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古題要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樂府古題要解
作者:吴兢 唐
舊本題唐吳兢撰。兢有《貞觀政要》,已著錄。考《崇文總目》載《古樂府古題要解》共十二卷。晁公武《讀書志》稱兢纂采漢、魏以來古樂府詞凡十卷。又於傳記及諸家文集中采樂府所起本義,以釋解古題。觀《崇文總目》稱二書共十二卷,而《讀書志》稱古樂府十卷,則所餘二卷為《樂府古題要解》矣。卷數與今本相合。《崇文總目》又載《樂府解題》,稱不著撰人名氏。與吳兢所撰《樂府古題》頗同,以《江南曲》為首。其後所解差異。此本為毛晉津逮秘書所刊。後有晉跋,稱今人以兢所撰與《樂府解題》混為一書。又稱太原郭氏諸敘中,輒引《樂府解題》不及《古題要解》。今考郭茂倩《樂府詩集》所引《樂府解題》,自漢鐃歌《上之回》篇始,乃明題吳兢之名。則混為一書,已不始於近代。然茂倩所引,其文則與此書全同,不過偶刪一二句,或增入樂府本詞一二句,不應互相剿襲至此。疑兢書久佚,好事者因《崇文總目》有「《樂府解題》與吳兢所撰樂府頗同」語,因捃拾郭茂倩所引《樂府解題》,偽為兢書。而不知王堯臣等所謂與樂府頗同者,乃指其解說古題體例相近,非謂其文全同。觀下文即雲以《江南曲》為首,其後所解差異,是二書不同之明證。安有兩家之書如出一口者乎?且樂府自樂府,雜詩自雜詩,卷末乃載及建除諸體,並及於字謎之類,其為捃拾以足兩卷之數,灼然可知矣。《晉跋》稱是書凡三本,一得之廣山楊氏,一得之錫山顏氏,最後乃得一元板。然則是書為元人所贗造也。

卷上[编辑]

[编辑]

樂府之興,肇於漢魏。歷代文士,篇詠實繁。或不睹於本章,便斷題取義。贈夫利涉,則述《公無度河》;慶彼載誕,乃引《烏生八九子》;賦雉斑者,但美繡錦臆;歌天馬者,唯敘驕馳亂蹋。類皆若茲,不可勝載。遞相祖習,積用為常,欲令後生,何以取正?余頃因涉閱傳記,用諸家文集,每有所得,輒疏記之。歲月積深,以成卷軸,向編次之,目為《古題要解》云爾。

江南曲[编辑]

右:《江南曲》古詞云:"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又云:"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蓋美其芳晨麗景,嬉遊得時。若梁簡文"桂楫晚應旋",唯歌遊戲也。又有《采菱曲》等,疑皆出於此。

度關山[编辑]

右:《關山》古詞,曹魏樂奏武帝所賦"天地間,人為貴",言人君當自勤勞,省方黜陟,?br>===癱「騁病H裊捍鲿痹?昔聽《隴頭吟》,平居已流涕",但敘征人行役之思焉===

長歌行[编辑]

右:古詞:"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言榮華不久,當努力為樂,無至老大乃傷悲也。曹魏改奏文帝所賦"西山一何高",言仙道洪濛不可識,如王喬赤松,皆空言虛辭,迂怪難信,當觀聖道而已。若晉陸士衡"逝矣經天日",復言人運短促,當乘閑長歌,不與古文合。

薤露歌[编辑]

亦曰《薤露行》。蒿裏傳亦曰《蒿裏什》。亦曰《泰山吟行古》

右:喪歌。舊曲本出於田橫門人,歌以葬橫。一章言人命奄忽如葬上之露,易晞滅也。詞云:"葬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已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二章言人死精魄歸於蒿裏。詞云:"蒿裏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今乃不得少踟躕。"至漢武帝時,李延年分為二曲,《薤露》送王公貴人,《蒿裏》送士大夫庶人,挽柩者歌之,亦呼為《挽柩歌》。《左氏春秋》:"齊將與吳戰於艾陵,公孫夏使其徒歌《虞殯》。"杜預註云:"送葬歌也。"即喪歌不自田橫始矣。復有《泰山吟行》,亦言人死精魄歸於泰山,《葬露》、《蒿裏》之類也。

雞鳴[编辑]

右:古詞:"雞鳴高樹顛,狗吠深宮中。"初言天下方太平,蕩子何所之。次言黃金為門,白玉為堂,置酒作倡樂為樂,兄弟三人近侍,榮耀道路,其文與《相逢狹路間行》同。終言桃傷而李仆,諭兄弟當相為表裏。若梁劉孝威《雞鳴篇》,但詠雞而已。

對酒行[编辑]

右:闕古詞。曹魏樂奏武帝所賦"對酒歌太平"。其旨言王者德澤廣被,政理人和,萬物咸遂。若梁範雲"對酒心自足",則言但當為樂,勿殉名自欺也。

烏生八九子[编辑]

右:古詞:"烏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樹間。"言烏母生子,本在南山巖石間,而來為秦氏丸所殺;白鹿在苑中,人得以脯;黃鵠摩天,鯉魚在深淵,人可得而烹煮之。則壽命各有定分,死生駐前後也。若梁劉孝威"城上烏,一年生九雛",但詠烏而已,不言本事。

平陵東[编辑]

