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六·恩敘一 下一卷→


乾隆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莊親王允祿等奏:等因總理事務,荷蒙天恩,交部議敘。查總理事務差委辦事之侍郎納延泰、班第,學士索柱,並辦事官員等,多系從前在辦理軍機處行走之員,復在總理處效力行走,俱各小心謹慎,黽勉辦公,並無過失,應請一併交部議敘。謹將各員行走年分繕寫清單,伏候欽定。奉㫖:著交部一併議敘。

內閣侍讀學士覺羅雅爾哈善(行走七年)
監察御史舒赫德(行走八年)
郎中兆惠(行走七年)
郎中阿思哈(行走七年)
主事明善(行走七年)
主事積蘭泰(行走七年)
主事傅亮(行走六年)
中書蘇崇阿(行走三年)
效力中書靈保(行走一年)
筆帖式達素(行走五年)
筆帖式碩善(行走一年)
以上滿官十一員。
太常寺少卿提督四譯館蔣炳(行走七年)
內閣侍讀柴潮生(行走六年)
起居註主事馬燝(行走二年)
中書何璘(行走三年)
中書潘中立(行走二年)
中書塗逢震(行走一年)
中書孫紹基(行走一年)
以上漢官七員。

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本處奏:奉㫖,軍機處行走官員,頗為黽勉,令等酌量擬賞荷包,其出差在外者一體賞給,卽令臣舒赫德帶往。欽此。等謹將各該員分別等次,酌量擬賞,開單進呈御覽。

順天府府丞胡寶瓊、
吏部郎中德舒,
以上二員現隨經略大學士出差,擬各賞大荷包一對,小荷包六箇。
內閣侍讀三寶(現隨舒赫德出差)
理藩院員外郎富德(現隨汪劄爾出差)
以上二員擬各賞大荷包一對,小荷包五箇。
兵部主事常亮,
內閣中書傅顯、
沈作朋、
程燾,
以上四員現隨經略大學士出差,但官職較胡寶瓊等稍卑,擬各賞大荷包一對,小荷包四箇。
戶科給事中馬燎、
內閣侍讀鄂寶、
兵部主事安福、
戶部司庫圖桑阿,
以上一等四員,擬各賞大荷包一對,小荷包四箇。
內閣侍讀袁芳松、
主事畢誼、
內閣中書靈毓、
胡廷樞、
楊承會、
眭朝棟、
毛永燮,
以上二等七員,擬各賞大荷包一對,小荷包二箇。
內閣侍讀富察善,
吏部主事雅河圖,
工部主事九格,
內閣中書官登、
巴延三、
景宣、
陳朝礎、
莊培因、
曹錫寶,
兵部筆帖式薩璧,
以上三等十員,擬各賞大荷包一對。

十五日㫖:經略大學士途次籌辦各事,懋著勤勞。其隨行辦事之順天府府丞胡寶瓊、吏部郎中德舒,俱能黽勉效力,著交部一併議敘。

十四年二月十六日諭:辦理金川軍務以來,軍機處行走官員,甚為黽勉供職,著分別等次,交部議敘。其隨經略大學士忠勇公傅恆辦事未經議敘之沈作朋、常亮、富顯、程燾,並隨尚書舒赫德之三寶,一併交部議敘。

順天府府丞馬燝,
兵部員外郎安福,
內閣侍讀鄂寶,
戶部銀庫圖桑阿,
內閣中書靈毓、
楊承曾、
眭朝棟、
毛永燮,
以上一等。
內閣侍讀富察善、
袁芳松,
工部主事九格,
主事畢誼,
內閣中書官登、
景宣、
胡廷樞、
巴延三、
莊培因、
曹錫寶,兵部筆帖式薩璧,
以上二等。

三月初八日㫖:十二日筵宴,隨班之軍機處官員,及在京辦理軍機處行走官員,俱著入宴。

七月二十一日諭:尚書汪由敦在內廷軍機處行走,屢次扈蹕,尚能勤慎黽勉,所有從前革職各案,著加恩開復。

十七年十二月初七日本處奏:看得軍機處行走中書程燾,前隨臣傅恆往金川,又隨臣舒赫德赴滇、黔閱視營伍,該員辦事勤敏,頗能黽勉出力。中書孔繼汾行走勤慎,材堪造就。懇將程燾賞給臣來保等兵部,孔繼汾賞給臣傅恆等戶部,令其在額外主事上學習行走,遇有缺出,酌量題補。奉㫖:知道了。

