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垣記略/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樞垣記略
◀上一卷 卷二十六·詩文七 下一卷▶

寶鋆詩三十四首[编辑]

甲戌二月二十四日扈蹕晚宿黃新莊作[编辑]

六飛臨蒞勢威雄,環衛森嚴禁籞同。
碧野萬燈星宿海,綠莎一路馬牛風。
梨花夢雪噴香膩(行宮梨花盛開,大觀也),輯麥連雲祝歲豐。
更有臨淮賢伯相,山川彈壓氣如虹(直督李少荃伯相率地方官均隨扈)

房山早行[编辑]

大防山翠郁嵯峨,夙夜趨公響佩珂。
四野人家春睡足,五更天氣曉寒多。
飛仙自愛紅螺嶮(在上方山界),行旅爭誇白玉河(白玉塘水灌田,出玉塘米)
指點上方渾不遠,片雲涼月滿煙蘿。

望石經山作[编辑]

金經藏蘊奧,石洞閱遙深。
古經𢘿(音梭,同莎)題草(山多是草,故名),靈風香樹林(石經刻竟,山吼樹生)
王程多迫急,聖跡待追尋。
迢遞雲山隔,時聞笙鶴音。

半壁山夜景[编辑]

薄雨微雲釀早春,宵分景色極清新。
依稀白水聞聲覺,隱約青山入夢頻。
楊柳煙沈飛絮影,棠梨風卷落花塵。
輕輿迅急征途暇,戲喚流鶯作比鄰。

秋瀾道中[编辑]

無黨無偏遵道路,也如待漏百花中。
衢尊久羨陶唐氏,晝錦仍思韓魏公。
玉筍班清誰建白,金蓮炬美並搖紅(夾道籠燈並有竹火前導者)
戴星出入懷寅亮,喜仰辰居勵匪躬。

詠召伯[编辑]

芳草連天接薊門,召公餘烈至今存。
千七百國幽并勁,三十六年師保尊。
玉几受遺儕尚父,金臺養士有諸孫。
彌綸政化孚南北,花發甘棠羨野村。

曉赴秋瀾[编辑]

野雲四卷青茫茫,一鉤斜月昏鴉黃。
五更虬箭蝦蟆長,聲聲似促人行裝。
催歸有鳥啼垂楊,馬首胡弗瞻東方。
九龍山色宵蒼涼,珠杓橫溢金精芒。
安河之水卽滄浪,濯足濯纓誰低昂?
亦如叔度波汪洋,古今景慕中心藏。
須臾旭日升扶桑,蒙翳盡掃開明光。
山南山北紛村莊,民物熙皥娛時康。
迤麗臥虎通紅羊,此間世界真義皇。
茅檐仰視飛雲翔,車馳馬驟行不遑。
塵容應笑官程忙,秋瀾咫尺帷幄張,
一甌佳茗思旗槍。
夾路忽喜清芬揚,梨花杏花參差香。

辟穀洞[编辑]

辟穀之洞真奇哉,此間奚事留侯來?
豈因秦皇大索避居此,否則遊從赤松子。
後世詭託難具論,漢土久非隆準諸子孫。
所幸涿鹿近接壤,真跡尚有樓桑村。

塔岡懷古[编辑]

突兀勢卓立,巨塔干青霄。
藉問建者誰,雲自隋皇朝。
隋氏周懿戚,幼主天元驕。
詐力竊神器,禪讓沿譏嘲。
獨孤雞鳴晨,阿麽鼠承祧。
慘哉太子勇,宮禁煙雲銷。
江南兵滅陳,海東威脅遼。
但期志意滿,遑恤閭閻雕。
云何開汴渠,殿腳螺雙描。
頭顱漫自好,花月頻興妖。
構此𥦑堵波,妄思天福邀。
下糾蟠石螭,上俯淩風雕。
法象詎呵護,令狐旋紛囂。
復仇僭化及,易代來神堯。
尉遲士桓桓,重此規岧嶤。
迄今千百年,仍仰工鐫雕。
高岡郁起伏,范水清迢遙。
我來凝望之,赤城飛霞標。
檐鈴金玲瓏,東風時動搖。
惜無佛圖澄,吉語傳啁刁。

釣魚臺[编辑]

釣臺饒逸趣,懷古思悠哉。
嚴陵高隱名,磻溪壬佐才。
淮陰亦釣徒,功狗功人猜。
西岐有聖王,靈沼兼靈臺。
茲境國門西,經過頻徘徊。
徘徊意未已,清風天上來。

八月二十六日扈蹕南苑恭紀[编辑]

