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1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二回 三更圆梦规劝良人 五夜寒衾思怀吉士

  话说杨乃武的妻子詹氏,为人最是贤淑,自幼饱读闺训,对于一个女子的三从四德,都能确守不逾,嫁了乃武之后,对乃武的敬爱体贴,真可说得是无微不至。知道乃武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在外面难免没有寻花问柳等风流之事,恐伤了乃武身体,便常是乘机善言相劝,保重身体。所说的话,句句是由真诚所出,乃武见詹氏这般的贤惠,很是欢乐,不由得把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心肠丢掉。夫妇二人,恩爱非凡。自结婚之后,从未勃溪过一次,又加着詹氏,凡是规劝乃武,总是温颜相向,话语从心嵌中发出,不由不使乃武心悦诚服,听了詹氏的言语。詹氏见乃武这般的欢爱,越发的体贴丈夫。便是乃武有时在外面做下越礼之事,詹氏见并没大害,也就只当不知。到了乃武稍稍醒悟之时,方以好言相劝,乃武忍不住内愧而止。詹氏又因了乃武善于刀笔,恐有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时向乃武陈说阴骘因果,乃武听了,便对于不合人事的刀笔诉状,常是拒绝,因此乃武虽是以刀笔有名,只反平些冤枉屈服的人情冤狱,帮助了人家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十不一见,这都是詹氏平日规劝之功,这一次暗中瞧见了乃武同生姑有了奸情,险些被小大撞见,觉得这事万份不妥。生姑是个有夫之妇,同他通奸,律有专条,是触犯刑法的事情。倘是被人家知道,都有不便,这事万万不能常久,非规劝乃武,从此断绝,方能保住不出岔子。

  当下想定主意,便暗暗等候机会,相劝乃武,使乃武醒悟,与生姑断绝关系。过了一天,乃武在晚上睡在詹氏房中,婉燕之余,睡在床上,闲谈家常。恰巧这天喻氏到小大家中,同小大出去购办生姑做新娘时的衣服,詹氏即向乃武笑道:“相公,生姑要做新媳妇了,我们同她同居了好久,也应送些礼物,送什么东西,相公以为怎样?”乃武听得詹氏提起生姑圆房的事情,不禁把前数天的事情,提上心头,微微的喟了一口道:“娘子你去预备就是,总之稍重一些,她们也很贫苦,帮他一些,也是好事。”詹氏瞧见乃武这般神色,知道尚未忘情,暗道不如在这时探探他的口风,对于生姑究竟是怎样心肠?便又笑道:“正是,生姑也可怜,生得这般花一般的相貌,配了个蠢丑不堪的葛小大,怎不叫她伤心呢。”乃武听得,不觉又长叹一声道:“怎说不是呢,可是事已如此,妇人家究以名节为重,既对定了亲,自然也没法更变的了。这也是她的命运,别人也无能为力,又不能助她打破这环境,倘其是去帮了她不嫁给小大,事实上虽好,名节上却不堪问了,旁人的闲话可畏,别说是生姑不得好处;便是帮助她的人,也不免被人说话,是见色起意,看想生姑,才出这个主义。而且生姑倘是不嫁给小大,非悔婚不可,悔婚也不是容易事情,在仓前的人,谁不知生姑是小大的妻子;又童养在小大家中,必须要经官动众。一个闺女,闹到这个地步,名誉上还用说得吗?无端悔婚,又是触犯刑章的事情,也未必拿得稳。到了这时,倒变了弄巧成拙了。因此这事,竟是无法可想,只得瞧她这样一块羊肉,落在狗嘴里了。”詹氏听了乃武这番言语,知道乃武对于生姑,虽是怜惜,可是也不愿使他同小大悔婚,忙趋势挑乃武道:“语虽这般说啊,生姑心中不免难过,倘是做出了不端之事,小大如何办法呢?”乃武笑道:“论理呢,生姑配小大,实是冤枉。但是既然业已成事,也不能反悔的了,若然做下不端之事,不要说名节丧尽,便是被小大知道闹将起来,终是奸夫淫妇,犯了刑法,有谁说因了生姑生得好,小大生得丑,不配做夫妇,应该在外面结合奸夫的呢。少不得都要说生姑同奸夫廉耻丧尽,被万人唾骂。”

