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三 樂府詩集
卷八十四 雜歌謠辭二
卷八十五 

卷八十四•雜歌謠辭二[编辑]

歌辭二[编辑]

戚夫人歌[编辑]

《漢書•外戚傳》曰:「高祖得定陶戚姬,愛幸,生趙隱王如意。惠帝立,呂后為皇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鉗,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太后聞之大怒,曰:『乃欲倚子邪!』召趙王殺之。戚夫人遂有人彘之禍。」

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汝。

畫一歌[编辑]

漢書》曰:「惠帝時,曹參代蕭何為相國。初,高帝與何定天下,法令既明具。及參守職,舉事無所變更,一遵何之約束,於是百姓歌之。」

蕭何為法,講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載其清靜,民以寧壹。

趙幽王歌[编辑]

漢書》曰:「趙幽王友,高帝之子。孝惠時,友以諸呂女為後,不愛,愛它姬。諸呂女讒之於太后。太后怒,召趙王,置邸,令衛圍守之。趙王餓,乃作歌,遂幽死。」

諸呂用事兮劉氏微,迫脅王侯兮強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誣我以惡,讒女亂國兮上曾不寤。我無忠臣兮何故棄國,自快中野兮蒼天與直。於嗟不可悔兮寧早自賊,為王餓死兮誰者憐之,呂氏絕理兮托天報仇。

淮南王歌[编辑]

漢書》曰:「淮南厲王長,高帝少子也。長廢法不軌,文帝不忍置於法,乃載以輜車,處蜀嚴道邛郵,遣其子、子母從居。長不食而死。後民有作歌歌淮南王。帝聞之,乃追尊淮南王為厲王,置園如諸侯儀。」

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京兆歌(齊•陸厥)[编辑]

《通典》曰:「京兆、馮翊、扶風,皆古雍州之域。秦始皇以為內史。漢景帝二年,分置左右內史。武帝改左內史為左馮翊,右內史為右扶風,後與京兆號三輔。」故趙廣漢云:「亂吾治者,常二輔是也。」

兔園夾池水,修竹復檀欒。不如黃山苑,儲胥與露寒。邐迤傍無界,岑鬱上幹。上幹入翠微,下趾連長薄。芳露浸紫莖,秋風搖素萼。雁起宵未央,雲間月將落。照梁桂兮影徘徊,承露盤兮光照灼。壽陵之街走狐兔,金卮玉碗會銷鑠。願奉蒲萄花,為君實羽爵。

左馮翊歌(陸厥)[编辑]

上林潏紫泉,離宮赫千戶。飛鳴亂鳧雁,參差雜蘭杜。比翼獨未群,連葉誰為伍。一物或難致,無雲泣易睹。

扶風歌九首(晉•劉琨)[编辑]

朝發廣莫門,暮宿丹水山。左手彎繁弱,右手揮龍淵。

顧瞻望宮闕,俯仰御飛軒。據鞍長歎息,淚下如流泉。

係馬長松下,發鞍高嶽頭。冽冽悲風起,泠泠澗水流。

揮手長相謝,哽咽不能言。浮雲為我結,飛鳥為我旋。

去家日已遠,安知存與亡。慷慨窮林中,抱膝獨摧藏。

麋鹿遊我前,猴猿戲我側。資糧既乏盡,薇蕨安可食。

攬轡命徒侶,吟嘯絕岩中。君子道微矣,夫子故有窮。

惟昔李愆期,寄在匈奴庭。忠信反獲罪,漢武不見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棄置勿重陳,重陳令心傷。

同前(宋•鮑照)[编辑]

昨辭金華殿,今次雁門縣。寢卧握秦戈,棲息抱越箭。忍悲別親知,行泣隨征傳。寒烟空徘徊,朝日乍舒卷。

秋風辭(漢•武帝)[编辑]

《漢武帝故事》曰:「帝行幸河東,祠后土。顧視帝京,忻然中流,與群臣飲宴。帝歡甚,乃自作《秋風辭》。」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衛皇后歌[编辑]

