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8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八 樂府詩集
卷八十九 雜歌謠辭七
卷九十 

卷八十九•雜歌謠辭七[编辑]

謠辭三[编辑]

晉安帝元興初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桓玄既篡,有此童謠。及玄敗走至江陵,五月中誅,如其期焉。時又有民謠云:『征鍾落地桓迸走。』征鍾,至穢之服。桓,四體之下稱。玄自下居上,猶征鍾之廁歌謠,下體之詠民口也。而云『落地』,墜地之祥,迸走之言,其驗明矣。」按《帝紀》,桓玄篡位在安帝元興二年十二月也。

草生及馬腹,烏啄桓玄目。

晉安帝元興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安帝元興中,桓玄既得志而有童謠。及玄敗走,而諸桓悉誅焉。郎君,司馬元顯也。」

長幹巷,巷長幹。今年殺郎君,明年斬諸桓。

晉安帝義熙初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安帝義熙初童謠。時官養盧龍,寵以金紫,奉以名州,養之已極,而龍不能懷我好音,舉兵內伐,遂成讎敵也。及敗,斬伐其黨,如草木之成積焉。」按《列傳》:「盧循小字元龍,元興二年寇廣州,逐刺史吳隱之,自攝州事,號平南將軍。安帝乃假循征虜將軍、廣州刺史。義熙中,劉裕破循於豫章。循走交州,為刺史杜慧度所殺。」

官家養蘆化成荻,蘆生不止自成積。

晉安帝義熙初謠二首[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盧龍據有廣州,民間有謠。後擁上流數州之地,內逼京輦,應『天半』之言。時復有謠言,龍後果敗,不得入石頭矣。」

蘆生漫漫竟天半。盧橙橙,逐水流。東風忽如起,那得入石頭。

晉吳中童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庾羲在吳郡時吳中童謠。無幾而庾羲王洽相繼亡。」

寧食下湖荇,不食上湖蓴。庾、吳、沒命喪,復殺王領軍。

晉荊州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殷仲堪在荊州時童謠。未幾而仲堪敗,桓玄遂有荊州。」

芒籠目,繩縛腹。殷當敗,桓當復。

晉京口謠[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王恭鎮京口,誅王國寶,百姓為此謠。按『昔年食白飯』,言得志也。『今年食麥麩』,麥麩粗穢,其精已去,明將敗也,天公將加譴謫而誅之也。『撚嚨喉』,氣不通,死之祥也。『敗復敗』,丁寧之辭也。恭尋死,京都大行咳疾,而喉並喝焉。」

昔年食白飯,今年食麥麩。天公誅謫汝,教汝撚嚨喉。嚨喉喝復喝,京口敗復敗。

晉京口民間謠二首[编辑]

《宋書•五行志》曰:「晉王恭在京口,民間忽有此謠。按黃字,上恭字頭也,小人,恭字下也。尋如謠言。」

黃頭小人欲作賊,阿公在城下,指縛得。

黃頭小人欲作亂,賴得金刀作蕃捍。

苻堅時長安謠[编辑]

《晉書•載記》曰:「苻堅時長安有此謠。堅以鳳凰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乃植桐竹數十萬株於阿房城以待之。後堅為慕容衝所敗,入止阿房城焉。鳳凰,衝小字也。」

鳳凰鳳凰止阿房。

苻堅初童謠[编辑]

《晉書•五行志》曰:「苻堅初有此童謠,及堅敗於淝水,為姚萇所殺,在偽位凡三十年。」

阿堅連牽三十年,後若欲敗時,當在江湖邊。

苻堅時童謠[编辑]

《晉書•載記》曰:「苻堅強盛時有此童謠。堅聞而惡之,每征伐,戒軍候云:『有新城者避之。』後因壽春之敗,其國大亂,竟死於新平佛寺。」《五行志》曰:「時復有謠云:『魚羊田鬥當滅秦。』識者以為魚羊,鮮也。田鬥,卑也。堅自號秦,言滅之者鮮卑也。其群臣諫堅,令盡誅鮮卑,堅不從。及淮南敗還,初為慕容衝所攻,又為姚萇所殺,身死國滅云。」

河水清復清,苻詔死新城。

宋元嘉中魏地童謠[编辑]

《南史》曰:「宋元嘉二十七年,魏太武帝圍汝南戍,文帝遣臧質比救至盱眙,太武已過淮。自廣陵返攻盱眙,就質求酒。質封溲便與之,且報書云:『不聞童謠言邪?虜馬飲江水,佛狸死卯年。冥期使然,非復人事。爾智識及眾,豈能勝苻堅邪?頃年展爾陸梁者,是爾未飲江,太歲未卯耳。』時魏地有童謠,故質引之云。」

軺車北來如穿雉,不意虜馬飲江水。虜主北歸石濟死,虜欲渡江天不徙。

梁武帝時謠[编辑]

