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橘錄
作者:韓彥直 宋朝

橘錄序[编辑]

  橘出溫郡。最多種。柑乃其別種。柑自別為八種。橘又自別為十四種。橙子之屬類橘者。又自別為五種。合二十有七種。而乳柑推第一。故溫人謂乳柑為真柑。意謂他種皆若假設者。而獨真柑為柑耳。然橘也出蘇州、臺州,西出荊州。而南出閩、廣數十州。皆木橘耳。已不敢與溫橘齒。矧敢與真柑爭高下耶。且溫四邑俱種柑。而出泥山者又杰然推第一。泥山蓋平陽一孤嶼。大都塊土。不過覆釜。其旁地廣袤只三、二里許。無連崗陰壑。非有佳風氣之所淫漬郁烝。出三、二里外。其香味輒益遠益不逮。夫物理何可考耶。或曰。溫并海。地斥鹵。宜橘與柑。而泥山特斥鹵佳處。物生其中。故獨與他異。予頗不然其說。夫姑蘇、丹丘與七閩、兩廣之地。往往多并海斥鹵。何獨溫。而又豈無三、二里得斥鹵佳處如泥山者。自屈原、司馬遷、李衡、潘岳、王羲之、謝惠連、韋應物輩。皆嘗言吳楚間出者。而未嘗及溫。溫最晚出。晚出而群橘盡廢。物之變化出沒。其浩不可靠如此。以予意之。溫之學者。繇晉唐間未聞有杰然出而與天下敵者。至□國朝始盛。至于今日。尤號為文物極盛處。豈亦天地光華秀杰不沒之氣來鐘此土。其余英遺液猶被草衣。而泥山偶獨得其至美者耶。予北人。平生恨不得見橘著花。然嘗從橘舟市橘。亦未見佳者。又安得所謂泥山者啖之。去年秋。把麾此來。得一親見花而再食其實。以為幸。獨故事太守不得出城從遠游。無因領客入泥山香林中。泛酒其下。而客乃有遺予泥山者。且曰橘之美當不減荔子。荔子今由譜。得與牡丹、芍藥花譜并行。而獨未有譜橘者。子愛橘甚。橘若有待于子。不可以辭。予因為之譜。且妄欲自附于歐陽公、蔡公之後。亦有以表見溫之學者。足以夸天下。而不獨在夫橘爾。淳熙五年十月。延安韓彥直序。

橘錄卷上[编辑]

  按開寶中陳藏器補神農本草書。柑類則有朱柑、乳柑、黃柑、石柑、沙柑。今永嘉所產。實具數品。且增多其目。但名少異耳。凡圃之所植。柑比之橘才十之一二。大抵柑之植立甚難。灌溉鋤治少失時。或歲寒霜雪頻作。柑之枝頭殆無生意。橘則猶故也。得非瓊杯玉自昔易闕邪。永嘉宰勾君燾有詩聲。其詩曰。只須霜一顆。壓盡橘千奴。則黃柑位在陸吉上。不待辨而知。

  真柑

  真柑在品類中最貴可珍。其柯木與花實皆異凡木。木多婆娑。葉則纖長茂密。濃陰滿地。花時韻特清遠。逮結實。顆皆圓正。膚理如澤蠟。始霜之旦。園丁采以獻。風味照座。擘之則香霧噀人。北人未之識者。一見而知其為真柑矣。一名乳柑。謂其味之似乳酪。溫四邑之柑。推泥山為最。泥山地不彌一里。所產柑其大不七寸圍。皮薄而味珍。脈不粘瓣。食不留滓。一顆之核才一二。間有全無者。南塘之柑。比年尤盛。太守 燕賞為秋日盛事。前太守參政李公賞柑之詩曰。忘機白鳥沖船過。堆案黃柑噀手香。侍郎曾公之詞曰。滿樹葉繁枝重。綴青黃百千。皆佳句也。

  生枝柑

  生枝柑似真柑。色青而膚粗。形不圓。味似石榴微酸。崔豹古今注曰。甘實形似石榴者為壺柑。疑此類是。鄉人以其耐久。留之枝間。俟其味變甘。帶葉而折。堆之盤俎。新美可愛。故命名生枝。

  海紅柑

  海紅柑顆極大。有及尺以上圍者。皮厚而色紅。藏之久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數十顆者。枝重委地亦可愛。是柑可以致遠。今都下堆積道旁者。多此種。初因近海。故以海紅得名。