二十六日本處奏:看得現在軍機處行走內閣侍讀靈毓、輔德,辦事勤慎,人俱明白,於繁劇之區,必能勝任。懇將二員暫令食侍讀俸,在臣戶部學習行走,遇有郎中、員外郎缺出,酌量題補。奉㫖:知道了。

二十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本處奏:看得軍機處行走之宗人府主事章寶傳,辦事妥慎,中書馮光熊、顧雲、王日杏,行走勤慎。該員行走各已五六年,隨圍出差,俱極黽勉。懇將章寶傳、顧雲賞給吏部,馮光熊、王日杏賞給戶部。其主事章寶傳令在額外員外郎上行走,中書馮光熊等令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缺出,酌量請㫖補授。奉㫖:依議。

二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諭:軍營在事諸臣,昨已加恩優敘。至同朕辦理軍務者,惟大學士公傅恆與朕一心,日夜不懈。前因伊犁平定,賜加雙公,曾涕泣固辭。今伊子福靈安尚非披堅執銳之歲:而卽能奮勇行陣,屢著勤勞,實愜朕望。著賞給福靈安一等侍衛,以著酬庸之典。大學士來保,年近八十,行走不懈,及諸軍機大臣官員,日夜隨侍,候報鈔錄,一切均著勤勞。大學士傅恆、來保及軍機大臣並軍機處行走官員,著交部一併議敘。

二十七年十二月初六日本處奏:看得現在軍機處之中書薩靈阿、陸燿、劉秉恬、張霽、王昶,緞匹庫大使塞爾布,各已行走四五年不等,俱屬勤慎黽勉,尚堪造就。可否懇將薩靈阿等六員賞給等吏、兵二部各一員,戶、刑二部各二員,令其在額外主事上行走,兼辦部務,遇有缺出,奏請補授。奉㫖:依議。

三十五年三月初六日本處奏:查軍機處行走之內閣侍讀孫士毅、戶部額外主事惠齡,前經臣傅恆帶往軍營,辦事甚屬出力。孫士毅現在俸深,卽應陞郎中,懇恩准在戶部郎中上行走,遇有缺出,卽行補用。惠齡系應補蒙古主事之員,但戶部蒙占主事止有一塊,補用甚難。該員先後在部行走已閱十年,尚未得缺,現在出有蒙古員外郎一缺,可否卽將惠齡升補。謹奏。奉㫖:孫士毅著在戶部郎中上行走,遇缺卽補。惠齡著補授戶部蒙古員外郎。

十二日,泰堡莊途次軍機大臣面奉諭㫖:軍機處行走章京准其帶用大紅帽罩。

三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諭:批本奏事軍機處章京及凡內廷行走之員,一體穿用貂褂。

三十八年五月初一日㫖:《四庫全書》處總纂官軍機處郎中陸錫熊,著照懋勤殿翰林節賞、年賞之例,賞給一分。

六月□日諭:博清額以派往審事之人,卽同富勒渾帶兵馳守蒙古橋,旋往美諾,與海蘭察督兵聲援。連日海蘭察奏到諸摺俱有條理,必系博清額為軍機章京,辦事年久,熟習機宜,故能周到若此。著賞戴孔雀翎。

謹按:博清額時赴四川軍營鞫案,旋授領隊大臣。

七月初一日諭:御史金雲槐因巡漕事竣,前來熱河復命。見其人尚明白,曾在軍機處行走,御史無需辦之事,著馳驛前往四川交與富勒渾、文綬酌量以道府用,令其辦理軍需事務。

三十九年五月初二日本處奏:查軍機處行走之候補員外郎馮應榴,因前在四川學政任內,率據州詳咨請開復革生一案,部議降調,捐復原官。上年三月奉㫖著仍在軍機司員上行走,以工部員外郎補用。該員明白勤慎,迄今尚未補缺。茲出有吏部員外郎尹壯圖升任一缺,仰懇聖恩,卽以馮應榴調補,令在考功司辦理綜核功過事務。再查有候補員外郎蘇楞泰,前在伊犁先後十有餘年,辦理同知事務,實心奮勉。前因同知年滿引見,以六部員外郎用,經等令其在軍機司員上行走。並懇恩將蘇楞泰賞給刑部,在員外郎上學習行走,遇有缺出,卽行題補。奉㫖:知道了。

