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新修吳太宰伍相神廟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楚州新修吳太宰伍相神廟記
作者:盧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1

舍人事而介福,專人事而薄神,皆君子不為也。苟不以仁惠愛民,而止以墮怠理道,持甘酌芳饎以交神,神在聰明正直,豈許之乎?若憂勤焦思,訪接無怠,於賢人且不遺,況賢神乎!所以大德君子,以厚人故不薄神。

楚州淮堧涘太宰伍相廟,置在吳時。臨邗溝當伐越時,為饋運所開,太宰經畫。及因讒而沒,其神憑大波,雄憤無所泄,蓄為猛飆駭眾。吳人恐之,故相與立祠邗溝上。曆代皆崇其祠,椎牛釃酒,小民有至破產者。比齊清河王勵刺此州,申教部民,不宜荒瀆非神之意,其風稍革。國朝龍朔中,為狂人郭行真所焚。乾封初準敕重建。

大中十歲四月十八日,上以山陽薦災,當寧憂軫曰:「非朝之顯德清望有材者,不可分吾憂子眾姓。」於是詔兵部郎中榮陽公守郡,立政行道,得民之心。每兩小差期,晴少失候,公一至請之,靈貺立答。連歲豐穰,豈非神之陰讚耶!舊廟菆隘淺迫,前橫岸道,塵坌玷褻。公默圖將顯大之,且俟誠化更廣,即增張神宇。俄有州人蔣容者啟公,請合財葺之,殆天啟乎?何冥契如是耶,於是開其前,伸其後,重肖神像及儀從等畢。新廟之成也,麵河距淮,岩然崇堂,蜿然修廊。像設新而英姿益明,旗旓新而靈衛愈嚴。庭可以長布武,階可以勞拾級。管簫朝奏,一何和神也;風月夕清,一何宜神也。祭法曰: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山陵林穀川澤,民所財用也。今太宰之高,不啻星辰;太宰之利,不啻山穀。彼青骨而邀食於民者,豈得同日而語。

洎詔徵公為左諫議大夫,釋符之日,恕蒙公付以留務。行及祠前,顧謂恕曰:「有事或誠存太宰,其應也如響。今去,能無惑焉!君為我編其修建之由。」 恕謹奉教,一無偽飾。公之始至也,承菑沴之後,廬井殘矣,廩藏空矣,道既僵殍,牢亦充塞。及公之布德也,四時洽暢,千里醉歌,帑廥皆溢,庭無訟人。鄉縣郭邑,致十倍之繁富;廓宇亭肆,興萬堵之宏麗。休祥表見,仁聲流揚,傳車雲歸,耆少遮道,竟夕不得前。雖古之良二千石,實有慚色。素負謙損不先之道,至於理功,皆不欲人言。恕親吏也,其可隱而不書。巨唐大中十二年七月十一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