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堯臣集/卷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三 詩三十二 宛陵集
卷四十四 詩三十三
卷四十五 詩三十四 

○寄維揚許待制[编辑]

當時永叔在揚州,中秋待月後池頭,約公準擬與我敵,是夜二雄張利矛。我時小卻避其銳,風愁雨怚嫦娥羞。主人持出紫石屏,上有朏魄桂樹婆娑而枝虯,作詩誇詫疑天公,愛惜光彩向此收。四坐稽顙歎辯敏,文字響亮如清球。更後數日我北去,相與送別城門樓,誰知康成能飲酒,一飲三百杯不休。雞鳴各自便分散,山光寺側停畫舟,我來謁公公未起,臥索大白須扶頭。而今倏忽已八載,公領府事予居憂,歐陽始是玉室客,批章草詔傳星流。問公可憶羊叔子,雖在軍中常緩帶而輕裘,寄聲千里能信不?

○紫微亭(在池州)[编辑]

江雲如旗腳,墨點飛雁行,平圃采芳菊,上水酌桂漿。為言此何時,杜子逢重陽,醉思莊生達,哂彼齊景傷,至今孤亭間,獨有九日章。昔我來齊山,山僧迎道傍,騎馬到寺門,亂石屹若牆,值雨不遍歷,但取山泉嚐。牧之舊遊處,苔滑屐莫將,卻返弄水涯,隔溪望青蒼。絕頂見茅屋,洪波日湯湯,雲霞與雁鶩,還動秋客腸。去逾十五年,遊宦韓陳梁,哀哀遘禍殃,乃再居南方。欲往尚未可,追吟寄支郎。

○聞臨淄公薨[编辑]

至和癸巳十二月兮,友人語我火犯房,芒射鉤鈐而拂上相兮,禍非弼臣誰可當。昨日聞太宰悟天道而畏忌兮,歸臥其第三拜章。太宰既不得請而賜黃金百兩以為壽兮,諫官御史猶擊強。明年孟陬臨淄公薨兮,果然邦國橈棟梁,豈無神醫善藥以起疾兮,固知稟命有短長。公自十三歲而先帝兮,謂肖九齡宜相唐。後由石渠鳳閣禁林以登樞兮,俄佩相印居廟堂。出入藩輔留守兩都兮,其民詠歌盈康莊,官為喉舌勳爵一品兮,經筵講義尊蕭匡。年逾順耳不為夭兮,文字百卷存縑箱。子孫侁々同雁行,二女貴婿富與楊,未知歸葬何土鄉,臨川松泊安可忘。我為故吏摧肝腸,灑淚作雨春悲涼。精魄其歸於天乎,必為星宿還高張,骨肌其歸於土乎,必為蕙芷不滅香。墓碑墓銘誰能盡其美,我為欲傳萬古須歐陽。

○吳正仲遺二物詠之[编辑]

△金盞之(鍾傳令公謂之醒酒花)[编辑]

鍾令昔醒酒,豫章留此花,黃金盞何小,白玉碗無瑕。始入吳郎宅,還歸楚客家,從茲不能醉,只恐賣流霞。

△疊石[编辑]

十片寒湖滑,千秋白浪根,蒼蒼古崖色,疊疊老苔痕。欲象巨鼇頂,俯當科斗盆,唯愁作險說,平地起崑崙。

○依韻和宣城張主簿見贈[编辑]

韓子於文章,所貴不相效,譬彼古今人,同心不同貌。吉從志久慕,亦以重名教,鳴鍾與亨鼎,易厭非苦樂,祿仕不及親,揚名可為孝。君方佐大邑,美錦同剪鉸,遂令吾鄉民,綢直無曲橈。既暇乃作詩,欲與前人較,朝來忽有贈,捧若管窺豹。又如捕鯨魚,空自持網罩,心降醉且睡,昏昏不知覺。

○送吳正仲婺倅歸梅溪待闕[编辑]

山水東陽去未去,朋親苕霅朝復朝,更無越相逃名舸,猶看吳王送女潮。海燕歸齊聲滿屋,谿梅開過子生條,明年十月吏迎處,七里灘前棹奏蕭。

○再送正仲[编辑]

擬君杜鵑花,發當杜鵑時,朱袍照白日,光彩生路歧。自比青鼠爪,中心如亂絲,絲亂復不理,況復遠別離。傾觴恨不深,立馬恨不遲,千山從此隔,三歲或前期。爾後各寄書,空識滿紙辭,非如笑言樂,但有牽懷悲。念昔蘇與李,徘徊問何之。

