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0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九回 金玉缘口开双和合 药石意语惜一娇娃

  话说葛小大同了三姑,到舅舅喻敬天家中,一则拜年,二则因了喻氏要同小大生姑圆房,同敬氏商议,小大、三姑到敬天家中,见喻氏已到,当下小大、三姑二人,向敬天拜过了年,坐在一旁。喻氏便把要替小大生姑圆房的言语,向敬天说了一遍。敬天听得生姑会做活计。将来小大家中,可以仗着生姑贴补,又听得喻氏说了圆房的费用,喻氏自己有二十余元的私蓄,请自己也补助几元,不足时可以设法向杨家借贷一些,敬天知道有了几十元,同小大圆房,虽不十分富丽堂皇,也不算得十分寒酸的了,心中很是欢喜,便笑道:“姊姊这般说来,果然无须虑得。既是如此,生姑年纪已不小,不要再停几时发生了什么变故,我们事不宜迟,一个黄道吉日圆房就是。”喻氏笑道:“正是,这事都得费心兄弟的了。选定了吉期之后,我们也可以慢慢的准备起来。”敬天满口应诺道:“午饭之后,即去找阴阳先生。 ”三姑自到了敬天家中,只抓着桌上的果子乱嚼,呆呆地听得喻氏同敬天谈话。听得敬天午后去找阴阳先生,拣选吉期,不久小大便是成亲,倒比了小大还欢喜,不住的嚷道:“好了,有喜酒吃了!”又向着敬天道:“舅舅,叫这个阴阳先生,拣得早些,我可以看阿哥同小白菜拜堂了。”喻氏瞧三姑这般的傻头傻脑,胡言乱语,不禁叹了一口道:“三姑,以后我瞧她定得终生在家中的了,这般的傻样有谁来觅她这样的宝货去呢?怎地生姑生得这般的聪明伶俐,娇艳标志,三姑却既傻又丑,无怪都要叫生姑做小白菜,三姑叫塌枯菜哩。”

  三姑听了,把嘴撅得高起,瞧着小大道:“不要紧,不要紧,我也嫁阿哥好哩!”喻氏、敬天见三姑傻到这般地步,忍不住笑将起来,喻氏忙叱三姑道:“不要乱说。”三姑见喻氏发怒,方不敢再说。不一刻,午餐已备,敬天便请喻氏吃饭,喻氏也不客气,同了小大、三姑在客堂内坐下。一瞧桌上,排得满满的一桌菜肴,十分丰盛,喻氏笑道:“今天倒破费了兄弟,怎地办了这许多的菜肴?我又不是客气的人。小大、三姑更不必说,是外甥男女,越用不着这般的盛馔,叫你姊姊心中怎生过得去呢?”敬天笑道:“姊姊也不必谦逊了。我同姊姊,是一母同胞,今天到来,吃一些也是应该的。何况姊姊今年到来还是第一次,又有小大、三姑,这一些些东西,算得什么,快趁热吃吧。”说着,即请喻氏上坐,小大、三姑打横,自己同妻子在下面相陪。又取了一瓶玫瑰露酒,在喻氏杯中斟了一杯道:“姊姊,你尝尝这酒,还是去年我自己把花瓣自浸的。”喻氏即饮了一口,觉得又是清醇,便满口道好。敬天知道小大也欢喜饮酒,便也斟一杯给小大道:“今天不是舅舅不许你多饮,只因饭后还得出去干正经事儿,只许你饮三杯,多饮了醉后不好。”小大即答应一声,各人随意饮啖,饭罢之后,喻氏坐在敬天房中喝茶,敬天即向喻氏道:“姊姊,我们先去一趟,选定日期,可以定心。姊姊在这里相候,待我同小大回来之后,再回家如何?”喻氏点头道:“好,你们可得早一些回来,不然,我是候不及的。”敬天一壁答应,一壁同了小大,出门而去。