記曾蘭省隨雲罕,彈指光陰廿九年(供職禮曹,於道光二十六年隨扈駐此)
今日屬車陪豹尾,古人羽獵炳鸞箋。
秋風疏柳黃篩地,野潦蕷花白滿川。
劉阮重來誰比似,笑從宦海悟神仙。

瞻神機營壁壘有作[编辑]

名王簡閱振英聲,不數周家細柳營。
地勢恢奇雄紫塞,日光焜耀閃紅旌。
金符令肅囂塵寂,玉宇秋高勁氣橫。
我亦濫叨都統列,本兵未敢侈談兵(新調兵部尚書)

赴團河途中作[编辑]

我欲閑從麋鹿遊,應官忽得趣清幽。
野花繡地平如掌,遠樹參天爽入眸。
職業戎兵宜校獵,襟期疏朗況逢秋。
聖朝湯網殊寬大,寄語虞人莫剔搜(本年有免勾恩㫖)

團河五律[编辑]

宮掖湧神淵,虛靈象法天。
一灣珠內蘊,萬古月常圓。
獨抱中和氣,真成太極泉。
鳳形河衍派,恩澤遍農田。

撒圍恭紀[编辑]

星駟肅天威,蒼茫大合圍。
雷霆千騎奮,毛血半空飛。
地挾風雲壯,人誇雉兔肥。
長楊誰獻賦,西漢溯芳微。

拜賜獵麈一肩紀恩恭賦[编辑]

八駿雲飛七寶裝,星弧開處殪天狼。
賜腥典盛尊鄒邑,推食恩酞比漢皇。
愧乏遠謀呈紫闥,虛叨佳味炙黃羊。
周京《魚藻》風規古,擬進璇宮萬壽觴。

季秋口占[编辑]

露砌蛩吟細,風枝鶴夢涼。
天時催九月,人意喜重陽。
錦纈林楓赤,金鈴野菊黃。
憑高無限意,雲水寫清蒼。

南苑聯吟題句[编辑]

作者為潘伯寅侍郎、黃孝侯司寇、徐頌閣宮庶、孫子受侍讀、歐陽用甫宮贊。

宿列文昌翊紫微,編開錦繡字珠璣。
蓬萊共羨羣鰲戴,藻采爭看五鳳飛。
紅葉白雲新畫境,高山流水古琴徽。
盛時合擬《長楊賦》,講武端應諫獵稀。

宮門御試鵠射恭紀[编辑]

聖主臨軒猛士豪,袿黃翎翠繡弓弢。
明蟾重暈月輪滿,老鶴一聲天宇高。
金仆姑神窺宛轉,錦盤陀賜慰賢勞。
中皆己鵠蒙恩渥,無復馮唐嘆二毛。

由團河赴都途中作[编辑]

風闕望岧嶤,言旋覺路遙。
村氓生似鹿,溪柳臥成橋。
卽景須臾暇,披襟壘塊銷。
菊花新釀熟,小飲羨漁樵。

中書省紀事四絕句[编辑]

中宵雨霽嫩涼新,盡滌東華十丈塵。
莫訝金門車馬靜,聖皇秋彌正時巡。


萬戶千門曙色開,薇垣師濟列羣材。
一肩黃袱隨飛騎,笑指硃封密本來。


監射名兼較射名,分司侍御鐵錚錚。
黃封仍鐍雲綾匣,飛將星馳繳御營。


熙天耀日說黃麻,軍國平章自古誇。
故事奉行今我是,閑庭笑煞紫薇花。

新衙門七律[编辑]

鑾輿計日鳳城歸,雨足郊原風力微。
斜照一林秋樹瘦,清霜十畝晚菘肥。
山窺短堞銀雲護,河繞新宮玉帶圍。
最喜南齋諸雅什,珠光劍氣溢輝輝。

謹次恭邸步宣宗聖製行圍至團河行營卽事元韻[编辑]

靈囿寬平獵事宜,軒皇曾此陣雲馳。
賡歌雄傑漢高帝,環衛驍騰唐尉遲。
藏鹿何人恬夢寐,懸貊有客詠漣漪。
神孫秋彌親藩扈,一派璇源證水湄。

乙亥九月十八日扈蹕潞河途中哀感[编辑]

