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2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六回 返家庭荆妻成宿孽 应考试村夫结冤仇

  却说刘子和听得钱宝生回来,说是小大对于小白菜,己起了疑心,今天晚上说明要回家住宿,知道事情弄糟,请宝生设法挽回。宝生也眉心紧皱,沉吟了一回道:“办法是有,只是这件事情,倘是闹穿起来,彼此都有不便。小白菜难以见人,自不必说。我老钱在镇的声名不好,也不必去说他。便是大少爷,老太爷是本地太爷,大少爷勾引良家妇女成奸,于官箴上不大稳当。被作对的人参到上司,怕不好吧。”子和忙道:“如此说来,难道叫我生生的把个美人儿断了不成?”宝生笑道:“话不是这般讲的,好歹且避过这一时的风头,小大防备得疏了,我再替大少爷设法就是。好得大少爷自到了仓前来,也有一个月光景了。其中虽回去一趟,没有住了三天,又到这里,老太爷同太太岂不纪念。趁此时期可以回去住个半月,一则可以安慰老太爷同太太,二则大少爷也好换换口味。同小白菜相好,有二十多天了,回去换一次口味,未必无味。天天吃着熊掌,也得讨厌。停一回再吃,分外觉得滋味足些。大少爷如今且回家去。停的半月十天,再到仓前,那时同小白菜取乐,自然越发的情浓意惬了。而且此时的葛小大,防范必是松疏的了。若仍然如此,我老钱自有妙法,使小白菜同大少爷相会,大少爷以为如何?”

  子和点头道:“话是不差,换一回口味也好。只是我在小白菜口中,有时听得说起,他同小大本是很好,要不是第一次用了春药,至今不能成就好事。我曾经因了这事,想到小白菜如此标致得如天仙一般,葛小大丑陋得似丑八怪一样,又是个三尺短命丁,不要说别事,便是床上工夫,也未必可以满小白菜的心意,如何倒和穆非凡,小白菜一些没有怨言呢?取笑过她一回,她却很老实的告诉过我,说是同小大未圆房之时,同杨乃武相好,也嫌着小大丑陋,配不上自己,却经了乃武几番相劝,方同小大圆房。又听了乃武的正言规劝,感动醒悟,小大又待她不差,因此很是和好。自从被春药所迷,失足之后,不得不同我相交。听小白菜的口气,对于我这件事情,不是出于心愿,只为一次失足,又瞧着我年轻钱多,才肯交好。可是对于小大的感情,却依旧如此,没有变动。又说一个女子,做下这般不端之事,对待丈夫应该万分体贴,不该再作践丈夫。这般看来,小白菜对于小大,自然是十分体贴和穆非凡的了。不要这一次小大起了疑心,小白菜因做下了不端之事,心中抱歉,也变起心来,那就糟哩,”宝生听了,不禁把方才小白菜的冷淡态度,提上了心头,暗暗点头,子和说的话一些不差,便点头道:“大少爷,这话却是不差。小白菜的心意,真有些古怪,似葛小大般的丑八怪,反以为如香饽饽似的,对待大少爷这般的风流少年,却不过如此。只是这一点虽不可不防,却也无法可施。除非是小大死掉,方能免掉,如今且别顾到,俟过了风头再看如何?随机应变就是。有我老钱在镇上一天,总得使小白菜同大少爷相好一天,此时且请宽心。”子和听毕,便不再言,可是心上终不免闷成了个疙疽似的,当下没法,知道倘是闹破了反为不美,只能先回馀杭。当天即收拾了行李。向宝生作别。临行之时,又重重的嘱托了宝生。宝生答应,替子和雇了一只小舟,又派了一个伙计,跟随子和回去,路上可以照应,不致出什么岔子。一切就绪,子和怏怏下舟,自回馀杭。这个伙计,送子和到了馀杭,仍回仓前。

  却说葛小大自那一天生了疑心,怕奸夫仍到家中缠绕不清,特地向店内说明,自己须住几天家中,每晚回去,小白菜也欢喜,夫妇二人,依然很是恩爱。只有三姑,因子和不来,没有进款,心内大不乐意,又不敢说穿。光阴迅速,又过了几天。这一天小大正在家中,听得外面有人叫门,三姑把门开了,一瞧却是杨乃武,不禁一呆。乃武见了三姑,笑道:“你哥哥在家吗?”三姑点头道:“阿哥没有出去。”乃武即走进门来。原来乃武自作书劝了小白菜归正,见小白菜果然一心归正,一些没有淫邪之念,心中十分欢喜。乃武妻子詹氏,知道乃武同小白菜断绝关系,小白菜也归了正,心中也甚乐意,便劝乃武攻书。只因这一年恰是乡试的一年,乃武是个秀士,尚没中举人,詹氏劝乃武攻书,可以去赴试若能中了举人,就能进京会试,将来一帆顺风,做了大官,岂不是可以名扬四海光大门媚。乃武听了詹氏一番言语,觉得一些不差,便闭门攻书,一意上进,准备进省乡试。乃武本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儿,这一用功,不觉文艺大进,屈指计算乡试的日期已近,仓前离杭州省垣虽近,也得早些前去预备。詹氏同乃武姊姊叶氏,听得乃武要进省去乡试,都很是起劲,忙着替乃武预备应考物件,什么文房四宝一切书籍,同了场内点心食物,都预备就绪。这几天内不要说是叶氏、詹氏,把一个手脚不停,连叶氏的儿子,也忙着同乃武收拾东西。乃武这几天,却只是去辞别亲友,便有许多亲友,同乃武饯行,热闹了几天,看看试期将近。乃武独自一人,在书房之中,正想着所有亲友,都已辞别,尚有什么人没有辞别,不觉想到了小白菜毕生姑,自搬出了自己家中,到太平巷居住,同葛小大圆房之后,听了自己的良言规劝,果然收住了心猿意马,一些也没有再生什么邪淫不端心念,已是去邪归正,真是难得。对待小大,又是曲尽妇道。仓前镇上,那一个不称赞贤惠。似小白菜般漂亮标致得如天上嫦娥的女子,匹配了个丑八怪似的三尺短命丁葛小大,那一个不替她冤屈。小白菜却听了自己规劝,处之泰然,一些没有厌鄙丈夫的心意,越发的是不容易瞧见。而且小大家中既穷,只做了个豆腐店伙计,每月所入有限,要不是小白菜仗着十指所入,如何可以支持门庭。这般女子,虽是以前曾经失足一次,如今这样规矩,端的是可敬可爱。自己同她,若是没有过以前的相好,也得周济一些,何况曾经有了一度恩爱。越应该尽能力所及,周济于她。自己因了避嫌疑起见,一向没有去瞧她,也不知道她景况如此,于良心上很觉不安。不如趁这一回自己进省去赴试,只说到他家中,向他们夫妇辞行顺便可以瞧瞧他们的现况可好。若有机会,又可以周济一些给小大,岂不是一得两便。

