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4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四十一回 告部状滚三寸钉板 私察访派一个清官

  话说夏同善中堂同了王昕商议已定,同善道:“待我回去把叶杨氏问过,可敢告部状滚钉板,倘是敢去,我立即来请大人同醇王爷到舍间商议如何?”王昕点头道:“好,准这般吧。”当下二人,各自分别回去。夏中堂到了家中,见叶氏正在自己家内,原来叶氏自胡瑞澜出京之后,常来听信,同善见了,忙把胡钦差到浙江之后,仍审出乃武是个奸夫,依旧定了原罪,向叶氏说了。叶氏听得,早泪流满面,跪在地上,求同善设法,同善瞧着可怜,即把告部状的事,问叶氏可敢?叶氏道:“只要兄弟有救,便是刀山,我也敢上去。兄弟这事,实是冤枉,倘我做姊姊的,不替他昭雪,如何可以见去世的父母呢?”说毕,早哀哀痛哭起来。同善忙止住了叶氏悲声道:“你既敢去,我即把醇王爷同王老爷请来,你可当了他们,跪求设法救你兄弟。”叶氏忙谢了同善,同善即把名贴去请了醇亲王同王昕到来。到了晚上,二人都已到来,叶氏即跪在地上,哭诉了一番。醇亲王道:“这不要紧,后天是刑部放告之期,你尽管去告状,有我作主准下就是。”叶氏忙叩了儿个响头,谢了醇亲王,同善即同王昕、醇亲王说好,托醇亲王在慈禧太后面前保举王昕做钦差大人,到浙江去提吊犯人,免得在路上出什么变故。说妥之后,王昕、醇亲王二人各自回去。同善命叶氏回去预备状子,准备后天到刑部告状。

  叶氏回到增生家中,把要告部状的话,向增生说了。增生大吃一惊,忙道:“大娘娘,这可不是儿戏的呀?要滚板的呢?”叶氏听得,心中虽也害怕,只是除此之外,无法教乃武性命,即咬牙道:“这也顾不得了,只要二弟有救,我便死在钉板之上,也是情愿。”增生不禁叹了一口道:“难得大娘娘这般有义,滚钉板也不致于死。”叶氏即问增生,究竟这钉板如何滚法?增生道:“并不是真的在钉板上滚,不过叫了冤枉,往钉板上一扑,这钉板的钉,也并不尖利,扑上去刺伤一些皮肉罢了。不知道的人,以为真的滚钉板了。”叶氏听得,便放了一半心。王兰英在一旁却笑道:“姑呀,那不要紧,只要我去,一用功劲,把钉板的钉都发断了那就完了。”叶氏听得,不觉好笑起来,啐道:“这不是去告冤状咧,是显功夫了。这是皇家的法度,岂能胡行,我已想好了,你们也不必劝我。”兰英便不敢多言。叶氏又问了增生,告状时怎样情景?增生便一一告知了叶氏,叶氏即把增生求人做下诉状。增生道:“大娘娘既然如此义气,我做叔叔的,自当尽力。刑部差人,我也熟识,后天我同你同去,本来告刑部的状,也要个抱状咧。”叶氏很是感激,不由得向增生拜谢,增生忙谦逊不迭,自去准备状子。

  到了明天,叶氏又到夏中堂家,同善吩咐叶氏放胆前去告状,有了醇王爷作主,大事便不妨咧,叶氏又拜谢道:“难妇没有什么相谢相爷,只多叩几个头吧。” 同善忙命人止住道:“你为了胞弟,肯如此出力,很是难得,今天快回去,准备明天的正事吧。”叶氏拜辞了夏中堂,到了增生家中。增生状子,已经做好。叶氏看了,一些不错,便藏在身旁,当下和衣而卧,想到了明天的事情,那里安睡得熟,儿媳二人,却也同母亲耽心,各人都翻来覆去,没有安睡。不觉天色明亮,增生亦已起身,进来瞧看叶氏,叶氏早同儿媳起来,见了增生,便欲起身。增生道:“时光还早,大娘娘收拾收拾,用此早点。别状还未告,自己先饿坏了。”兰英早把昨天准备下的早点,取来给叶氏食用,叶氏那里咽得下肚,胡乱吃了一些。增生也收拾就绪,同叶氏起身。叶氏吩咐儿媳,好生在家等候,二人又不敢哭,应了一声。叶氏倒也并不留恋,同了增生,一途到了刑部大堂门前。早有两个差人,认得增生,同增生招呼,增生道:“刑部大人还没升堂吗?”差人道:“时辰不到咧,你问他怎么呐?”增生道:“我有个侄女,今天来告部状,停一回请二位照应一些。”差人把叶氏看了一眼道:“就是这位吗?”增生点头道:“正是。”差人道:“你放心好咧,都有我们招呼。”增生谢了一声,便在一旁一家人家门首,坐在阶上等候。

