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府詩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樂府詩集 卷第三十九
宋 郭茂倩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汲古閣刊本
卷第四十

樂府詩集巻第三十九

       太原  郭茂倩  編次

  相和歌辭

   瑟調曲

    大牆上蒿行      魏文帝

     古今樂録曰王僧䖍技錄有大牆上蒿行

     今不歌

陽春無不長成草木羣類隨大風起零落若何翩翩中

心獨立一何焭四時舎我驅馳今我隐約欲何為人生

居天壤間忽如飛鳥棲枯枝我今隐約欲何為適君身

體所服何不恣君口腹所嘗冬被貂鼲温暖夏當服綺

羅輕凉行力自苦我將欲何為不及君少壯之時乘堅

車䇿肥馬良上有倉浪之天今我難得乆來視下有蠕

蠕之地今我難得久來履何不恣意遨遊從君所喜帶

我寳劒今爾何為自低卬悲麗平壯觀白如積雪利若

秋霜駮犀摽首玉琢中央帝王所服辟除凶殃御左右

奈何致福祥吴之辟閭越之步光楚之龍泉韓有墨陽

苗山之鋌羊頭之鋼知名前代咸自謂麗且羙曾不知

君劒良綺難㤀冠青雲之崔嵬纎羅為纓飾以翠翰旣

羙且輕表容儀俯仰垂光榮宋之章甫齊之髙冠亦自

謂羙盖何足觀排金鋪坐玉堂風塵不起天氣清凉奏

桓瑟舞趙倡女娥長歌聲協宫啇感心動耳蕩氣回腸

酌桂酒鱠鯉魴與佳人期為樂康前奉玉巵為我行觴

今日樂不可忘樂未央為樂常苦遲嵗月逝忽若飛何

為自苦使我心悲

    野田黄雀行四解    曹 植

     古今樂錄曰王僧䖍技錄有野田黃雀行

     今不歌樂府解題曰晉樂奏東阿王置酒

     髙殿上始言豐膳樂飲盛賓主之獻酬中

     言歡極而悲嗟盛時不再終言歸於知命

     而無憂也空侯引亦用此曲按漢鼓吹鐃

     歌亦有黄雀行不知與此同否

置酒髙殿上親交從我遊中厨辦豐膳烹羊宰肥牛秦

筝何慷慨齊瑟和且柔陽阿奏竒舞京洛出名謳樂

飲過三爵緩帶傾庶羞主稱千金壽賓奉萬年酬

要不可忘薄終義所尤謙謙君子徳磬折欲何求盛時

不再來百年忽我遒驚風飄白日光景馳西流生存

華屋處零落歸山丘先民誰不死知命復何憂

      右一曲晉樂所奏

置酒髙殿上親交從我遊中厨辦豐膳烹羊宰肥牛秦

筝何慷慨齊瑟和且柔陽阿奏竒舞京洛出名謳樂飲

過三爵緩帶傾庶羞主稱千金壽賔奉萬年酬久要不

可忘薄終義所尤謙謙君子德磬折欲何求驚風飄白

日光景馳西流盛時不可再百年忽我遒生存華屋處

零落歸山丘先民誰不死知命亦何憂

      右一曲本辭

    同前

髙樹多悲風海水揚其波利劒不在掌結友何須多不

見籬間雀見鷂自投羅羅家得雀喜少年見雀悲㧞劒

捎羅網黄雀得飛飛飛飛磨蒼天來下謝少年

    同前         蕭 轂

弱軀媿一作彩飾輕毛非錦文不知鴻鵠志非是鳯凰

羣作風隨濁雨入曲應𤣥雲空城舊侣絶滄海故交分

寧死朙珠彈且避鷹將軍

    同前         李 白

