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州郪縣靈瑞寺浮圖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梓州郪縣靈瑞寺浮圖碑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85

辨夫神州括地,寰中分五嶽之圖;巨壑浮天,海上擢三山之秀。造化之所樞紐,靈仙之所窟宅。故得昭灼天漢,發揮雲氣。牛頭山者,即廣漢之名峰也。圓裔幾乎數裏,直上逾乎百仞。若乃岩泉銑石之什,風煙草木之狀,傾九圍而得雋,環四時而競爽。蒼岑隱嶙,旁分玉砌之階;碧洞逶迤,下掬金陵之苑。實群聖之所托也。

隋開皇中,王秀作牧益州,來窺勝地,首旌嘉號,仍疏淨域。因危裂戶,就嶺磴之成規;跨險分榮,借岡巒之迥勢。工窮雕鏤,妙出丹青。飛棟神行,回甍靈構。又於山頂,別建浮圖。

隋運告遷,明皇首出,軒疏凋昧,基砋堙蕪。奄興宣榭之災,施及柏梁之燼。鄉望等馳心妙律,夙契禪居。悲梵宇之摧梁,痛珍台之絕構。思宏法願重緝奇功。黨集且千,家惟巨萬。以為玉樓星峙,稽閬苑之全模;金闕霞飛,得瀛洲之故事。指香城而聳睇,臨火宅而危魂。參妙範於神明,騁良工於宇宙。飛廉按轡,定樞臬於風衢;羲和頓策,揆鉤繩於日路。雕簷畫栱,龍回紫漢之間;複霤重欒,鳳舉丹霄之外。瓊扉暮敞,推明月於金鋪;繡桷晨開,落繁星於玉砌。每至兩江春返,四野晴初,山川霽而風景涼,林甸清而雲霧絕。沙汀送暖,落花與新燕爭飛;城邑迎寒,涼葉共初鴻競起。則有都人襲賞,憑紫楹而延衿;野客含情,俯丹欞而極睇。窮百年之後樂,寫千里之長懷。信可以澡雪神襟,清疏視聽,忘機境於紛擾,置懷抱於真寂者矣。

且勃旅遊岷徼,漂舉涪鄉,年晷一窮,時灰七變。王陽西上,方驚斂轡之心;王粲南征,實動登樓之思。我之懷矣,乃作頌曰:

大塊甄筫,名山作紀。登地龍盤,幹霄鳳峙。風雪萬邑,岡巒千里,絕域天成,珍台地起。揆刹元嶺,圖基丹嶠。層棟崢嶸,重簷{穴叫}{穴條}。有隋紊曆,重明改照。事與時遷,跡從原燎。義均除舊,事切為新。如或繼者,代有其人。聲飛隴蜀,望動州鄰。爭開禪施,競植靈因。控險裁標,循危列搆。岩煙接廡,風雲對霤。鐸運星衢,璫懸月竇。紫軒霧合,丹梁露透。暮春疏節,新秋戒序。照滿暄郊,氣銷寒渚。樹濃鶯亂,川長雁舉。流涕寫懷,魂馳意與。偉哉靈宇!壯矣全模!窮高極麗,遠覽長圖。賞因時合,筆為神驅。有情君子,誰為舍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