右:古詞:"平陵東,松柏桐,不知何人劫義公。"此漢翠義門人所作也。義,丞相方進之少子,字文中,為東郡太守。以王莽篡漢,起兵誅之,不克而見害。門人作歌以怨之。

陌上桑[编辑]

右:古詞:"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舊說邯鄲女子秦姓名羅敷,為邑人千乘王仁妻。仁後為趙五家令。羅敷出采桑陌上,趙五登臺見而悅之,置酒欲奪焉。羅敷善彈箏,作《陌上桑》以自明,不從。案其歌詞,稱羅敷采桑陌上,為使君所邀,羅敷盛誇其夫為侍中郎以拒之,與舊說不同。若晉陸士衡"扶桑升朝暉"等,但歌佳人好會,與古調始同而末異。

短歌行[编辑]

右:魏武帝"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晉陸士衡"置酒高堂,悲歌臨觴",皆言當及時為樂。又舊說《長歌短歌》,大率言人壽命長短分定,不可妄求也。

燕歌行[编辑]

右:晉樂奏魏文帝"秋風蕭瑟天氣涼"、"別日何易會日難"二篇,言時序遷換而行役不歸,佳人怨曠無所訴也。

秋胡行[编辑]

右:舊說:魯有秋胡子,納妻五日而宦於陳,五年乃歸。未至家,於路傍見婦人采桑,美,悅之。下車謂曰:"力田不如逢豐年,力耕不如見公卿。吾今有金,願以與夫人。"婦曰:"婦人當采桑力作,以養舅姑,不願人之金。"秋胡歸至家,奉金遺母。母使人呼婦,婦至,乃向采桑者婦也。婦惡其行,因東走投河而死。後人哀而賦焉。

苦寒行[编辑]

右:晉樂奏魏武帝"北上太行山",備言冰雪溪谷之苦。或謂《北上行》,蓋因魏武帝作此詞,今人效之。

董桃行[编辑]

右:古詞:"吾欲上謁從高山,山頭危險大難言。"言五嶽之上,皆以黃金為宮闕,而多靈獸仙草,可以求長生不死之術,令天神擁護人君以壽考也。舊說《董桃行》,後漢遊嬋和,終有董卓作亂,卒以逃亡。後人習之為歌章,樂府春天之,以為炯戒焉。陸士衡"和風習習薄林",宋謝靈運"春虹散采銀河",但言節物芳華,可及時行樂,無使徂齡坐徙而已。晉傳休奕著《歷九秋篇》十二章,具敘夫婦別離之思,亦題雲《擬董桃行》,未詳也。

塘上行[编辑]

右:前誌雲晉樂奏魏武帝"蒲生我池中",而諸集錄皆言其詞魏文帝甄後所作,嘆以讒訴見棄,猶幸得新好不遺故惡焉。

善哉行[编辑]

右:古詞:"來日大難,口燥脣乾。"言人命不可保,當樂見親友,且求長生術,與王喬八公遊焉。又魏文帝詞云:"有美一人,婉如清揚。"言其妍麗,知音識曲,善為樂方,令人忘憂。此篇諸集所出,不入《樂志》。

東門行[编辑]

右:古詞云:"出東門,不顧歸。"言士有貧不安其居者,拔劍將去,妻子牽衣留之,願共餔共餔糜,不求富貴,且曰:"今時清,不可為非也!"若鮑照"傷禽惡弦驚",但傷離別而已。

西門行[编辑]

右:古詞云:"出西門,步念之。"始言醇酒肥牛,及時為樂,次言"人生不滿百,常懷千載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末言無貪財惜費,為後世所嗤。諸家樂府詩又有《順東西門行》,為三七言,亦傷時顧陰,有類於此也。

煌煌京洛行[编辑]

右:晉樂奏魏文帝"夭夭桃園,無子空長",言虛美者多敗。又有"韓信鳥盡弓藏;子房保身全名;蘇秦傾側賣主;陳軫忠而有謀,楚懷不納;吳起智小謀大;郭生古之雅人,燕昭臣之"及"仲連高士,不受千金"等語。若宋鮑照"鳳樓二十重",梁戴暠"欲知佳麗地",始則盛誇帝京之美,而末言君恩歇薄,有怨曠沈淪之嘆也。

艷歌何嘗行[编辑]

亦曰《飛鶴行》

右:古詞:"飛來雙白鶴,乃從西北來。"言雌病,雄不能負之而去,"五里一反顧,六里一徘徊",雖遇新相知,終傷生別離也。又云"何嘗快,獨無憂",不復為後人所擬也。

步出夏門行[编辑]

亦曰《隴西行》

右:古詞云:"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此篇出諸集,不入《樂志》。始言婦有容色,能應門承的,次言善於主饋,終言送迎皆合於禮。若梁簡文"隴西四戰地",但言辛苦戰,佳人怨思而已。

野田黃雀行[编辑]

右:晉樂奏魏曹植"置酒高殿上",始言豐膳樂飲,盛賓主之獻酬;中言歡樂極而悲,嗟盛時不再;終歸於知命而不復憂焉。

滿歌行[编辑]

右:古詞:"為樂未幾時,遭世險巇。"其始言逢此百罹,零丁荼毒,古人遜位躬耕,遂我取願;次言窮達天命,智者不憂,莊周遺名,名垂千載;終方言命如鑿石見火,當自娛以頤養,保此百年也。