  詹氏听乃武这般说法,暗想不趁了此时,向乃武规劝几何,使他醒悟,更待何时,忙又笑道:“对咧,一个女子有了丈夫,如何可以再不守妇道,自然要被人家耻笑了。只是我看似生姑这般心人,自己既生得花一般的容貌,配个小大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人,心中自然不欢乐了,又没有读过什么闺门女训,对于一个女子的三从四德,也不见得十分明白,立脚便不会怎样的坚牢,只要有一个相貌稍好的男子,觊觎她的姿容,去引逗她,便保不定要弄出事来。所以以后生姑不有这种事情便罢,倘是有了,都是做男子的人,不怕伤阴骘去引逗她的不好。到了身败名裂的时候,方知道上了人家的大当,可是懊悔嫌迟了。这种男子,再真要有报应,我倒看有机会,要规劝生姑,千万别上这种大当,弄得身败名裂之时,懊悔要嫌迟的。一个女子,第一要敬爱丈夫,将来不怕没有好报。相公,你看好吗?”乃武听詹氏如此一说,不由得心中一顿,觉得詹氏的言语一些不差。似生姑这般的女子,被男子引逗之后,方有这般不端之事。若是自己那时,能以正言相劝。便决不会另有别好。就似前数天生姑要悔婚,被自己一劝之后,立即放下了这条心肠。可见生姑这人,并非是淫荡一流人物,原是可与为善的女子,自己去引逗他,真是大伤阴骘。而且生姑既有了丈夫,自己总是奸夫,万一被小大撞破,自己的颜面何在?又连带了生姑身败名裂,想到这时,忍不住心头隐隐作痛,忍不住呆呆的怔住。詹氏见乃武呆着不语,知道乃武有些醒悟,便又笑道:“相公怎地闷住不语呢?难道真的怕生姑不明道理,嫌丈夫丑陋,做出歹事来吗?这也不妨。生姑这人是何等的聪明伶俐,只要把这些要紧道理,提醒她一番,自然可以懂得,一变嫌恶丈大的心理,易为敬爱丈夫。一个女子,只要明白了敬爱夫君,三从四德,是女子们的要训之后,别说是没犯有不端之后的人,可以立即知道伦常大道,敬爱丈夫,便是已有了不端之事的人,也能知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立即断去奸情,做个贤德媳妇哩。”

  乃武听得詹氏说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言语,不禁恍然大悟,暗想自己怎地这般糊涂,一时想不起来。只要自己从今天起,不再与生姑私会。再瞧有机会之时,细细的开导她一番,使生姑对于小大,不生嫌恶之心,夫妻间不致勃溪,即使自己曾经引诱生姑,这般一来,也可将功赎罪,不伤阴骘,自己同生姑的声名,也可以保得住了。这真是若海无边,回头是岸。却不道被詹氏一说提醒,心中十分欢喜,又暗想,今晚詹氏怎地向自己说到这些事情,不要詹氏昨晚瞧见了自己从生姑处出来,猜透了自己同生姑有奸情,恐弄到身败名裂,触犯刑章,方暗暗规劝自己。这般说来詹氏的贤惠,真是无可比拟。自己瞒着她干下这般歹事,如何对得住她,想到这里,忍不住向詹氏瞧了几眼。詹氏却又望着乃武微微一笑。乃武觉得詹氏的神色,同了方才一番言语,明明是知道了自己和生姑的事情,面上早一阵阵的红晕起来,觉得詹氏既已知道,再瞒着她,使她耽心,良心上也说不过去,即把同生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了詹氏,并且立誓不再同生姑往还。詹氏听了,知道乃武已是醒悟,并非虚言,心中大喜,忙安慰了一番。这一夜之后,乃武果然不再同生姑约会。便是生姑相约暗示,也只当不知,并不赴约。又因了小大这时每晚归家安宿,对于生姑守幽很严,生姑在这种情形之下,对于小大心中自不免又起了些厌恶之心。对于乃武,却并不知道已由詹氏劝醒,斩断情丝,只以为乃武惧怕小大撞见,因此不敢相会。

