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3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六回 初翻供又受非刑 诉冤状再提审问

  话说杭州知府陈鲁,受了刘锡彤二万银子贿赂,把起初以为杨乃武是冤枉的心思,丢得一个干净。将幕府师爷气走,也不以为意,只图银子到手,一味帮着锡彤,欲把乃武一案,钉成铁案。当下听得一应人犯俱已解到,立即起鼓升堂。差人阮德即上堂报到,领了批文,自回餘杭覆命。陈鲁吩咐把葛文卿带上堂来,问了一遍。文卿便将在餘杭县所备的事实,小大如何毒死,有血衣为证,细细供明。陈鲁把血棉袄看了一看,又带了喻氏。敬天、王心培等一一问过,供的言语,仍同餘杭县一般无二。陈鲁便将小白菜提上堂去,把惊堂木一拍道:“葛毕氏,你受了杨乃武嘱托毒死本夫,究是怎样下手,细细供来。倘有一字不对,莫怪本府的刑法利害。” 小白菜已受了林氏所托,咬定乃武,依旧把乃武交付毒药,如何下在桂圆汤同药内,说了一遍。陈鲁即命小白菜再画了供状,方把杨乃武带上大堂,跪在当堂。乃武心中当以为知府生了疑心,因此要重审,却听得陈鲁喝道:“杨乃武,你是个科举文人,怎地干出这般没天理的事来,快把毒死葛小大因奸谋命的实事,一一招来。 ”乃武正认作知府生疑,所以再问,忙叫了声:“青天大人,冤枉,小人是屈打成招的呀!”陈鲁听得,忙惊堂木连拍几拍道:“好一个刁赖利口,竟又翻供。来呀,给我重重的打四十大板。”把朱签掷下地来,两旁差人,一声呛喝,走过三人,把乃武倒翻,一个揿住双足,一个捺住了头,一个举起大板,将乃武打了四十。打得乃武股上鲜血乱喷,痛得不住呻吟。这一来,把乃武坠入五里雾里,暗暗奇怪。知府这一回的重审,自然因了口供中了疑点,便该细问究竟,如何上得堂来,只叫了声冤枉,不问情由,打了四十大板,这是什么缘由?只听得知府又喝问道:“杨乃武,快些把因好谋命的详情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乃武知道倘是在知府堂上,依旧认在身上,那时死罪便得十定七八,若能翻过供来,方有希望活命,即咬定牙关,呻吟道:“青天大人,实是冤枉。小人在去年九月中,正在省内,赴试之后等着放榜,如何能得付给葛毕氏毒药呢?”陈鲁听了,觉得这话却是实情,只是自己已受了刘锡彤二万贿赂,乃武就是冤枉,也得不冤枉的了。即冷笑道:“那一个犯人到了堂上不叫冤枉的呢?怎地葛毕氏不供别人,定得供出是你呢?钱宝生也供出你向他购的砒药呢?”便向钱宝生道:“钱宝生,你那砒末那一天卖给杨乃武的?”宝生早已得了子和通知,说是知府已经运动妥贴,今天又见到了堂上,不问情由把乃武打了四十,知是子和的话一些不差,便叩头道:“老爷是青天,小的不知道杨乃武购药去毒死人命,只信他的话是真,是毒死老鼠的,因此卖给他的,是在九月中旬,请青天大人笔下超生,”陈鲁喝道:“杨乃武,你可听得,还刁赖到那里?再不招认,本府要动大刑哩。”说着,吩咐差人将夹棍掷在堂下。乃武却仍只叫冤枉,陈鲁早喝一声、将乃武上了夹棍,只一夹,乃武又昏了过去。知府见了,命人松了夹棍,用水喷醒。陈鲁知道不能再审,忙命人把一众人犯收监,自己退堂。回到里面,暗暗思量,怎地能迫出乃武同餘杭县一般的口供。