秋風秋樹淡斜陽,噩夢無端攬混茫。
碧漢龍升珠濺淚,丹山風逝玉韜光。
媧皇煉石天容慘,蜀帝啼煙野氣涼。
嘆息蓬萊水清淺,十三年事感滄桑。

夜赴白澗[编辑]

燈火走間關,途長心自閑。
霜清秋寫月,樹遠夜疑山。
幸得川原曠,渾忘涉歷艱。
暖紅欣日出,道路盡歡顏。

葛山口占[编辑]

綜錯碧瑤篸,羊臺瑞氣含。
云何山有木,翻取葛之覃。
蠆化魔氛靜,龍興佛果參。
清書聞梵唄,拜手學和南。

西峯口作[编辑]

涼飆催晚節,落葉滿平原。
忽入西峯口,猶看眾綠繁。
松鼷驚客竄,蘋鹿飲流喧。
最愛巖頭菊,蕭疏淡不言。

音得密七律用老杜藍田崔氏莊韻[编辑]

碧巘丹楓棟宇寬,迎鑾父老雜悲歡。
黃花似近王官谷,白㲲時逢隱士冠。
風葉四山秋入夢,雲花萬頃曉生寒。
低徊不忍輕言別,豈是貪將景物看。


俯仰乾坤意境寬,秋成萬寶兆民歡。
古聞狗監司魚鑰,今或蟬緌藉范冠。
币地峯巒欣雨潤,入雲鴻雁戒霜寒。
道旁無限青青麥,更為蒼生著眼看。

過薊州作[编辑]

秋深芳草尚萋萋,一路清風信馬蹄。
洵水碧縈燕樹外,漁山翠點薊門西。
道如軒帝猶延訪,政有張君共品題。
底事寺偏名獨樂,菩提無語但眉低。

卽事[编辑]

詩在奚囊酒在盆,夕陽鴉點碧天痕。
蕭疏一幅倪迂畫,黃葉西風白澗村。

林壽圖詩七首[编辑]

巡防夜直[编辑]

幕府秋高夜氣清,牙旗鼓角靜風聲。
薄寒借酒銷殘蠟,細火烹茶送短更。
但使將軍寬揖客,未妨老卒伴書生。
看星擬挾威弧矢,料識天狼不敢明。

病中夢登拱宸樓[编辑]

北斗闌干接上層,病魂蓬島忽飛騰。
登樓秋老半山月,近水星明初夜燈。
人影破窗呼欲出,蟲聲落葉靜相譍。
遊仙一枕吾堪慰,苦被鵾雞喚日升。

福州郡館上元燈事甚盛余以園直未赴[编辑]

良夕此孤飲,青天低玉繩。
月圓最初夜,風翦乍晴燈。
盛事懷鄉社,微官愧友朋。
何人解相念,檐鐵聽敲冰。

二月十五日退直赴繹萱大令夜飲[编辑]

蒙脫鸘裘換綠醪,禁鐘正值散官曹。
望中樓閣月輪滿,春半鶯花酒價高。
彭澤得錢貧且飲,孟公投轄氣仍豪。
不須靜夜驚吹角,聽撥尊前鳳尾槽。

七峯別墅夜雪用定甫韻[编辑]

明滅春光水閣燈,雪窗中酒記吾曾。
煙搖苑樹又今夕,星黯湖橋何處罾。
三島龍吟沈畫角,五更鴉夢警丹棱(丹棱沜,地名)
閉門敢學袁安臥,擬踏瓊瑤向曉塍。


櫛櫛銀雲作雨篩,夢囘冷火淡虛帷。
那無竹舞東方白,應有梅生南向枝。
望澤早知天與歲,傷痍誰為國求醫。
登樓王粲紛多感,共撚寒髭喚借鴟。

淀園寓廬獨定甫湖樓有柳一株,春來忽枯,喜,可望西山也。復用韻邀定甫同作[编辑]

朝囘螻蟻穴自封,蜜房各退成懶蜂。
斜陽坐數宮鴉紅,喜君樓有湖山供。
憶昨秋風吹亂蓬,卻思剗看蓬萊峯,
憑闌縮手無斧工。
不知春到虹橋東,誰家青掃長眉濃。
獨刪繁葉出老幹,洗伐功與詩人同。
幾年韶稚變頹翁,薄植或怨非天鍾。
豈知豁眼去塵障,一笑乍與巖靈逢。
看君拄笏當晴空,詩得山骨譏肉豐。
我欲折枝作馬棰,出門還謝羸驂慵。

梁景先詩二首[编辑]

