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將演義/第48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楊家將演義
◀上一回 第四十八回 楊宗保困陷金山 周夫人力主救兵 下一回▶


  卻說宋兵各要爭功,如潮湧而進。鄧文在後看見,亟向前諫曰:「賊兵不作妖法,見陣輒輸,必有埋伏,且此處離城已遠,元帥不速回去,必遭其計。」宗保曰:「兵貴神速,正直長驅而進,掩番兵之不備,則一鼓可成擒也。縱有伏兵,何足懼哉?」眾軍聽罷,皆勇增百倍。趕近山腳,番人遺下輜重衣甲無數,宋兵不疑,一直追入籠中。

  日已將晡,俄而,聽得信炮一聲響亮,江蛟伏兵齊起,截住籠口。後軍報知宗保,宗保大驚曰:「不信忠言,果中其計。」即令眾將力戰殺出。呼延顯、鄧文當先殺出,山頂番兵木石矢箭,一齊亂發,宋軍傷死無數,不能得出。待至山後,卻是絕路,正是:

    只因誤中奸人計,致使英雄一月災。

  宗保與眾人被困谷中,心中惶惶。鄧文曰:「番眾堅守谷口,縱有羽翼,難以飛脫;只得忍耐,以圖出計。」宗保曰:「地理不熟而隱機階。雄州些須人馬,猶慮不保。」文曰:「丘都監聞我等被困,彼必堅守,想亦無失。只是此中糧草乏絕,恐無救濟。」宗保曰:「朝廷倚我為泰山之重,既被番兵所困,諸公可思一良策,以為保全之計。」呼延顯曰:「今應州軍馬雄盛,可令人密往求救,方解此厄。」鄧文曰:「應州賊人往來之地,難以求應;莫若逕入汴京奏知,大軍一到,足為番眾之敵也。」宗保曰:「番營嚴密,但未知誰可前往?」道來罷,一人進曰:「小可願往。」眾視之,乃是劉青,小名劉招子,凡事敢為,軍中號為「劉大膽」。宗保曰:「汝有何計出番營?」劉青曰:「元帥不聞孟嘗君門下有雞鳴狗盜之客乎?小可能潛形出去。」宗保大喜,即修下求救文書付之。

  劉青靠黃昏左側,秘密出籠原,望見番兵雲屯霧集圍守,遂變成一青犬,跑出營來。番人只道營中所畜,並無疑防。劉青得出堅壁。日已沉西,正值番眾野地聚食。劉青走進糧草寨邊,堆積猶如邱山,遂心生一計:取過火石,用硫磺燄硝引著,投於糧草屯裡。夜風正作,一伏時,煙燄漲天,滿屯通著。番人望見糧草被火,亟報知主帥來救,四下慌亂。劉青偷一匹快馬,星夜往汴京去了。有詩為證:

    困陷金山戰陣摧,劉青勇敢有謀為。

    先教糧草成煙燼,又得番營駿馬回。

  殷奇令部落救滅其火,糧草已燒去一半,方知宋兵有人出營,追悔無及。因下令曉夜巡軍提防。

  且說劉青不數日來到沛京,先報知樞密院。次日,近臣奏知:「邊廷帥將全軍遭困,乞救兵相援。」真宗聞奏,大驚曰:「番人是誰主兵,有此奇異?」因宣劉青入殿前問之。劉青奏曰:「往日與西番交兵,互有勝負。近來連損大將數員,元帥激怒而戰。不意番人預埋伏於金山籠,引我軍入伏中,遂遭其圍困。且雄州聲勢甚急,我軍糧草俱絕。乞陛下早遣援兵,庶不誤事。」帝聞奏乃曰:「卿且退,待朕與群臣商議。」劉青謝恩而出。

  帝問群臣:「誰可部兵前行?」柴玉奏曰:「沿邊帥將,只好看守本境,難以調遣。陛下必須出榜文於部門,招募諸將中有武勇智謀超群者,充元帥、先鋒之職,領兵前往。」帝允奏,即令學士院草榜張掛各門不題。

  卻說劉青投進無佞府,報與令婆,說知宗保被困之事。令婆大驚,問曰:「汝曾奏知聖上否?」青曰:「已先奏知,然後來見令婆。」令婆曰:「主上何日發兵救應?」青曰:「柴駙馬奏道,朝廷無甚良將,不堪此行,即令出榜文,招募新將,部兵前往。」令婆乃頓足哭曰:「救兵如救火。吾孫遭困陣中,度日如年,若待臨時招募,得知有人來應募否?若使再延一月,宗保性命休矣!」言罷號慟不止。

  是時,穆桂英、八娘、九妹等聞知,都出堂上探問因由。令婆收淚,道知宗保全軍被團之事。桂英曰:「此係朝廷大事,何不令人奏知朝廷,乞發救兵?」令婆曰:「國無良將,欲待臨時招募,以充此行。我恐槽延誤事,故此惱悶耳。」桂英曰:「令婆勿優,小妾當部兵救之。」令婆曰:「汝一人如何去得?」八娘、九妹曰:「女孩兒二人願相助同往。」令婆未應。