  喻氏便在敬天家中等候。敬天同小大二人,一迳向着阴阳先生家中走去。这位阴阳先生,在仓前镇上,专替人家算命起课,卜葬选吉期,配合八字,合亲等事情,名号唤做费铁口,倒也有些小名望的,敬天同小大即去找费铁口,选吉期合亲。走了一回,早到了费铁口门前,一瞧费铁口,正同人家起卦,敬天、小大二人,即走到里面,在一旁坐下,直待费铁口起完了卦,方向费铁口说明要选吉期合亲,请他选一吉期。费铁口把小大、生姑的八字排了一回,即拣定了六月十八,是黄道吉日,同小大、生姑二人的八字之中,很是相合。在这天合亲,稳可夫唱妇随,家庭融洽。敬天听了,很是欢喜,谢了费铁口一千制钱,方同了小大回来。喻氏见敬天、小大回到家中,忙问选的什么日期?敬天把那费铁口的言语,已择定了六月十八的一天,作为圆房的吉期。喻氏听得,很是欢喜,向敬天笑道:“这般也好,离今天还有半年光景,可以慢慢地准备起来。便是钱的方面,我也可以多积一些,兄弟你也可慢慢筹措,对于圆房所需用的东西,拜天地时,小大、生姑所穿的衣服,既是夏天,倒可省些。我也得回去了,再迟了怕这三个坏蛋又得在老头子面前搬是非哩。过了天,我再到小大家中,向生姑说明,圆房之时,生姑现有许多应用之物,也要叫生姑预备一下。而且向杨家去说话,还是叫生姑去,比了别人好些。杨家的大奶奶,二少爷,都很瞧得起生姑,谅来没什么不肯的。兄弟你瞧对吗?”敬天点头道:“好,正这般吧,姊姊先回去好咧,好得离吉期还有半年,不妨慢慢的筹措起来,不必急急于一时呢。”喻氏一面吩咐小大,好生在店中做事,一面向敬天夫妇作辞,自回沈家,小大、三姑又游玩了一回,方回到家中。只因敬天吩咐小大暂时不必向生姑谈起,所以小大并不向生姑说知已选定了六月十八日的吉期。只是三姑呆头呆脑,那里知道什么,便向生姑说了。生姑听得,因早被乃武劝解了一番,知道不能悔婚,不如同小太圆房之后,可以同乃武常在一处,倒也若无其事,依旧操作并不因了将要同小大加圆房,心中现出不高兴的神色。

  过了几天,新年已过,小大仍到豆腐店中去做事,有时回来住宿。有时便宿在店中。一个月中,宿在家中的时候,不过七八天光景,而且每天住在家中的时候,绝早即须到店中去。因此小大在家中的时候,真是极少。生姑同乃武越发的可以从容幽会。好得三姑睡到床上,酣睡不醒,非到明天朝上,不会醒转。生姑俟三姑睡熟之后,偷偷的到小大房中,约着乃武幽会,便把喻氏已同小大择定了六月十八作为圆房吉期,向乃武说了,又把圆房之时,缺少费用,要向乃武借些开支的话,也一一的向乃武说明。乃武听得,心中也是欢喜,向生姑笑道:“如此也好,大凡一个女子,总得嫁一个丈夫。你我的事情,终久不能出亮,同小大圆房之后,你表面上便有了丈夫,住在这里,便不妨碍了,暗中却可以时常相会,小大又须到店,在家中的日子,不一定多,岂不是你我仍旧可以如现在一般,致于圆房时的资用不够,向我借些,我自然可以答应,也说不到什么借不借的言语,便算是我送的一份礼,也是应该,但是我无端送上这般一份重礼,外面又得有了闲话。依我想来,不如我暗暗给你一些,你藏好了,将来喻氏托你来向我借来,你可以取出,说是平日做的活计储蓄着的,一则可以免了外间闲话,二则又见得你的贤惠,生姑你瞧如何?”

  生姑听得乃武这般的体恤自己,越发的感激乃武,曲尽绸缪自不必说。过了几天,果然乃武悄悄的交给生姑三十块洋钱,命生姑藏好。生姑心中越发的感激乃武,不禁又想到将来同小大圆房之后,少不得要同小大同床合枕,难保不冷落了乃武。想到这里,心内又觉得不欢喜起来,向乃武道:“二少爷,承你这般的垂爱,真是感激之至。今生今世,不能再报你的大恩大德,只得待之后生的了。”乃武笑道:“你是个聪明人,怎地还提起这些话来。倒叫我心中不安咧。好得以后,你我相交的日子尚多,说什么报恩不报恩呢?”生姑道:“话虽这般的说,只是我心中,总觉得对不住二少爷的。不是说句不怕羞耻的话,将来同小大圆房之后,终久不能如现在一般的快活,可以随时相会。小大这人,生得又这般的不堪,叫我如何忍耐得住呢。”说着不禁又垂下泪来。乃武一见,忙安慰道:“你不必这般的想,你我既住在一个家里,小大又得到店,自然相叙的日子很多,我不是多譬解给你听了吗,同小大圆房之后,反来得便利,在我们的事情上,非惟无害,反有利咧。”生姑道:“话虽不错,只是小大这人,如此的肮脏丑怪,教人见了,便作呕心,如何可以同床共枕呢?我对这一件事上,心中不知怎的,总不愿意。”乃武听得生姑这般说话,暗想小大的人,生得固是丑八怪般,可是生姑决不能因他丑陋,闹出什么岔子,在自己既是不好,在生姑也未必有益,反两败俱伤。如今生姑既有了这般言语,不要悔婚的心肠方才丢掉,又生出别一文章出来,倒是劝她一番,使生姑知道自己的事情,乃是越礼之事。一个妻子做了这般事情,已很对丈夫不住,不能因了同丈夫意见不合,又嫌丈夫相貌丑陋,再生出作践丈夫的事情。非得敬爱丈夫,方能以功抵过。想生姑是个聪明剔透的人,自能明白其中利弊。

