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乃武與小白菜/第4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四十二回 聽秘密昭雪沉冤 訴反平重見天日

  卻說王昕悄悄到了倉前,探得了一些影蹤,把錢寶生、葛三姑二人捉到船中,回到餘杭縣來。劉錫彤已得了信,說欽差的官船,直放倉前,心中很是狐疑。這時來到餘杭縣碼頭,錫彤早在碼頭上迎接,見官船到來,忙先在岸邊跪下恭請聖安,遞上手本。王昕在船上聽得餘杭縣在岸上迎接,即悄悄向差人說了一計,那差人領命,即到岸上請劉知縣下船。到了舟上,王昕卻并不見面,引了錫彤到後面一間艙中。錫彤一看,裡面早準備下了一張床鋪,鋪上灶具齊備,差人笑道:「請大人不必回去,就在船上住下了一同進京嗎。」錫彤一見,嚇得一跳,甬道已被欽差押住,也無法可施,只得住下,這便是王昕的妙計,怕錫彤一則逃走,二則又化錢運動,這般出其不意,預備下鋪,把他押在船上,那差人自去回復了王昕,又向餘杭縣的差人說了。餘杭縣差人聽得老爺押在船上,慌忙回去,報給林氏知道。林氏大驚,知是不好,暗想不如自己同了子和,叫了只舟,帶了銀子,隨同官船,一同進京,到京中去想法。好得自己的嗣來哥哥,正在京中候補,去年曾信來借錢,沒有答應,想必是窮,這一回只須多給他一些,自能出力幫忙。除此之外,也無別法。這時子和也回到家中,聽得父親被押,很是發急聽得林氏說是進京設法,點頭稱好,忙命人叫了只大舟,收拾了銀子行李下舟,跟了官船同行。

  王昕的官船把錫彤押在船上,即開舟到了杭州,王昕上岸,自有當地官員接過,王昕并不另打公館,即到了巡撫衙門,立即升堂,命差人在監中吊出了楊乃武、小白菜二人,吩咐押解二人,把二人解進京去。又把乃武、小白菜二人用秤稱過,吩咐差人道:「這二人如今交給你們,到了京中,倘輕了一斤,重責一百,輕了十斤,重責五百,若有一人發生變故,便把你們幾人抵命。若是重了一斤,賞銀一百,十斤賞銀五百,路上好生伺候。差人們忙連聲應諾,這便是王昕怕差人得了賄賂,在路上害了二人性命。這般吩咐,差人那裡再敢疏忽一些,因此二人一路上很是舒服,一些沒受苦楚。王昕把錢寶生、三姑二人也交給差人,一同解進京去。見事情就緒,也不停留,逕自下船,開回京去,在庭上把三姑送的東西解開一看,卻是只打簧金表,連著一條表鍊,上面印著一個劉字,正是劉子和送給小白菜的東西,心中十分奇怪,暗想:「這表要三百餘元一個,自己常想買他一只,因價錢太貴,沒有買得,如何葛家倒有這般貴重物件呢?而且表練上又印著個劉字,是什麼緣故呢?只是思想不出,只好罷了,將表藏過。一路上很是平安,只是後面常跟著一只大舟,船中有個漂亮少年,便是同錢寶生談話的一個,一問這船,卻是劉錫彤的家眷,心中便懷疑這少年定是錫彤的家族,同這案多少有些關系,當下也不能明白,那裡知道這少年即是劉子和,正是毒死小大的正犯呢。那一天到了京中,把一應人犯,交在監中,王昕自去覆旨。又同夏中堂醇親王相見,約定俟刑部開審,都去聽審。朝廷又派了王昕監審。刑部雙大人早定下了日期覆審,查一個水落石出。

