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09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二 樂府詩集
卷九十三 新樂府辭四
卷九十四 

卷九十三•新樂府辭四[编辑]

樂府雜題四[编辑]

塞下曲十一首(僧貫休)[编辑]

下營依遁甲,分帥把河隍。地使人心惡,風吹旗焰荒。搜山見探卒,放火獵黃羊。唯有南飛雁,聲聲斷客腸。

歸去是何年,山連邏逤川。蒼黃曾戰地,空闊養雕天。旗插蒸沙堡,槍擔卓槊泉。蕭條寒日落,號令徹窮邊。

虜寇日相持,如龍馬不肥。突圍金甲破,趁賊鐵槍飛。漢月堂堂上,胡雲慘慘微。黃河冰已合,猶未送征衣。

南北唯堪恨,東西實可嗟。常飛侵夏雪,何處有人家。風刮陰山薄,河推大岸斜。只應寒夜夢,時見故園花。

不是將軍勇,胡兵豈易當。雨曾淋火陣,箭又中金瘡。鐵嶺全無土,豺群亦有狼。因思無戰日,天子是陶唐。

榆葉飄蕭盡,關防烽寨重。寒來知馬疾,戰後覺人凶。燒逐飛蓬死,沙生毒霧濃。誰能奏明主,功業已堪封。

萬戰千征地,蒼茫古寨門。陰兵為客祟,惡酒發刀痕。風落昆侖石,河萌苜蓿根。將軍更移帳,日日近西蕃。

古塞腥膻地,胡兵聚如蠅。寒雕中<骨孝>石,落在黃河冰。蒼茫邏逤城,枿枿賊氣興。鑄金禱秋穹,還擬相憑陵。

戰骨踐成塵,飛入征人目。黃雲忽變黑,戰鬼作陣哭。陰風吼大漠,火號出不得。誰為天子前,唱此邊城曲。

日向平沙出,還向平沙沒。飛蓬落陣營,驚雕去天末。帝鄉青樓倚霄漢,歌吹掀天對花月。豈知塞上望鄉人,日日雙眸滴清血。

狼煙作陣雲,匈奴愛輕敵。領兵不知數,牛羊復吞磧。嚴冬大河枯,嫖姚去深擊。戰血染黃沙,風吹映天赤。

同前六首(唐•盧綸)[编辑]

鷲翎金僕姑,燕尾繡蝥弧。獨立揚新令,千營共一呼。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野幕蔽瓊筵,羌戎賀勞旋。醉和金甲舞,雷鼓動山川。

調箭又呼鷹,俱聞出世能。奔狐將送雉,掃盡古丘陵。

亭亭七葉貴,蕩蕩一隅清。他日題麟閣,唯應獨不名。

同前二首(唐•僧皎然)[编辑]

寒塞無因見落梅,胡人吹入笛聲來。勞勞亭上春應度,夜夜城南戰未回。

都護今年破武威,胡沙萬里鳥空飛。旄竿瀚海掃雲出,氈騎天山踏雪歸。

同前(唐•李賀)[编辑]

胡角引北風,薊門白於水。天含青海道,城頭見千里。露下旗濛濛,寒金鳴夜刻。蕃甲鎖蛇鱗,馬嘶青塚白。秋靜是旄頭,沙遠席羈愁。帳北天應盡,河聲出塞流。

同前(劉賀)[编辑]

勒兵遼水邊,風急卷旌旃。絕塞陰無草,平沙去盡天。下營看斗建,傳號信狼煙。聖代書青史,當時破虜年。

同前二首(唐•王涯)[编辑]

辛勤幾出黃花戍,迢遞初隨細柳營。塞晚每愁殘月苦,邊秋更逐斷蓬驚。

年少辭家從冠軍,金裝寶劍去邀勳。不知馬骨傷寒水,唯見龍城起暮雲。

同前二首(令狐楚)[编辑]

雪滿衣裳冰滿鬢,曉隨飛將伐單于。平生志氣今何在,把得家書淚似珠。

邊草蕭條塞雁飛,征人南望盡沾衣。黃塵滿面長須戰,白髮生頭未得歸。

同前五首(張仲素)[编辑]

三戍漁陽再渡遼,騂弓在臂劍橫腰。匈奴欲似知名姓,休傍陰山更射雕。

獵馬千群雁幾雙,燕然山下碧油幢。傳聲漠北單于破,火照旌旗夜受降。

朔雪飄飄開雁門,平沙歷亂卷蓬根。功名恥計擒生數,直斬樓蘭報國恩。

隴水潺湲隴樹秋,征人到此淚雙流。鄉關萬里無因見,西戍河源早晚休。

陰磧茫茫塞草腓,桔槔烽上暮煙飛。交河北望天連海,蘇武曾將漢節歸。

同前六首(戎昱)[编辑]

