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榭山房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集卷第七 樊榭山房集 文集卷第八
清 厲鶚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振綺堂本
集外詩序

樊榭山房文集卷第八

         錢唐 厲 鶚 太鴻

   寓𥳑跋

寓𥳑十卷宋吳興沈作喆明遠撰明遠丞相該之妷紹

興五年進士改官爲江西運管嘗爲悲扇工詩忤魏良

臣陷以深文奪三官不得志以卒今觀是書首𥳑云詩

序有功於詩病夫詩者亦序之力蓋詩本以微文風諫

今之爲序者曉然使人知其爲某事而作故後世以詩

得罪者相屬此明遠懲羹吹韲之論也古人詩無題故

待序而明後人詩自製題題卽是序哀扇工詩失傳見

於淸波別志陳直齋云其詩罵而非諷然則明遠固未

善於詩不得以序爲詩病也明遠爲葉石林弟子學有

元本論說經史能闡前人所未發旁及文字技術名理

超詣俱足令人領悟直齋書錄解題有寓山集三十卷

周公謹志雅堂雜鈔有南北國語皆明遠撰惜乎其久

佚矣

   神龍蘭亭拓本跋

神龍蘭亭墨蹟明時在檇李項子京天籟閣中其子德

宏摹諸石 本朝秀水朱竹垞檢討得之曾爲跋尾稱

其較瘦本差肥而抑揚得所骨力相稱誠爲唐人所摹

今年夏日檢討曾孫繩武以拓本見貽始獲諦觀因憶

袁伯長清容居士集有云開皇蘭亭眞本入德夀御府

號神龍蘭亭𥿄前後有神龍半印唐中宗印也宋理宗

下嫁周漢國公主於楊鎭故事奠雁進奉禮物一百有

二十奩理宗從復古殿取神龍蘭亭爲第一奩以報此

本後有至元中金城郭祐之跋云獲於楊左轄都尉家

傳是尙方資送物與伯長所記符合楊蓋宋亡隨兩宫

入燕位左丞此其故物也生平每以不見定武刻本爲

憾撫隋朝之響搨展唐代之祕玩追天水之雅尙挹粉

侯之淸芬可以釋然矣因書以貽好古者爲蘭亭增一

佳事云

   吳越武肅王登雲臺題字跋

龍山天眞寺舊名登雲臺梁龍德元年吳越武肅王建

宋大中祥符初改今額此其題紀建臺歲月刻之崖壁

者也所稱天下都元帥按吳越備史載梁末帝貞明三

年冬十月遣吏部尙書李燕中書舍人韋說授王天下

兵馬都元帥二年秋七月建天下元帥府於興國門之

右事正相符獨所稱吳越國王與備史不合王在唐天

復元年進封彭城王梁開平元年勅遣金吾衞大將軍

安崇隱進封吳越王至龍德三年春二月勅遣兵部侍

郞崔曄𠛬部員外郎夏侯昭冊封王爲吳越國王受封

冊建國之儀一如典禮據此則龍德元年未嘗建國而

先稱國王豈備史紀年有誤邪武林舊事於宋郊臺下

注云錢王拜郊臺亦近焉田氏西湖志直以登雲臺爲

錢王拜郊臺是曾僭郊矣洪容齋五筆記王順伯所收

吳越諸石刻梁太祖時有天寶年號唐莊宗明宗時有

寶大寶正年號是曾建元矣郊可僭元可建則國王何

不可自稱蓋因唐季簒逆中原無正統王雖不廢事大

之禮而儀物稍用天子之制特未嘗稱帝拒命以此能

保鄣浙東西爲愈於南唐閩蜀諸國在梁末帝時無建

元事而自稱國王想梁主畏其强因而授之其實建國

時在龍德三年也備史爲全州觀察使錢儼撰託名范

坰林禹儼爲忠㦤王俶之弟納土後僭郊不書建元不

書自稱國王不書正歐陽公所云頗疑吳越後自諱之

者也暇日遊龍山因拓得墨本裝好書紙尾俟好古者

定焉