遊莫逐炎洲翠棲莫近吴宫鷰吴宫火起焚爾窠炎洲

逐翠遭網羅蕭條兩翅蓬蒿下縱有鷹鸇奈若何

    同前         儲光羲

嘖嘖野田雀不知軀體微閒穿深蒿裏争食復争飛窮

老一穨舎棗多桑樹稀無棗猶可食無桑何以衣蕭條

空倉𦱤相引時來歸邪路豈不棲諸田豈不肥水長路

且壊惻惻與心違

    同前         僧貫休

髙樹風多吹爾巢落深蒿葉暖宜爾依薄莫近鶚類珠

網亦惡飲野田之清水食野田之黄粟深花中睡𡋯土

裏浴如此即全勝啄太倉之榖而更穿人屋

    同前         僧齊己

雙雙野田雀上下同飲啄暖去棲蓬蒿寒歸𠊓籬落殷

勤避羅網乍可遇鵰鶚鵰鶚雖不仁分朙在寥廓

    置酒髙殿上      張正見

陳王開甲第粉壁麗椒塗髙窓侍玉女飛闥敞金鋪名

香散綺幕石墨彫金罏清醪稱玉饋浮蟻擅蒼梧鄒嚴

恒接武申白日相趨容與升階玉差池曵履珠千金一

巧笑百萬兩鬟姝趙姬未𡔷瑟齊客罷吹竽歌喧桃與

李琴挑鳯將雛魏君慙舉白晉主媿投壺風雲更代序

人事有榮枯長卿病消渴壁立還成都

    同前         江 總

三清傳㫖酒柏梁奉歡宴霜雲動玉葉凍水疎金箭羽

籥響鐘石流泉灌金殿盛時不再得光景馳如電

    雁門太守行八解    古 辭

     古今樂録曰王僧䖍技録云雁門太守行

     歌古洛陽令一篇後漢書曰王渙字稚子

     廣漢郪人也父順安定太守渙少好俠尚

     氣力晚改節敦儒學習書讀律略通大義

     後舉茂才除温令討擊姦猾境内清夷啇

     人露宿於道其有放牛者輒云以屬稚子

     終無侵犯在温三年遷兖州刺史繩正風

     部威大行後坐考妖言不實論嵗餘徴拜

     侍御史永元十五年還為洛陽令政平訟

     理發擿姦伏京師稱歎以為有神算元興

     元年病卒百姓咨嗟男女老壯相與致奠

     醊以千數及喪西歸經弘農民庶皆設槃

     桉於路吏問其故咸言平常持米到洛為

     卒司所抄𢘆亾其半自王君在事不見侵

     枉故來報恩其政化懷物如此民思其德

     為立祠安陽亭西每食輒弦歌而薦之永

     嘉二年鄧太后詔嘉其節義而以子石為

     郎中延熹中桓帝事黄老道悉毁諸㫄祀

     唯存卓茂與渙祠焉樂府解題曰按古歌

     詞歴述渙本末與傳合而曰雁門太守行

     所未詳若梁簡文帝輕霜中夜下備言邉

     城征戰之思皇甫規雁門之問葢據題為

     之也

孝和帝在時洛陽令王君本自益州廣漢蜀民少行宦

學通五經論朙知法令歴世衣冠從温補洛陽令治

行致賢擁䕶百姓子養萬民外行猛政内懐慈仁文

武備具料民富貧移惡子姓篇著里端傷殺人比伍

同罪對門禁鍪矛八尺捕輕薄少年加笞决罪詣馬市

無妄發賦念在理寃敕吏正獄不得苛煩財用錢

三十買繩禮竿賢哉賢哉我縣王君臣吏衣冠奉事

皇帝功曹主簿皆得其人臨部居職不敢行恩青身

苦體夙夜勞勤治有能名逺近所聞天年不遂早就

一作奄昏為君作祠安陽亭西欲令後世莫不稱傳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二首       梁簡文帝