慘慘寒日沒,北風卷蓬根。將軍領疲兵,卻入古塞門。回頭指陰山,殺氣成黃雲。

上山望胡兵,胡馬馳驟速。黃河冰已合,意又向南牧。嫖姚夜出軍,霜雪割人肉。

塞北無草木,烏鳶巢僵屍。泱漭沙漠空,終日胡風吹。戰卒多苦辛,苦辛無四時。晚渡西海西,向東看日沒。傍岸砂礫堆,半和戰兵骨。單于竟未滅,陰氣常勃勃。

城上畫角哀,則知兵辛苦。試問左右人,無言淚如雨。何意休明時,終年事鼙鼓。

北風凋白草,胡馬日駸駸。夜後戍樓月,秋來邊將心。鐵衣霜露重,戰馬歲年深。自有盧龍塞,煙塵飛至今。

同前(丁棱)[编辑]

北風鳴晚角,雨雪塞雲低。烽舉戰軍動,天寒征馬嘶。出營紅旆展,過磧暗沙迷。諸將年皆老,何時罷鼓鼙。

同前(郎士元)[编辑]

寶刀塞上兒,身經百戰曾百勝。壯心竟未嫖姚知,白草山頭日初沒。黃沙戍下悲歌發,簫條夜靜邊風吹,獨倚營門望秋月。

同前(許渾)[编辑]

夜戰桑乾雪,秦兵半不歸。朝來有鄉信,獨自寄征衣。

同前(周樸)[编辑]

石國胡兒向磧東,愛吹橫笛引秋風。夜來雲雨皆飛盡,月照平沙萬里空。

同前二首(張祜)[编辑]

二十逐嫖姚,分兵遠戍遼。雪迷經塞夜,冰壯渡河朝。促放雕難下,生騎馬未調。小儒何足問,看取劍橫腰。

萬里配長陘,連年慣野營。入群來揀馬,拋伴去擒生。箭插雕翎闊,弓盤鵲角輕。間看行遠近,西去受降城。

塞下(李宣遠)[编辑]

秋日并州路,黃榆落故關。孤城吹角罷,數騎射雕還。帳幕遙臨水,牛羊自下山。行人正垂淚,烽火起雲間。

同前三首(沈彬)[编辑]

塞葉聲悲秋欲霜,寒山數點下牛羊。映霞旅雁隨疏雨,向磧行人帶夕陽。邊騎不來沙路失,國恩深後海城荒。胡兒向北新成長,猶自千回問漢王。

貴主和親殺氣沉,燕山閑獵鼓鼙音。旗分雪草偷邊馬,箭入寒雲落塞禽。隴月盡牽鄉思動,戰衣誰寄淚痕深。金釵謾作封侯別,擘破佳人萬里心。

月冷榆關過雁行,將軍寒笛老思鄉。貳師骨恨千夫壯,李廣魂飛一劍長。戍角就沙催落日,陰雲分磧護秋霜。誰知漢武輕中國,閑奪天山草木荒。

交河塞下曲(胡曾)[编辑]

交河冰薄日遲遲,漢將思家感別離。塞北章生蘇武泣,隴西雲起李陵悲。曉侵雉堞烏先覺,春入關山雁獨知。何處疲兵心最苦,夕陽樓上笛聲時。

汾陰行(李嶠)[编辑]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祠。齋宮宿寢設廚供,撞鍾鳴鼓樹羽旗。漢家五世才且雄,賓延萬靈服九戎。柏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五營將校列容衛,三河縱觀空里閭。回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金鼎發食正焜煌,靈祇煒燁攄景光。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為楫桂為舟。棹歌微吟彩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歡娛宴洽賜群後,家家復除戶牛酒。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珠簾羽帳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為家此路窮。雄豪意氣今何在,壇場宮館盡蒿蓬。路逢古老長歎息,世事回環不可測。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荊棘。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不見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大梁行(唐堯客)[编辑]

客有成都來,為我彈鳴琴。前彈《別鶴操》,後奏《大梁吟》。大梁傷客情,荒台對古城。版築有陳跡,歌吹無遺聲。雄哉魏公子,疇日好羅英。秀士三千人,煌煌象列星。金槌奪晉鄙,白刃刎侯贏。邯鄲救趙北,函谷走秦兵。君子榮且昧,忠信莫之明。間諜忽來及,雄圖靡克成。千齡萬化盡,但見榮與清。舊國多狐兔,夷門荊棘生。蒼梧彩雲沒,汳浦綠池平。聞有東山去,蕭蕭班馬鳴。河洲搴宿莽,日夕淚沾纓。因之唁公子,慷慨此歌行。