   下天竺寺山天寶六載餘杭郡太守張守信題

    名跋

此刻前列監察御史源少良陜縣尉陽陵源與陽唐之

望姓也其行事不可考同客于杭故名列太守上也此

郡太守張守信則主此遊者也曰郡曰太守者何天寶

元年天下諸州改爲郡刺史改爲太守守信則餘杭郡

太守也秦以天下爲郡縣郡置守漢置十三州刺史郡

守各統於所部刺史迄六朝皆然自唐高祖武德元年

改太守爲刺史諸郡爲州至元宗始復前稱肅宗至德

二載改百司額及郡名官名一依故事仍曰州曰刺史

矣其稱載何天寶二載正月丙辰朔改年爲載故此稱

載昔劉原父以此辨李元德蟾蜍硯之僞者也張守信

何考乎新舊唐書本紀及列傳俱不載咸湻臨安志秩

官表列唐郡守三十人其有名氏而歲月事跡無可考

者亦三十人天寶中止謝晏一人則濳氏未見此刻殊

可補郡乘之缺而出處則莫之據也惟太平廣記謬誤

門引紀聞云唐張守信爲餘杭太守善富陽尉張瑤使

錄事參軍張遇達意於瑤將妻以女爲女具衣裝女之

保母問欲以女適何人守信以吿母曰女壻姓張不知

主君之女何姓守信乃悟亟止之何憒憒若此耶其書

三月卄三日何卄音入二十字幷見廣韻非俗書也考

是年陳希烈與李林甫爲相戸部侍郞楊愼矜爲林甫

所搆下獄死讒人罔極國是日非守信得以五馬之貴

與賓客嘯傲湖山後之觀此刻者未嘗不爲守信幸之

矣元白湛囦下天竺寺句云講石尙畱天寶字御梅猶

識建炎春當是指此刻云

   乾道臨安志跋

乾道臨安志十五卷宋臨安府尹吳興周淙彥廣所修

也此宋槧殘本僅一卷至三卷無序目可稽觀其稱孝

宗爲今上紀職官至淙而訖其爲乾道志無疑吾郡志

乘之有名者北宋圖經久己無考至南渡建爲行都則

此志居首繼之以施愕湻祐志濳說友咸湻志皆爲宋

人排纘予所見者祇有咸湻志百卷向在花山馬氏吳

君尺鳧抄藏尙缺七卷趙君谷林復購得宋槧本之半

固已珍如球璧今孫君晴崖從都下獲此志雖僅什之

一二而當時宮闕官署城中橋梁坊巷具存職官始末

更爲詳晰諸家儲藏著錄未有及此者淙尹京時撩湖

濬渠綽有政績載在宋史其書更可寶也亟借錄副本

而歸之

   宋臨安府在城興福禪院記跋

右碑在杭城北興福院湻熙辛丑立陷置壁閒譔文者

劉莊士書者周邽篆額者劉永堅字里俱莫考記稱左

丞薛公昂鄕先生也與達觀上人爲忘年交捨花藥小

圃爲公結廬榜曰擇勝按宋史薛昂杭州人登元豐八

年進士寡學術初附王安石後因蔡京進仕至尙書左

丞門下侍郎與朱諤林攄余深始終附京至舉家爲京

諱犯輒笞責昂嘗誤及卽自批其口朱弁曲洧舊聞云

薛昂肇明和駕幸蔡京第詩有拜賜須臾應萬回太學

呼爲薛萬回京子絛鐵圍山叢談稱爲薛八丈昂之人

品猥瑣讇佞見于正史稗乘者如此記中猶以鄕先生

尊之豈古所謂沒而可祭于社者耶惟施華構爲袈裟

地遺跡依然荆墳橧宅過者齒冷非迦文之力所能掩

矣咸湻臨安志載昂爲吳越太尉溫三世孫方虛谷謂

昂之子紹彭字道祖以善書知名則其前後之閒有不

可泯者然俞松蘭亭續考謂紹彭爲定武帥薛師正向

之子虛谷當誤也記又云節使劉侯懋再新雕鑾靈感

觀音像一壇充德夀貴妃丙午本命長生道場移請興

福古額揭於茲宇按宋史劉貴妃臨安人入宫爲紅霞

帔累遷才人婕妤婉容紹興二十四年進貴妃頗恃寵

驕侈湻熙十四年薨父懋累官昭慶軍節度使卽其人

也同時又有劉婉容亦有寵金人叛盟與倖醫王繼先

沮劉琦用兵高宗知而怒之遂廢元潘子素題二劉妃

圖詩云秋風吹落故宮槐江上芙蓉竝蒂開畱得君王

