韓仲文使歸[编辑]

傳道使車回,柳條黃未開,曉寒非絕漠,春色近章台。名馬北方至,賓鴻南國來,明朝齋祓見,天子始稱才。

○未晴[编辑]

未晴初止雨,蒸潤尚侵衣,缺月如羞出,荒雲不肯歸。杏花朱欲綻,梅萼雪將稀,遠雁來何急,衝風濕翅飛。

○夜陰[编辑]

月色明還暗,雲寒散復濃,古堂移魍魎,積霧合蛟龍。濕菌飛螢出,蒼苔上朽重,獨吟嗟向老,氣澀覺偏慵。

○夜晴[编辑]

新晴月正明,頻聽夜烏驚,未向髙枝穩,時為繞樹聲。羣飛自紛泊,衆鳥不屏營,躁靜於焉見,誰能度物情。

○古鑑[编辑]

古鑑得荒冢,土花全未磨,背蔆尖尚在,鼻獸角微訛。月暗蝦蟇蝕,塵昬魍魎過,但令光彩發,表裏是山河。

○槖駞[编辑]

鳴駞出西域,銜尾自連連,漢驛凌雲去,邊人踏雪牽。常時識風候,過漬辨沙泉,老覺肉封側,猶蒙錦帕鮮。

○李庭老許遺結絲勒帛[编辑]

紉絲作長帯,正勝茱萸紋,冉冉仍垂紼,(帛炎)(帛炎)自有薰。鮮華非稱我,修飾未如君,曽不日來取,賢哉知禮云。

○貧[编辑]

生甘類原憲,死不學陶朱,但樂詩書在,未憂鐘鼎無。恥隨波上下,難免鬼歔歈,陋巷曲肱者,終朝還似愚。

○行僧[编辑]

風衣何揭揭,有若瓠葉翻,塵土不逺去,白雲藏石門。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