  过了一回,听得锣声响亮,早有人报来,说是醇亲王到来。叶氏听得,知道醇亲王因了自己事情到来,心下安定了一些。只见醇亲王坐了八人大轿,直到刑部。这时的刑部大人姓双,这天正在部内,所得醇亲王到部,不知为了何事,忙上前接进参见。王爷道:“双大人,你别招呼,先料理公事。今天是放告日期,快先坐堂我瞧你升堂理事。”双刑部暗暗会意,知道今天醇亲王到都定有事情,停一回升堂,倘是有人告状,这人定已走过醇亲王门路。王爷做保镖,自己不能不准。瞧天色已是升堂时候,便笑道:“既是如此,王爷同到大堂如何?”醇亲王点头道:“好,正要到大堂去坐坐。”双刑部一听,越发明白,忙吩咐击鼓升堂,同醇亲王走出堂来,双刑部坐定,在上面议下座位,请醇亲王坐下,命人把放告牌同钉板招将出去。增生一见,忙向叶氏道:“大娘娘,刑部大人升堂了,快上去吧。”叶氏立起身来,一望门前一块钉板,是有一人高下,二尺余阔,都是三寸长的钢钉,雪也似白的放出光华,心中不免寒心。只是想到自己若不告部状,乃武性命不保,何况里面,又有醇亲王作主,不禁把牙关一咬,猛然大喊了声:冤枉,求青天大老爷伸冤呐!即迈动脚步,飞也似奔上前去,向钉板上直扑下去。增生这时,早跟在后面,见叶氏扑上钉板,忙把一旁挂的铜锣,抢在手中,把锣杆向锣上镗镗的一阵乱敲,早见两个差人,上前把钉板同了上面扑的叶氏,一齐抬了进去。增生也缀在后面,差人把钉板抬到当堂放下,增生即跪在后面。这时叶氏已悠悠醒转,觉得臂腿之上,略被钢钉刺破,也不甚疼痛,本来钉板中间胸腹一段,并无铜钉,只有四周满布着钢钉,因此叶氏只刺破了臂腿。双刑部见果然有人告状,不由得向醇亲王看了一眼,见王爷微微含笑,知道告状的人,醇亲王定已知道,自己越发做了人情,好好相问,即命差人把叶氏扶下,跪在堂下,问道:“你们二人,有什么冤枉呢,可当堂诉来,”增生见刑部和颜悦色,暗暗欢喜,知道亏得有了酵亲王作主,叶氏忙把乃武的冤枉,从头至尾,细细的哭诉了一番。双刑部便问可有状子?叶氏忙将状子呈上,双刑部看了一回,暗想:“这事十分重大,倘是不准,有王爷在那里保镖,自己很不方便,也不能不准,便吩咐把二人收监,准了状子。叶氏、增生都叩谢了一番,自有差人把二人带去收监。双刑部退下堂来,同醇亲王到了里面,笑道:“ 王爷,你看这事怎么办呢?”王爷笑道:“双大人,你可依实上奏吧,待太后批示就是。”双刑部点头,即亲自做下奏本,请旨办理。醇亲王自回府邸。又刑部知道这案有了醇亲王做主,不容迟缓,即当夜草就奏章。五鼓上朝,呈了上去。醇亲王早已同慈蓓太后说好,派王昕为钦差,下浙江查察,吊一案的人犯进京部审。不多几天,早批示下来,命王昕到浙江去,王昕奉旨之后,即同夏同善醇亲王等商议。同善道:“种种拜托,能把冤狱反平,也是一件大大的功德,我听得叶氏说过:葛小大的妹子三姑,是个傻子,最好在这人口中,探出些影踪最妙。还有爱仁堂药店的赖宝生,也是个重要人犯,葛毕氏曾供过他一次,内中定有很大的关系。王昕点头道:“大人放心,我决不致如胡学政一般的变了意志。”同善很是欢喜,当夜设宴同王昕饯行。过了一天,圣旨船早已准备,王昕即便出京,向浙江杭州出发。王昕独自一人,在船上暗暗打定主意,到了餘杭,自己先得到仓前去私访一番,在葛小大家中去哄骗三姑的影踪。餘杭县刘锡彤这次提他到京,可不能令他预先知道,待他到船上来谒见,便把他扣起来。

  一路很是平安,直到杭州。这时的刘锡彤也已得信,知道事情不妙,忙请何春芳商议。春芳听得这一回是王昕到来,知道王昕浑名唤做铁面御史,无法可想?而且须到京内去运动,省城无用,便道:“东翁,这事须到京内去远动,只要小白菜不改口供,也没法审清,只好请太太先去哄了小白菜,然后东翁到了京中,设法向刑部运动。我在京时,刑部中却有许多人认识,待我先进京去打听一番如何?”原来春芳知道事情糟了,欲骗了刘锡彤些钱,滑脚逃走。锡彤那里知道,信以为真,连声应好,忙取了四十两银子,催春芳速速进京。春芳即收拾行李,惯了银子,假作晋京,叫了一只大船,竟自逃回绍兴,不再管锡彤的死活。谁知天网恢恢,路上遇见了大批海盗,把春芳赚下的昧心钱劫个干净,结果把春芳一刀两段,杀死掷在海内,连尸骨都不得归乡。这也是恶人之报,表过不提。却说刘锡彤却师爷已去,忙命林氏上省,到监中见了小白菜。只说是刘子和告了部状,因此不日要提解入京,锡彤已托人在部内说妥,只须小白菜咬定是乃武迫干,即能出罪。小白菜听得,以为真的子和告的部状,很是感激子和,一口应诺。刘子和心中也很着急。料定王钦差要到仓前,便去关照了宝生,侯钦差到来,再来商议。锡彤便在餘杭县衙内,等候钦差到来。

