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將演義/第3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楊家將演義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呼延贊途中遇救 楊郡馬大破遼兵 下一回▶


  卻說楊六使既見孟良,即欲轉回山寨,商議救駕。陳長者進前拜曰:「將軍是誰?願聞姓名。」六使扶起,將其本末道知。長者大喜曰:「久聞盛名,如雷貫耳,今特有緣相會。」因令百花娘子出來拜謝。六使看見,果是好個女子:淡妝素抹,體態端莊;雖然難比西施女,勝卻尋常窈窕娘。焦贊見了,笑聲曰:「孟哥哥,你真沒造化,撞著我們來到。若遲一日,亦得一宵受用矣。」孟良喝曰:「本官在此,休得妄言。」眾人又掩口而笑。百花娘子拜罷六使,進入內去。長者親把杯,遞與六使,意甚慇懃。是夕,眾人依次而坐,盡歡暢飲。天色漸明,楊六使辭長者要行,長者取過白金十兩,以為相謝之資,六使固卻不受,與眾人離了莊所,逕望太行山而來。有詩為證:

    愁多不忍醉時別,想極還尋靜處行。

    稚遣同衾又分手?不知行路本無情。

  六使行到山下,孟良先遣人入寨中通報,岳勝聞此消息,即引數十騎出半山迎接,恰遇六使,拜於道旁。六使進寨中坐定,眾人齊拜賀畢。岳勝再拜曰:「只因本官得罪,致各人四散而去。今日復得相聚,是我眾人之幸也。」六使曰:「前事饅說。今主上被困魏府,情勢甚緊,可作急準備救駕。」岳勝曰:「主上下以社稷為重,輕信讒佞,要致本官於死地。今幸皇天開眼,留得本官復在。不如只居此處,自稱一國之君,圖取快樂,何以救駕為哉?」六使曰:「我等盡忠報國,留美譽於後世;若占此一方,萬代罵名,只是強徒而已。」岳勝不復敢言,因設慶賀筵席。是日,寨中大吹大擂,眾人酣飲而散。

  次日,六郎遣人去招劉超、張蓋等來到。只有陳林、柴敢未到。岳勝曰:「他二人復歸勝山寨屯集,可著人報知。」六使乃遣劉、張前往。不數日,陳、柴亦率所部來到。時帳下岳勝、焦贊、孟良、陳林、柴敢、劉超、張蓋、管伯、關鈞、王琪、孟得、林鐵槍、宋鐵棒、丘珍、丘謙、陳雄、謝勇、姚鐵旗、董鐵鼓、郎千、郎萬共二十二員指揮使,部下精壯八萬余人。六使曰:「此足以勝敵。」遂先令人赴汴京,報知八王,期約進兵。又著人往楊家渡,知會楊太保。六使分遣已定,剋日點集部將,旗上大書「楊六使魏府救駕」七字,一聲炮響,大軍離了太行山。但見:

  槍刀蕩蕩,劍戟層層。

  時盛夏天氣,南風微起。六使兵馬正行之際,忽報一彪軍到。六使今人探視,卻是楊太保兵至。眾人相見,一同進兵。六使於馬上見軍容可掬,遂口占一絕云:

    複合英豪勢更雄,萬山風色送行驄。

    此行專為安邦國,說與番人亟避鋒。

  大軍將近澶州界,八王亦部兵四萬來會,入見六使,不勝之喜,六使曰:「茲行非惟救駕,歿滅丑類,平定幽州,在此一舉也。」八王然之,遂駐紮澶州城中。次日,六使召岳勝謂曰:「主上被圍已久。汝充前鋒亟進,衝開一陣,使番將先挫銳氣。」岳勝領命去了。又喚孟良與焦贊曰:「汝二人率劉、張、陳、柴等各部兵二萬,分左右翼,攻入敵之中軍,須用力戰。吾引後軍繼進,必獲全勝。」孟良等亦部兵而去。六使分遣已定,與八王議曰:「臣與殿下,率精兵後應,諸將必能成功矣。」八王曰:「郡馬真乃舉足能定亂也。」六使辭不敢當。

  次日,兵行之際,忽正北征塵蔽天,一彪人馬來到。岳勝舞刀衝開其陣,番將劉河不能抵敵,大敗而去。宋軍奪得囚車,送六使軍中。車內不是別人,乃是保駕將軍呼延贊也。六使連忙打開放出,拜曰:「天教相遇,不然,竟遭俘虜矣。」贊曰:「老將被捉之時,屢欲報知主上,來取足下。爭奈軍情嚴密,弗能達意。若今日不是郡馬相救,幾喪殘生。」六使大喜,引見八王。八王曰:「此天子洪福也,故使將軍遇救。」六使下令諸將,兼程而進。是時,真宗在魏府,與眾臣懸望救援消息,音問不通。城中糧草將盡,臣下皆宰馬而食。番兵攻圍緊急,勢已危急。