  想定主意,到了明天,因过了这天,便得动身到杭州去了,即把一切事务整理了一回,且到下午,取了些钱,出了大门,迳向太平巷走去。不一刻,到了葛家门口,站定了脚步,暗想不知小大可在家中,倘是不在家中,倒有些不便,被人家知道了不好。最好小大恰是在家中未到店去,不然,很不方便,只是既是来了,自然要进去一敲,即起手敲门,却见了三姑出来开门,一问三姑,说是小大并未到店,正在家中,心中大喜,忙走将进去,立在天井之中。三姑闭了大门,随着乃武走来。乃武向三姑道:“快去告诉你哥哥,说我来瞧他。”三姑一面点头答应,一面早飞也似的奔将进去,口中又不住地叫道:“阿哥,杨家二少爷来了。”小大在里面听得,心内已吓得一跳,暗道:“乃武这胆子,可算得如天一般大小,前两天来勾引了小白菜,险些儿被自己捉着,被他逃掉,今天竟再敢白天到来,同我会面,不要是因了自己往在家中,不能到来奸宿,仗着他的绅士威势,来欺在于我。”想到这里,忍不住望了望小白菜,却见小白菜并不惊慌,反而欢喜,面上笑盈盈他说道:“是杨家二少爷吗?快请里面坐吧。”小大听了小白菜请乃武进来,虽是满腹狐疑,一时也不敢放在面上。只得也叫道:“二少爷请屋里坐吧。”即把门帘揭起,乃武走将进去,同小大、小白菜见过,分宾主坐下。小白菜早倒了一杯菜,授给乃武,一面笑道:“二少爷,好久没有光临了,今天怎样一阵好风,把二少爷吹来了?”小大听得,暗想:“这定是小白菜说谎,几天明明白白到来奸宿,险的被自己撞破,怎说是好久没来呢?小白菜对于自己的感情,本来很好,要不是乃武来勾引,决不致做出什么歹事,这一回好不容易将小白菜的心勾了回来,乃武越发好了,因晚上被自己监视,索性白天到来诱动小白菜的心了,真是可恨。”听得小白菜向乃武寒暄,便默然无言,呆呆的望着乃武,面上不免露出不欢之色。乃武是何等样的聪明人物,见了小大这般面色,岂有瞧不出来之理,以为小大定是知道了以前自己同小白菜的事情,对于自己依旧怀恨,这一次定想差了心思,以为自己到来,又是想起旧情,来诱引小白菜。不知道自己有一番好心,这真是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了,那里知道小大因了刘子和的事情,认差了乃武,因此心中大大的不悦起来。可是乃武这一次到来,本是一则辞行,二则探望小白菜同小大的光景,三则意欲周济他们一些,瞧见了小大这般恨恨不绝的颜色,也不理论,忙一面接茶,一面谦逊了几句,又把自己将要上省乡试,告知了二人,自己特来辞行。

  小大听乃武要到省城中去赴试,知道一去之后,不是十天八天可以回去,自己家中不致再来胡闹,不觉心头一宽,面色便和缓了一些。方待答话,小白菜早笑道:“好呀,二少爷这一回赴乡试,定必高中。似二少爷的才学,将来连中三元,鳌头独占,是意中事。我先同二少爷贺喜。中了之后,做了大官大府,可不要忘掉了我们以前的穷乡亲啊。”小大便也凑了两句,乃武便道:“好,准依嫂嫂的利话,将来我杨乃武倘是得意,自不能忘记贤伉俪的。”小大听了这话,却大不以为然,暗道:“你若做了大官,我就糟了。小白菜可不做我的妻子,要变作你的小老婆了。”不禁呒的一声,不再言语。小白菜却笑盈盈的道:“但愿如此便好。”乃武知道自己坐得久了,小大很不欢迎,只是自己此来,意欲周济他们一些,尽自己的良心,便问小大道:“小大哥,你如今生意好做吗?不日即将赴省城赶考,素来照顾不周,特来看望你们。”说着,即走将出来。小大因十两银子面上,不得不送乃武到门口。小白菜也直送到大门,见乃武去了,方才进来。小大已把十两银子收好,也不向小白菜说些什么,只快活得满面是笑。当晚命三姑买了些酒菜,吃得醺醺大醉,方酣然入梦,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