  卻說林氏、子和到京中,林氏忙帶了十條金條同了子和,來看嗣來的哥哥林子義。林家自林氏出嫁,老夫婦二人相繼去世之後,一應家財,都被林氏帶走,子義嗣進去的時候,只剩了一所破大房屋,因此把林氏恨如刺骨。子義聚妻吳氏,用了幾番苦功,倒也考得功名,在京中候補。清朝的候補京官,最是窮困,子義越發的連衣衫不周,除了自己的一身箭衣外套,吳氏的披風,也當掉了。去年向林氏借貸,又沒借到。今天聽得林氏到來,欲不見面,還是吳氏接了進去。林氏見過哥哥,即把錫彤的事情,說了一遍,托子義設法,又取出十條金條,作為謝意,子義當初一理不理,怎當著十條黃澄澄的金子,不由得不動心了,即滿口答應,明天來聽回音。林氏、子和告辭回去,子義暗想:這事只要沒人招出實情,刑部也沒有辦去,使犯人不招,只須不用刑具,使犯人不受痛苦,這般一想,覺得這事只須去運動刑部的衙役差人,托他們凡有關系的人,不能用刑,便不妨事了。想定主義,即出去找了刑部的衙役頭兒,同他商議,許下了三千五百兩銀子,先付二千五百,一千事情辦好再付。衙役頭兒方納,點頭答應。子義興匆匆的回去,明天林氏到來,子義即把托好衙役的話,向林氏說了。卻說是許下了四千銀子,林氏很是歡喜,即去兌了銀子,交給子義,子義賺了五百,先將二千五百交付妥貼,一千兩存在店上,候事情就緒,再交付他們。事情辦好,已到了開審日期。

  這一天早上,醇親王夏同善中堂,都到了刑部大堂,在堂後竊聽。王昕卻在堂上設下一座坐下,監督審問。刑部雙大人正中坐定,戶部、禮部兩位尚書,在旁陪審。一應人犯,俱已提在下面。三部衙役,站立堂下。門子侍立後面,師爺坐在一旁,好不嚴整威肅。刑部雙大人先把劉錫彤傳上堂來,并不問話,命錫彤立在一旁,桌上卻把乃武一案的文書口供,放在上面,方翻了開來,陡的見乃武的畫供都是屈打成招四個蝌蚪文字,心中不覺暗暗佩服,乃武很有主意。一切就緒,先把乃武提上堂來。乃武這時都已知道是葉氏告的部狀,一切有醇王爺夏中堂作主,暗想這一堂不把劉錫彤扳倒,也不能出以前的這口惡氣。到了堂上,跪下之後,雙刑部正待動口問,卻見乃武把褲帶解開,露出了創痕布滿的瘦臀,向地上一伏道:「請大人責打。」這一來,把眾人看得奇怪起來。雙刑部暗想:如此看來,必有那一堂先打後回,即喝問道:「楊乃武,那一個衙門有先打後問的規矩?」乃武道:「餘杭縣先打後問。如此說來,大人是青天了。」方把褲子扯起,仍回身跪下。雙刑部聽得,心中大怒,早向劉錫彤看了一眼,暗道:「好呀,你竟先打後問,怪不得要屈打成招咧。」這也是乃武的妙計,冤劉錫彤先行犯法,其實這一項卻并不如此。錫彤也知道乃武這個意思,只是又無人作証,沒有先打後問,真是百口難辯,只能暗恨乃武。雙刑部便喝問道:「楊乃武,你把自餘杭縣開審,直到如今的事情,細說一遍,毒死葛小大究竟是不是你呢?」乃武這時,即叫了聲冤枉道:「青天大人,小人實是冤枉的呀,那裡有什麼毒死小大的事情,都被餘杭縣屈打成招的哩。因此小人在供狀上,也寫下了屈打成招的花押哪。」雙刑部微微一笑道:「這倒虧得你思想出。」即把乃武的花押是「屈打成招」四字,給劉錫彤看了,錫彤不禁呆了,暗想乃武實是利害,花押竟寫了屈打成招四字,到如今也沒奈何的了。乃武接著把自己中了一百另四名科舉,在餘杭縣拜客,被劉錫彤假作請宴,席間將自己拿下審問,如何用天平踏扛,自己定不屈認,結果被餘杭縣用了炮烙非刑。