赴淀園直途中微雪用東坡宿柏仙菴韻[编辑]

一路緇塵換素霙,乾坤逼曉氣逾清。
袖攜竹葉雲為液(苦寒,挈瓶酒車中),車碾梅花玉有聲。
詩境高寒容白戰,天心仁愛為春耕(時方祁雪)
登樓明日尋王粲(同直王少鶴農部寓拱宸樓),放眼西山萬里晴。

題彭詠莪相國樞垣趨直圖[编辑]

我作水曹郎,摳衣畫諾趨公堂。
公為樞密使,橐筆從公深嚴地。
嵩華崔巍黃河深,光耀久依韓太尉。
披圖載詹舊鬚眉,七葉金貂劇華貴。
爾時司膳光祿卿,鹽梅便雕傅說羹(圖作於任光祿卿時)
釣龍臺畔藥籠滿,蹲鳳池頭珂佩清(使閩差旋,入直軍機)
霜晨月夕歷寒暑,敕賜宮袍賚燕許(乙卯元日特賜蟒袍)
捷書中夜馳未央,御燭分輝照蓮炬。
東南烽火今八秋,聖主宵旰公廑憂。
恩詔口宣蒼黎舞,邊機指畫帷幄籌。
卽看海宇清塵氛,明堂飲至策元勛。
進賢冠在淩煙閣,天子為召曹將軍(畫師為沈鳳墀供奉)

王拯詩二十五首[编辑]

繡山屬題張詩舲撫軍載鵝圖[编辑]

撫軍直樞廷日,扈從木蘭,有饋鵝者而載以駝,常被至尊顧笑,嗣是揚歷所至,鵝必隨焉。繡山為之繪圖作記,代徵題詠。

烏墩疾騎如風過,鵱鷜後載飛龍馱。
鶃鶃者倡相應𡇼,屬車偶矚天顏和。
山陰故事新淮汴,圖畫流風尚如見。
我亦鑾坡許載毫,軍聲夢冷西池宴。

曉直[编辑]

曙鐘初動萬鴉嗚,禁樹蘢蒽帶月明。
金爵煙輕疑夢繞,玉階霜重有人行。
菇蒲夜色迷江海,楊柳春風想旆鉦。
擬躡松喬身漸老,夜爐寒擁一燈清。

夜直[编辑]

金爐香盡漏聲殘,翦翦輕風陣陣寒。
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幹。

歐陽文忠公生日,林子穎叔移奉苑廬舊縣公像於家,同人卽席分韻得顏字[编辑]

樞軸曾參二府間,從容文采照人寰。
一時聞譽兼諸老,千載風流想盛顏。
常愧官寮棲懶漫,只餘香火伴高閑。
插花起舞公應在,休問瑯琊何處山。

六月七日雨後曉直承光殿作[编辑]

東西池水跨長虹,水殿淩霄翠堞中。
萬柄荷香迎御仗,千年松蓋駐靈蹤。
殿前龍武新歸節,海畔蓮華盡洗空。
何日酒泉分玉甕,簪毫一賦罷南戎。

拱宸樓絕句在圓明園軍機直廬七峯別墅中[编辑]

小樓一角護垂楊,攜得秋風襆被涼。
不信人間是天上,樓前銀漢接紅墻。


湖海銷沈鬢欲絲,此間來較十年遲。
午鐘了卻官家事,惟有西山對展眉。


屈指荷衣上塾年,樓中題字故依然。
風流只貼雞羣鶴,絳闕肜牙一世仙。


妙筆興宗好屬文,幾人惆悵惜離羣。
九重依舊巢痕在,燈火青熒獨夜分。

穎叔曉直清漪園歸賦贈[编辑]

積雪神臯路,仙郎走馬歸。
迴風欹絮帽,飛霰上朝衣,
白鶴尋雙表(園有耶律丞相墓祠),青霓看一圍(內人稱三山之幸為外圍)
雲屏毋乃恨,錯夢到金微。

雨後扈直清漪園謁元耶律文正公墓祠[编辑]

郁郁甕山麓,蕭然孰祠墓。
修治傍宮苑,磊落想皇度。
宿雨積高原,朝煙靄庭樹。
虛堂神鬼赫,遺象冠裳塑。
緬懷耶律公,草昧適天數。
倉皇昔元代,法制僅粗具。
當時茲管葛,餘事猶詞賦。
髯乎故絕倫,姚(樞)(復)實友助。
我昔百泉遊,馨香拜洲步。
頗聞梅溪勝,咫尺蘇門路。
如何虛卜築,死瘞邱山處。
迪知賢者心,七尺徇所遇。
鄉間重子孫,時節守霜露。
縱能金碗秘,那得銅盤固。
豹尾幸簪隨,螭頭起瞻慕。
余生畏溝瀆,何處青山渡。

