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將演義/第2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楊家將演義
◀上一回 第二十四回 孟良智盜驌驦馬 岳勝大戰蕭天佑 下一回▶


  卻說孟良裝作樵人,來到胡原谷,尋覓令公骸骨,全無下落。忽遇一老番平經過,孟良作番語問曰:「此處有楊令公骸骨,今緣何遺失無存?」番人答曰:「一月之前,幽州蕭娘娘已令人掘取,遷葬於紅羊洞去了。」孟良聽罷,思忖曰:「專來乾此功勞,若不得骸骨,亦難以回去,不如逕入幽州,徐圖計較。」遂假裝番人,望幽州而行。

  數日之間,將近其境,遇見一漁父來到。孟良問曰:「汝要入城否?」漁父曰:「趕明日獻魚,如何不入城?」孟良曰:「獻甚麼魚?」漁父曰:「八月二十四日,乃蕭娘娘壽誕,例當進獻鮮魚奉賀。今朝是二十三日,明日侵早要進。」孟良聽罷,暗喜曰:「中我計矣。」乃曰:「我番帥喂馬者,亦要入城,當與公同往。」漁父在前,行不效步,孟良抽出利刃,將漁父一刀殺死,撇了屍首,剝下漁人衣服、牙牌穿戴著,提魚在於,逕入城中。守門番軍見孟良稱說賀壽者,搜檢牙牌是實,逕放他進。

  次早,蕭后娘娘設朝,眾文武稱賀畢。閽門大使奏曰:「今有黃河漁戶進上鮮魚,未敢擅入。」蕭后下旨,召入金階下。孟良獻上其魚。后曰:「此魚比往年小,鱗又不新鮮,如何敢進於我?」孟良奏曰:「臣每年進者雖大,皆非美味。此魚極是難得,近日於河中網取,養之池內數日,蓋因天氣乍熱,其色不鮮。然滋味實與凡品不同,請萬歲試嘗之,便見端的。」後喜而笑曰:「言之有理。汝且退,須待過卻聖節,各員役一同賞賜,然後回家。」孟良喜不自勝,拜辭而出。蕭后令有司官排下筵宴,賞賜在廷文武。是日,宮中大吹大擂,絲竹和鳴,君臣盡歡而飲。前人曾有《西江月》詞為證:

    斷迢一生惟酒,摒除萬事無過。遠山橫黛蘸秋波,不飲防人笑我。

    花病等閒瘦弱,春愁沒處這攔。杯行列手莫留殘,不道月斜人散。

  群臣夜靜乃散,次日,眾臣趨朝謝宴畢。忽近臣奏知:「今有西涼國進貢中朝驌驦良馬一匹,路經幽州地界,被守官奪得送來。」蕭后命牽進其馬,視之,果是好匹駿騎:碧眼青鬃,毛卷紅紋,四蹄立處,高有六尺。后曰:「此馬果是難得。」下命有司,用心喂養,以備出入。有司承命牽出。不題。

  孟良聞此消息,密往廄中視之,稱贊不已。自思:「先偷取骸骨,然後計較此馬。」逕抽身來到紅羊洞中,曠野所在,見一土墩,旁有小碣,上寫了「令公冢」。盂良待至昏黑,掘開家墩,下有石匣安貯。孟良解了包袱,開匣取骨,包藏停當,忙走出洞中。卻被番人捉住,搜檢包裹,問曰:「汝是何人,敢來做此勾當呀?必是宋朝細作。汝從何處發掘而來?」孟良位曰:「小人不是細作,乃漁父矮張也。日前獻魚上朝慶壽,蒙太皇敕旨,留我父子賜宴。吾父因見皇封御酒,多吃了幾杯,不料醉死。路途遥遠,只得將屍首焚化,帶取骸骨歸葬。豈有細作,敢來此處尋死?」言罷哭之甚哀。番軍信其言,遂放之,令其速走。