  卻說劉呵敗回,見蕭天佐,稱中朝救駕兵到,搶去了呼延贊。蕭天佐大驚,即遣人哨探是那一路救兵。哨馬回報曰:「旗上大書楊家部號,來得甚是兇猛。蕭天佐下令各營,俱要整兵迎戰。分遣未定,前隊岳勝軍馬,漫山塞野而來。

  番將耶律慶列陣先戰。岳勝大罵:「天兵已到,丑賊尚不遠遁,是欲自促其亡乎?」耶律慶怒曰:「宋朝君臣已困死一半,汝來亦就屠戮耳。」岳勝拍馬舞刀,殺進北陣。耶律慶舉槍迎之。兩馬相交,戰上數合,番兵圍裹將來。孟良、焦贊分左右翼攻入。番將麻哩喇虎舉方天戟繞出助戰,正迎著孟良,兩馬交鋒。陳林、柴敢率勁兵從旁殺進。是時南北鏖戰,金鼓連天。焦贊戰得激烈,提利刃,橫衝北營,如入無人之境,恰遇番將劉坷來到,交馬只一合,被贊斬落馬下。宋騎競進,萬弩齊發,北兵陣勢挫動。

  蕭天佐奮勇來戰,楊大保一箭射落馬下。土金秀望見,殺出救之而去。耶律慶料不能勝,刺斜殺出。岳勝乘力追近前,一刀揮為兩段。麻哩喇虎溃圍逃走,被劉超、張蓋用絆索纏倒其馬,向前捉住。師蓋正待來救,郎千、郎萬殺到,將其生擒於馬上。孟良直突進東門。敵樓望見城下鏖戰,節度使李明、王全節開門接應夾攻。北兵倒旗棄甲,如風捲落葉而走。宋兵長驅追擊,殺得屍橫山積,血流成渠。蕭天佐與土金秀率殘騎,垂首喪氣,漏夜走回幽州去了。宋兵奪其營寨,掠得牛馬輜重無算。

  蓋此戰成功有三機焉:一者,番人攻圍已久,志意懈怠;二者,不意六郎尚在,兵勢先奪其心;三者,宋兵新來,銳氣正盛,且又攻其弗備也。後人有詩贊曰:

    宋運興隆啟聖明,英雄效命發長征。

    番人棄甲拋戈遁,方顯楊家救駕兵。

  時八王單馬先人城中,見真宗稱賀曰:「賴陛下洪福,已取得楊六使救兵來到,殺得番眾殘戈敗將而去。」真奈曰:「朕脫此難,卿之功也。」令宣進楊六使,拜伏御前。帝曰:「卿因誤犯前罪,特悉赦之。今有救駕大功,朕決不負汝。」六使頓首奏曰:「機會難得,宜乘陛下車駕在此,威風百倍,臣率所部,直搗幽州,取蕭后地圖以獻,永息邊患。此千載之盛舉,乞准臣奏。」帝曰:「卿言甚善,奈車駕久出,壯士疲困,須待回朝議之。」六使退出回營,以所捉番將,盡行梟首號令不題。

  次日,帝以代州節度使楊光美為魏州留守,下令各營,班師回汴。軍士得令,無不歡躍。文武擁護車駕離魏州,望大梁而回。但見:

  旌旗動處黃龍舞,畫角鳴時白晝聞。

  大軍一路無詞,不日到汴京,車駕進入皇城。翌日設朝,群臣朝賀畢。真宗以扈從文武久困魏州,各賞齎有差。宣六使入殿前,親慰甚厚,因謂之曰:「三關賴卿以安,可統所部,仍鎮其處,使北番不敢甫下,是為社稷捍蔽。」六使奏曰:「臣正待再往佳山寨,招募雄勇,以圖伐遼之計,未得聖旨。既陛下允臣立功,即便前行。」真宗大悅,加封六使為三關都巡節度使,旨敕一道,斬伐自由。六使拜受命。帝於便殿設宴,犒賞救駕將士,君臣盡歡而散。

  六使逕來無佞府,拜辭令婆起行。有子楊宗保,年紀一十三歲;欲隨父往三關。六使曰:「那佳山寨乃苦寒地方,去則無益,不如侍奉令婆,待汝成丁,即來取汝。」宗保乃止。六使辭別府中,與岳勝、孟良等率軍馬望三關進發。有詩為證:

    大將征場得勝回,旌旗雲擁後軍催。

    須知此去存威望,逕使皇家詔旨來。

  三軍一路無詞,不日來到佳山寨。六使入舊營中坐定,眾人參見畢,乃下令修整營柵,築造關隘。分遣岳勝等為十二團練,各領所部,整點槍刀衣甲聽令。自是三關仍前興旺。六使每遣邏騎緝探北番消息,與諸將日議征進之計。不題。

◀上一回 下一回▶
楊家將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