  洞庭柑

  洞庭柑皮細而味美。比之他柑。韻稍不及。熟最早。藏之至來歲之春。其色如丹。鄉人謂其種自洞庭山來。故以得名。東坡洞庭春色賦有曰。命黃頭之千奴。卷震澤而與還。翠勺銀罌。紫絡青綸。物固唯所用。醞釀得宜。真足以佐騷人之清興耳。

  朱柑

  朱柑類洞庭而大過之。色絕嫣紅。味多酸。以刀破之。漬以鹽。始可實。園丁云。他柑必接。唯朱柑不用接而成。然鄉人不甚珍寵之。賓祭斥不用。

  金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錢。小者如龍目。色似金。肌理細瑩。圓丹可玩。啖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漬蜜尤佳。歐陽文忠公,《歸田錄》載其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間,光彩灼爍如金彈丸。誠珍果也。都人初不甚貴,其后因溫成皇后好食之,由是價重京師。

  木柑

  木柑,類洞庭,少不慧耳。膚理堅頑,瓣大而乏膏液,外強中干,故得名以木。

  甜柑

  甜柑,類洞庭,高大過之,每顆必八瓣,不待霜而黃,比之他柑加甜。柑林未熟之日,是柑最先摘,置之席間,青黃照人,長者先嘗之,子弟懷以歸,為親庭壽焉。然是種不多見,治圃者植一株二株焉,故以少為貴。

  橙子

  橙子,木有刺,似朱欒而小。永嘉植之,不若古栝之盛,比年始競有之。經霜早黃,膚澤可愛,狀微有似真柑,但圓正細實非真柑。北人喜把玩之,香氣馥馥可以熏袖,可以芼鮮,可以漬蜜,真嘉實也。若真柑則無是二三者。人自珍之,得非瞭然在人耳目者,蓋真柑之細耶!

橘錄卷中[编辑]

  牛僧孺《幽怪錄》:有生異橘者,摘剖之,有四老人焉,其一曰:“橘中之樂,不減商山,恨不能深根固蒂耳。”由是有“橘隱”名。楚屈原作《離騷》,其《橘頌》一章有曰:“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宋謝惠連《橘賦》亦曰:“園有嘉樹,橘柚煌煌。”是以知橘實佳物,昔人所愛慕若此。孔安國曰:“小曰橘,大曰柚。”郭璞亦云:“柚似橙而大于橘。”溫無柚而種橙者少,非土所宜也。《本草》載,橘柚味辛,溫,無毒。主去胸中瘕熱,利水谷,止嘔咳。久服通神,輕身長年。陶隱居 云:“此言橘皮之功效若此,其實之味甘酸,食之多痰無益。”其說為是。隱居不敢輕注《本草》,蓋此類也。陳藏器 《補本草》謂;“橘之類有朱橘、乳橘、塌橘、山橘、黃淡子。”今類見之。

  黃橘

  黃橘,狀比之柑差扁小,而香霧多于柑。歲雨旸以時。則肌充而味甘。其圍四寸。色方青黃時。風味尤勝。過是則香氣少減。惟遇黃柑則避舍。置之海紅、生枝柑間。未知其孰后先。名之曰千奴。真屈稱也。