《南史》曰:「梁武帝天監元年十一月,立長子統為皇太子。時民間有謠。按『鹿子開』者,反語為來子哭也。後太子果薨。是時長子歡為徐州刺史,以嫡孫次應嗣位,而帝意在晉安王,猶豫未決。及立晉安王為皇太子,而歡止封豫章郡王還任。謠言『心徘徊』者,未定也。『城中諸少年,逐歡歸去來』者,復還徐方之象也。」統即昭明太子也。

鹿子開城門,城門鹿子開,當開復未開,使我心徘徊。城中諸少年,逐歡歸去來。

梁大同中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梁大同中有童謠。其後侯景破丹陽,乘白馬,以青絲為羈勒以應之。」

青絲白馬壽陽來。

梁末童謠[编辑]

《南史》曰:「梁末有童謠。及王僧辯滅,說者以為僧辯本乘巴馬以擊侯景。『馬上郎』,王字也。『塵』謂陳也。江東謂羖羊角為『皂莢』,隋氏姓楊,楊,羊也,言陳終滅於隋也。」

可憐巴馬子,一日行千里。不見馬上郎,但有黃塵起。黃塵汙人衣,皂莢相料理。

陳初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陳初有童謠。其後陳主果為韓擒所敗。擒本名擒虎,黃班之謂也。破建康之始,復乘青驄馬,往反時節皆應。」

黃班青驄馬,發自壽陽涘。來時冬氣末,去日春風始。

同前[编辑]

御路種竹筱,蕭蕭已復起。合盤貯蓬塊,無復揚塵已。

陳初詩謠[编辑]

日西夜烏飛,拔倚梁柱。歸去來,歸山下。

後魏宣武孝明時謠[编辑]

《北史•魏本紀》曰:「宣武孝明間謠,識者以為索謂魏本索發,『焦梨狗子』指宇文泰,俗謂之黑獺也。」

狐非狐,貉非貉,焦梨狗子齧斷索。

後魏末童謠[编辑]

《北史•齊本紀》曰:「後魏末,文宣未受禪時有童謠。按槁然兩頭,於文為高。『河邊羖歷』為水邊羊,指帝名也。於是徐之才勸帝受禪。」

一束槁,兩頭然,河邊羖歷飛上天。

東魏童謠[编辑]

《北史》曰:「東魏孝靜帝之將立也,時有童謠。按『青雀子』,謂靜帝實清河王之世子。『鸚鵡』謂齊神武也。後竟為齊所滅。」

可憐青雀子,飛來鄴城裏。羽翮垂欲成,化作鸚鵡子。

北齊鄴都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齊神武始移都於鄴,時有童謠。按魏孝靜帝者,清河王之子也。後則神武之女。鄴都宮室未備,即逢禪代,作窠未成之效也。孝靜尋崩,文宣以後為太原長公主,降於楊愔。時婁後尚在,故言寄書於父母。新婦子,斥後也。」

可憐青雀子,飛入鄴城裏。作窠猶未成,舉頭失鄉里。寄書與父母,好看新婦子。

北齊武定中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武定大有童謠。按高者,齊姓也。澄,文襄名。五年神武崩,摧折之應。七年文襄遇盜所害,澄滅之徵也。」

百尺高竿摧折,水底然燈澄滅。

北齊文宣時謠[编辑]

《北史•齊本紀》曰:「文宣時謠。按帝以午年生,故曰『馬子』。三台,石季龍舊居,故曰『石室』。三千六百日,十年也。文宣在位十年,果如謠言。」

馬子入石室,三千六百日。

北齊後主武平初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武平元年童謠。按其年四月,隴東王胡長仁謀遣刺客殺和士開,事露,反為士開所譖而死。」

狐截尾,你欲除我我除你。

北齊後主武平中童謠二首[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武平二年童謠,小兒唱訖,一時拍手,云『殺卻』。至七月二十五日,御史中丞琅邪王儼執士開,送於南台而斬之。是歲又有童謠,而七月士開被誅。九月,琅邪王遇害。十一月,趙彥深出為西兗州刺史。」

和士開,七月三十日,將你向南台。

七月刈禾傷早,九月吃糕正好,十月洗蕩飯甕,十一月出卻趙老。

北齊後主武平末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武平末有童謠。時穆後母子淫辟,干預朝政,時人患之。穆後小字黃花,尋逢齊亡,欲落之應也。」

黃花勢欲落,清尊但滿酌。

北齊末鄴中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北齊末鄴中有童謠。未幾,周師入鄴。」

金作掃帚玉作把,淨掃殿屋迎西家。

周初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周初有童謠。按靜帝,隋氏之甥,既遜位而崩,諸舅強盛。」

白楊樹頭金雞鳴,只有阿舅無外甥。

隋煬帝大業中童謠[编辑]

《隋書•五行志》曰:「煬帝大業中童謠。其後李密坐楊玄感之逆,為吏所拘,在路逃叛,潛結群盜,自陽城山而來,襲破洛口倉,後復屯兵苑內。『莫浪語』,密也。宇文化及自號許國,尋亦破滅。『誰道許』者,蓋驚疑之辭也。」