  孟良得脫,急歸至驛中,將骸骨藏好。次日,帶些毒藥,復來馬廄邊,見番人正值煮豆喂養。孟良袋作番人一般,近槽邊撒下毒藥,逕回去了,其馬中著毒藥,即時不食。喂養軍人報知司官。司官急奏蕭后知道。后曰:「此馬不食,莫非汝等調養失宜之故?」司官奏曰:「貴相良駿,本難調護,既不食,必有病。乞陛下聖旨,召募有能醫治者,重賞以爵,或得識其性者,用之保護,可萬全矣。」蕭后允奏,即出下榜文,招募善能醫馬之人。

  旨令既出,孟良聽此消息,思曰:「此計若成,帶得此馬獻君,誠此來之大功也。」逕來揭取榜文。守軍捉見蕭后。蕭后問曰:「汝能醫治駿馬那?」孟良曰:「臣即前日進魚之人,亦曉醫馬。不消一二日,管保醫好此馬。」后曰:「汝若醫得平復,當封汝重職。」孟良拜命而出。有司引良到廄裡看視馬病。孟良既到,細看,乃曰:「此馬中毒已深,當急治其標,然後治其本。」有司然其言,原來盂良所放藥沫,只是一味麻藥。若教中了,即不能開口,便似有病。直至將麻藥洗去,撒下香豆,那馬立地吃盡。過了一宵,平復如初。

  司官奏知蕭后:「其馬已平復無恙。」蕭后大悅,即宣進孟良,謂曰:「醫好良馬,卿之功也。燕州缺一員總管,就封卿此職。」孟良謝恩。自思:「我本為此馬之故,費卻幾多心力。總管非我所願。」即生一計,奏曰:「蒙陛下深恩,賜臣官職。緣此馬兀蟲耳貴初瘥,血脈未固,若不隨宜調之,恐又再發,便難調治。當與臣帶往州所,馳騁幾日,方保無再發之虞。」太后曰:「卿言極有理。」因令將此馬與孟良帶往燕州而行。孟良得旨,叩首辭出,就往驛中取過骸骨,跨馬跑出幽州,星夜逃回佳山寨而去。有詩為證:

    驌驦良驥帶將來,壯士奇謀亦勇哉!

    本為忠勤能報主,臨行又帶令公骸。

  邏騎報入幽州,蕭后知之大驚曰:「卻被奸人所算矣。」即遣蕭天佑率輕騎五千追之。蕭天佑得旨,部騎出幽州,如風送行雲趕來。

  卻說孟良已離幽州二百里程途,望三關不遠。回顧後面,塵土遮天,旌旗蔽日,知是番人追趕,急走至關口。早有哨軍認得孟良,連忙報入寨中知道。六使聞此消息,急令岳勝、焦贊等出兵接應。岳勝部眾前來,恰遇孟良走得汗流滿面而來,叫曰:「後頭番兵追緊,汝宜仔細。」岳勝曰:「汝先上關,我自抵住敵兵。」孟良逕跑馬入寨中去了。岳勝擺開隊伍。

  霎時,番帥蕭天佑挺槍躍馬而來,厲聲大罵曰:「賊人盜我大遼驌驦良驥,好好獻還,饒你殘生。不然,踏上關來,寸草不留。」岳勝怒曰:「番蠻敢來相撩兀蟲耳貴(kuitui,音跬頹)--疲極而病。耶?即舞刀躍馬,直取番將。蕭天佑舉槍還戰。二人鬥上四十回合。焦贊喊聲如雷,率輕騎從旁攻入。番將前後受敵,勢力不加,撥馬走回。焦贊乘勢掩之。北兵大敗,自相躁踏,死者不計其數。岳勝等直追至擅州界上,乃收軍回營,來見六使,道知殺敗番兵之事。

  六使既見孟良,又聞殺贏番兵,大喜,問孟良因何私往幽州?孟良將其本末詳細道知。六使拜謝孟良曰:「既蒙大德,取還吾考令公之骸,即當與吾母令婆知道,然後安葬先瑩;並將此馬獻與主上請功。」分遣已定,差人帶領驌驦,逕詣廣京,進見真宗。