○鐵獺(新買小馬也)[编辑]

朝乘鐵獺上青山,最滑春苔亂石間,出入白雲勝臘屐,玉驄雖貴未應閑。

○送回上人(因往湖州謁吳正仲)[编辑]

雲出任西東,飄然意莫窮,山川生眼界,巾遍區中。去去曾無著,勞勞本是空,梅溪人可見,重爾似泓公。

○送徐絳秘校罷涇尉而歸[编辑]

去年茶熟君得補,今來茶熟君已去,心曾不計茶有無,隼在高風自騰翥。昨日我送吳侯歸,未忍重臨離別處,不若群公憐禰衡,相逐縱橫唯柳絮。

○志來上人寄示酴糜花,並壓磚茶有感[编辑]

京都三月酴糜開,高架交垂自為洞,素葉層層紫蕊香,釀歸光祿春生甕。東陌西池走鈿車,芳林廣囿飛朱鞚。二年不到大梁城,江邊淚滴肝腸痛,況茲齒髮漸衰老,已是憂愁不如眾。宣城北寺來上人,獨有一叢盤嫩蕻,去歲遊吳求不得,今朝還喜自持送。眼底雖同往日看,樽前所憶皆成夢,又置新茶采雨前,鳥觜壓磚雲色弄,對花卻酒煮香泉,強詠才慚非白鳳。

○聞鶯[编辑]

最好聲音最好聽,似調歌舌更丁寧,高枝拋過低枝立,金羽修眉墨染翎。

○杜鵑[编辑]

蜀帝何年魄,千春化杜鵑,不如歸去語,亦自古來傳。月樹啼方急,山房客未眠,還將口中血,滴向野花鮮。

○依韻和李察推留別[编辑]

我學猶肥腱,一食輒易厭,君何以名虛,每來車馬淹。經術素所淺,道義安得漸,獨有寒苦吟,可與前古兼。今者抱悲哀,憔悴居窮閻,愁鳴無好音,亟別空顧瞻。詩言留彼美,欲和慚無鹽,短兵當長戈,焉得不盡殲。又如握枯蒿,逆風乘烈炎,膏肓靡自療,誰復望針砭?

○送李節推挈內歸寧池陽,並李察推往南康軍嫁妹,二君同行[编辑]

江上雙畫舸,風帆或先後,晚共泊蘆洲,欣同幕中友。一過長風沙,一住貴池口,當時驄馬客,今是憑熊守。每憐諸女賢,與婿來為壽,上去至南康,嫁妹事箕帚。不畏楊瀾險,不為廬峰秀,二君情義著,我送何須酒。

○新開墳路[编辑]

古徑約城斜,鋤荒可過車,直穿深筿去,不比繞村賒。伐樹侵籬腳,裨塍掘澗沙,欲為蘭若處,松柏屬吾家。

○送鄒秀才遊浙[编辑]

鞍傍帶劍魚皮鞘,馬後攜童越葛衫,度水緣山君底急,區區為答古千岩。

○四月三日張十遺牡丹二朵[编辑]

已過穀雨十六日,猶見牡丹開淺紅,曾不爭先及春早,能陪芍藥到薰風。

○依韻和唐彥猷華亭十詠[编辑]

△顧亭林(顧亭林湖在東南三十五里,湖南又有顧亭林,傳是顧野王居)[编辑]

鄉林空林木,不見古人居。猶尋古人跡,更與古人疏。昔為賢豪里,今作魑魅墟。湖邊夜夜月,光彩波上餘。

△寒穴(金山有寒穴,出泉甘清)[编辑]

山頭寒泉穴,淨若鏡面平,熨齒敵冰冷,貯瓶微玉聲。傍有野鹿跡,上啼林鳥清,何由一往挹,況復方病醒。

△吳王獵場(在華亭谷東,今其地為桑陸)[编辑]

孫氏有吳國,四海未息戈,獵以耀威武,平野萬騎羅。英雄魏與蜀,貔虎一何多。世事異莫究,但見桑麻坡。

△柘湖(在南七十里,《吳越春秋》:海鹽淪沒為柘湖。《吳地記》:秦時有女子入湖為神,今存其祠)[编辑]

柘土久陷沒,千歲嗟水濱,不復吳鹽邑,空有秦女神。浩蕩吞海日,曠闊迷天津,扁舟誰能往,旦暮逢漁人。

△秦始皇馳道(在昆山南四里,有大□通吳成)[编辑]