淀廬六詠[编辑]

七小石[编辑]

天上北斗星,何年化為石?
敂之不能言,煮亦不可食。
惟應天河畔,坐對天孫織。

有嘉樹軒[编辑]

將軍何時去?大樹已飄零。
我來青天月,萬里悵青冥。
飽飯黃昏後,樵歌起遠汀。

井屋[编辑]

井洌汲常眾,井渾淘始難。
年時居井眉,誰識井苦甘。
復恐雨時塌,秋蛩號夜闌。

拱宸樓[编辑]

朝直君門趨,暮直君門宿。
君門嚴九重,只在湖山曲。
樓桄明月夜,清景耐幽獨。

歐齋[编辑]

我懷溺文字,所學又空疏。
不期醉翁醉,亦在承明廬。
欲乞先生筆,焚香幾斂裾。

湖陰西舫[编辑]

湖陽車馬囂,湖陰好獨處。
雖無畫舫遊,恰有牽船住。
高樹落清陰,鼓舷時對語。

拱宸樓下一柳忽萎穎叔有詩三疊前韻[编辑]

樓陰一角春煙封,依樓芳樹不留蜂。
晨朝聊隔飛塵紅,吹絮吹花如弗供。
昨秋零落先蒿蓬,爽氣頓豁青瑤峯,
眼前得失知誰工?
春風放綠湖西東,樓桄不復纖荑濃。
一般臨水足生意,咫尺榮枯胡異同。
樓居黯觸香山翁,散朝駱馬騎龍鐘。
焚香閉閣獨惆悵,曾記絲綸闕下逢。
神君色相原虛空,阿誰含嬌淒永豐。
黃昏獨坐自灑埽,我老西山眉黛慵。

奉題詠莪樞相出示《樞垣趨直圖》,往為光祿少卿時作也。圖有記,乃典學閩中作[编辑]

金蓮學士舊聲名,青紫班頭早列卿。
今日璣衡調玉燭,一星龍尾特分明。


緋衣先插侍中貂,五夜金門最早朝。
猶有昇平傳故事,尚方珍賚問勤勞。


待捷甘泉夜向晨,燈簾重展畫圖新。
春風第一螭頭影,曾夢觚棱向海濱。


謬栗清霜曳玉珂,槐衙風景近如何。
樓桄笑倚詩情在,日日西山爽氣多(淀園直廬,所居為拱宸樓,蒙公惠贈楹帖,有「山翠滿窗人倚樓」之句)

歐齋夜讀歐詩有作[编辑]

一誦《明妃曲》,古音世所稀。
紛紛顛倒耳目事,何用萬里夷狄為?
再讀《平戎操》,我心更淒惻。
當時有事獨無用,有策胡為匿不出?
滁山高高,滁水湯湯,
瑯琊尺幅懸中堂。翁時年廑四十強,
一麾乃在山水鄉,巍峨節概雄文章。
我今年亦逾強仕,位業蕭然愧當世。
多生文字只情溺,二頃桑麻問誰置?
憶昔單車諭蜀行,相如作檄悔論兵。
秋風灞岸重囘馬,壯士有懷空請纓。
門前花葉宮湖滿,日夕香風清露浣。
五年金馬日棲遲,抱葉寒蟬意蕭散。
秋聲夜起湖陰曲,一炷爐香還夜讀。
何當歸買訾洲田,鵯鵜聲中閑叱犢。

直廬待雪未成奉懷穎叔侍御新自樞垣擢臺諫也[编辑]

晨朝喜見同雲合,日暮空愁集霰飛。
翠袖許教千喚出,紅巾還解十重圍。
豈年袱被親同舍,今夕篝燈獨掩扉。
驄馬街頭行步好,空林孤鶴亂鴉歸。

直廬獨夜[编辑]

掖廬如水傍層霄,獵獵霜風送晚潮。
孤吏守窗人寂莫,亂鴉翻樹語啁嘲。
坐看涼月移階影,問似空山臥擔樵。
飽食官廚行負手,料應雙鬢日雕蕭。


◀上一卷 下一卷▶
樞垣記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