  当下打定主意,忙向生姑道:“生姑,你这个心思,可不能有的。你得知道大凡夫妇之间须相敬如宾,方算得一个贤德女子。对于丈夫,非得敬爱不可。做妻子的人,有了外遇,已是很不应该,何况还要嫌丈夫怎样丑陋,怎样肮脏,那还能称一个贤德女子吗?我们的事情,既不能给外人知道,不论什么事情,便不能使旁人猜疑,你倘是不愿同小大同房,外间自然又得猜疑起来,你我的名誉可不是仍如要悔婚一般的一落千丈。何况小大待你也很不错,你只想到自己已做了对于丈夫越礼之事,不能不敬爱丈夫,将功赎罪,有了这个心思,便不会嫌丈夫丑陋了。你是个聪明人。当能知道我的言语,是否至情至理,生姑,你细细的思忖一回,错也不错?”生姑一言不发。听乃武一番相劝,暗想的思忖了一回,不由得恍然大悟,顿时把厌恶小大的心肠,一变而成为敬爱,这也是生姑明达事理,知道女子应三从四德,一女不事二夫,自己既由母亲主持,配给小大,小大便是自己的正当丈夫。自己对于小大,应该相亲相爱,听以听了乃武的言语,句句入耳。在乃武心中,也因了自己已沾污了生姑身躯,不应再使生姑与小大龃龉不和,于自己的阴骘名誉,都有妨碍,因此谆谆相劝。亏得乃武有这般善念,以后方得超雪冤狱,倘是生了邪念,那里有这般的善报。此是后话。

  且说生姑自听了乃武一番相劝,把厌恶小大的心思,都丢在九霄云内,对待小大,竟以妻子身份,体恤小大,不如以前一般见了小大,即生厌恶之心的了。便是对于三姑,也很和穆。小大是个浑浑糊糊的人。只知道生姑对自己十分要好,喻氏见了生姑这般形式,也以为生姑知道了要同小大圆房,定了名份,才敬爱丈夫,那里知道其中有乃武相劝的一番言语,方有这般效果。过了两月,喻氏已同小大预备一切圆房应用的东西,暗暗算了一算,自己到六月中,大约可以私蓄三十元光景,敬天却有十余块相助。连着小大所嫌的钱,可以积蓄下来的,共有五十余元,倘再有三十块钱,便可以诸事齐备,很舒服的了。这三十块钱,早有心要向杨家相借,托生姑自己向叶氏乃武去说。这天到了小大家中,即向生姑笑道:“生姑,有一件事情,必须你替我去办理,论理呢,这件事情,不好请你自己去说的。只是如今也是没法的事,倘不是你自己去说,怕不成功,所以只得我自己来托你了,”生姑听得,早料到是要向杨家借钱,作为圆房之用,便假作不知道:“妈妈,什么事情要我做的呢?只要我办得来的,如今既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可以呢?妈妈说吧。”喻氏听得,心下很是欢喜,忙笑着道:“也没什么大事,只为了你们圆房的事,我同你舅舅虽有了一些,还觉得少一些,倘是钱少了,办事既困难,应用的东西也得缺乏,而且面子也不好看。因此我想由你向杨家二少爷去借这么二三十块钱,将来由我加利归偿。杨家二少爷、大奶奶都瞧得起你,谅来你去说来,一则你的面上,二则是成就了你们一件好事,十九可以应允,如今你可能代着你妈,向杨家二少爷去说一说呢。”生姑听得果然是借钱的事,便笑道:“我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事。妈妈,不是我说一句不识臊的话,如这般的一生大事,向人家去借钱,怕不被人耻笑。妈既少钱,也不要紧,我平时做着活计,积下一些,何不并上用呢,也可免了向人家借,受人家讥笑呢!”喻氏听得生姑有些私蓄,愿意取出,心中虽很欢喜,只怕只有几块钱,仍不够用,便笑着道:“你的话虽是不错,只怕仍不够吧?你有多少钱的私蓄呀?”欲知生姑取出多少钱来,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