方受刑不過,屈打成招,細細的說了一番。雙刑部聽得劉錫彤用炮烙非刑,心中越發大怒,忙命人驗看,乃武身上有火傷幾處,知道乃武的言語是實,不覺又向錫彤看了一眼,這炮烙乃上非刑,竟敢胡亂使用。錫彤只剩了顫抖的份兒,那裡說得出話來,乃武又把餘杭縣民屈打成招之後,怎地知府陳魯重審,又受了重刑,不能不招,直到詹氏臬台衙門告狀不准,撫台衙門告狀、步軍統領衙告狀,非惟沒有昭雪,連詹氏兒子、抱告姚士法,都關入監內。胡學政到來,自己又受了許多大刑,實是受弄不起,仍然屈打成招,每過一堂,沒一次不受重刑,因此遍體鱗傷,足脛將斷,倘是不招,早已死在刑斃,今天也不能來見青天大人的了。」

  這一席供狀,說得淒慘萬狀,聽的人沒一個不點頭嘆息。雙刑部又細細問了乃武同小白菜怎樣關系,乃武便一點不虛,把小白菜在自己家中成好,小白菜欲同小大悔婚,虧得自己以正義相勸,成就了他們夫婦團圓,自己又因了妻子諷規,猛然醒悟,同小白菜斷絕關系,曾經寫書信勸小白菜歸正,知道葛家貧苦,常周濟他們。自小白菜搬到太平街居住,自己除了圓房的一天去吃過喜酒,兩年之內,未曾去過一次,直到進省赴試,方去探望了他們一次,又周濟了十兩銀子,以後便在省內,沒有回去。小大怎樣的死,自己也不知道。因了什麼,小白菜要恩將仇報,自己也不明白,一一說畢。又叩頭道:「小人今天得見青天,便是死在九泉,也瞑目的了。」雙刑部暗暗點頭,暗想乃武尚不愧是個好人,當下即命人把乃武帶在一旁,把小白菜帶上。一看果然標致,怪不得出名叫小白菜了,便喝問道:「葛畢氏,奸夫究竟是誰,從實招來。」小白菜卻仍叩頭道:「大老爺是青天,小婦人怎敢說謊,是楊乃武。」雙刑部聽得仍是乃武,即大喝道:「你這刁惡婦人,不打如何肯招?」即命打了四十皮掌,無奈用刑的都受了林氏的錢,小白菜這四十皮掌,一點不痛,越發相信了林氏,便假作哭叫道:「青天大老爺,就是打死小婦人,也只得楊乃武一人呀。」雙刑部暗想,這事須得問三姑,她是個傻子,或者可以問出,即先把寶生叫上,問他賣藥給誰,也說是乃武。雙刑部也打了四十再問,可是寶生口中雖是喊痛,實則一些不痛,雙刑部知道問不出來,即把三姑帶上,喝問道:「葛三姑,誰毒死你哥哥的。」三姑道:「是楊乃武!」只因三姑是子和暗中許她一百塊錢,叫她只說乃武,雙刑部暗想,這傻子受了痛苦,總得招出,便喝道:「胡說,給我上拶子。」差人即上來套了,刑部喝一聲收,兩旁即把繩一收,可是也是假的。三姑卻是傻子,不知假作疼痛,覺得不痛,便不哭不叫,只向著拶子呆看,嘻嘻的笑了起來。

  這一來,雙刑部瞧出了破綻,暗道不好,這般看來,差人都受了賄賂的人,所以用刑不痛,如何以可審了真情呢?頓時心生一計,忙叫鬆刑。這時衙役頭兒方納也覺得要被堂上看出用刑不痛,正欲令用刑差人,真的收三姑一把,使三姑叫痛,卻已被刑部叫了鬆刑,方納也無法可想。雙刑部沉吟了一回道:「即是都供了是楊乃武,自然奸夫是楊乃武了。如今也不用再審,罪名已定,明天午時正法,明正典刑。」說畢,命差人將一應人犯都帶下去,不再審理。這一來,出于眾人意外,王昕大為詫奇,又不能說話。乃武聽得,也大吃一驚,即高叫道:「小人尚沒有畫供,如何以可定下罪名呢?」