棹歌行[编辑]

右:晉樂奏魏明帝辭雲"王者布大化",備言平吳之熏。若陸士衡"遲遲春欲暮",又如梁簡文帝"妾信在湘川",但言乘舟鼓棹而已。

雁門太守行[编辑]

右:古詞云:"漢孝和帝時,洛陽令王君。"當時廣漢郪人王渙,字稚子,父順,安定太守。渙少好俠,尚氣力,數通輕剽少年。晚改節博學,通於法律。舉茂才,除溫令,政化大行。人畜牧於野,輒云以付稚子,終無失盜。遷兗州刺史,一年,除拜侍御史。轉洛陽令,獄訟止息,發擿奸伏如神。元興初病卒。老少咨嗟,奠酬以千數。及喪西歸,至弘農,人多設祭於路。吏問其故,言我平常持租詣洛陽,有司鈔截,恆亡其半,自王君在事,不復見侵枉,故來報耳。人思其德,立祠在安陽亭。有食酒肉,輒往弦歌而祭之。後鄧太后下詔褒美,拜其子石為郎。帝事黃老之道,悉毀諸祠廟,惟渙及卓茂廟存焉。按其歌詞歷述渙本末,與本傳合,而題雲《雁門大守行》,所未詳也。若梁簡文帝"輕霜中夜下",備言邊城征戰之思。及皇甫規雁門之問,蓋依題焉。

白頭吟[编辑]

右:古詞:"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又云:"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始言良人有兩意,故來與之相決絕;次言別於溝水之上,敘其本情;終言男兒當重意氣,何用於錢刀也。一說司馬相如將聘茂陵人女為妾,文君作《白頭吟》以自絕,相如乃止。若宋鮑照"直如硃絲繩",陳張正見"平生懷直道",唐虞世南"葉如幽徑蘭",皆自傷清直芬馥,而遭鑠金點玉之謗,君恩似薄,與古文近焉。主以上以上樂府《相和歌》。案相和而歌,並漢世街陌謳謠之詞,絲竹更相和,執節者歌之。本一部,魏明帝分為二部,更遞夜宿。本十七曲,後為十三曲,今所載之外,復有《氣出唱精列東光引》等三篇。自《短歌行》以下,晉荀勖采擇舊詞施用,以代漢魏,故其數廣焉。

殿前生桂樹[编辑]

古樂府《鞞舞歌》。按《鞞舞歌》,漢代燕享用之,不詳所起。其歌又有《關東有賢女》、章帝所造《章和二年中》、《樂久長》、《四方皇》共五篇,其詞皆亡。近史亡,《鞞舞》本漢《巴渝舞》。高祖自蜀漢伐楚,其人勇而善鬥,好為歌舞,帝觀之曰:"武王伐紂之歌。"使工習之,號曰《巴渝》。渝,美也。或云其地有渝水,因以取名,未詳也。

白鳩篇[编辑]

右:其詞首章曰:"翩翩白鳩,載飛載鳴。懷我君德,來集君庭。"按晉楊泓《舞序》云:"自到江南,見有《白符舞》,或言《白鳧鳩舞》,察其詞旨,乃吳人患孫皓虐政,思從晉也。"《濟史》載其本歌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晉為金德,"符"與"鳩"皆"合"也。則上"翩翩白鳩"之詞,蓋後晉人改也。

碣石篇[编辑]

右:晉樂奏魏武帝詞。首章言東臨碣石,見滄海之廣,日月出入其中。二章言農功畢而商賈往來。三章言鄉土不同,人性各異。四章言"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也。

淮南王篇[编辑]

右:古詞:"淮南王,自言尊。"淮南小山所作也。舊說漢淮南王安服食求仙,遍禮方士,遂與八公相攜俱去,莫知所適。小山之徒,思戀不已,乃作《淮南王歌》。其詞實言安仙去。以上以上樂府《拂舞歌》。按《拂舞》,前史雲出自江右。復有《濟濟》、《獨祿》等共五篇。今讀其詞,除《白鳩》一篇,餘並非吳歌,未知所起。

折纻歌[编辑]

右:古詞盛稱舞者之美,宜及芳時為樂。其譽白纻曰:"質如輕雲色如銀,制以為袍餘作巾,袍以光軀巾拂塵。"以上樂府曰《白纻歌》。按舊史稱白綻吳地所出,《白纻舞》本吳舞也。梁武帝令沈約改其詞為四時之歌,若"蘭葉參差桃半紅"即其春歌也。周處《風土記》云:"吳黃龍中,童謠云:'行白者,君追汝,句驪馬。'後孫權征公孫淵,海浮乘舶。舶,白也。時和歌猶雲行白纻。"蓋出於此。右漢武帝元封初因至雍,遂通回中道,後數出遊幸焉。其歌稱帝"遊石關,望諸國,月支臣,匈奴服",皆美當時事也。

戰城南[编辑]

右:其詞大略言"戰城南,死郭北",野死不得葬,為烏鳥所食,願為忠臣,朝出攻戰而暮不得歸也。

巫山高[编辑]

右:其詞大略言江淮水深,無梁可度,臨水遠望,思歸而已。若齊王融"想像巫山高"、梁範雲"巫山高不極",雜以陽臺神女之事,無復遠望思歸之意也。

君馬黃[编辑]