  过了不久,王昕的钦差官船已将到杭州,王昕怕巡抚等到来说话,便先行传命,须先到餘杭仓前去亲自踏勘,沿途一应官员免见。传命已毕,见离杭州只有三四里光景,即命差人悄悄叫了一只小船,王昕换了便衣,下了小船,也不带差人,独自一人,向餘杭仓前镇进发,去私行察访,吩咐差人们不必声张,把官船慢慢前进,到仓前来迎接自己。小船上的船夫,那里知道是钦差大人,只这是个寻常客人。事有凑巧,这船便是乃武趁了进省赴试的张好老,见了王昕以为是到仓前去贩丝棉,只因仓前丝棉有名,差不多家家做着出售,到仓前去贩卖的客人甚多,便一面摇船,一面问道:“老客人,可是到仓前贩丝棉吗?”王昕正要在船夫口中探听仓前情形,即点头道:“正是,你可知道镇上谁家的丝棉好呀?”张好老道:“好的多着呢。桥头朱家,太平街李家,都有好的。”王昕顺势道:“太平街有家葛家,遭了官司,怎样了你知道吗?”张好老道:“怎么不知,杨乃武是冤枉的呀。”王昕不觉心中一动,即问道:“你如何知道是冤枉呢?”好老道:“杨家二少爷上省赴试,即是趁的我这只小船,我上着帐呢。”说着,把帐给王昕看了。王昕暗想:“如此说来,乃武实是冤枉。”又问道:“葛家在太平街那里,你知道吗?”好老道:“怎么不认识,有一家小茶馆的,钱宝生便在里面喝茶。”王昕一一记了,不多时候,早到了仓前,王昕付了船钱,上得岸去,迳向太平街走去,走到一家茶馆门口,向对面一望,见有一家门上挂着麻幡,知道便是葛家,即走进站去,先在门一缝内一张,见里面坐着一个黑丑女子,料到便是三姑,把门一敲,三姑即走出开门,一见王昕,并不认得,不禁一呆道:“做什么呀?”王昕倒也一呆,忙笑道:“可有丝棉买呀?”三姑听说是买丝棉的,生意到门,忙道:“有有,请里面来。 ”王昕随了三姑,到了客堂之内,见正中位着灵台,知道即是小大。三姑早把丝棉取出道:“这是一斤,要两块洋钱。”王昕即付了二元,暗想如何可以探得口风,顿时心生一计,向三姑道:“哟呀,这房子不太平呐。”三姑本来昨夜得了一个怕梦,梦见小大向他相骂,听得王昕的话,中了心怀,忙道:“老先生,你会着风水的吗?昨夜我正梦见哥哥咧。”王昕暗暗好笑,即点头道:“正是,你哥哥说死得冤枉,今夜还得来咧。”三姑一吓,忙道:“老先生,可有什么法子阻止他不来呢?”王昕道:“有的,只要写一张祝告给灶王爷就好咧。”三姑道:“可是真的?老先生你可会写?我把东西谢你。”王昕道:“我写是会写,只是须把你哥哥是谁害死的写明,灶王爷方能命你哥哥去找这人。”

  三姑迟疑了一回,觉得自己性命要紧,点头道:“好。”即把笔墨取出,王昕折笔在手,问道:“你哥哥谁害死的呢?”三姑悄悄的道:“钱宝生。”王昕听了,忙记在心中。只因三姑只知道钱宝生下的毒药,不知道子和主谋,王昕即胡乱写了儿句。三姑奔到楼上,取下一物,给王昕道:“这是谢意,是活的。”王昕接了,一看却包得甚好。当下要紧出来,即放在身边,把写好的纸,交给了三姑,出了葛家大门,知道宝生即在对面茶馆内吃茶,便踏进茶馆,泡上了茶。一听里面正有一个哼哼卿卿说话的人,知道定是室生,只一望,见宝生同一个标致少年,方在那里说话,这人便是子和。细细一听,正说着乃武的案子,只是听不清楚。王昕暗想:“这少年不知是谁?或者同了此案有关?正欲再昕,只听得外面一派锣声,自己官船已到。忙会了茶钱,到来回到船上,吩咐差人把宝生同三姑,都提到了船上,方命回船到餘杭县去。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