雙刑部道:「不用畫供,明日午時正法。」一旁的劉錫彤大喜過望,忙道:「大人,那誣告的葉氏呢?」雙刑部冷笑道:「葉氏嗎?也一同正法就是。」楊乃武正欲再說,雙刑部早指揮差人,押了下去。一剎那間,都押下堂去。雙刑部又悄悄的命門子把劉錫彤監住在部內,不准回去,一切吩咐就緒,即退堂進去。早見醇親王同夏中堂,都是滿面怒容,立在後面。王昕也退下堂來,見了雙刑部,忍不住道:「雙大人你審的什麼官司?」雙刑部笑道:「王爺同二位大人不必動怒,卑職自有緣故,請到了裡面細細奉告吧。」三人到了裡面,一同坐下。醇親王先忍不住問道:「雙刑部,有什麼緣故呢?」雙刑部不慌不忙,把在堂上瞧破差人受賄,用刑不痛,問不出口供,因此只說將乃武等正法,安了納賄人的心,停一回只須說賞一席給乃武同小白菜決別,使二人在一處相會,乃武定得盤問小白菜何以攀供于他。小白菜因了明天已要正法,自然可以說出。我們隱在後面,細細聽小白菜的言語,這案即能水落石出了。三人聽了,方恍然大悟,忙請雙刑部前去準備。

  卻說乃武在刑部大堂之上,聽得傳命明天正法,渾如青天霹靂,欲待分說,已被差人帶下堂來,仍禁入監中。乃武暗想,歷來審案,就是小小的知縣衙中,也須犯人畫供,方能定下罪名,今天在刑部大堂,倒不須畫供,便草草定罪,決無此理。不禁想到雙刑部問案的神色,同自己并不疾言厲色,決不是立即定罪的情形,內中定有緣故。正在監中納悶,忽地外面有人叫道:「楊乃武可在裡面?」便聽得禁卒答應,乃武不知是誰,忙定睛看時,卻是個長隨,見了乃武,笑道:「楊舉人,刑部大人因了舉人明天便是受國家恩典,特地賞下一桌酒飯,作為訣別。」乃武一聽,覺得事情很是蹊蹺。又見來提的人不是衙役,卻是長隨,知道定有緣故,即點頭道:「多謝大人費心。」即由長隨扶了,一路到了刑部裡面一間空屋之中。一席酒肴已安排就緒。長隨笑道:「你且坐了,我還得同你找一個侶伴來咧,使你也快活一宵。」說畢,即匆匆便去。乃武在席上坐下,四面一看,見後面一帶薄板,又聽得長隨言事,猛的醒悟,暗道不要後面已隱下了刑部大人,特地要竊聽我同小白菜的言語,如此說來,倘是停一回果是小白菜到來,自己所料一些不差,定得把小白菜迫出真實口供,自己便有昭雪之望。這般一想,在黑暗之中,又生了一線光明。停了半個時候,聽得腳步響處,走進了二人,一個是方才的長隨,一個卻是小白菜。小白菜自刑部大堂下來,知道明天便是正法,十分悲哀,只是也無法可施。正哀哀痛哭,卻有長隨到來,說是那刑部賞下酒飯命她去吃。小白菜也不知道因何賜了酒筵,不能不去,只得隨了長隨,一同到了裡面。方欲踏進門去,見裡面楊乃武坐定在內,不禁呀一聲退了出來,暗道:我害了他的性命,真是恩將仇報,見面之後,羞也得羞死的了。長隨見了,忙笑道:「小白菜,明天便得訣別了,難道今天還有什麼羞恥了呢?而且你也得同楊乃武訣別一聲啊。」小白菜覺得這話不差,既已害了乃武,還不同他訣別一聲嗎?而且也不能不進去相會,沒奈何脹紅了粉顏,走到裡面。長隨卻把門一關,自去復命。