右:初言"君馬黃,臣馬蒼,二馬同逐臣馬良",終言美人歸以南,歸以北,駕車馳馬,令我心傷。

芳樹[编辑]

右:古詞,中有云:"妒人之子愁殺人,君有他心,樂不可禁。"若齊王融"相思早春日"、謝朓"早玩華池陰",但言時暮眾芳歇絕而已。

有所思[编辑]

右:其辭大略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毒瑁簪。聞君有他心,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已往,勿復相思,而與君絕"也。若齊王融"如何有所思"、梁劉繪"別離安可再",但言離思而已。

雉子斑[编辑]

右:古詞,中有云:"雉子高飛止,黃稭飛之以千里。雄來飛,從雌視。"若梁簡文帝"妒場時向隴",但詠雉而已。

臨高臺[编辑]

右:古詞,大略言"臨高臺,下有清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蘭,黃稭高飛離哉翻。開弓射鵠,令吾主壽萬年"。若齊謝朓"裏常思歸",但言歸望傷情而已。一作古詞言"臨高臺,下見清水中有黃鵠飛翻,關弓射之,令我主萬年"。

釣竿[编辑]

右:舊說有伯常子避仇河濱為漁者,其妻思之而為《釣竿歌》。每至河側輒歌之。後司馬相如作《釣竿》詩,遂傳以為樂曲。若劉孝威"釣舟畫彩鹢",但稱綸釣嬉遊而已。以上樂府《鐃歌》。案漢明帝定樂有四品,最末曰《短簫鐃歌》,軍中鼓吹之曲。舊說黃帝所造,以建武揚德。《周禮》所謂"王大捷則愷樂,軍大獻則愷歌"是也。自《上之回》皆漢曲。又有《硃鷺》、《思悲翁艾如張》、《擁離》、《戰城南》、《巫山高》、《上陵》、《將進酒》、《君馬黃》、《芳樹》、《有所思》、《雞子斑聖人出》、《上邪》、《臨高臺》、《遠如期》、《石留》等十八曲,字多紕繆不可曉。《釣竿》一篇,晉代亦稱為漢止於十八,恐非是也。鐃如鈴而有舌,執柄而鳴之,周禮以止也。

《黃鶴吟》一曰《黃鵠》。

《隴頭吟》一曰《隴頭水》。《出關》

《入關》《出塞》《入塞》一本闕上四曲。

《折黃柳》《黃覃子》《赤之揚》一本闕上二曲。

《望行人》魏晉已來,惟傳十曲。《關山月》《洛陽道》

《長安道》《梅花落》《紫騮馬》《馬》《雨雪》《劉生》合一十八曲。一本多《豪俠行》、《古劍行》、《洛陽公子行》三題,誤。

劉生[编辑]

右:劉生不知何代人,觀齊梁已來所為《劉生》詞者,皆稱其任俠豪放,周遊五陵三秦之地。或云抱劍專征為符節官,所未詳也。知以上以上樂府橫吹曲,有鼓角。《周禮》:"以{卉鼓}鼓鼓軍事用角。"舊說雲,蚩尢氏帥魍魅與黃帝戰於汲鹿之野,帝始命吹角為龍鳴以禦之。其後魏武北征烏丸,越涉沙漠,軍士聞之,悲而思歸。於是減為中鳴,尤更悲矣。又有胡角者,本以應胡笳之聲,後漸用之,有雙角,即胡樂也。漢博望侯張騫入西域,傳其法,唯得《摩訶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聲二十八解,一本多"其法"二字。乘輿以為武樂。東漢以給邊將。又有《出關》、《入關》、《出塞》、《入塞》、《黃覃子》《赤之揚》、《黃鵠吟》、《隴頭吟》、《折楊柳》、《望行人》等十曲,皆無其詞。若《關山月》已下八曲,後代所加也。

王昭君[编辑]

右:舊史五嬙字昭君,漢元帝時,匈奴入朝,詔以嬙配之,號胡閼氏。一說漢元帝後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其形,案圖召幸。宮人皆賂畫工,多者十萬,少者亦不減五萬。昭君自恃容貌,獨不肯與。工人乃醜圖之,遂不得見。及後匈奴入朝,選美人配之,昭君之圖當行。及入辭,光彩射人,悚動左右。天子方重失信外國,悔恨不及,窮案其事,畫工有杜陵毛延壽,為人形,醜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陳敞,新豐劉白龔寬,並工狗馬,人形不逮延壽。下杜陽望樊青,尤善布眾色。皆同日棄市,籍其資財。漢人憐昭君遠嫁,為作歌詩。始武帝以江都王建女細君為公主,嫁烏孫王昆莫,令琵琶馬上作樂,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然。晉文王諱"昭",故晉人改為"明君"。石崇有妓曰綠珠,善歌舞。以此曲教之,而自制《王明君歌》,其文悲雅,"我本漢家子"是也。《琴操》載:昭君,齊國王穰女。端正閑麗,未嘗窺看門戶。穰以其有異於人,求之者皆不與。年十七,獻之元帝。元帝以地遠不之幸,以備後宮。積五六年。帝每遊後宮,昭君常恐不出。後單于遺使朝賀,帝宴之,盡召後宮,昭君乃盛飾而至。帝問:"欲以一女賜單于,誰能行者?"昭君乃越席請往。時單于使在旁,帝驚恨不及。昭君至匈奴,單于大悅,以為漢與我厚,縱酒作樂。遺使者報漢,送白璧一雙,駿馬十疋,胡地珠寶之類。昭君恨帝始不見遇,乃作怨思之歌。單于死,子世達立。昭君謂之曰:"為胡者妻母,為秦者更娶。"世達曰:"欲作胡禮。"昭君乃吞藥而死。

