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3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一回 刁师爷移花接木害书生 老虔婆口蜜腹刀骗难女

  话说刘锡彤因了刘子和的事情,把师爷请到商议,许了他一千谢意,林氏许了二千,子和自己也许了一千,共是足足的四千元,托师爷设法救子和一命。这位幕府师爷何春芳,听得四千块钱滚进腰包,暗想这倒不差,自己随了刘锡彤许多年头,也只赚到四千块这巨数,今天只要设法把子和的罪名脱去,便能赚这么多的好处,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而且万一这事以后有什么破绽露出,四千块已到手,回家去享福,也不妨事了,不必再在衙中辛苦。刘锡彤即使因了这事丢宫,于自己却不妨事咧。又加着这事起头之后,以后定有别的事务,从了这事发生,少不得也要自己想法,其中好处那不说得,想得欢喜,只把只旱烟袋吸个不停,那股辛辣烟气满布在室中,薰得客堂内烟气迷漫,白雾雾的混紧。林氏见了,早不耐烦起来,即叫着春芳道:“师爷,怎么样呀,能想法不能呢?”

  春芳把旱烟简放下,微微含笑道:“太太,别慌,这般大事,为何能草草将就呢,非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好。我承东翁这般垂爱,自得救大少爷的急难,以为报答。”林氏听得春芳答应,方放下了心,子和也心上一块石头落地。春芳沉吟了一回,向子和道:“大少爷,你且过来。”子和即走到春芳身旁,春芳道:“大少爷,你可要实说,不能隐瞒一言半语,同小白菜的事情从头至尾,细细说个明白,我方能救你性命。”林氏忙道:“好儿子,你老实说吧,要活命可不能害臊了。” 子和听得,忙把到仓前看会,见小白菜起,用春药成好,一迳说到毒死葛小大止,一一说了。春芳便沉吟一回道:“如此说来,你同小白菜相好,除了小白菜自己,葛三姑、钱宝生外,并无一人知道的了。”子和点头道:“正是。”春芳道:“下毒药是钱宝生下的,连小白菜自己也未知道吗?”子和又点了点头。春芳笑道:“ 小白菜生得既是这般标志,葛小大又如此丑怪,自然心中不合意的了,怕奸夫不只是你一人吧?可再有第二个人呢?”子和道:“这倒不对。小白菜同小大很是和穆,除了我之外,在未同葛小大圆房之前,却有一个。圆房之后,即断绝往来。而且小白菜的同葛小大和穆,都是这人从中劝化之力。小白菜的不嫌小大难看,也因了这人苦口相劝,方是醒悟。”春芳点头道:“如此说来,小白菜以前还有一个奸夫,这人名唤什么呢?”子和道:“说起这人,倒也很是有名,是仓前第一位绅士,在餘杭县也很有声名,便是杨乃武。只是自从小白菜同葛小大拜过了堂,便断绝往还,师爷问他作甚呢?”春芳微微一笑,把烟吸了一口,笑道:“你怎地这般傻呢?我如今想得一个办法,把你的罪名,移到别人身上去,便是将奸夫换上了一个,岂不是你完全可以脱身了吗?只是杨乃武却又是个扎手货,如何是好呢?”说着又问刘锡彤道:“东翁,昨天来拜会的新举人杨乃武,可是他吗?”锡彤点头道:“正是。”春芳道:“哟呀,又是个新中举人,怎么可以代着你呢?”锡彤在一旁听得何春芳的一番言语,早已明白,要设法把奸夫弄到别人身上,这人也得与小白菜有过关系,如今恰巧是个刀笔非凡,新中举人,餘杭绅士杨乃武,怕又有些扎手。

  正在沉吟不语,猛然间想起以前乍浦税局的事情,自己同乃武本有旧恨,一一向没有报得,如今正好公报私仇,借此弄到乃武身上,出口冤气。忙向春芳道:“ 师爷,这杨乃武同我本有一重私冤,我至今耿耿于怀,没有报得,倘能借此报我一口冤气,最妙的了,请师爷帮我一帮,自当重重相谢。”春芳听得,不禁连连点头,两双溜溜的眼珠儿,望着上面,一面又不住的吸旱烟管儿,好半晌,低下头来,向子和、林氏等笑道:“办法是想得了一个,可是得太太亲自出马,方能成事。 ”林氏忙道:“师爷,你且说将出来,怎样的办法呢?要我去办呀?”春芳道:“我方才不是说过了吗,将大少爷的罪名,移到另一个奸夫身上去吗?如今小白菜既有一个杨乃武,曾经相好,就把这死罪,给了杨乃武承当了去,一则救了大少爷的性命,二则又替东翁报了私冤,岂不是一得而两便呢。”锡彤笑道:“师爷,话虽不差,可是怎样才能把罪名给乃武顶去呢。”春芳道:“就因了这个,要太太出马了。东翁,今天虽已准了葛文卿的状子,验明了葛小大是服毒身死,可是小白菜尚没有招出谁是奸夫,只须小白菜当堂供出,是乃武卖的毒药,托她下在药内,给小大服下,这般的一攀一咬,杨乃武满身是口,遍体排牙,也脱不清楚了。只要东翁把杨乃武三拷四问,似乃武般的瘦怯怯书生,难道挨得起种种刑具不成?那时节,把他屈打成招,岂不完了。”锡彤听得,忍不住点头笑道:“计倒是条好计,不过如何可以使小白菜攀供乃武,同了如何把乃武拿解上堂,都须斟酌一下。而且将来详文上府,怕也要驳下,这些事情,都得想得妥当,不是儿戏的事情咧。”