不歸去鳳凰山下起樓臺嗚呼可感也已

   元西天元興寺鐘題名跋

西天元興寺在吳山西南淸平山之東與鳳凰山相接

宋故宮芙蓉殿也元仁宗延祐六年已未江浙行省中

書左丞相贈太師和寍忠獻王康里脫脫爲西僧高達

摩實理板的達建初扁曰西天至正十六年壬辰燬于

火子達識帖睦邇仍爲是職捐俸鼎剏以繼先志扁山

曰淸平寺曰西天元興寺僧公哥古魯依仁屹刺識巴

等題紀其事於鐘上蓋鑄鐘之年卽剏寺之年也按元

史康里脫脫世祖時入宿衞於武宗仁宗有定策功曾

輔武宗爲中書右丞相至大四年仁宗卽位出爲江浙

行省左丞相開杭城通江河以便商旅明許復齋作元

史闡幽惜其澤不廣于天下而獨被于吾浙賢相不竟

其用仁宗之過也其子達識帖睦邇以至正七年來爲

行省平章兼知行樞密院許以便宜行事是時江淮盜

起使爲達識帖睦邇者輯和民人訓練軍實繕城池以

固圉選將材以禦敵收苗軍之用而撫以威信識淮張

之詐而討以大義則紅巾可無躪浙之虞白駒可無據

杭之禍奈何賄賂滋彰庸懦日甚始則倚完者爲重以

拒士誠終則受士誠之欺而殲完者卒致薇省沸狼禾

中飮鴆生無功以報國死何面以見父烏在一寺之建

能繼先志耶貢禮部師泰玩齋集有建寺碑載高達摩

實理板的達居山中久一旦拂袖去莫知所之後有見

之秦隴閒者蓋已百餘歲矣達識帖睦邇重建時又於

殿左剏屋四楹奉祠先王割田供祀皆可補此記之缺

夏大理時正成化杭州府志云宋故宫寢殿基爲尊勝

寺和寍門基爲般若寺後殿基爲小仙林寺垂拱殿基

爲執國寺與元興而五至正壬辰七月寇至郭萬戸屯

羅木橋東營與對敵市民咸登望江亭以覘寇退命軍

士焚之是寺之燬卽至正十六年士誠逼杭達識帖睦

邇棄城潛遁時也旣燬而剏僅及朞月士信且拆白墖

以築城五寺又遞湮矣今遺趾已不可考獨鐘存萬松

嶺烏龍社廟中題字陽文在欒閒上下俱鑄作蒙古書

吾友丁處士敬身拓得墨本命予考證予嘗登鳳山之

原空林眢井觸目蒼涼不謂鐘虡尙畱兩朝廢興之感

備焉故爲之書

   董源龍宿郊民圖跋

南唐董源有龍宿郊民圖見於江南一大家係董思白

宗伯故物宗伯題其上云此宋曹武惠下江南簞食壺

漿以迎王師之圖也雖數百年敗素黯黕好手裝池神

氣尙全上作層巒列岫林木蓊鬱泉絡石下爲大川瀕

川居者屋宇雞犬參差隱見川中維舟數十有數十人

連臂踏歌而來亦有椎鼓者樹旂者山下林中有燈毬

二三翳濃蔭中數婦女翹袖招搖出其下噫宋師下江

南源爲李氏供奉舊人曷爲圖哉且龍宿非地名畫中

物色於迎師無肖也此殆寫雩祭圖爾春秋傳龍見而

雩杜氏注云龍見建已之月蒼龍宿之體昏見東方萬

物始盛待雨而大故祭天遠爲百穀祈膏雨月令云仲

夏之月命有司爲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樂杜

氏以爲月令秦法非周典也然春秋經亦有秋八九月

及冬雩者因旱耳後鄭云雩吁嗟求雨之祭爲壇南郊

之旁雩五精之帝配以先帝何休注公羊傳又云君親

之南郊以六事自責曰政不一歟民失職歟宮室崇歟

婦謁盛歟苞苴行歟䜛夫昌歟使童男女各八人舞而

呼雩周禮女巫職云旱暵則舞雩後鄭云使女巫舞旱

祭崇陰也今按畫中所見以古禮參之其爲雩祭乎云

龍宿郊民者其爲民請命於郊乎然則源何以爲此圖

也考陸游南唐書嗣主保大十一年大蝗八月不雨至

十二年三月民大饑疫死者大半三月而四月正龍見

之期也是時嗣主僅命有司爲粥以食餓者絕不聞有