子夜[编辑]

右:舊右舊史雲晉有女子曰子夜所作,聲至哀。晉武帝太元中,瑯琊王軻家有鬼歌之。後人依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吳聲也。

前溪歌[编辑]

右:晉車騎將軍沈玩所造舞曲也。

烏夜啼[编辑]

右:宋臨川王義慶造也。宋元嘉中,徙彭城王義康於豫章郡。義慶時為江州,相見而哭。文帝聞而怪之,徵還宅。義慶大懼,妓妾聞烏夜啼,叩齋閣云:"明日應有赦。"及旦,改南兗州刺史,因作此歌。故其和云:"籠窗窗不開,夜夜望郎來。"亦有《烏棲曲》,不知與此同否。

石城樂[编辑]

齋右:宋臧質所作也。石城在竟陵。質為竟陵守,於城上眺矚,見群少年歌謠通暢,因而為之詞云:"生長石城下,開窗對城樓。城中美少年,出入相依投"。

莫愁[编辑]

古右:出於《石城樂》。石城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謠,故《石城樂》和中復有莫愁聲。其辭曰:"莫愁在何處?莫愁石城西。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古歌亦有莫愁,洛陽女,與此不同===

襄陽[编辑]

右:宋隨王誕始為襄陽郡,元嘉末仍為雍州刺史。夜聞諸女歌謠,因為之詞曰:"朝發襄陽城,暮至大隄宿。大陽諸女兒,花艷驚郎目。"若裴子野《宋略》稱:"晉安侯劉道彥為雍州,有惠化,百姓歌之,謂之《襄陽樂》。"蓋非此也。以上樂府清商曲也。按蔡邑云:"清商曲,其詞不足采著。"其曲名有《出郭西門》、《陸地行車》、《夾鍾》、《硃堂寢》、《奉法》等五曲,非止《王昭君》等。一說清商曲,南朝舊樂也。永嘉之亂,中朝舊曲散落江右,無復宋梁新聲。元魏孝文帝篡漢,收其所復南音,謂之清商樂,即此等是也。隋平陳,因置酒清商署,若《巴渝》、《白纻》等曲皆在焉。

卷下[编辑]

日重光,月重輪[编辑]

右:為漢明帝樂人所作也。明帝為太子時,樂人作歌詩四章,以贊太子之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輪》,三曰《星重輝》,四曰《海重潤》。漢末喪亂,後二章亡。舊說雲,天子之德,光明如日,規輪如月,光耀如星,霑潤如海。太子比德,故云重焉。

上留田行[编辑]

《古今註》雲"上苗田",此雲"上留",蓋傳說之誤。未知孰是。

右:舊說上留田,地名,此地人有父母死,不字其孤弟者。鄰人為弟作悲歌,以諷其兄,因以地名為曲。蓋漢代人也。

相逢狹路間行[编辑]

亦曰《長安有狹斜行》

右:古詞:"相逢狹路間,道隘不容車。"其說已具《雞鳴篇》。

艷歌行[编辑]

右:古詞:"翩翩堂前燕,冬藏夏來見。"言燕尚冬藏夏來,兄弟乃流宕在他縣,主人婦為綻衣服,其夫見而疑之。

怨歌行[编辑]

一曰《怨詩行》

右:古詞:"為君既不易,為臣良獨難。"言周公推心輔政,二叔流言,致有雷雨拔木之變。梁簡文帝"十五頗有餘",自言姝艷,而以讒見毀。又曰:"持此傾城貌,翻為不肖軀。"與古文意同辭異。班婕妤《紈扇詩》亦云《怨歌行》,不知與此同否。

飲馬長城窟行[编辑]

右:古詞:"青青河邊草,綿綿思遠道。"傷良人流宕不歸。或云蔡邕之詞。若陳琳"水寒傷馬骨",則言秦人苦長城之役也。

君子行[编辑]

右:古詞雲"君子防未然,不處嫌疑間。"言君子雖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以遠嫌疑也。

君子有所思行[编辑]

右:陸機"命賀登北山"、鮑照"西山登雀臺"、沈約"晨策終南首",其旨言雕室麗色,不足為久歡,晏安酖毒,滿盈所宜敬忌,與《君子行》異也。

朝歌行[编辑]

右:古詞三七言。言雖甚奇寶器,不遇知己,終不見重,願逢知己以托意焉。

豫章行[编辑]

右:機"泛舟清川渚"、謝靈運"出宿告密親",皆傷離別。言壽短景馳,容華不久。傅玄《苦相篇》"苦相身為女",言盡力於人,終以華洛見棄,亦題曰《豫章行》。

門有車馬客行[编辑]

右:曹植等皆言問訊其客,或得故舊鄉里,或駕自京師,備敘市朝遷謝,親戚彫喪之意也。

猛虎行[编辑]

右:陸士衡"渴不飲盜泉水",言從遠役猶耿介,不以艱險改節也。

齊謳行[编辑]

右:舊說齊人以歌其地。陸士衡"營丘負海曲",述齊地之美。

吳趨行[编辑]