  春芳笑道:“我已想得停当,只须依着我的言语办理,自然妥当,只是多化几个钱。要救大少爷的性命,也说不得了。”林氏忙道:“化钱不要紧,只要把我的好儿子救下就好。”春芳道:“既是如此,那就容易咧。大少爷既说小白菜并非不想嫁他,都为了小大活着,如今小大已死,又加大少奶奶也死了,小白菜倘能出狱,嫁给大少爷,心中必很愿意,因此要请太太出马,今天夜间悄悄同大少爷到监中去看小白菜,将种种甘言蜜语,引动了她的心,说是以后事情完毕,大少爷娶到家中,请她做正式的大少奶奶,小白菜听了,必然欢喜。那时只说明大堂上,只须说奸夫是杨乃武,她的罪便可轻了。并且命她一口咬定,哄她倘不咬定,她的性命可要不保。小白菜要保性命,不怕不咬定杨乃武了。若是小白菜怕害了乃武性命,可说乃武新中举人,不能犯罪,似这般的一个乡下女子,那里知道什么法律,自然信了,他想说了别人,自己性命不保,咬了乃武,非但乃武不甚要紧,自己保了性命,将来出狱,又能嫁给大少爷,做现任的知县少爷的少奶奶,何等威风。到了那时,便是叫他另说别人,也怕不见得肯了。太太前去,可以坚小白菜的心思,以为是太太亲口应许了她做将来的少奶奶咧。因此非得太太亲去不可,这便是紧咬乃武的妙法。”

  这一番言语,说得刘锡彤连连点头称善。林氏早笑逐颜开,子和也放下愁容,锡彤又问道:“师爷,这是使小白菜攀供杨乃武的计较,只是供出之后,怎能把乃武拿解到案呢?他是个本地绅士,又是新中举人,为何可以因了小白菜一面之辞,即差着差人去拿问呢?”春芳又想了一回,笑道:“事情到了这般地步,还能顾前瞻后了吗?去提拿杨乃武到案,那自然不好,怕本县绅士学府内都要出来抱打不平,却先得用个小计,使他到了衙内,当堂把小白菜提出对口,那时他要分辩,东翁便由得你哩,”锡彤道:“如何可以便他到衙中来呢?”春芳道:“这却不难,前天不是他到衙中来拜会东翁的吗?明天早上,东翁先把小白菜审下一堂,等小白菜咬定了杨乃武,即便退堂。到了下午,用名贴去请乃武,只说设宴接风,他自然不会怀疑,俟乃武到了,便同他反脸,立即把他监住升堂审问,那怕他逃上天去,到了罪已定下,详文上司,这样便得多化一些钱了。有了钱运动过后,自然不会翻供,即使乃武翻供,上司已受了东翁的好处,怕不依旧如此,不过乃武多受些刑罚而已。而且杭州府是东翁的亲家,总有照顾,先详了上去。倘是风声不好,便化钱运动,待过了会审,铁案如山,再要翻,也翻不过来了,东翁以为如何?”