輕霜中夜下黄葉逺辭枝寒苦春難覺邉城秋易知風

急旍旗斷塗長鎧馬疲少觧孫吴法家本幽并兒非闗

買雁肉徒勞皇甫規

隴𦱤風恒急闗寒霜自濃櫪馬夜方思邉衣秋未重潜

師夜接戰略地曉摧鋒悲笳動朙塞髙旗出漢墉勤勞

謝公業清白報迎逄非須主人賞寧期定遠封單于如

未擊終夜慕前蹤

    同前         褚 翔

三月楊花合四月麥秋初幽州寒食罷鄭國採桑疎便

聞雁門戍結束事戎車去嵗無霜雪今年月閏餘月如

弦上弩星類水中魚戎車攻日逐燕騎蕩康居大宛歸

善馬小月送降書寄語閨中妾勿怨寒牀虗

    同前         李 賀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月一作金鱗開角聲滿天秋

色裏塞上燕支凝夜紫半巻紅旗臨易水霜重𡔷寒聲

不起一作𡔷聲寒不起報君黄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同前         張 祜

城頭月沒霜如水趚趚踏沙人似鬼燈前拭淚試香裘

長引一聲殘漏子駝囊瀉酒酒一杯前頭啑血心不回

寄語年少妻莫哀魚金虎竹天上來雁門山邉骨成灰

    同前         莊南傑

旌旗閃閃揺天末長笛横吹虜塵闊跨下嘶風白練獰

腰間切玉清蛇活擊革摐金燧牛尾犬羊兵敗如山死

九泉寂寞葬秋蟲溼雲荒草啼秋思

    豔歌何嘗行四解    古 辭

     一曰飛鵠行古今樂録曰王僧䖍技録云

     豔歌何嘗行歌文帝何嘗古白鵠二篇樂

     府解題曰古辭云飛來雙白鵠乃從西北

     來言雌病雄不能負之而去五里一反顧

     六里一徘徊雖遇新相知終傷生别離也

     又有古辭云何嘗快獨無憂不復為後人

     所擬鵠一作鶴

飛來雙白鵠乃一作從西北來十十五五羅列成行

妻卒被病行不能相隨五里一反顧六里一徘徊

欲銜汝去口噤不能開吾欲負汝去毛羽何摧穨

哉新相知憂來生别離躇躊顧羣侣淚下不自知

與君離别氣結不能言各各重自愛逺道歸還難妾當

守空房閉門下重闗若生當相見亡者㑹黄泉今日樂

相樂延年萬嵗期念與下為趋

    同前五解       魏文帝

何嘗快獨無憂但當飲醇酒炙肥牛長兄為二千石

中兄被貂裘小弟雖無官爵鞍馬往來王侯長

者遊但當在王侯殿上快獨摴蒲六博對坐彈碁

男兒居世各當努力䠞迫日𦱤殊不乆畱少小相觸

抵寒苦常相隨忿恚安足諍吾中道與卿共别離約身

奉事君禮節不可虧上慙倉浪之天下顧黄口小兒奈

何復老心皇皇獨悲誰能知少小下為趋曲前為豔

      右二曲晉樂所奏

    飛來雙白鵠      吴邁逺

可憐雙白鵠雙雙絶塵氛連翩弄光景交頸遊青雲逄

羅復逢繳雌雄一旦分哀聲流海曲孤叫去江濆豈不

慕前侣為爾不及羣步步一零淚千里猶待君樂哉新

相知悲來生别離持此百年命共逐寸隂移譬如空山

草零落心自知

    飛來雙白鶴      陳後主

朔吹已蕭瑟愁雲屢合開𤣥冬辛苦地白鶴從風催音

響已清切毛羽復殘摧飛未進□□但為失雙回儻逢

□噲徳當共銜珠來

    同前         梁元帝

紫葢學仙成能令吴市傾逐舞随疎節聞琴應别聲集

田遥赴影隔霧近相鳴時從洛浦渡飛向遼東城

    同前         虞世南

飛來雙白鶴奮翼逺凌烟雙棲集紫葢一舉背青田颺

影過伊洛流聲入管絃鳴羣倒景外刷羽閬風前映海

疑浮雲拂澗瀉飛泉燕雀寧知去蜉蝣不識還何言别

儔侣從此間山川顧步已相失徘徊反自憐危心猶警

露哀響詎聞天無因振六翮輕舉復随仙

    今日樂相樂      江 總

綺殿文雅遒玳筵歡趣密鄭態逶迤舞齊弦窈窕瑟金

罍送縹觴玊井沈朱實願以一作北堂宴長奉南山日

    豔歌行        古 辭

     古今樂録曰豔歌行非一有直云豔歌即

     豔歌行是也若羅敷何嘗雙鴻福鍾等行

     亦皆豔歌王僧䖍技録云豔歌雙鴻行荀

     録所載雙鴻一篇豔歌福鍾行荀録所載

     福鍾一篇今皆不傳豔歌羅敷行日出東

     南隅篇荀録所載羅敷一篇相和中歌之

     今不歌樂府觧題曰古辭云翩翩堂前燕

     冬藏夏來見言燕尚冬藏夏來兄弟反流

     宕他縣主婦為綻衣服其夫見而疑之也

翩翩堂前燕冬藏夏來見兄弟兩三人流宕在他縣故

衣誰當補新衣誰當綻頼得賢主人覽取為吾䋎夫婿

從門來斜柯西北眄語卿且勿眄水清石自見石見何