右:舊說吳人以歌其地。陸士衡"楚妃且勿嘆"是也。

會吟行[编辑]

右:謝靈運"六引緩清唱",其致與《吳趨行》同也。

從軍行[编辑]

右:皆述軍旅苦辛之詞也。

出自薊北門行[编辑]

右:其詞與《從軍行》同,而兼言燕薊風物及突騎悍勇之狀,與《吳趨行》同也。

結客少年[编辑]

右:言輕生重義,慷慨以立功名也。

東武吟行[编辑]

或無"行"字

右:鮑照"主人且勿喧"、沈約"天德深且曠",傷時移世異,芳華但謝而已。

苦熱行[编辑]

右:備言流金鑠石火山炎海之艱難也。亦有《苦寒行》,在前相和曲。

放歌行[编辑]

右:鮑照"蓼蟲邂葵堇"之類,言朝廷方盛,君上愛才,何為臨路相將而去也。

西長安行[编辑]

右:傅休奕:"所思兮何方?乃在西長安。"其下因敘別離之思。

怨歌行[编辑]

右:傅休奕:"昭昭朝時日,皎皎最明月。"蓋傷十五入君門,一別終華發,望不及偕老,猶望死而同枕之義。

昇天行[编辑]

右:曹植"日月何肯留"、鮑照"家世宅關輔"。曹植又有《飛龍》、《仙人》、《上仙錄》與《神遊》、《五遊》、《遠遊》、《龍欲昇天》等七篇。如陸士衡《緩聲歌》,皆傷人世不永,俗情險艱,當求神仙翺翔六合之外。其詞蓋出楚歌《遠遊篇》也。

鳳將雛[编辑]

右:舊說漢世樂曲名也。若晉應璩《百一詩》云"言是《鳳將雛》",非魏晉曲明矣。

楚妃嘆[编辑]

右:陸士衡《吳趨行》云:"楚妃且勿嘆。"明非近題也。非關晉曲明矣。

白馬篇[编辑]

右:曹植"白馬飾金羈"、鮑照"白馬骍角弓"、沈約"白馬紫金鞍",皆言邊塞征戰之狀。

空城雀[编辑]

右:鮑照:"雀乳四鷇,空城之隅。"言輕飛近集,免傷網羅而已。

半度溪[编辑]

右:言戰而半涉溪水見迫,所言皆嶺南地。又有《武溪深》,亦此類也。

起夜來[编辑]

右:其詞意常念疇昔,思君之來也。

獨不見[编辑]

右:皆言思而不得見也。

夜夜曲[编辑]

右:皆言獨處自傷之意也。

攜手曲[编辑]

右:言攜手行樂,恐芳時不留,君恩將歇也。

陽春曲[编辑]

右:傷時也。

關山月[编辑]

右:皆言傷離別也。

博陵王官俠曲[编辑]

右:見《陳琳集》。云云。

新城長樂宮行[编辑]

右:備言彫飾刻鏤之美也。

大垂手[编辑]

右:言舞而垂其手。亦有《小垂手》及《獨垂手》也。

行路難[编辑]

右:備言世路艱難及離別悲傷之意,多以"君不見"為首。

蜀道難[编辑]

右:備方銅梁玉壘之險。又有《蜀國篇》,與此頗同。

秦王衣曲[编辑]

右:言咸陽春景及宮闕之美,秦王卷衣以贈所歡也。

輕薄篇[编辑]

右:言乘肥衣輕,馳逐經過為樂。與《少年行》同意。

妾薄命篇[编辑]

右:曹植"日月既逝西藏",蓋恨宴私之歡不久。如梁簡文"名都多麗質",傷良人不返,王嬙遠聘,盧姬嫁遲。嬙即王昭君也。

苦哉行[编辑]

右:魏文帝:"上山采薇,日暮苦饑。"傷役艱辛也。

悲哉行[编辑]

右:陸士衡"遊客芳春林,春芳傷客心"、謝惠連"羈人感淑節,緣感欲回沆",皆感時傷別而已。

以上樂府雜題。案自《相逢狹路間行》已下,皆不知所起。自《君子有所思行》已下,又無本詞。仲尼稱不知則闕之,以俟知者。今但據後人所擬,采其意而註之。如曹植《鴛鴦》、《種葛》、《胡君》、《箜篌》、《蒲生》、《吾》、《生作安樂》、《少年行》《東海》、《人生》、《歡坐玉殿》、《閶闔》、《日與月》、《日月既逝》、《日月》、《只翼》、《太極》、《白馬名都盤石驅車東嶽弁歌》、《結客》、《大南寺》,擬《氣出唱》為《惟乾》,《對酒行》為《於穆》,《精列行》為《兩儀》,《陌生桑》為《望雲》,《有所思》為《嗟佳人》,《善哉行》為《日苦短》,《短長歌》為《蝦蛆》,一作《擬長歌行》為《蝦蛆》。出為《尺蠖》,《出東門》為《惟漢》,《苦寒行》為《籲嗟》,《飲馬長城窟》為《扶桑嗟生》,《豫章行》為《窮達》,《葬露行》為《天地》,《秋胡行》為《在昔》,《妾薄命》為《日月》,《齊吟行》為《美女》,《泰山梁父吟》為《八方》等篇。雖《□禹行》以上亦多是擬古所作,後人不復繼作,故並不錄。若傅休奕《有女秋蘭》、《車遙遙燕美人》,謝靈運《卻東西門行》、《前有樽酒行》、《陳歌越謠》等行《前後聲代後移歌》等歌,諸家集後有《城上麻》、《攜手雍臺》、《送歸》、《夾樹》、《度易水》、《胡無人行桐柏山華陰山》、《老年行》,近吳均輩多擬此等,並自為樂府,皆不見古詞,亦並闕之,以俟知者。