徧走山川百神之舉方任用宋齊邱馮延已陳覺諸壬

人殫國用於閩楚棄師旅於淮甸未幾周師攻下夀滁

等州而檀來之歌聞于海陵矣源爲此圖殆古之工執

藝事以諫者使嗣主能繹吁嗟之義躬六事之責何至

身殂豫章傳子逾紀而黃花水落金陵之廟社爲墟也

(⿱艹石)宗伯云云所謂以耳治者歟

   吳禮部詩話跋

元吳禮部正傳集世多抄本獨詩話雜說一卷罕有藏

弆者明金華胡孝廉元瑞家收書最富嘗跋此册及敬

鄕錄云徧舉郡邑凡有聞者緝其製作履歷粲若指掌

下逮畸流逸客片語隻詞亦博采旁證竟其隱伏耳目

所及點綴弗遺其爲力勤而用心苦矣今去吳公僅二

百載而文獻之詳邈弗得睹南渡而上人才篇什史乘

軼而未收者尙倚藉諸編稍獲綜其崖略余於禮部異

世子雲也因筆於簡末以俟異世之爲余子雲者諗之

觀元瑞所云此書難得而可寶審矣䢴江馬君半槎癖

嗜異書搜剔隱祕購得元時刻本方與予同輯宋詩紀

事獲覯南宋諸賢逸唱如王叔簡吳諒陳仁玉萬嚞吳

琳孫應時張勱史蒙卿林泳陳柏王儀鄧剡僧淸壹輩

歎爲未有獨敬鄕錄無從訪求向晤東陽王丈鶴潭云

有其書恨未借抄以成合璧而爲元瑞之子雲余兩人

未敢多讓焉

   山中白雲跋

元張炎叔夏山中白雲八卷吾鄕龔侍御蘅圃得鈔本

于秀水朱檢討竹垞因鏤版以傳侍御晩節家居食貧

物故後琴書散落是版幾入庸販手吾友趙君谷林幸

購得之谷林好畜僻書必畱其眞力於校勘弗恡流布

人閒可謂得所歸矣侍御序考叔夏生於宋理宗湻祐

戊申循王五子叔夏未知出誰後宋史不載固無從考

索第袁伯長送叔夏歸杭疏云古梅千檻空懷玉照之

風流玉照張鎡功甫堂名功甫是循王諸孫叔夏出功

甫後無疑也叔夏父名樞字斗南號寄閑鄧牧心伯牙

琴中有張寄閑詞序云子炎能世其學者是也功甫名

偏旁從金以五行相生之次計之叔夏於功甫爲三世

於循王爲五世與袁伯長贈詩注云爲循王五世孫者

相符矣特功甫斗南之父均未審耳功甫生自朱門儒

雅好事楊誠齋以佳公子窮詩客目之有玉照堂詞一

卷斗南所作六首見弁陽翁絶妙好詞陸輔之詞旨屬

對又載其金谷移春玉壺貯暖擁石池臺約花闌檻之

句今逸其全叔夏聲律之學師承有自蓋如此鄧牧心

又云叔夏春水一詞絕唱今古人號之曰張春水孔行

素至正直記云錢唐張叔夏嘗賦孤雁詞有寫不成書

只記得相思一點人皆稱之曰張孤雁二詞今具見集

中亦唐詩人劉夜坐鄭鷓鴣之比也附識于首俟後之

讀山中白雲者考焉

   友林乙藳跋

史彌寍字安卿鄞人太師魏王浩之猶子嘉定中以國

子舍生涖春坊事帶閤門宣贊舍人知邵陽軍趙希弁

讀書附志云友林集二卷有黃景說曾手序此仿宋槧

本祇一卷百七十首當是別刋行者序文脫去一葉姓

氏莫詳序中所謂域者觀集有鄭中卿惠蝤蛑詩文獻

通考鄭域字中卿慶元中隨張貴謨使金著燕谷剽聞

二卷當卽其人也安卿詩宗尙蕭千巖淸疎有出塵之

致雍正已酉春三月中旬借鈔于䢴江馬君佩兮齋因

爲跋尾

   沈靑門唾窗絨跋

梁伯龍江東白苧有效沈靑門唾窗絨體駐雲飛十首

此册蓋吾鄕沈靑門山人仕作也山人爲少司寇銳之

子善花鳥工詞曲絕意仕進有前賢曠達之風卷中稱

東海迷花浪仙蓋隱其名爾所作多偎紅倚翠之語未

免以筆墨勸淫昔山谷老人序晏叔原小山詞云妙年

美士近知酒色之娛苦節臞儒晚悟裙裾之樂鼓之舞

之使晏安酖毒而不悔是則叔原之罪也吾于靑門亦

雍正癸丑四月浴佛後一日南湖花隱厲鶚書于虎

邱舟中

   賞延素心錄題辭

