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榭山房集 (四部叢刊本)/集外詞題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外詩補 樊榭山房集 集外詞題辭
清 厲鶚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振綺堂本
集外詞卷一

余束髪喜學爲詞同時有洪稗村沈柳亭輩嘗爲倡和

彼皆尙花庵草堂餘習往往所論不合未幾各爲他事

牽去出處靡定不能專工於一今二君已化爲宿草余

猶視息人世閒作倚聲之歌幾無一人可語者去臘於

友人華秋岳所讀樊榭高陽臺一闋生香異色無半點

煙火氣心嚮往之新年過訪披襟暢談語語沁入心脾

遂相訂爲倡和之作共得題如干幷注以調名乃不數

日兩家已各成其半會余適有白門之役孟夏解纜覊

留吳苑者二旬又足成之頃寓秦淮樊榭書至知前後

俱削稿復合以平時所作付之梓人先以首卷刻成者

寄示迴環讀之如入空山如聞流泉眞沐浴於白石梅

溪而出之者噫舍紫山而外知此者亦鮮矣獨余沈酣

斯道幾五十年未能洗淨繁蕪尙存故我以視樊榭壯

年一往奔詣寍不有愧乎時康熙六十一年壬寅白露

前一日同里紫山徐逢吉題

詞調六百六十體凡千一百八十有奇一調有一調之

章程一體有一體之變化作法旣殊音響亦異殆難於

詩遠矣余友徐紫山嘗敎余作詞謝不能也厲君太鴻

於詩古文之外刻意爲長短句拈題選調與紫山相倡

和大約懷古咏物之作爲多數月之閒動成卷帙聲諧

律叶骨秀神閒當于豪蘇膩柳之閒別置一席至於琢

句之雋選字之新直與梅溪草窗爭雄長矣余學詩垂

四十年尙不能工太鴻工詩工古文而琴雅一刻各極

其妙人之智愚何相去之夐絶也石倉吳允嘉

詞於詩同源而殊體風騷五七字之外另有此境而精

微詣極惟南渡德祐景炎閒斯爲特絶吾杭若姜白石

張玉田周草窗史梅溪仇山村諸君所作皆是也自是

以還正不乏人而審音之善二百餘年以來幾成輟響

近稱西泠詞派或踪跡花閒或問津草堂星繁綺合可

爲極盛迺緣情體物終惜其體製之未工獨吾友樊榭

先生起而遙應之清眞雅正超然神解如金石之有聲

而玉之聲清越如草木之有花而蘭之味芬芳登培嶁

以攬崇山渉潢汙以觀大澤致使白石諸君如透水月

華波搖不散吳越閒多詞宗吾以爲叔田之後無飮酒

矣樊榭天才軼舉靡不洽習而志尙高遠泊于榮祿其

與予同寓廣陵時當日斜花外必相約爲倚聲往往予

未及脫稿而樊榭㸃筆已就予輒爲之罷去此卷中懷

古咏物諸篇皆與同里徐丈紫山酬唱者爲多予旣滯

淫旅人生意消削從塵土挈屑中手把是編恍鉛槧之

周旋感素琴於秋思傍徨弔影殆若異身有不禁爲之

掩卷憮然也康熙壬寅立秋日玉几生陳撰書于眞州

之玉淵堂寓館

余友太鴻秋林琴雅之詞質也靈虛學也膏腴才也佽

飛如玉光之陸離劍花之參差如是而命之爲詞苟舍

是其將焉如雖然猶有說夫詞南唐爲最豔至宋而華

實異趣大抵皆格于倚聲有疊有拍有換不失銖黍非

不咀宫嚼商而才氣終爲法縛臨安以降詞不必盡歌

明庭淨几陶詠性靈其或指稱時事博徵典故不竭其

才不止且其閒名輩斐出歛其精神鏤心雕肝切切講

求於字句之閒其思泠然其色熒然其音錚然其態亭

亭然至是而極其工亦極其變苟舍是無或取焉今太

鴻之詞不必梔其貌蠟其言抽其關鍵拔其轅轘上下

五百年居然獨樹一標壇矣余弱年從羨門侍郞竹垞

翰林論詞嘗取宋末諸家爲矩矱久竟棄去近與太鴻

還往囘理前緒不禁囅然一笑思效邯鄲之步也康熙

壬寅清和月鵞籠生吳焯書

歐陽圭齋謂雅卽雅烏之雅以其聲能動物也詞之聲

生于宫羽而動物者必雅余與樊榭交垂十五年見其

偃蹇侘傺不廢文史而感時覽物託寓微至詩所不盡

必形之于詞上者海山縹緲之音次亦不減游春綠水

之奏聞者意消神往直與郷先輩清眞玉田山村句曲

諸公相後先矣符曾幼魯題

淡而彌永淸而不膚渲染而多SKchar琱刻而不病格節奏

精微輒多絃外之響是謂以無累之神合有道之器者

詎止有井水飮處必歌柳七詞令市伶按拍稱好乎意

林趙信

是集名秋林琴雅計一百六十闋先生三十以前之作

也越十九年手編樊榭山房集錄五十六闋有閒易字

句之處餘一百四闋不復存錄而後進得殘篇賸句往

往等諸吉光片羽矧全帙乎爰以集外詞附于後光緒

十年甲申孟冬同里後學汪曾唯











題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