  刘锡彤这时只喜得直跳起来道:“好好,真亏了老夫子想得如此周到,就依着办吧。”春芳却摇手道:“且慢!”锡彤不觉一呆道:“怎样,还不妥当吗?”春芳道:“还有一件事情,东翁却也得化一些钱,便是衙内的衙役差人监内的人,都得给他们一些好处,不然,在他们口中露出了风声,可不是顽的。”锡彤不由得笑道:“正是,不是师爷说起,我险些儿忘了,我却不便向他们去说,如何好呢?”春芳笑道:“这个容易,我同东翁效劳好咧。而且在堂上用刑的人,最是要紧,对于小白菜,却不能给苦头她吃,使她可以相信太太的言语。太太见了小白菜,即可把这一点说给她知道,使她越发相信感激,咬定乃武。”锡彤道:“好,准这般办呢。”春芳道:“事不宜迟,东翁即把钱交给了我,待我去向他们说好,太太同大少爷也快些预备瞧小白菜去。”林氏听得,一面立将起来,一面问道:“要多少钱呢?”春芳算了算衙中人役,便笑道:“给衙役们的钱一千块钱差不多了,可是许我的四千也得给我才对呀。”林氏笑道:“不差,正要给师爷的。”说着即到里面,取出了四千块钱的存招,一千块现款,命两个丫环拣了走到外面先向子和道:“这都是为了你这夜明珠才化这么多的钱。”便交给了何春芳,春芳欢天喜地的收了存摺,先叫过一个衙役,把一千块钱送到外面房中,又叮嘱了林氏,立即进监,方回到外面。叫进了几个衙役头儿,把事说明,分掉了八百块钱,赚了二百,把事情办好,即进去通知了锡彤。这时林氏已准备就绪,听得衙役们都己安妥,即带了子和同了一个丫环,悄悄的到女监中来,锡彤去横在灶榻上抽烟。锡彤的鸦片烟瘾本是很大,便一面吸烟,一面等候林氏等的回旨。

  却说林氏带了子和、丫环直到女监门口,女监内的监卒,早已得了银钱,知道林氏要来,在门口等候,见林氏到来,忙上前迎接。林氏吩咐众人,不要声张,开了监门,走到里面,守监的早把小白菜移在一间干净一些的房内,同别的女犯隔绝。便是刑具,也只得一条细练。林氏到了里面,见小白菜正坐在床上,子和一见,早想起了枕边风情,忍不住上前一把执着小白菜的柔荑,呜咽道:“好人,我妈来瞧你哩。”小白菜见是子和,忍不住眼泪如线一般落下。又见林氏一同到来,不知何事,忙起身拜见。林氏见四顾无人,忙一面叫小白菜坐了,一面甘言蜜语说子和怎样的爱她,自己也很欢喜,将来事情完毕,由自己作主,把她娶回家去,算正式的媳妇。好得如今子和妻子李氏已经死掉,名分上可以一定。所有官司己同几个师爷商议好了,可以使她出监,毫无问题,只须当堂认定杨乃武是奸夫下的毒药,便不要紧,只因乃武新中举人,这些事情到了他身上,一些没有罪的。倘是不说乃武,事情便糟了。如今衙中监内都由子和化钱说好,明天上堂虽说用刑,必定不受苦处,不然你不信。子和又把如何爱慕,如何想得茶饭无心,现在同妈妈说好,将来娶她做媳妇,这是自己的一片苦心,才下这个计较,不然说自己也不要紧,可惜自己是个白丁,因此要说乃武,他是个举人,不能犯罪。这般一来,都可以出罪了。即能一同白首偕老,共享安乐富贵。这一番言语,把小白菜说得信以为真,又因了初进监时,监内的人一个个如狼如虎,好不可怕,如今换了一付面目,把自己十分优待,显见得子和化了钱,打通了关节,而且将来有做知县少奶奶的福气,知县太太亲口许下,自然不会欺骗自己,心中也不免大大活动,即随口应诺。林氏见小白菜答应,欢喜非凡,又取出了一个蓝宝石鱼胆青金镶戒指,套在小白菜手上道:“ 这个戒指,便作为将来同子和结婚的信物吧,可见得我不是骗你咧。”小白菜越发相信,忙谢了林氏,林氏即把小白菜叫起媳妇来。子和也逼着小白菜叫林氏婆婆。小白菜到了这时,真是六神无主,认定林氏同子和是自己第一个恩人,救自己性命,把子和毒死小大杀夫之仇忘了一个干干净净,便含羞带愧唤林氏一声婆婆。林氏笑着答应道:“我有了你这般一个媳妇,真是称心愿意。只要你依着我的吩咐,到堂上说是杨乃武,将来自有好日子在后面。”小白菜唯唯领命。林氏见计策成功,便一面安慰了小白菜一回,一面又取出三十块钱,唤进监婆,交给她道:“这里你得好好看顾,每天将好菜侍候,要什么东西,只管买了,到我那里取钱,这些些留着使用。”守监婆满面是笑,接了谢过,小白菜见林氏这般相待,倒安了一半心,以为明天堂上只说了乃武,事情便完毕了,那里知道都是何春芳的鬼计呢?林氏见事情就绪,即出监而去。子和也安慰了小白菜几句,随着林氏、丫环去了。小白菜却安心在监内依着林氏言语,准备明天攀供乃武。欲知后事如何,且见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