秦帝觀滄海,勞人何得修,石橋虹霓斷,馳道鹿麋遊。車轍久已沒,馬跡亦無留,驪山寶衣盡,萬古空塚丘。

△陸瑁養魚池(在縣西,今名瑁湖,云陸瑁所居也)[编辑]

來觀瑁湖水,乃是陸生居,春塘草幾變,誰膾此中魚。莫容科斗應,亦有魯王餘,不隨蛟龍飛,神鱉未可除。

△華亭谷(在縣,縈紆三百里,入松江)[编辑]

斷岸三百里,縈帶松江流,深非桃花源,自有漁者舟。閑意見水鳥,日共泛觥籌,何當騎鯨魚,一去幾千秋。

△陸機宅(華亭谷水東有昆山,即其宅。機詩云:“髣髴谷水陽,婉孌昆山陰。”)[编辑]

我思陸平原,廢宅荒草深,才高乃速禍,事往不可箴。饑烏噪樹顛,野鼠窟庭陰,黃耳亦已死,家書無復尋。

△崑山(華亭谷東二里有崑山,陸機祖葬而生機、雲。人以崑山出玉以擬其美焉)[编辑]

陸氏幾世祖,葬此生令名,猶如產美璞,遂爾傳嘉聲。寒岩畜奇秀,源水日東傾,何言千載間,二子不更生。

△三女岡(在東南八十里,云是吳王葬女,為三岡)[编辑]

吳王葬三女,因留此岡名。已化被粲質,合有蘭蕙生。嬋娟夜月照,晻藹朝霧平。古魂如未泯,不遠闔閭城。

○李獻甫於南海魏侍郎得椰子見遺[编辑]

魏公番禺歸,逢子蕪江口,贈以越王頭,還同月支首,割鮮為飲器,津漿若美酒。我獨愧先生,饌致崇師友,應知愈饑渴,況是懷思久。(《齊民要術》云:其俗為之越王頭)

○時魚[编辑]

四月時魚逴浪花,漁舟出沒浪為家,甘肥不入罟師口,一把銅錢趁槳牙。

○烏賊魚(黃、馬二君餉)[编辑]

海若有醜魚,烏圖有烏賊,腹膏為飯囊,鬲冒貯飲墨。出沒上下波,厭飫吳越食,瀾腸夾雕蚶,隨貢入中國,中國舍肥羊,啖此亦不惑。

○依韻和行之枇杷(予送紅梅與之)[编辑]

五月枇杷黃似橘,誰思荔枝同此時,嘉名已著《上林賦》,卻恨紅梅未有詩。

○送紅梅行之有詩,依其韻和[编辑]

綴綴紅梅肥似蠟,蒙蒙飛雨灑如脂,吳郎齒軟食不得,翻憶張公大谷梨。

○送王宗望罷宣城尉歸京[编辑]

南土梅已黃,北人舟競發,去意方若渴,望林殊未歇。言歸向梁宋,獨歎滯楚越,行聞拜卿屬,恩下蒼龍闕。

○寄題南陵息亭蕖閣[编辑]

竹裏有清館,池中多藕花,日光穿岸腳,水影射簷牙。柱穴蜂歸饗,爐檀火過窊,已知民訟息,漉酒費巾紗。

○讀問月[编辑]

我讀太白問月詩,乃知白也心太癡,明月在上爾在下,月行豈獨君相隨。白兔搗藥亦何療,嫦娥孤棲欲嫁誰?古人今人被磨滅,休問有來都幾時。唯有長照金樽裏,此言萬世不可移,但能自醉月自落,夜夜如此誰復疑。一月二十二三日,半是風雨相乖離,常願晴明對以飲,耳邊流水勝鳴絲。

○五月十日雨中飲[编辑]

梅天下梅雨,綏綏如亂絲,梅生獨抱愁,四顧無與期,妻孥解我意,草草陳酒卮。檻外百竿竹,新筍高過之,竹色入我酒,變作青琉璃。一飲眼目光,再飲言語遲,三飲頹然兀,左右歎我衰。有鳥從東來,引頭闖深枝,發聲醒我醉,提壺美無疑。典衣不直錢,唯是布與絺,安得如古人,車傍掛鴟夷。

○次韻和吳季野遊山寺,登望文脊山(山屬宣城)[编辑]

楚客好山水,五月上高峰,峰頂望文脊,草樹皆有容。身既近猿鳥,必欲追喬松,石壁出雲背,苔磴千萬重。下視霹靂飛,忽起枯株龍,卻還僧居宿,暮踐樵子蹤。作詩留粉牆,削稿為我封,美璞世未識,獨令和氏逢。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