  堂前十二寡婦--周夫人(楊淵平妻,最有智識)、黃瓊女(六使之妻,好使雙刀)、單陽公主(蕭后之女)、楊七姐(六使之女,尚未納婚)、杜夫人(楊延嗣之妻,十二婦中,惟此一人乃天上麓星降世,幼受九華仙人秘法,會藏兵接刃之術,武藝出眾,使三口飛刀,百發百中,楊府內外之人,莫不尊敬之)、馬賽英(楊延德之妻,善使九股練索)、耿金花(小名耿娘子,延定之妻,好用大刀)、董月娥(楊延輝之妻,目力精銳,乃有百步穿楊之能)、鄒蘭秀(延定次妻,極善槍法)、孟四娘(太原孟令公養女,為淵平次妻,有力善戰,軍中呼為孟四娘)、重陽女(亦六使之妻,善使雙刀)、楊秋菊(楊宗保之妹,武藝高強,箭法更精)--一齊近前請行。周夫人曰:「既姪兒有難,憑我等眾人武藝,一者為朝廷出力,二者省令婆煩惱,定要救回宗保也。」令婆喜曰:「我觀汝等並力同心,實堪此行。」即吩咐速準備槍刀衣甲俟候:八娘、九妹等自去整點。不題。

  卻說令婆次早入朝奏曰:「臣妾媳婦等,聞宗保被困,各要部兵前往救應,與朝廷建功,乞陛下允臣妾所奏。」帝問群臣,柴玉進曰:「臣慮無人應募,正欲請命是事。陛下允其奏,管教成功在即。」帝大悅曰:「令婆若能為朕分憂,救回元帥,當勒名金石,以表楊門之功。」令婆謝恩。帝親賜金厄一對。乃下敕,封楊淵平之妻周氏授上將軍之職,部領精兵五萬,前往救應。

  敕旨既下,周夫人等已各整備完全,都出堂前,辭別令婆起行。令婆曰:「軍情緊急,汝眾人當倍道而進。番蠻性頑,著知救兵來到,必要乘勢趕來,各宜用心,勿負主上之命。今宗保被困已久,須預遣人報知,以安其心。只此叮嚀,各宜牢記。」周夫人領命。

  即日飲罷餞酒,一聲炮響,十二員女將齊齊出府,各執一樣兵器,端坐於馬上,英英凜凜,白皂旗下,軍威百倍。宋真宗與文武在城樓上觀望,顧謂侍臣曰:「朕今日視楊家女將出兵,軍前銳氣,勝如邊將遠矣,此一回管取克敵。」柴玉曰:「誠如陛下所言。」是日君臣各散。

  只說周夫人等軍馬離汁京,以劉青為前哨,浩浩蕩蕩,望雄州進發。時值二月天氣,風和日暖。但見:

    馬似飛龍乘紫霧,人如猛虎逐長風。

    杏花撲鼻行驄穩,野水清流急濟中。

  宋兵進發數日,望雄州不遠,劉青曰:「近城便是森羅、黑水二國營寨,夫人只好於此屯住,徐議交鋒。」周夫人然其言,下令分作三營:著重陽女、九妹、楊七姐、黃瓊女、單陽公主五人,率兵二萬,屯左壁;楊八娘、杜夫人、馬賽英、耿金花四人,率兵二萬,屯右壁;自與穆桂英、董月娥、鄒蘭秀、孟四娘部兵一萬,屯中壁。吩咐眾人,交兵之際,互相救應。重陽女等得令,各部兵分屯。不題。

  卻說消息傳入三太子寨中,三太子曰:「若使救兵緩來十日,宋將皆已授首,雄州破在旦夕。」即召殷奇商議迎敵之策。奇曰:「哨馬報說,宋人皆是女將主兵,此國無良將可知矣。今彼分作三大營寨屯紮,若只攻一處,則兩處兵必來救應。須分兵前後,令孟辛同白聖將先戰,審其行兵動靜,然後以計破之可也。」三太子然其言,即發帖文報知孟辛等。孟辛得令,歡然領諾,整點軍馬齊備。

  次日天明,於平川曠野列陣邀戰。宋左營九妹、楊七狙出迎。紅旗開處,九妹馬上指敵將而罵曰:「胡蠻好好退兵,饒汝一死;不然,誅滅無遺。」孟辛大怒,即驟馬舞鐵錘來戰。九妹舞刀來迎。兩馬相交,二人戰上數合,孟辛佯輸而走,九妹驅兵趕進。百花公主率輕騎從旁截出,與九妹接戰數合,百花又敗。九妹不捨,勒騎追之。公主較其來近,取出流星錘,轉身一放,正中九妹坐馬,其馬負痛,掀跌九妹於陣中。百花公主正待揮刀砍下,不提防楊七姐一矢射中百花公主左臂,翻落馬下,宋兵競前捉之。孟辛奮力來救,劉青率部軍繞進,森羅國兵大敗,孟辛單馬走投白聖將營中去了。楊九妹等乃收軍還營。眾人解百花公主人中營見周夫人。夫人曰:「且將檻車囚起,以候回軍發落。」軍校得令,將百花公主檻囚不題。

  忽報黑水國部落索戰。周夫人召集二營商議,因間:「誰出兵迎敵?」重陽女應聲曰:「小將願往。」周夫人曰:「更得一人副之為美。」穆桂英進曰:「妾身相助出敵。」夫人大悅,付兵一萬與二人前往。重陽女得令,與桂英部兵揚旗而出,列陣搦戰。

◀上一回 下一回▶
楊家將演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