  乃武回在监内,心中想到堂上的时候,知府也认定是自己毒死小大,瞧起来自己万一的希望,又归泡影,心中十分烦闷。恰巧王廷南前来探望,即悄悄吩咐,倘是知府衙中,仍如餘杭县一般,快速回去命詹氏准备伸冤,廷南领命,自出监去,每天打探消息,准备去报知詹氏、叶氏。这时刘锡彤同了林氏、子和,因放心不下,也到省内,听得一堂没有终结,怕小白菜变了心思,忙使林氏再到监内哄骗小白菜,小白菜究属是个乡镇女子,那里知道什么厉害,到了这时,只要活命,听得林氏说是只须攀供乃武,非惟可以活命,而且能得做知县媳妇,如何不愿,早把良心二字,付之度外,只依着林氏的言语。刘锡彤心中知道陈鲁受了自己二万两银子,决不会昭雪乃武的了,不放心只有小白菜,怕她翻供,听得林氏已同小白菜说妥,便先回餘杭,命林氏、子和在省内听信。过了两天,陈鲁又坐堂审理,一众人犯,都已提到,仍先把小白菜问了一问,小白菜却一口咬定乃武。陈鲁把小白菜带下了大堂,方将乃武提到堂上,喝着命乃武行供。乃武心中当存着一线希望,或者知府前一堂见自己叫着冤枉,这一堂便细细审问,便仍叫着冤枉道:“大人,叫小人招出些什么来呢?九月中,小人在杭州,可以问小人的几个朋友,是否说慌?” 陈鲁陡的面色一沉道:“好一个刁赖奸人,你打算通同了别人,便能卸掉你的大罪不成?”说着,大喝一声:“来呐,把这刁滑小人上了脑箍。”即有两个差人,上来把乃武上了脑箍。陈鲁喝一声收,顿时两边收紧起来,乃武觉得头脑之上,浑如要爆烈一般,眼中金星乱迸,咽喉中隐隐有些血腥气起来,好似要喷血一般,暗想不好,瞧这式样,知府定同刘锡丹一般糊涂,或竟是如到了刘锡彤好处,自己不招不成,如这般下去,竟得在送了性命,岂不是冤沉海底,不如招认之后,还可以到别处伸冤,当有一线希望昭雪,忙口称愿招。陈鲁大喜,即命松了刑具,喝道:“快些从实招来。”乃武知道不招不能,便仍依着在餘杭县堂上所招的说了一遍,自有人录下口供,命乃武划供。乃武仍划了屈打成招的四个蝌蚪文字。陈鲁虽是认得,可不能说破,只因不能说定乃武是写着这四字,当下仍命禁卒把乃武钉镣收监,小白菜仍收了女监,葛文卿、喻氏、三姑等人,命他们各自回去。一切安排就绪,方才退堂。回到签押房中,同另一个刑名幕府师爷,拟定了详文,又把小白菜定了凌迟大罪,乃武却是斩立决的死罪,宝生杖八十,一切都是依着餘杭县所拟的原定罪名。这般一来,乃武同小白菜已定下了两个死罪,只待桌台详到刑部,批复下来,即行施刑。林氏、子和听得之后,都放下了心。只是子和觉得似小白菜般的美人,耍受凌迟之罪,十分可惜,可是也无可奈何,自己的性命也化了这许多的钱,方是保住,怎能再管小白菜如何,当下回转餘杭,告知了刘锡彤。锡彤心中,很是欢喜,忙请了何春芳进来商议。春芳道:“东翁,如今事情,虽说安定。可是只怕杨乃武还得翻供,非得待行刑之后,方得全部就绪,东翁却得命人在外面打探咧。”锡彤点头称是。当下即暗暗差了几个心腹,在省内仓前打探,杨乃武可有别的举动。

  却说乃武自在知府堂上屈打成招之后。知道死罪难逃,心中暗定主意,俟王廷南到来探视忙悄悄的吩咐廷南,到仓前去报知詹氏。叶氏二人,命詹氏进省呼冤告状。廷南领命,忙忙的赶回仓前,向詹氏、叶氏报告乃武的言语;詹氏听得,先哭一个死去活来,立即收拾了应用的东西,欲进省诉冤。叶氏却虽也泪下如雨,心中比了詹氏有些主见,即向詹氏道:“妹妹,且别心慌,二弟虽是招认,离行刑之时尚远,须得部中批下,方算得罪定冤沉无底。如今却尚有一线希望,你且安定一回,我们得细细商议一个办法才好。”詹氏道:“大妹,我这时方寸己乱,如何想得出办法呢?”叶氏沉吟了一回道:“妹妹,我想如今办法,自然是须先上省伸冤,最是要紧。不过我们上那一个衙门去伸冤呢,也须先预定下了,而且也得做下状子。”詹氏听得,这话一些不差,只点头不语。叶氏想了一回道:“我倒想起来了,我以前在京中时,曾经在夏中堂家中做过保姆,如今二弟既遭了这般冤枉,何不去求夏中堂作主呢?”詹氏道:“正是,这倒使得,我们这样好咧,我进省到提刑按察使衙门去叫冤。大姊上京师去见夏中堂,求他相救。双方并进如何?”叶氏点头称善,当下即命王廷南设法请人做状子,叶氏也准备进京,面求夏同喜中堂,谁知事不凑巧,叶氏忽地害下了伤寒重症,卧床不起,詹氏也有些身体不适。计算日期,尚不要紧,只得等待几天。