思歸分[编辑]

一曰《離拘操》

右:舊說衛有賢女,邵王聞其美,請聘之,未至而王薨。太子曰:"吾聞齊桓公得衛女而霸,今衛女賢者,欲留之。"大夫曰:"不可。若賢女必不我聽,若聽必不賢,則不足取也。"太子遂留之,果不聽。拘於深宮,思歸不得,援琴而歌,曲終,益而死。晉石崇亦有《思歸引》,但歸河陽取居。若劉孝威"胡地憑良馬",備言思歸之狀而已。

雉朝飛[编辑]

右:舊說齊宣王時,處士犢沐子所作也。年七十無妻,出采薪於野,見雉雄雌相隨而飛,意動心悲,乃仰天而嘆曰:"聖王在上,恩及草木鳥獸,而我獨不獲!"因援琴而歌以自傷。其聲中絕。魏武帝宮人有盧女者,故將軍陰淑之妹。七歲入漢宮,學鼓琴,特異於餘妓,善為新聲,能傳此曲。至魏明帝崩,出降為尹更生妻。若梁簡文帝"晨光照麥畿",但詠雉而已。

走馬引[编辑]

右樗裏牧恭所造也。為父報讎,殺人而藏匿山谷之中。有天馬夜降,鳴於其室。奔逃入沂澤中,援琴而彈之,為天馬之聲,因以為引焉。

別鶴操[编辑]

右:舊說商陵牧子所作也。娶妻五年無子,父兄將為之改娶,妻聞之,中夜起,倚戶而悲嘯。牧子聞之,愴然而悲,乃援琴而歌曰:"將乖比翼兮隔天端,山川悠遠兮路漫漫,攬衣不寐兮食忘餐。"後人因傳以為曲焉。

水仙操[编辑]

右:舊說伯牙學鼓琴於成連先生,三年而成。至於精神寂寞,情誌專一,尚未能也。成連雲"吾理由子春在海中,能移人情。"乃與伯牙延望,無人。至蓬萊山,留伯牙曰:"吾將迎吾師。"刺船而去,旬時不返,但聞海上水汩汲漰澌之聲。山林窅冥,群鳥悲號,愴然嘆曰:"先生將移我情。"乃援琴而歌之。曲終,成連刺船而還。伯牙遂為天下妙手。

公無渡河[编辑]

本《箜篌引》

右舊說朝鮮津卒霍裏子高妻麗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髮攜壺,亂流而渡,其妻隨呼止之,不及,遂溺死。於是其妻援箜篌而鼓之,作歌曰:"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公墮而死當奈何!"聲甚淒愴。曲終,亦投河而死。子高還,以其聲語麗玉。麗玉傷之,乃引箜篌寫其聲。聞者莫不墮淚飲泣。麗玉以其聲傳鄰女麗容,名曰《箜篌引》。舊史稱漢武帝滅南越,祠太乙后土,令樂人侯暉依琴造坎言,坎坎節應也。侯,工人之姓。後語訛"坎"為"空"也。

以上以上樂府琴曲。案上諸語說多出《琴操》等書,《琴操》紀事好與本傳相違,今兩存者,以廣異聞也。

長門怨[编辑]

右為漢武帝陳皇后作也。後,長公主嫖女,字阿嬌。及衛子夫得幸,後退居長門宮,愁悶悲思。聞司馬相如工文章,奉黃金百斤,令靈解愁之辭。相如作《長門賦》,帝見而傷之,復得親幸者數年。後人因其賦為《長門怨》焉。

婕妤怨[编辑]

右為漢成帝班婕妤作也。婕妤,徐令彪之姑,況之女,美而能文。初為帝所寵愛,後幸趙飛燕姊娣,冠於後宮,婕妤自知恩薄,懼得罪,求供養皇太后於長信宮,因為賦及《紈扇詩》以自傷。後人傷之,為《婕妤怨》及擬其詩。

銅雀臺[编辑]

一曰《銅雀妓》

右:舊說魏武帝遺命令其諸子曰:"吾婕妤妓人,皆著銅雀臺中。於臺上施八尺繐帳,朝晡上酒脯粻Я之屬,每月朝十五,輒向帳前作妓樂。汝等時時登銅雀臺望吾西陵墓田。"後人悲其意而為之詠也。鑄銅雀置於臺上,因名為銅雀臺。

四愁,七哀[编辑]

右:《四愁》,漢張衡所作,傷時之文也。其皆以所思之處方朝廷,美之為君子,珍玩為義,巖險雪霜為讒諂。其流本出於《楚辭》、《離騷》。《七哀》起於漢末。如曹植《明月照高樓》、王仲宣"南登霸陵岸",皆《七哀》之一也。

同聲歌行[编辑]

右:漢張衡所作也。婦人自言幸得充閨房,願勉供婦職,不離君子。思為筦簟,在下以蔽匡床;思為衾幬,在上以衛霜露。繾綣枕席,沒齒不忘焉。蓋以喻當時士君子事君之心焉。

定情篇[编辑]