唐內府書畫裝潢匠則有張龍樹王行直王思忠李仙

丹輩要皆良工好手宋思陵祕閣龍大淵曾純甫審定

目力雖短而褾贉諸錦綾桿軸名色不一各務精麗見

於周公謹氏所記蓋古人畱心游藝不欲苟𥳑如是若

收藏之法如趙希鵠洞天淸錄所載亦可謂之詳且密

矣藥坡居士有丹邱之鑒識兼淸閟之儲藏此錄十則

悉經講求自出新意誠寶墨之金湯繪林之干城也張

彥遠云非爲無益之事又安能悅有涯之生海内不乏

雅流得此亦悅生之一助云

   湖船錄題辭

西湖風漪三十里環以翠嵐策勳于遊事者唯船爲多

秀水朱竹垞先生作說舟一篇其命名有以形者有以

色者有形色雜者有以姓者至總宜之名洵孟公之標

致矣余暇日繙尋故冊自宋元來及近時耆舊所造又

得數十條連綴于後其出于先生者閒有增注都爲一

編傳之士友閒以爲湖上故事云爾雍正丁未竹生日

錢塘厲鶚書于無盡意齋

   書馬文毅公彚草辨疑後

張伯英下筆必爲楷則號匆匆不暇草書草書雖減體

其轉折牽豎之妙惟凝靜不撓始能爲之襄平馬文毅

公以名家子受知

聖祖仁皇帝出撫粤西值吳賊䲭張時公衞社力窮爲

叛將所執幽繫四載竟罹兇焰惟公之節炳在丹靑

國家之恩流及苗裔人盡知之彚草辨疑一編則公子

少宰公入粤尋公瘞骨得之於兵燹之餘者也公生平

能文章工草法當蒙難日取宣城梅氏字彚爲前人草

書各體分其部居一一精審公之從容就義由於所養

有素此足徵矣侍姬顧氏亦能書奉公遺筆標識而緘

鐍之姬亦從公死公之忠義激發百折不回千載下足

使頑廉懦立而況姬之親奉巾櫛者也昔戴帥初題翁

舜咨所藏文丞相書梅堂扁而云文公之書點墨今成

千金翁氏數百年世家又堅苦好學余幸他日輕舟道

丹陽上三茅因尋建業舊遊而得登所謂梅堂者羹蔬

啜茗相與仰瞻文公之淸風今公文孫丹如使君來守

婺州必奉所謂彚草辨疑而行計不下萬餘字其完好

更過於文公梅堂二字又得賢子孫爲之世守其珍祕

當復過於舜咨余因思訪仙蹤于三洞謁鈴閣于雙溪

再拜展觀以證張伯英之說焉

   說杜詩雲出門

杜少陵詩白帝城中雲出門初但以爲造語奇特如見

山城欲雨雲氣從城門滃勃爭出耳及讀李善注文選

蜀都賦指渠口爲雲門引鄭氏周禮注云黃帝樂曰雲

門言黃帝之德如雲之出門也此唯取雲門之名不取

樂也詳左思用雲門蓋卽史記白渠歌舉插爲雲決渠

爲雨之比如詩之斷章故善以爲不取樂少陵直割取

雲出門三字作景語使人但駭爲神化所至而忘其爲

使事較太沖更騰踔絕世然少陵亦有實用雲門者宮

中聖人奏雲門天下朋友盡膠漆似亦有取乎出門之

義也

   書項生事

甲寅冬十一月十六夜飮小玲瓏山館主人許歌酒間

有狐旦色項生者意態融冶婉婉似好女子曲能唱情

殆楊瓊一流坐閒皆爲之𮞉腸蕩氣不復知其爲三十

許人主人因吿予言項生故吳產也十餘年前曾𨽻江

淮大吏某家樂部大吏暱之令習長生殿新聲爲楊玉

環項生素慧黠不數日盡其妙大吏益以爲天下聲色

之選在是凡飾歌舞具金繒錦翠珠璫犀珀刻意精麗

至玉環馬嵬縊後明皇泣玉環像則令好手雕沈水香

肖項生像傅以粉黛飾之如生明皇泣大吏亦泣後大

吏竟以賄敗項生流落乃鬻歌以食話舊事尙時時流

涕噫大吏者不眯目易心以盡官事雖百項生何能進

項生不遇大吏亦尋常鬻歌人未必有榮悴今昔之感

如此故書其事











樊榭山房文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