  乃武見真是小白菜到來。不由得精神陡長。嘆了一口道:「生姑,事已如此,你且坐下。只剩下今天一天咧。」小白菜見乃武并不怨恨,仍和顏悅色,覺得萬分對不住乃武,只是到了這時,也翻不過來了,便流淚道:「二少爺,如今也不必說了,下世報你的恩典吧。」乃武又嘆了一口氣,提起酒壺向小白菜杯中斟道:「你且飲一杯酒。我們起初也是一杯酒成就了今天的孽緣。」小油菜聽提起初情,越發泣不可抑,便嗚咽道:「這都是我一時之差,對二少爺萬分的疾心,也沒奈何的了。」接著把酒一飲而盡。乃武不由得又嘆了一口,又道:「生姑,如今罪名已定,明天便得訣別,我有一事,很不明白,須問個清楚,死也不做個糊塗鬼兒。究竟你為了什麼,一定要攀供我呢?」這也是乃武料到後面有人,欲逼出小白菜說話,因此這樣動問。小白菜聽得,卻只是哭泣,嗚咽道:「如今也不必說了。總之我來生報答二少爺吧,這一次是我害了你了。」乃武忽不住垂淚道:「如今自然是沒奈何的了,我死卻不要緊,只是害了我的姐姐,為了我也受了一刀之苦,我如何有面目會見地下的雙親呢?你想她因了我冤孽,千里迢迢,趕進京來。在刑部告了冤狀,結果非惟沒有昭雪,反害得她受了誣告之罪,餐刀身亡,叫我怎樣不悲傷呢?」說畢,也飲泣起來。小白菜聽得得,倒奇怪起來,林氏明明說是子和告的部狀。如何倒是葉氏告了呢?忙問道:「究竟是誰告的部狀呀,不是劉子和告的嗎?」乃武苦笑道:「有誰敢告呢,除了我姊姊之外。劉子和他最好我們死了,如何還肯到刑部告狀雪冤吶。」小白菜到了這時,方才大悟,自己完全受了林氏之騙,倒害了乃武姊弟二人,忍不住把子和恨得癢癢地,覺得這事還是說明的呀,也能使乃武原諒自己,是上了子和的大當,即哭著道:「二少爺,你那裡知道,都是我一時糊塗,上了人家大當,反害了你的性命,如今事已至此,我實話告訴了你吧。可惜我這時醒悟,已是遲了。」乃武最希望這樣,忙道:「你究黨上了誰的當呢?」小白菜道:「都是餘杭縣的兒子劉子和,害我們的。」接著把錢寶生用春藥起,毒死小大,自己沒有知道,是子和托寶生放在三姑去配的藥中,自己那裡明白,煎了給小大飲下,便毒死了小大。同了林氏、子和如何進監哄騙自己,攀誣乃武,以後每開一堂,林氏來騙一次,劉知縣運動一次,所以沒有審清,直到如此地步,一一向乃武說了。乃武方才明白,不禁嘆了一口道:「這也是前世冤孽,如今也不必說咧。」這時,夏中堂、醇親王、雙刑部、王昕都在後面的一間屋中,竊聽二人的言語,把小白菜的一番言語,聽得明明白白,早錄了下來。聽他們說畢,雙刑部早使差人進去,自己同了王昕等四人,也走將進去,把小白菜嚇得一呆,乃武卻在意料之中,心中暗喜。雙刑部道:「葛畢氏,你的言語我們都聽得,如今案情大白,快畫下了供,我自當替你們伸雪。」小白菜暗想:「原來雙刑部說是明天正法,卻是用的妙計,如此說來,乃武的冤獄已昭雪了。」本來子和只要用春藥的一事,已是該死,這一回也是天理昭彰,既畫了供狀。當下雙刑部仍把二人提回監去,吩咐小白菜不能聲張,不然,你的性命不保,小白菜應了,同乃武回到監中。雙刑部同了夏中堂、醇親王、王昕四人就在屋內坐下,商議明天怎麼捉住子和。王昕道:「這也是沒憑沒據的事,如何可以使他有個見據、方能按律定罪呀。」雙刑部沉吟了一會,頓生一計,悄悄地向三人說了,三人大喜,都點頭說好。雙刑部即喚過兩個伶俐差人,悄悄吩咐了一回,明天依計辦理。差人領命自去,雙刑部等四人,各回家中,只待明天,可以審結這潑天冤獄。