  光阴迅速,又过了一月光景,这时已是同治十二年的六月中旬。叶氏、詹氏都渐渐安痊,状子也做得就绪,詹氏知道事情急迫,不能再待,即带了状子,准备进省,向桌台抚台衙门诉冤。临行之时,同叶氏约定,詹氏上省,叶氏进京,乃武的儿子托人照管。叶氏却带着儿子,一同进京,路上可以有些照顾。叶氏又想了乃武有个族叔,名唤杨增生,正在京中。自己进京,可以往在增生家中。增生又做过衙门事务,对于衙门中一切事务,都能熟悉。万一要告部状,可以照应不少。姑嫂二人,商议已定,詹氏立即同了一个表兄姚士法上省诉冤。这姚士法约有四十光景年纪,为人最是有心胆,听得乃武的事情,义愤填膺,这一次詹氏上省控告,自愿一同前去。不一天,到了省内,詹氏即命姚士法出去打探,这提刑按察司放告日期,姚士法出去打探了一回,回来向詹氏说了,明天正是放告之期。詹氏听得,忙忙准备明天同了姚士法前去告状,把状子等预备就绪,只侍明天伸冤。一夜间也不曾好生睡得。

  到了明天一早,詹氏、姚士法二人起身之后,忙忙到按察司衙门之前,见时光尚早,即在门前等候。停了一回,按察司蒯贺荪起鼓升堂。这位提刑按察司蒯贺荪,审理案件,十分精明强干,官箴也好,这天升堂理事,高坐大堂,只听得外面高叫一声冤枉,忙命人出去观看。不一刻,带进一男一女,正是詹氏同姚士法二人。蒯贺荪一见,忙喝问了二人姓名,詹氏、姚士法二人都报了姓名。蒯贺荪听了,即喝问道:“有什么冤枉,当堂诉来。”詹氏见问,忍不住双泪交流,禀道:“ 小妇人的丈夫名唤杨乃武,乃是本科一百零四名举人。中举之后,尚未回到家中,在餘杭县拜客,被镇上葛品连的媳妇葛毕氏,因了毒毙亲夫一案,攀供同谋,餘杭县不问根由底细,立即把乃武拿问在监。乃武受刑不起,屈打成招。今年杭州知府,把全案吊上省来,审问又未细问原由,不能昭雪冤枉,依旧屈打招认,定下了死罪。小妇人情极无奈,只得到来呼诉伸冤。求青天大老爷明鉴万里,伸超小妇人丈夫杨乃武的泼天冤枉,小妇人便死,也感激大老爷的恩典。”蒯贺荪听得,暗暗一想,杨乃武一案,已由杭州知府陈鲁审结,是因奸谋命,乃武也招认了口供,定下了斩立决的死罪,如何他妻子又来告状呢?不要他妻子有意告着刁状,希图卸掉丈夫的死罪,便喝道:“好一个刁滑妇人,你丈夫既是冤枉,因何不当堂声诉,却自己招认呢?”詹氏即叩首道:“大人是青天,小妇人丈夫实是的冤枉,乃是屈打成招。”蒯贺荪把惊堂木一拍道:“你怎么知道你丈夫的冤枉的呢?”詹氏供道:“大老爷明察万里,小妇人的丈夫,去年进省应试,考中了第一百零四名举人,省内放榜,是九月十五的一天。小妇人丈夫正在省内看榜,中了之后,便在省内拜客,直到十月初,方回到餘杭,从未回家一次,如何能在九月中交给葛毕氏砒未呢?而且小妇人丈夫自从葛毕氏同葛小大成亲之后,从没有往来过一次,何以要害小大的性命?这都是小妇人丈夫被诬的明证,请大老爷详察,替小妇人丈夫昭雪覆盆。大老爷功德无量,公侯万代。”

  蒯贺荪听了,觉得这话也有些理由,便问道:“杨詹氏,可有状子吗?”詹氏忙把状子呈了上去,蒯贺荪一看,见状子上写得很是明白,乃武同小白菜以前有过关系,后来经自己劝导之后,即同小白菜断绝关系,而且劝小白菜归正,直到葛小大在沈家吃饭,得病呕吐,回到家中,服药身亡,这时乃武正中举人,在餘杭拜客。餘杭县因葛文卿告状,提到了小白菜,小白菜攀供乃武,余杭县不问情由,将种种非刑使乃武屈打成招。钱宝生招出乃武卖砒,在九月中,这时乃武尚在杭州,如何能得卖砒,分明冤枉,一一写得很是明白。蒯贺荪瞧毕,觉得依了詹氏的诉状上,内中疑窦甚多,或者是冤枉,也未可知,且待自己吊到案卷,细看口供,再把人犯吊来,审问一回,细细察看,内中可有冤枉就是。即向詹氏道:“你且回去,本院去吊了案卷人犯,再行审理就是。”便收了状子,又命差人将抱告姚士法收在监内。原来清朝告状,都有一个抱告,乃是负责的人。詹氏报告,便是姚士法。当下詹氏叩头起身,自出衙去听信。蒯贺荪退堂之后,即下文书,将乃武一案的案卷,吊到衙门察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