右:漢繁欽所作也。言婦人不能以禮從人,而自相說媚,乃解衣服玩好致之,用敘綢繆之志。若臂環致拳拳,指環致殷勤,耳珠致區區,香囊致扣扣,跳脫致契闊,佩玉結恩情,自以為誌而期於山隅、山陽、山西、山北,終而不答,乃自傷悔焉。

合歡詩[编辑]

右:晉楊方所作也。婦人言虎嘯風起,龍躍雲浮,磁石引針,陽燧致火,皆以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我情與君,亦猶形影宮商之不離也。常願食共並根穗,飲共連理杯,衣共雙絲絹,寢共無縫裯,坐必接膝,行必攜手,如鳥同心,如魚比目,利斷金石,密逾膠漆焉。

招隱,反招隱[编辑]

右:《招隱》本《楚詞》,漢淮南王安小山所作也。言山中不可以久留。後人改以為五言。若晉左思"杖策招隱士"等數篇,最為首出。晉王康居反其致,謂之《反招隱》。舊說《淮南》書有《小山》,亦有《大山》,政有大小,猶詩之有《大雅》、《小雅》焉。

砧槁今何在[编辑]

右:古詞。"砧槁今何在",槁砧,趺也,問夫何處也;"山上復有山",重"山"為"出"字,言夫不在也;"何當大刀頭",刀頭有環,問夫何時當還也;"破鏡飛上天",言月半當還也。

連句[编辑]

右:起漢武帝柏梁冥作。人為一句,連以成文,本七言詩。詩有七言,始於此也。

愛妾換馬[编辑]

右:其詞有淮南王,作者不知是劉安否。

自君之出矣[编辑]

右:出漢徐幹《室思詩》。其第三章云:"自君之出矣,明鏡暗不治。思君如流水,無有窮已時。"

離合詩[编辑]

右:起漢孔融,合其字以成文也。

盤中詩[编辑]

右:盤屈書之。傅休奕云:"山樹高鳥悲。"末雲"當從中央周四角"提也。

回文詩[编辑]

右:回復讀之,皆歌而成文也。

百年詩[编辑]

右:起"總角"至"百年",歷述其幼小丁壯耆耄之狀。十歲為一首。陸士衡至百二十時也。

步虛詞[编辑]

右:道觀所唱,備言眾仙縹緲輕舉之美。

道里名詩[编辑]

右:"道"謂漢孝文帝稱"北走邯鄲道","裏"謂高祖中陽裏之類,集以為詩也。

星名[编辑]

右:據《天文志》所載也。

郡縣名[编辑]

右:據《地理志》所載也。

卦名[编辑]

右:據《周易》所載也。

藥名[编辑]

右:據《本草》所載。

姓名[编辑]

右:據古人之知名者。

相名[编辑]

右:據相書所載,若"山庭"、"月角"是也。

宮殿名[编辑]

右:若《三輔黃圖》等所載。

草樹鳥獸名[编辑]

右:見於記錄者,皆可用也。

歌曲名[编辑]

右:據樂府所載。

針穴名[编辑]

右:據醫家《明堂》所載。

將軍名[编辑]

右:據職官所載。

車名[编辑]

右:據《周禮》、《漢官儀》所載。

船名[编辑]

右:若《左氏傳》吳艅艎之類也。

無名[编辑]

右:言本無名氏,若"無是公""烏有先生"。

寺名[编辑]

右:若白馬青龍之類也。

[编辑]

右:從一至十也。

八音[编辑]

右:金、石、絲、竹、匏、土、革、木。

六甲[编辑]

右:十二辰是也。

十二屬[编辑]

右:十二辰所配,若子鼠、醜牛之類。

六府[编辑]

右:水、火、金、木、土、穀。

漢武帝時乃立樂府,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舉司馬相如等數十人,造為詩賦,略論律呂,以合八音之調,蓋樂府之所肇也。自漢迄唐,作者焱起雲合,從未有匯成一編者。惟唐史臣吳兢纂采漢魏以來古樂府詞,分為十卷,惜乎不傳。傳者僅《古題要解》二卷,於傳記及諸文集中,采其命名緣起,令後人知所祖習。又有《樂府解題》,不著撰人名氏,與吳兢所撰差異。今人混為一書,謬矣。但太原郭氏諸敘中輒引《樂府題解》,不及《古題要解》,不知何故。余家藏是書凡三本,一得之虞山楊氏,一得之錫山顧氏。二氏素稱藏書家,不意施硃傅墨,較訂數遍,其間脫簡訛字,尚多於幾上凝塵。既得元版,頗善,但《會吟行》俱誤作《吳吟行》。按"會"謂會稽,謝靈運詩"咸共聆《會吟》",故云"其致與《吳趨行》同"也。如《采薇操》亦曰《晨遊高舉》,《琴曲》註中引吳兢云云。茲集中不載,豈逸文尚多耶?海隅毛晉識。

吳兢,汴州人。少勵志,貫知經史,方直寡諧。比魏元忠薦其才堪論撰,詔直史館,修國史。私撰《唐書》、《唐春秋》,敘事簡核,人以董孤目之。其捃摭樂府故實,與正史互有異同,真堪與《國史補》並垂不朽雲。晉又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