  到了明天,醇親王、夏中堂、王昕三人早到了刑部,只待差人回報。卻說林氏同了子和,昨天聽得已是結案,今天乃武、小白菜、葉氏三人,午時正法,心中大喜,預備今天去瞧了法場,便大事就緒。子和想起了小白菜的恩情,不忍使小白菜無人收尸,著人買下棺木衣裳,準備小白菜死後安殮。到了辰末光景,正欲同林氏同到法場,只見來了兩個差人,問道:「那一位是餘杭縣的少爺?我們奉了老爺之命來了的。」子和聽得是父親遣來,信以為真,即點頭應道:「有什麼事情呢?」差人道:「老爺命我們來向少爺說,小白菜幫了他許多的忙,要算是自己人了,而且同少爺相好,因此要作為媳婦看待,停一回死後,將小白菜靈魂招回、回去招魂立座,要請少爺親自寫一個靈位,到法場上。俟小白菜正法之後,少爺悄悄執在手裡,喚叫三聲,小白菜的靈魂便能隨著回去。又命我們沿途買了神主。」說畢,把一個楠木神主取出,交給子和道:「少爺快些寫吧,時光差不多咧。」子和聽得,信以為真,那裡知道是雙刑部的妙計,這般一寫,便成了真憑實據,不是奸夫,怎樣要替小白菜立座台呢?子和取過神主,即筆墨取出,問道:「怎樣寫呢?」差人道:「老爺說是由少爺的稱呼呀。」子和一思,由自己稱呼,自然是妻子了,便在神主上寫:我妻畢生姑之神位。寫好之後,向差人道:「對嗎?」差人假作接過觀看,陡的冷笑一聲,把神位藏好,一個差人,袖中抖出鐵鍊,向子和頭中一套,鎖好了道:「好,就請你到刑部去走一趟吧。」子和大驚,知道上了個大當,只是到了這時,也無辦法,早淚流滿面,被差人拖下。林氏一見,知道不好,卻見門外又走進兩個差人,把林氏也鎖了就走,同子和一齊解到刑部。雙大人等四人聽得子和、林氏捉到,十分歡喜,立即升堂,把一應人犯吊出監來,劉錫彤也提到堂上。子和、林氏都跪在下面,錫彤一見,早嚇得面如土色,渾身立抖。雙刑部先把乃武叫上,安慰道:「你的冤獄都已明白的了。」即命在一旁跪下,又把小白菜帶上堂來,問了一遍,小白菜今天把子和恨如刺骨,非比往日,即一字不瞞,依了昨天向乃武說的,說了一遍,當下畫了供狀,方將子和提上堂來。差人把神主呈上,雙刑部冷笑一聲道:「劉子和,快把謀死葛小大,陷害楊乃武的實情,從實招來。」子和忙叩頭道:「大老爺,小的并未毒死小大,是楊乃武。」雙刑部大喝道:「你既不是奸夫,寫這神主何用?又把葛畢氏稱為妻子,即此一點,即能定罪。不打如何肯招?」即把原簽連同擲將下來,喝道:「給我重打一百。」這天的差人,知道不能再用刑不痛,即上來把子和拖翻,狠命的打將起來,子和那裡受得這般痛苦,方打了三十,即哭著極叫愿招,雙刑部即命停打,喝道:「快些招來,免得皮肉受苦。」子和到了這時,知道事情已被刑部查得明明白白,不能不招,即把前後事情,如何後會見了小白菜,同錢寶生設法用春藥成好,小大瞧出破旋,自己懷恨,同寶生商議下毒,恰是三姑配藥,即把砒末放在藥內,毒死小大,小白菜并未知道,後來葛文卿告狀,自己方在杭州,父親准下狀子,如何命小白菜攀誣乃武,劉錫彤如何納賄,知府陳魯、臬台蒯賀蓀、撫台楊昌睿、學政胡瑞瀾,同了錫光、邊葆誠、羅子森、顧德恆、龔世潼等,都得了多少賄錢,因此乃武不能昭雪,前前後後,細細的招出。雙刑部命子和畫了口供,帶下堂去。又喝問劉錫彤賄賂的情形,錫彤這時,已面無人色,只是子和已招,不招徒然受苦,也一一招認,也畫供帶下堂去。