十月十五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之中書史夢琦,經等奏請陞用兵部額外主事。所遺中書員缺,查有候補中書汪日章行走勤慎,現在尚未得缺,可否卽將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十二月二十七日本處奏:銀庫員外郎保成將屆年滿,查有軍機處行走吏部文選司郎中永保,人去得,辦事勤慎,實系司員中得力之人。合無仰懇天恩,准其接管銀庫員外郎,於公務實為有益。奉㫖:知道了。

四十年五月十八日本處奏:內閣現在共出三缺。查有候補中書龔禔身,在軍機處行走三年,奮勉勤慎,尚未得缺。可否於此三缺內賞補一缺,以示鼓勵。謹奏。奉㫖:著帶領引見。

四十一年□月□日諭:阿桂等奏,官兵已將金川全境埽平,深為欣慰。大學士于敏中自辦理軍務以來,承㫖書諭,夙夜殫心,且能鉅細無遺,較眾尤為勞勩。著賞給一等輕車都尉,以示格外恩眷。

五月初五日諭:吏部郎中王昶,在軍營出力年久,頗著勤勞。著加恩升授鴻臚寺卿,並賞戴花翎,仍在軍機處司員上行走。

六月初十日本處奏:查乾隆三十九年九月臣舒赫德赴山東勦捕賊匪,有軍機處行走之中書沈啟震,因丁憂囘籍,舟滯德州,情願隨臣效力。臣因是時隨帶司員無多,公事繁冗,不敷辦理,沈啟震向在軍機處行走,素為熟諳,因留其同至臨清,幫辦一切,頗為出力。當經將隨帶緣由具奏,奉硃批「俟其服滿時提奏」。今該員服闋來京候補,謹遵㫖提奏。奉㫖:應陞處陞用。

十月二十六日本處奏:軍機處中書沈啟震,應於本月簽升河南南陽府同知,據該員稟稱「情願在京供職」等語。該員辦事勤慎,行走有年,甚為出力。查同知與主事同系中書應陞之缺,臣舒赫德現管刑部,可否將該員以刑部主事用,遇缺卽補之處,出白天恩。奉㫖:知道了。

二十八日本處奏:中書沈啟震所遺員缺,查有候補中書吳熊光行走勤慎,可否卽將該員補授,出白天恩。謹奏。奉㫖:知道了。

四十二年六月初三日本處奏:查從前軍機處行走之中書等官,曾於乾隆十七年、二十三年、二十七年節次奏請陞用主事,以示鼓勵在案,迄今已閱十餘載。等看得現在行走之中書伊江阿、劉謹之、陸瑗,筆帖式齊克慎,各已行走五六年,俱屬勤慎奮勉。可否照前三次之例,將伊江阿等賞給等所管各部,令其先在額外主事上行走,遇有缺出,奏請補授。至所遺漢中書缺,現有候補中書程維岳、馮培二員俱在軍機處行走三年,亦屬勤慎,可否卽將該員等頂補中書實缺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四十三年三月二十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中書施光輅,選得江西袁州府同知。所遺中書員缺,查有候補中書杜兆基在軍機處行走已及四年,辦事勤慎,可否卽將該員補授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五月二十日本處奏:現在出有中書四缺。查候補中書關槐在軍機處行走,勤慎奮勉,可歪於此四缺內賞補一缺,以示鼓勵之處,出自天恩。奉㫖:知道了。

四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本處奏:軍機處行走內閣侍讀孫永清,論俸推升,應於本月簽掣刑部陜西司郎中缺。查該員行走已及十年,屢次出差及派審案件,均屬明敏諳練,為軍機得力之員。今推升刑部郎中,該衙門案件繁多,不能專辦本處事務。請將該員以郎中升銜,暫留內閣侍讀之任,俾得專心仍辦軍機處之事。等多一熟練之員,於公務亦有裨益。奉㫖:知道了。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