桃李子,鴻鵠繞陽山,宛轉花林裏。莫浪語,誰道許。

唐武德初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竇建德未敗時,有此謠也。」

豆入牛口,勢不得久。

唐貞觀中高昌國童謠[编辑]

《唐書》曰:「貞觀中,高昌國有此童謠。其國王文泰仗人捕其初唱者,不能得。」《帝紀》曰:「十三年,以侯君集為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帥師伐高昌。十四年平之,以其地置西州,又置安西都護府。」

高昌兵馬如霜雪,漢家兵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首自消滅。

唐永淳初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高宗永淳元年童謠。是歲七月,東都大雨,人多殍殕。」

新禾不入箱,新麥不入場。迨及八九月,狗吠空垣牆。

唐高宗永淳中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高宗自調露中欲封嵩山,屬突厥叛而止。後又欲封,以吐蕃入寇遂停。時有童謠。」按《舊書》:「武后自封岱之後,勸帝封中嶽。每下詔草儀注,即歲饑、邊事警急而止。永淳中,既至山下,未及行禮,遘疾還宮而崩。」

嵩山凡幾層,不畏登不得。但恐不得登,三度徵兵馬,傍道打騰騰。

唐武后時童謠[编辑]

紅綠復裙長,千里萬里聞香。

唐神龍中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中宗神龍以後民謠。按『山南』,唐也。『烏鵲窠』者,人居寡也。『山北』,胡也。『金駱駝』者,虜獲而重載也。」

山南烏鵲窠,山北金駱駝。鐮柯不鑿孔,斧子不施柯。

唐中宗時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安樂公主於洺州造安樂寺,時有童謠。」按《舊書》:「安樂公主,中宗幼女,韋皇后所生。初降武崇訓,崇訓死,降武延秀。所造安樂佛寺,擬於宮掖,巧妙過之。」

可憐安樂寺,了了樹頭懸。

唐景龍中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景龍中民謠也。」按《會要》:「東都聖善寺,神龍初,中宗為武太后追福所造,景龍中復增廣焉。」

可憐聖善寺,身著綠毛衣。牽來河裏飲,踏殺鯉魚兒。

唐天寶中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天寶中,安祿山未反時童謠。」按《舊書》:「天寶十四載,祿山以范陽叛。明年,竊號燕國。」

燕燕飛上天,天下女兒鋪白氈,氈上有千錢。

唐天寶中幽州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天寶中,幽州有此謠也。」

舊來誇戴竿,今日不堪看。但看五月裏,清水河邊見契丹。

唐德宗時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朱泚未敗前兩月有童謠。」按《舊書》:「建中四年,朱泚以涇原兵叛,僭號曰大秦,明年改號曰漢。是歲六月,兵敗而死。」

一隻筯,兩頭朱。五六月,化為蛆。

唐元和初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元和初童謠,既畢乃轉身曰:『舞了也。』」按《舊書.志》云:「為十年六月三日,武元衡為盜所害之應。」本傳云:「『打麥』,謂打麥時也。『麥打』,謂暗中突擊也。『三三三』,謂六月三日也。既而旋其袖曰『舞了也』,謂元衡之卒也。」

打麥,麥打。三三三,舞了也。

唐咸通中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懿宗咸通七年童謠也。」

草青青,被嚴霜。鵲始後,看顛狂。

唐咸通末成都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咸通十四年,成都有童謠。是歲,歲陰在巳,明年在午。巳,蛇也。午,馬也」

咸通癸巳,出無所之。蛇去馬來,道路稍開。頭無片瓦,地有殘灰。

唐僖宗時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僖宗時有此童謠。」按《舊書》云:「軟符中仍歲凶荒,人饑為盜,河南尤甚。曹州人王仙芝、尚君長,聚盜起於濮陽,攻剽城邑,陷曹、濮、鄆等州。五年,仙芝敗,而黃巢之眾攻江西云。」

金色蝦蟆爭努眼,翻卻曹州天下反。

唐乾符中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乾符六年童謠也。」

八月無霜塞草青,將軍騎馬步空城。漢家天子西巡狩,猶向江東更索兵。

唐中和初童謠[编辑]

《新唐書•五行志》曰:「中和初有此童謠。」按《舊書》:「中和四年,黃巢既敗,以其殘眾東走。李克用追擊,至濟陰而還。賊散於兗、鄆,黃巢入泰山,至狼虎谷,為其將林言所殺。」

黃巢走,泰山東,死在翁家翁。

梁太祖時蜀中謠[编辑]

《五代史》曰:「劉知俊初事梁太祖,後奔蜀,王建雖加寵待,然亦忌之,常謂近侍曰:『劉知俊非爾輩能駕馭,不如早為之所。』有嫉之者,於里巷間作此謠。知俊色黔,醜生。棕繩者,王氏子孫皆以宗承為名,故以此猜疑之,遂見殺於成都。」

黑牛出圈棕繩斷。


 卷八十八 ↑返回頂部 卷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