又將錢寶生、林氏二人,一一問了,都招了出來。這般一件冤獄,到這時方才水落石出,雙刑部見諸事就緒,即命人先把眾人仍下了監,方退下堂來,同醇親王、夏同善、王昕三人相見,都很歡喜,便一同商議怎樣復旨,同了怎樣定罪。王昕道:「這案的小白菜葛畢氏,論理呢,毒死丈夫,她并不知道,無死罪之理。但是這案總是因奸謀斃夫親,豈有奸夫受了大劈,淫婦不死的理,又加著她攀乃武可惡,不過也是受人之愚,定起罪來倒很困難。」醇親王想了一回道:「這卻不妨,盡可定了死罪,待我去打動太后,下旨特赦,豈不是兩全其義了嗎?」三人都點頭稱善,當下即擬定了正犯劉子和因奸謀命。定了斬立決;小白菜因不是同謀下藥,改罪量等絞決;劉錫彤充發黑龍江,不准取贖;林氏隨夫同往黑龍江;錢寶生同謀人命,絞決;葉楊氏弟姊性重,免究;楊乃武犯下奸淫有夫之婦,杖一百;詹氏母子開釋。浙江巡撫楊昌睿、寧波知府邊葆誠、杭州知府陳魯、湖州知府錫光、喜興知縣羅子森、候補知縣顧德恆、龔世潼、學政胡瑞瀾,俱是追繳賄銀入官,革職永不敘用。按察司蒯賀蓀已死,賄銀入官;巡撫門丁沈彩泉杖一百,流二千里,王心培、沈體仁各杖八十,沈喻氏杖一百,葛文卿免究。尚有餘杭縣學府章睿,因不查清根由,失察免職。一切都已擬定,請雙刑部、王昕二人上奏,方各自回去。

  不想到了晚間。禁卒來報,說是劉錫彤畏罪自縊身亡。雙刑部便把禁卒重重的打了一頓,方命把錫彤尸身驗過安殮。過了一天,奏章已上,批旨下部,准所奏施行,又要召見小白菜。只因醇親王到了宮內,向慈禧太后盛道小白菜的標致,慈禧太后最喜歡是標致的女子,便下旨召見。雙刑部忙把小白菜送進宮去,太后一見,果然美麗,很是歡喜,即問起案中根由,小白菜一一跪奏,太后十分可憐小白菜受了子和所害,即下旨特赦小白菜無罪,小白菜忙叩謝大恩,仍出宮來。不多幾天,子和、寶生都已正法,人心大快。其餘的人,打的打,徒的徒,革的革,放的放,都辦理清楚。這一件天也似大的冤獄,方才冤昭雪。只是乃武已是雙踝腫爛,遍體鱗傷的了。乃武出獄之後,同葉氏叩謝了夏中堂,因傷痕遍體,要緊回去醫治,即同葉氏母子媳婦三人,一同回去,同詹氏夫婦父子相見,都是又悲又喜,宛如隔世重逢。乃武的傷痕,直養了一年,方才痊愈。小白菜回到倉前,便看破紅塵,在餘杭縣准提庵出家為尼,法名慧定。以後葛三姑、沈喻氏、王心培等如何結果,同了林氏的結果怎樣,因不在本案之內,也不再述。後來小白菜死了,骨殖葬在餘杭縣東門外文昌閣旁,乃武即在上面造了個骨塔,塔柱上鐫了兩首七律,乃是楊乃武的手筆。詩曰:
  自幼持齋顧守真,此身本不戀紅塵。冤緣強合皆前定,奇禍橫加幾莫伸。縱幸撥雲重見日,計經萬苦與千辛。略將往跡心頭溯,靜坐蒲團對碧篇。
  頂禮空王了此身,曉曉悔作不平嗚。奇冤幾許終昭雪,積恨全消免覆盆,涇渭從來原有別,是非誰謂竟無憑。老尼自此真離脫,白水湯湯永結盟。

  在這兩首詩上看來,已可知道楊乃武一案的經過千辛萬苦,險些兒成了覆盆之兔,正是:
  冤緣強合,奇禍橫加。千辛萬苦,重見天日。
  奇冤昭雪,覆盆終免。涇渭有別,誰謂無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