  这般的过了十几天光景,生姑那里耐守得住,只恨得茶饭无心。恰巧这一天小大不回家中,生姑大喜,忙暗暗来约乃武幽会。谁知到了晚上,生姑白守了一夜空房,乃武并未到来,却知道乃武住在詹氏房中,心中很是动气。坐在房中,细细思忖,觉得乃武对待自己神情之间,好似冷淡了许多,不似平时见了自己到他们家中,有说有笑,神情中暗暗露出因了自己而发。如今乃武见自己之时,总是默默的走开,一无说笑,这种神情,显见得冷淡不堪,为了什么事情,对待自己如此的冷淡起来,只猜不出内中缘由。这般一想,不禁把以前乃武对自己的温柔怜爱,真算得无微不至,比较了小大的粗旷,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倘是有了这种丈夫,于愿已足,无奈被月老错配姻缘,同乃武只结了个露水姻缘,到如今越发连露水姻缘也不周全了,自己怎生得这般命苦,心中一酸,眼泪便似断线珍珠般的滚将下来。又觉得自己对乃武并无开罪之处,便是前晚小大回来,险些儿撞见,也不是自己之故。可是乃武对自己,好似也未表示不满,如何忽地情淡到如此地步?只猜不出什么道理,思前想后,泪如雨下,竟是泣不成声,眼瞧小大这般丑陋,反匹配了做正式丈夫。乃武这样温柔的人,反成了露水夫妻,如今越发成了薄幸郎君,自己好不命苦,心来如何能安然度日?究竟乃武对于自己是怎么的一个心思,若是不过一时受了惊恐,不敢到来相会,好得同住在一个宅子之内,既未忘情,不久自能重行欢聚。只怕乃武已变了心肠,那就恩断情绝的了。生姑一面暗泣,一面胡思乱想,只猜不出乃武因何变了心肠,把昔日思情,忘一个干干净净。

  想了半晌,忽地把长眉一展,星眸一睁,暗想:我真的傻子,他既不会相会,我不是目不识丁的女子,难道不能作一封缠绵悱恻的情书,暗暗给他,一则责他不该恩情断绝,因了什么道理?二则可以把自己的苦处,陈诉一番。倘是他怕以后被小大撞见,好得圆房的日期,当有二个月光景,悔婚也不能算迟,也可以同他商议个办法,使得以后能做一个长久夫妻,岂不是不怕小大撞见了呢,看他取到这封书信之后,如何回答自己。想定主义、一听外面正打着三鼓,忙起身回到自己房中,三姑正仰面酣熟,知道三姑一时不会即刻醒,正好放胆写信。桌上笔墨砚台,倒都现成,这是因了生姑,刺绣绣货须描写花样,所以早已购办。生姑这人,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幼时在家中读过几年诗书,住在葛家,空闲时常看看书字,学习一回。到了杨家之后,越发受了乃武黛陶,对于文字一项,虽不能说好,写信等事,却已能够。这时轻轻的磨起墨来,取了一张描花样白纸,提起笔来,写了一封缠绵悱恻的情书,书内把种种事情,序述个详细,写得哀怨动人。末后又说小大怎样粗扩,如何丑恶,万万不能一处度日,把悔婚的言语,旧事重提,情愿同小大悔婚之后,随乃武安份度日。虽是备位小星,亦是愿意等言语。写了之后,听得更鼓已打五更,知道天色将要明亮。不要被三姑醒来瞧见,忙急急的收拾了桌上纸墨笔砚,把书信藏好,看有机会,投给乃武。收拾好了,即忙解掉外面衣服,悄悄睡下,三姑并未知道,仍是酣声振耳,十分好睡。生姑因一夜未睡,娇躯十分疲倦,不觉朦胧睡去,醒时已是日上纱窗。三姑早已起身,生姑忙也起来,收拾了一回,料事家事,直到午后,生姑忍不住到杨家来游玩,欲趁热遇见乃武,或能细诉衷肠。不然,也可以把写好的信,留乃武书房之中,使乃武瞧见。

  到了杨家,见詹氏、叶氏都坐在家堂内闲谈,见生姑,忙一齐起身让坐。生姑一面谦逊,一面问了二人的好,方一同坐下。闲谈了一回,方知乃武今天并未出门,在外面书房之中。生姑听得,也不再问,只暗暗欢喜。暗想:乃武既是在书房之中,自己何不悄悄进去,瞧乃武怎样对着自己。想定主义,又敷衍了几句,起身告辞回去。詹氏、叶氏合笑送过,生姑见二人已不在后面,知道这时乃武正独自一人在书房之中,这也是生姑知道乃武的脾气,白天在书房中作事,不许一人进去,连在外面窥探,也是不许。因此生姑料着并无别人在书房之内,便悄悄的走到书房外面,四面一望,却一个人也没有,忙踏进房去,瞧见乃武正坐在椅上写字,生姑不敢高声唤呼,怕被人家听得,只低低的叫了声:“二少爷!”乃武正听得有人进来,又听得唤二少爷,忙抬头一看,却见是生姑,只记得一跳,不由得啊呀道:“ 你怎么走到这里来呢,被人家瞧见,那还了得。”生姑并不分辩,正待责问咋晚何以不来赴约,忽听得外面隐隐有人高叫小白菜,生姑听得是三姑声音,恐被她撞穿,忙把袖内的书信,丢与乃武,飞也似的出书房而去。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