漢書》曰:「衛子夫為皇后。弟青,貴震天下,天下歌之。」按《外戚傳》:「衛子夫為平陽主謳者。武帝祓霸上,還過平陽主。既飲,謳者進,帝獨說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平陽主因奏子夫送入宮,是為衛皇后。」

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

李延年歌[编辑]

《漢書•外戚傳》曰:「李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愛之。嘗侍上起舞而歌。延年後為協律都尉。」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李夫人歌(漢•武帝)[编辑]

《漢書•外戚傳》曰:「孝武李夫人,本以倡進。初,武帝愛其兄延年。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帝乃召見之,實妙麗善舞,由是得幸。夫人少而早卒,帝思今不已。方士齊人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張燈燭,設帷帳,陳酒肉。而令帝居他帳,遙望見好女如李夫人之貌,還幄坐而步。又不得就視,帝愈益相思悲感,為作詩,令樂府諸音家弦歌之。」

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同前三首(唐•李商隱)[编辑]

一帶不結心,兩股方安髻。慚愧白茅人,月沒教星替。

剩結茱萸枝,多擘秋蓮的。獨自有波光,彩囊盛不得。

蠻絲繫條脫,妍眼和香屑。壽宮不惜鑄南人,柔腸早被秋波割。清澄有餘幽素香,鰥魚渴鳳真珠房。不知瘦骨類冰井,更許夜簾通曉霜。土花漠漠雲茫茫,黃河欲盡天蒼黃。

同前(李賀)[编辑]

紫皇宮殿重重開,夫人飛入瓊瑤台。綠香繡帳何時歇,青雲無光宮水咽。翩聯桂花墜秋月,孤鸞驚啼商絲髮。紅壁闌珊懸佩璫,歌台小妓遙相望。玉蟾滴水雞人唱,露華蘭葉參差光。

同前(鮑溶)[编辑]

璿閨羽帳華燭陳,方士夜降夫人神。葳蕤半露芙蓉色,窈窕將期環佩身。麗如三五月,可望難親近。嚬黛含犀竟不言,春思秋怨誰能問。欲求巧笑如生時,歌塵在空瑟銜絲。神來未及夢相見,帝比初亡心更悲。愛之欲其生又死,東流萬代無回水。宮漏丁丁夜向晨,煙消霧散愁方士。

同前(張祜)[编辑]

延年不語望三星,莫說夫人上涕零。急奈世間惆悵在,甘泉宮夜看圖形。

李夫人及貴人歌(齊•陸厥)[编辑]

屬車桂席塵,豹尾香煙滅。彤殿向蘼蕪,青蒲復萎絕。坐萎絕,對蘼蕪。臨丹階,泣椒塗。寡鶴羈雌飛且止,雕梁翠壁網蜘蛛。洞房明月夜,對此淚如珠。

未央才人歌(梁•庾肩吾)[编辑]

從來守未央,轉欲訝春芳。朝風淩日色,夜月奪燈光。相逢儻遊豫,暫為卷衣裳。

中山王孺子妾歌二首(齊•陸厥)[编辑]

漢書》曰:「詔賜中山靖王子噲及孺子妾冰、未央才人歌詩四篇。」如淳曰:「孺子,幼少稱孺子。妾,宮人也。」顏師古曰:「孺子,王妾之有品號者。妾,王之眾妾也。冰,其名。才人,天子內官。」按,此謂以歌詩賜中山王及孺子妾、未央才人等爾,累言之,故云及也。而陸厥作歌,乃謂之中山孺子妾,失之遠矣。《藝文志》又曰:「臨江王及愁思節士歌詩四篇,李夫人及幸貴人歌詩三篇。」亦皆累辭也。

未央才人,中山孺子,一笑傾城,一顧傾市。傾城不自美,傾市復為容。願把陵陽袖,披雲望九重。

如姬寢臥內,班婕坐同車。洪波陪飲帳,林光宴秦餘。歲暮寒飆及,秋水落芙蕖。子瑕矯後駕,安陵泣前魚。賤妾終已矣,君子定焉如。

同前(唐•李白)[编辑]

