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將演義/第40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楊家將演義
◀上一回 第四十回 八殿下三關借兵 眾英雄九龍鬥武 下一回▶


  卻說寇準、柴玉、李御史、趙監軍等得旨,都來八王府中商議。准曰:「此乃奸人之計,若去必有不測。」柴玉曰:「聖上所命,豈敢推辭?」八王曰:「列位無憂,此行須從三關寨經過,見楊郡馬,借軍助行,保管無事。」准等大喜而退。次日十大朝官入辭真宗。真宗曰:「卿等此去,為社稷計也,當謹慎行之。」八王等領命出朝,離京望三關進發,先遣哨馬報知六使。六使令孟良、焦贊於半路迎候。

  不日,八王與眾人將近梁門關,一彪軍馬攔路,乃是孟良、焦贊等,高叫曰:「來者莫非八殿下否?」八王近前曰:「是誰攔路?速報與郡馬知之。」孟良即下馬,伏於路旁曰:「蒙本官差遣,令小可謹候多日矣。」八王遂與眾官直進三關。又見一彪人馬來到,卻是六使自來迎接。八王見了六使,不勝之喜,並馬人帳中。十大朝官依次坐定。當下擺列酒席齊備,眾官舉杯而飲。

  酒至半酣,六使起而問曰:「不知殿下與列公到此,有何見諭?」八王曰:「此來欲與郡馬商議一場大計。近因聖上欲定北番,不想奸臣王欽領旨,往見蕭后,後特獻九州圖籍,以息干戈。蕭后來表,必須十大朝臣詣九龍飛虎谷,則可堅此議。聖命已下,著我等前往。想此乃是王欽好計,若只我等前去,正如羊入虎口,豈能保全?今特來借兵助往,以破番人之謀也。」六使答曰:「日前下官正待擒此賊,以除後患,不意從黃河渡而去。今既用此詐謀,欲欺本朝大臣,小可當以赴應,務取醜蠻圖籍以歸。」八王聽罷大喜曰:「有君調度,誠聖上之福。」是日,眾官盡歡而散。

  次日,六使召過孟良、岳勝、焦贊、林鐵槍、宋鐵棒、姚鐵旗、董鐵鼓、丘珍、王琪、孟得、陳林、柴敢、郎千、郎萬、張蓋、劉超、李玉等二十餘人,吩咐曰:「此行必要動干戈,汝眾人須用心保著朝臣前往。」岳勝曰:「本官所論雖是,倘北番認得我等,懷疑不來投降,豈不誤了大計乎?」六使曰:「我有計策教汝。每人擔箱子一隻,俱裝作隨侍之人,箱內藏著軍器,上面安頓朝冠衣服。又用竹筒兩節,上節貯水,下節藏槍棒,番人若問,只說帶水來飲。若無事則止;倘有不測,臨時機變而用。」岳勝等受計而退。

  即日,八王辭卻六使,與眾臣離三關,逕望九龍飛虎谷進發。正值初冬天氣,寒風拂面,鴻雁聲悲,十大朝官於馬上見兩旁橫屍白骨交加,斷戟殘戈無數,八王歎曰:「昔漢、周於此交兵,使黎民肝腦塗地,見者無不慘然。」有詩為證:

    兩岸猶存戰血紅,當年豪傑總成空。

    行人於此重嗟問,惆悵西風夕照中。

  此時消息已傳入北番,蕭后遣耶律學古為行營總管,部精兵一萬,先往等候。學古領命,率兵逕赴九龍飛虎谷,於正北下寨。次日,親往谷中巡視一遭,回軍中謂牙將謝留、張猛曰:「我視其處,四下皆絕路,惟東邊一片平陽地,堪容五六百人,可於是地擺筵,以待其來,就中圖事。」謝留曰:「總管此計極高。」道來罷,人報十大朝官已到。耶律學古吩咐軍馬遠遠迴避,自出軍前迎接。八王與學古馬上施札曰:「汝主自議,要獻九州圖籍,將軍意下何如?」學古應曰:「陣前不是議和所在,明日當於軍中定奪。」八王應允而退,於正南安下營壘。

  耶律學古回帳中,召謝、張商議曰:「吾明日要行楚霸王鴻門會上宴高祖故事,舞劍鬥藝,就筵中決個輸贏,汝二人宜用心立功。」謝留曰:「憑小可平生所學,定成總管此謀。」學古又召太尉韓君弼謂曰:「汝領勁兵一萬,於谷口埋伏,候有變動,即將宋臣圍定。」君弼領計而行。學古分遣已定,一面著人於谷口備辦筵席,一面差番卒持書詣宋營見八王曰:「總管有命,請列位大臣明日商議納降文書,並不得持寸刃相見。」八王得書看畢,亦回書與番卒不題。寇準進曰:「此行若非殿下有先見之明,帶得郡馬部下同來,決無善意。」八王曰:「今雖赴約,看他如何定議。」眾人即散。