纍纍逺行不如歸

    同前

南山石嵬嵬松柏何離離上枝拂青雲中心十數圍洛

陽發中梁松樹竊自悲斧鋸截是松松樹東西摧特作

四輪車載至洛陽宫觀者莫不歎問是何山材誰能刻

鏤此公輸與魯班被之用丹漆薰用蘇合香本自南山

松今為宫殿梁

    豔歌行有女篇     傅 𤣥

有女懐芬芳媞媞步東廂蛾眉分翠羽朙眸發清揚丹

唇翳皓齒秀色若珪璋巧笑雲權靨衆媚不可詳令儀

希世出無乃古毛嬙頭安金步揺一作首戴金步揺耳繫朙月

璫珠環約素腕翠羽垂鮮光文袍綴藻黼玉體映羅裳

容華旣已豔志節擬秋霜微音冠青雲聲響流四方妙

哉英媛徳宜配侯與王靈應萬世合日月時相望媒氏

陳束帛羔雁鳴前堂百兩盈中路起若鸞鳯翔凡夫徒

踴躍望絶殊參商

    豔歌行        劉義恭

江南遊湘妃窈窕漢濱女淑問流古今蘭音媚鄭楚瑶

顔映長川善服照通滸求思望襄澨歎息對衡渚中情

未相感搔首增企子悲鴻失良匹俯仰戀儔侣徘徊㤀

寢食羽翼不能舉傾首佇春鷰為我津辭語

    同前二首       梁簡文帝

凌晨光景麗倡女鳳樓中前瞻削成小𠊓望巻旌空分

妝間淺靨繞臉傅斜紅張琴未調軫飲吹不全終自知

心所愛出入仕秦宫誰言連尹屈更是莫敖通輕軺綴

皂葢飛轡轢雲驄金鞍隨繫尾銜璅映纒騣戈鏤荆山

玉劒飾丹陽銅左把蘇合彈𠊓持大屈弓控弦因鵲血

挽彊用牛螉弋獵多登隴酣歌每入豐暉暉隐落日冉

冉還房櫳燈生陽燧火塵𢿱鯉魚風流蘇時下帳象簟

復韜筒霧暗牕前桺寒疎井上桐女蘿託松際甘𤓰蔓

井東拳拳恃君寵嵗𦱤望無窮

雲楣桂成戸飛棟杏為梁斜窓通蘂氣細隟引塵光裁

衣魏后尺汲水淮南床青驪𦱤當返預使羅裙香

    同前         顧野王

燕姬妍趙女麗出入王宫公主第倚鳴瑟歌未央調弦

八九弄度曲兩三章唯欣春日永詎愁秋夜長歌未央

倚鳴瑟輕風飄落蘂□□巢蘭室結羅帷翫朝日窓開

翠㡢巻妝罷金星出争攀四照花競戲三條術

夕臺行雨度朝梁照日輝東城採桑返南市數錢歸長

歌挑碧玉羅塵笑洛妃欲知歡未盡棲夜已烏飛

齊倡趙女盡妖妍珠簾玉砌併神仙莫笑人來最落後

能使君㤙得度前豈知洛渚羅塵步詎減河天秋夕渡

妖姿巧笑能傾城那思他人不憎妬蓮花藻井推芰荷

採菱妙曲勝陽阿

    煌煌京洛行五解    魏文帝

     古今樂録曰王僧䖍技録云煌煌京洛行

     歌文帝園桃一篇樂府觧題曰晉樂奏文

     帝夭夭園桃無子空長言虗羙者多敗又

     有韓信髙鳥盡良弓藏子房保身全名蘇

     秦傾側賣主陳軫忠而有謀楚懐不納郭

     生古之雅人燕昭臣之吴起知小謀大及

     魯仲連髙士不受千金等語若宋鮑照鳳

     樓十二重梁戴暠欲知佳麗地始則盛稱

     京洛之羙終言君㤙歇薄有怨曠沈淪之

     歎

夭夭園桃無子空長虗羙難假偏輪不行淮隂五刑

鳥得弓藏保身全名獨有子房大憤不収褒衣無帶多

言寡誠祗令事敗蘇秦之說六國以亾側身賣主車

裂固當賢矣陳軫忠而有謀楚懐不從禍卒不救

夫吴起智小謀大西河何徤伏尸何劣嗟彼郭生古

之雅人智矣燕昭可謂得臣峩峩仲連齊之髙士北辭

千金東蹈滄海

      右一曲晉樂所奏

    同前二首       鮑 照

鳳樓十二重四户八綺窓繡桷金蓮花桂柱玊盤龍珠

簾無隔路羅幌不勝風寳帳三千所為爾一朝容揚芬

紫烟上垂彩録雲中春吹回白日霜歌落塞鴻但懼秋

塵起盛愛逐衰蓬坐視青苔滿臥對錦筵空琴瑟縱横

𢿱舞衣不復縫古來兵歇薄君意豈獨濃唯見雙黄鵠

千里一相從

南遊偃師縣斜上霸陵東迴瞻龍首堞遙望徳陽宫重

門逺照耀天閣復穹隆城𠊓疑複道樹裏識松風黄河

入洛水丹泉繞射熊夜輪懸素魄朝天蕩碧空秋霜曉

驅雁春雨暗成虹曲陽造甲第髙安還禁中劉蒼歸作

相竇憲出臨戎此時車馬合兹晨冠葢通誰知兩京盛

歡宴遂無窮

    同前         戴 暠

欲知佳麗地為君陳帝京由來稱俠窟争利復争名鑄

銅門外馬刻石水中鯨黑龍過飲渭丹鳳俯臨城羣公

邀郭觧天子問黄瓊詔幸平陽地騎指伏波營五侯同

拜爵七貴各垂纓衣風飄颻起車塵暗浪生舞見淮南

法歌聞齊后聲揮金畱客坐饌玉待鐘鳴獨有文園客

偏嗟武騎輕

    同前         張正見

千門儼西漢萬戶擅東京凌雲霞上起鳷鵲月中生風

塵𦱤不息一作簫筦夜𢘆鳴唯當賣藥處不入長安城


樂府詩集巻第三十九    東呉毛晉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