中山孺子妾,特以色見珍。雖不如延年妹,亦是當時絕世人。桃李出深井,花豔驚上春。一貴復一賤,關天豈由身。芙蓉老秋霜,團扇羞網塵。戚姬髡翦入舂市,萬古共悲辛。

臨江王節士歌(齊•陸厥)[编辑]

木葉下,江波連,秋月照浦雲歇山。秋思不可裁,復帶秋風來。秋風來已寒,白露驚羅紈,節士慷慨髮衝冠。彎弓掛若木,長劍竦雲端。

同前(唐•李白)[编辑]

洞庭白波木葉稀,燕鴻始入吳雲飛。吳雲寒,燕鴻苦,風號沙宿瀟湘浦。節士感秋淚如雨。白日當天心,照之可以事明主。壯士憤,雄風生。安得倚天劍,跨海斬長鯨。

行幸甘泉宮(梁•簡文帝)[编辑]

漢書》曰:「武帝太始三年正月,行幸甘泉宮。成帝永始四年正月,行幸甘泉。」揚雄《甘泉賦》曰:「乃命群僚曆吉日,協靈辰,星陳而天行。乘輿登夫鳳凰兮而翳華芝,駟蒼螭兮六素虯。」劉歆《甘泉宮賦》曰:「軼淩陰之地室,過陽谷之秋城。回天門而鳳舉,躡黃帝之明庭。冠高山而為居,乘昆侖而為宮。」王褒《甘泉宮頌》曰:「甘泉山,天下顯敞之名處也。前接大荊,後臨北極,左撫仁鄉,右望素域。其為宮室也,仍截嶭而為觀,攘抗岸以為階。覽除閣之麗美,覺堂殿之巍巍。」按劉孝威歌辭云「避暑甘泉宮」,蓋與《上之回》同意。

雉歸海水寂,裘來重譯通。吉行五十里,隨處宿離宮。鼓聲恒入地,塵飛上暗空。赦書隨豹尾,太史逐相風。銅鳴周國鐩,旗曳楚雲虹。幸臣射覆罷,從騎新歌終。董桃拜金紫,賢妻侍禁中。不羨神仙侶,排煙逐駕鴻。

同前(劉孝威)[编辑]

漢家迎夏畢,避暑甘泉宮。機車鳴裏鼓,駟馬駕相風。校尉烏丸騎,待制樓煩弓。後旌遊五柞,前笳度九嵕。才人豹尾內,御酒屬車中。輦回百子閣,扇動七輪風。鳴鍾休衛士,披圖召後宮。材官促校獵,秋來戲射熊。

烏孫公主歌[编辑]

《漢書•西域傳》曰:「武帝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細君為公主,以妻烏孫王昆莫。公主至其國,自治宮室居,歲時一再與昆莫會,置酒飲食。昆莫年老,言語不通,公主悲,乃自作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遠托異國兮烏孫王。穹廬為室兮旃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漿。居常土思兮心內傷,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匈奴歌[编辑]

《十道志》曰:「焉支、祁連二山,皆美水草。匈奴失之,乃作此歌。」《漢書》曰:「元狩二年春,霍去病將萬騎出隴西,討匈奴,過焉支山千有餘里。其夏,又攻祁連山,捕首虜甚多。」「祁連山即天山,匈奴呼天為祁連,故曰祁連山。焉支山即燕支山也。」

失我焉支山,令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驪駒歌(古辭)[编辑]

《漢書•儒林》曰:「王式除為博士,既至舍中,會諸大夫共持酒肉勞式,皆注意高仰之。博士江公心嫉式,謂歌吹諸生曰:『歌《驪駒》。』式曰:『聞之於師:客歌《驪駒》,主人歌《客毋庸歸》。』今日諸君為主人,日尚早,未可也。」驪駒者,客欲去歌之,故式以為言也。