  真宗得此良馬,大悅,謂群臣曰:「延昭才守三關,近得捷音,收伏良將三員,今又奪得良馬來獻,其功不小,朕當重賞之。」八王奏曰:「楊郡馬忠勤為國,陛下賞之實當。」帝逕遣使臣,齎緞匹羊酒,前詣佳山寨,賞賜郡馬。不題。

  忽近臣奏知:「番兵寇打澶州,為邊庭患,乞朝廷定奪。」真宗問曰:「番兵犯界,當令誰部兵退之?」八王曰:「澶州近三關地方,若敕郡馬退敵,管教成功。」帝允奏,乃下敕,著楊六郎抵禦北兵。使臣領旨,逕詣佳山寨宣讀。六使得賜緞匹羊酒,盡俵分部下。召諸將議曰:「今番兵屯止澶州,近為邊息,朝廷敕我等御之。汝眾人當用力向前,不宜造次。」孟良進曰:「此患是小人惹來,我當率兵迎敵。」六使曰:「蕭天佑北番名將,汝引兵先行,吾率眾相應。」孟良領兵去了。又喚過岳勝謂曰:「汝引馬軍一千出關,俟戰酣力乏,可衝陣擊之。」岳勝引眾而行。楊六使分遣已定,自領馬軍二千,隨後救應。

  飛騎報人番帥軍中。蕭天佑與耶律第議曰:「太后令旨,著我部兵來追賊人,今已走入關中,訪得乃是劇賊孟良也,今要來與我放對。汝眾人各宜用力,取得馬復回,主上必有重賞。」耶律第曰:「主帥不須掛念,憑我眾人之力,務要成功而回。」天佑下令已定。次日平明,於平川曠野,排開陣勢。宋兵搖旗鼓噪而來。孟良全身貫帶,綽斧立於陣前,高叫曰:「番賊不即退去,必來喪其命矣。」蕭天佑怒罵:「偷馬之賊!尚敢來鬥耶?」即舉槍直奔孟良。孟良舞斧迎之。兩下吶喊。

  二人戰上三十余合,不分勝負。番將耶律第提刀縱騎,衝出助戰。忽山後一聲鼓響,岳勝一軍殺出。蕭夭佑力敵孟良,岳勝戰住耶律第,四將鏖戰。天佑勒馬佯走。孟良不捨,驟馬追之,掄巨斧望番將劈面砍來。蕭天佑金光燦起,斧不能傷。孟良大驚,跑馬走回。番將復馬殺來,宋兵披靡,四散逃走。岳勝部下先溃,拋了敵將,與孟良逕奔關下。天佑見前面殺氣連天,知有伏兵,乃收軍還營。

  孟良回至寨中,見六使,道知蕭天佑之事。六使曰:「世上有此異事?吾明日親上陣,便知端的。」著令陳林、柴敢守寨:岳勝率劉超、張蓋先戰;盂良、焦贊領王琪、孟得等分左右翼而出。眾將得令,各整備交鋒。不題。

  卻說蕭天佑在軍中召部下同議曰:「孟良、岳勝,英雄之將;且部下皆八寨強徒,都能爭鬥。若不以智勝之,徒戰無益也。離此三十里,有雙龍谷,兩邊山勢險峻,只有一條小路可通雁嶺,嶺下便是幽州之野。先得一人引步軍埋伏於此,賺敵人進入,即出圍之,不消半月,皆餓死於谷中矣。」耶律第應聲曰:「小將願一往。」天佑曰:「汝去最好。」即付與步軍二千,耶律第去了。又召過黃威顯曰:「汝率騎軍一千,於雁嶺下多張旗幟。候敵人進入谷中,壘斷其路。」威顯亦領計去了。

◀上一回 下一回▶
楊家將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