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刺史廳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楚州刺史廳記
作者:呂讓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16

稽聖人棟宇之用博矣。太上垂典法,利眾庶;其次革壞弊,鎮形勝,其次辨尊卑,示升降;最下炫彩色,飾土木,華其視榮其體而已。若參而合之,則賢智公侯之居也;若舍其本而務其末,則貨殖匹夫之居也。能是制者,不亦鮮乎?揚州屬都,楚實甚大,提兵五千,籍戶數萬,其事雄富,同於方伯。然則刺史大廳,卑而且儉,紊諸侯之等威。每冬至歲首,文武畢集,內不足以陳俎豆,外不足以容卒衛。及夏秋之交,淮海蒸濕之氣,中人為病,多至煩熱憤悶,居常無以逃其虐,有事宴於斯,皆翕翕流汗,往往仆於地,不卒其會而散。自刺史至將校百吏,盡知其不可,思欲改造。而久遠已來,為日者巫人稱陰陽鬼神之事以沮之,且曰:「歲深有物來憑,更之則不利,小以罪貶,大以凶終。」雜然其說,如出一口。前守或有構材定日,視之惕息,卒不敢毀而止。

太和七年,天子以大理少卿滎陽鄭公活無辜當刑者四十餘人,殊其績,命守於楚。既至累月,威肅仁覆,罔不得理,戎行農室,遽告無事。公將易前非,誠詢於眾。眾果以咎徵止公,公笑而諭曰:「吉凶由己,災不自起。況陰陽變化,人事之符,勿忌勿拘,以道為模。苟不失正,無貳其圖。敢斷不疑,鬼神隨之。與眾共利,曷慮於危?秉直在公,餘為蓍龜。」乃築崇基,乃創宏規。悅使樂成,不亟不遲。法度既備,丹素亦施。清氣和風,旦暮颸颸。氛厲不幹,笑語自怡。大會其中,寒暑皆宜。駢羅鼓鍾,間發塤篪。劍士伎兒,飲食熙熙。以寬以容,逮於養廝。觀邇及遠,何物不綏。不祥之詞,沉寂無為。守正之報,必及其期。則鄭公持大權,臨大節,不撓其惑者,用此心也。昔賢行事,說有據經合道,不奪陰陽鬼神之說,然未有決然違俗與眾禍福之見,牢甚不可破,如此其著直,豈非明識達量,以義忘私,不苟一時,遺利後代耶!使有土二千石,去蠹除弊,悉若是舉,天下何憂於不理哉?且《詩》詠《斯幹》,《易》規《大壯》,皆美居處有制度,可以化人成俗也。八年夏,予罷郡西歸,道出於此,而是廳新成。忝春秋之徒也。見不朽之作,而無述焉,心竊恥之,請書本末,以告來者。其他善政能事,有風俗言,故不采列於記上。太和八年八月一日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