驪駒在門,僕夫具存。驪駒在路,僕夫整駕。

離歌[编辑]

晨行梓道中,梓葉相切磨。與君別交中,繣如新縑羅。裂之有餘絲,吐之無還期。

瓠子歌二首(漢•武帝)[编辑]

《史記•河渠書》曰:「漢武帝既封禪,乃使汲仁、郭昌發卒數萬人塞瓠子決河。於是天子已用事萬里沙,還,自臨決河,沉白馬玉璧,令群臣從官自將軍已下皆負薪窴決河。是時東郡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園之竹以為楗。天子既臨河決,悼功之不成,乃作歌二章。於是卒塞瓠子,築宮其上,曰宣房宮。」

瓠子決兮將奈何?浩浩洋洋兮慮殫為河。殫為河兮地不得寧,功無已時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魚弗鬱兮柏冬日。正道弛兮離常流,蛟龍騁兮方遠遊。歸舊川兮神哉沛,不封禪兮安知外。為我謂河伯兮何不仁,泛濫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滿,久不反兮水維緩。

河湯湯兮激潺湲,北渡回兮迅流難。搴長茭兮湛美玉,河伯許兮薪不屬。薪不屬兮衛人罪,燒蕭條兮噫乎何以御水。隤林竹兮楗石菑,宣防塞兮萬福來。

李陵歌[编辑]

漢書》曰:「昭帝即位,數年,匈奴與漢和親。漢使求蘇武等,單于許武還。李陵置酒賀武曰:『異域之人,一別長絕。』因起舞而歌,陵泣下數行,遂與武決。」

徑萬里兮度沙漠,為君將兮奮匈奴。路窮絕兮矢刃摧,士眾滅兮名已隤。老母已死,雖欲報恩將安歸!

廣川王歌二首[编辑]

漢書》曰:「廣川王去,繆王齊太子也。有幸姬王昭平、王地餘,許以為后,後皆殺之。更立陽城昭信為后,幸姬陶望卿為脩靡夫人,主繒帛,崔脩成為明貞夫人,主永巷。昭信復譖望卿:『疑有姦。』去以故不愛望卿。後與昭信等飲,諸婢皆侍,去為望卿作歌曰《背尊章》,使美人相和歌之。後昭信譖殺望卿,欲擅愛,曰:『王使明貞夫人主諸姬,淫亂難禁。請閉諸姬舍門,無令出敖。』使其大婢為僕射,主永巷,盡封閉諸舍,上籥於后,非大置酒召,不得見。去憐之,為作歌曰《愁莫愁》,令昭信聲鼓為節,以教諸姬歌之。」按《西京雜記》作廣川王去疾。

背尊章,嫖以忽。謀屈奇,起自絕。行周流,自生患。諒非望,今誰怨。

愁莫愁,生無聊。心重結,意不舒。內弗鬱,憂哀積。上不見天,生何益!日崔隤,時不再。願棄軀,死無悔。

牢石歌[编辑]

《漢書•佞幸傳》曰:「元帝時,石顯為中書令,與僕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結為黨友,諸附倚者皆得寵位。而民歌之,言其兼官據勢也。」

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累累,綬若若邪!

黃鵠歌(漢•昭帝)[编辑]

《西京雜記》曰:「始元元年,黃鵠下太液池,帝為此歌。」按清商吳聲曲有黃鵠歌,與此不同。

黃鵠飛兮下建章,羽肅肅兮行蹌蹌。金為衣兮菊為裳,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顧菲薄,愧爾嘉祥。

黃門倡歌[编辑]

《漢書•禮樂志》曰:「成帝時,鄭聲尤甚。黃門名倡丙疆、景武之屬,富顯於世。」《隋書•樂志》曰:「漢樂有黃門鼓吹,天子宴群臣之所用也。」

佳人俱絕世,握手上春樓。點黛方初月,縫裙學石榴。君王入朝罷,爭競理衣裘。


 卷八十三 ↑返回頂部 卷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