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葉兒·席間戲作四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梧葉兒·席間戲作四章
作者:盧摯

【商調】梧葉兒

席間戲作四章

花間坐,竹外歌,顰翠黛轉秋波。你自在空躊躇,我如何肯恁麼,卻又可信著他,沒倒斷癡心兒為我。

低聲語,嬌唱歌,韻遠更情多。筵席上,疑怪他,怎生呵,眼挫裏頻頻地覷我。

新來瘦,忒悶過,非酒病為詩魔。纖腰舞,皓齒歌,便俏些個,待有甚風流罪過。

全不見白髭鬢,才四十整,有家珍無半點兒心腸硬。醇一味,龐道兒,□錦片也似好前程,到健如青春後生。

邯鄲道,不再遊,豪氣傲王侯。琴三弄,酒數甌,醉時休,緘口抽頭袖手。

平安過,無事居,金紫待何如?低簷屋,粗布裾,黎禾熟,是我平生願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