同前(唐•高適)[编辑]

古城莽蒼饒荊榛,驅馬荒城愁殺人。魏王宮觀盡禾黍,信陵賓客隨灰塵。憶昔雄都舊朝市,軒車照曜歌鍾起。軍容帶甲三十萬,國步連衡一千里。全盛須臾那可論,高台曲池無復存。遺墟但見狐狸跡,古地空多草木根。暮天搖落傷懷抱,撫劍悲歌對秋草。俠客猶傳朱亥名,行人尚識夷門道。白璧黃金萬戶侯,寶刀駿馬真山丘。年代淒涼不可問,往來唯見水東流。

洛陽行(唐•張籍)[编辑]

洛陽宮闕當中州,城上峨峨十二樓。翠華西去幾時返,梟巢乳鳥藏蟄燕。御門空鎖五十年,稅彼農夫修玉殿。六街朝暮鼓冬冬,禁兵持戟守空宮。百官月月謝拜表,驛使相續長安道。上陽宮樹黃復綠,野豺人苑食麋鹿。陌上老翁雙淚垂,共說武皇巡幸時。

永嘉行(唐•張籍)[编辑]

《晉書》曰:「懷帝永嘉五年六月,劉曜、王彌陷洛陽,入於南宮,升太極前殿,縱兵大掠,悉收宮人珍寶。曜於是害諸王公及百官已下三萬餘人,遷帝於平陽。劉聰以帝為會稽公。」按劉元海本匈奴冒頓之後,曜其族子也。

黃頭鮮卑入洛陽,胡兒持戟升明堂。晉家天子作降虜,公卿齊走如牛羊。紫陌旌幡暗相觸,家家雞犬驚上屋。婦人出門隨亂兵,夫死眼前一敢哭。九州諸侯自顧土,無人領兵來護主。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

田家行(唐•王建)[编辑]

男聲欣欣女顏悅,人家不怨言語別。五月雖熱麥風清,簷頭索索繰車鳴。野蠶作繭人不取,葉間撲撲秋蛾生。麥收上場絹在軸,的知輸得官家足。不願入口復上身,且免向城賣黃犢。田家衣食無厚薄,不見縣門身即樂。

同前(唐•元稹)[编辑]

牛㕰㕰,田確確,旱塊敲牛蹄趵趵。種得官倉珠顆穀,六十年來兵簇簇,日月食糧車轆轆。一日官軍收海服,驅牛駕車食牛肉,歸來收得牛兩角。重鑄耬犁作斥劚,姑舂婦擔去輪官,輸官不足歸賣屋。願官早勝讎早覆,農死有兒牛有犢,不遣官軍糧不足。

思遠人(唐•王建)[编辑]

妾思常懸懸,君行復綿綿。征途向何處,碧海與青天。歲久自有念,誰令長在邊。少年若不歸,蕭室如黃泉。

同前(唐•張籍)[编辑]

野橋春水清,橋上送君行。去去人應老,年年草自生。出門看遠道,無信向邊城。楊柳別離處,秋蟬今復鳴。

憶遠曲[编辑]

水上山沉沉,征途渡遠林。途荒人行少,馬跡猶可尋。雪中獨立樹,海口失侶禽。離憂如長線,千里縈我心。

同前(唐•元稹)[编辑]

憶遠曲,郎身不遠郎心遠。沙隨郎飯俱在匙,郎意看沙那比飯。水中畫字無字痕,君心暗畫誰會君。況妾事姑姑進止,身去門前同萬里。一家盡是郎腹心,妾似生來無兩耳。妾身何足言,聽妾私勸君。君今夜夜醉何處,姑來伴妾自閉門。嫁夫恨不早,養兒將備老。妾自嫁郎身骨立,老姑為郎求娶妾。妾不忍見姑郎忍見,為郎忍耐看姑面。

望遠曲(唐•孟郊)[编辑]

朝朝候歸信,日日登高台。行人未去植庭梅,別來三見庭花開。庭花開盡復幾時,春光駘蕩阻佳期。愁來望遠煙塵隔,空憐綠鬢風吹白,何當歸見遠行客。

夫遠征(唐•元稹)[编辑]

趙卒四十萬,盡為坑中鬼。趙王未信趙母言,猶點新兵更填死。填死之兵兵氣索,秦強趙破括敵起。括雖專命起尚輕,何況牽肘之人牽不已。坑中之鬼妻在營,髽麻戴絰鵝雁鳴。送夫之婦又行哭,哭聲送死非送行。夫遠征,遠征不必戍長城,出門便不知死生。

 卷九十二 ↑返回頂部 卷九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