  次日,耶律學古於谷口等候,遥望塵土蕩起,宋臣各跨駿騎而來。將近面前,學古見無軍馬相從,心中暗喜,即邀眾人進谷中,相見已畢。學古恭請十大朝官,依次坐定。八王曰:「蕭娘娘肯歸順大朝,且不失為一國之主,誠乃蒼生之大幸也。」學古笑曰:「此意我娘娘本有,且請飲酒,從長計議。」因命番官進食,樂工品奏。是日,帳前大吹大擂,南北臣僚相會而飲。

  時柴駙馬坐於左正席,學古頗認得,問曰:「此位莫非柴先生否?」柴玉聽得,即應聲曰:「學生正是,將軍有何高論?」學古曰:「汝記得先年進番家天字圖入中朝,被公改天字作未字,蕭后發怒而動兵戈?今日又有相會耶。」柴玉曰:「汝道差矣。我主上應天順人,不數年間克伏群雄,遂成一統之盛。惟汝北番,因距中朝大遠,未暇征討,致汝君臣屢生變亂,戕擾生民,震動皇威。天陣一破,北騎倒戈而遁,那時我主若馳驅直搗幽州,與汝主面取圖籍而歸。蓋緣我等不忍軍民再陷鋒鏑,竟勸班師。若蕭后知順逆之理,不聽狂夫所惑,傾心歸順,猶保一邦。不然,堂堂天朝,士馬精強,寧與外境稱孤哉?改天字圖之為,實出我手。事既往矣,何復言乎?」

  學古被柴玉說了一遍,略有難色。又問於右正席寇準曰:「曾記咸平年間,進貢錦皮暖帳,被公沉埋不奏,以致兵革相尋,豈大臣為君謀乎?」寇準厲聲答曰:「我主上論治理政,且無暇日,那裡有心玩汝錦帳?今日欲與汝國結和議之盟,索九州圖籍來獻,何必講往事乎?」學古曰:「圖籍改日交割未遲,且教番官帳前舞劍,勸酒取樂。」八王曰:「頃言不許帶寸刃以隨,此又非鴻門宴上,何用舞劍為哉?」道未罷,謝留已應聲而出,手提長劍,於筵前抽舞。八王見勢頭不好,即叫:「隨侍者何在?」孟良激怒向前曰:「北兵能會舞劍,大宋豈無壯士耶?我亦對舞,聊助筵前一觀。」言罷,揮過利劍,與謝留兩相交舞。

  耶律學古見孟良志氣昂昂,自思:「此人必是將家,不可與之鬥。」輒曰:「舞劍沒甚好處,且射箭為樂。」孟良曰:「要走馬射,穿楊射,隨汝意欲。」謝留曰:「走馬射柳,人所常見,須奇巧而射。」孟良曰:「何謂奇巧?」謝留曰:「將一個活人縛在柱上,連射三矢,能避者便為妙手。」孟良聽罷暗笑曰:「此賊要暗算我,先須殺之,以挫北番銳氣。」乃應曰:「那個先射?」謝留曰:「我先射。」孟良慨然允諾,自令人縛於柱上,叫曰:「任汝連放三矢。」八王等看見,各有懼色。謝留離筵前一望之地,手拈硬弓,一矢放去,被孟良緊緊咬住。第二矢向項下射到,又被孟良一手撥開。謝留驚慌,再放一矢,要射其腹,不想孟良有護心鏡,射之不入。十大朝官連聲喝彩。

  眾人解去其縛。孟良曰:「借汝與我試箭。」謝留無可奈何,亦被縛於柱上。盂良滿開雀弓,扣鏃射去,故意不中番官。謝留自思:「此人只會舞劍,不能射箭。」乃曰:「任汝再放二矢。」孟良又放一枝,正中項下。謝留應弦而絕。正是:

    無能番士徒施勇,今日須教箭下亡。

  耶律學古見謝留失手,大怒曰:「特要講和,何得相傷?」喝聲:「眾人擒捉!」只見筵前轉過番騎五六百,奮勇踏進。岳勝、焦贊等不勝怒激,各打開箱子、竹節,取出長槍短劍,一齊殺來,耶律學古知有提備,先自走了。眾騎被宋兵殺死一半。

  孟良急保朝官出谷口,忽數聲炮響,韓君弼伏兵齊起,將谷口截住。岳勝恐北兵緊困,力戰欲出,怎禁得番兵矢石交下,人不能近。後面又是絕路,四下山崖壁立,正是:

    虎落深坑無計出,龍墮鐵網智謀疏。

◀上一回 下一回▶
楊家將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