  塌橘

  塌橘狀大而褊。其南枝之向陽者。外綠而心甚紅。經春味極甘美。瓣大而多液。其種不常有。特橘之次也。

  包橘

  包橘取其累累然若包聚之義。是橘外薄內盈。隔皮脈瓣可數。有一枝而生五、六顆者。懸之極可愛。然土膏而樹壯者多有之。不稱奇也。

  綿橘

  綿橘微小。極軟美可愛。故以名。圃中間見一、二樹。結子復稀。物以罕見為奇。此橘是也。

  沙橘

  沙橘取細而甘美之稱。或曰種之沙洲之上。地虛而宜于橘。故其味特珍。然邦人稱物之小而甘美者必曰沙。如沙瓜、沙蜜、沙糖之類。特方言耳。

  荔枝橘

  荔枝橘多出于橫陽。膚理皺密類荔子。故以取名。橫陽與閩接軫。荔子稱奇于閩。黃橘擅美于溫。故慕而名之。有言橘逾淮為枳。植物豈能變哉。疑似之亂名多此類。

  軟條穿橘

  軟條穿橘。其干弱而條遠。結實頗大。皮色光澤。滋味有余。其心虛有瓣。如蓮子穿其中。蓋接橘之始。以枝之杪者為之。其體性終弱。不可以犯霜。不可以耐久。又名為女兒橘。

  油橘

  油橘皮似以油飾之。中堅而外黑。蓋橘之若若柚者。擘之而不聞其香。食之而不可于口。是橘之仆奴也。

  綠橘

  綠橘比他柑微小。色紺碧可愛。不待霜。食之味已珍。留之枝間。色不盡變。隆冬采之。生意如新。橫陽人家時有之。不常見也。

  乳橘

  乳橘狀似乳柑。且極甘芳得名。又名漳橘。其種自漳浦來。皮堅多。味絕酸。不與常橘齒。鄉人以其頗魁梧。時置之客間。堪與座梨相值耳。他日有以乳橘為真柑者。特之似玉也。

  金橘

  金橘生山徑間。比金柑更小。形色頗類。木高不及尺許。結實繁多。取者多至數升。肉瓣不可分。止一核。味不可食。惟宜植之欄檻中。園丁種之以鬻于市。亦名山金柑。周美成詞有。露葉煙梢寒色重。攢星低映小珠簾。為是橘作。

  自然橘

  自然橘謂以橘子下種。待其長。歷十年始作花結實。味甚美。由其本性自然。不雜之人為。故其味全。蓋他柑與橘必以柑淡子著土。俟其婆娑作樹。以枝接之。為柑為橘為多種。俱非天也。故是橘以自然名之。然十年之計。種之以木。今之辟圃者。多不年歲間。爬其膚以驗其枯榮。糞其本以計其久近。誰能遲十年之久以收效耶。是橘名之曰自然。當矣。接木之詳。見于下篇。

  早黃橘

  早黃橘著花結子比其類獨早。秋始半。其心已丹。千頭方酸。而早黃橘之微甘已回齒頰矣。王右軍帖有曰。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豈是類邪。

  凍橘

  凍橘。其顆如常橘之半。歲八月。人目為小春。枝頭時作細白花。既而橘已黃。千林已盡。乃始傲然冰雪中。著子甚繁。春二、三月始采之。亦可愛。前輩詩有曰。梅柳攙先桃李晚。東風元是一般春。此詩不獨詠桃李。物理皆然。

  朱欒

  朱欒顆圓實。皮粗瓣堅。味酸惡。不可食。其大有至尺三、四寸圍者。摘之置幾案間。久則其臭如蘭。是品雖不足珍。然作花絕香。鄉人拾其英烝香。取其核為種。析其皮入藥。最有補于時。其詳具見下篇。

  香欒

  香欒大于朱欒。形圓色紅。芳馨可玩。

  香圓

  香圓木似朱欒。葉尖長。枝間有刺。植之近水乃生。其長如瓜。有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襲人。橫陽多有之。土人置之明窗凈幾間。頗可賞玩。酒闌并刀破之。蓋不減新橙也。葉可以藥病。

  枸橘

  枸橘色青氣烈。小者似枳實。大者似枳殼。能治逆氣、心胸痹痛、中風便血。醫家多用之。

橘錄卷下[编辑]

  種治

  柑橘宜斥鹵之地。四邑皆距江海不十里。凡圃之近涂泥者。實大而繁。味尤珍。耐久不損。名曰涂柑。販而遠適者。遇涂柑則爭售。方種時。高者畦壟。溝而泄水。每株相去七、八尺。歲四鋤之。盡草。冬月以河泥壅其根。夏時更溉以糞壤。其葉沃而實繁者。斯為園丁之良。

  始栽

  始取朱欒核洗凈。下肥土中。一年而長。名曰柑淡。其根簇簇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大如小兒之拳。遇春月乃接。取諸柑之佳與橘之美者。經年向陽之枝以為貼。去地尺余。細鋸截之。剔其皮。兩枝對接。勿動搖其根。撥掬土實其中以防水。護其外。麻束之。緩急高下俱得所。以候地氣之應。接樹之法。載之四時纂要中。是蓋老圃者能之。工之良者揮斤之間。氣質隨異。無不活者。過時而不接。則花實復為朱欒。人力之有參于造化每如此。

  培植

  樹高及二、三尺許。剪其最下命根。以瓦片抵之。安于土。雜以肥泥實筑之。始發生。命根不斷。則根迸于上。中枝葉乃不茂盛。

  去病

  木之病有二。蘚與蠹是也。樹稍久。則枝干之上苔蘚生焉。一不去。則蔓衍日滋。木之膏液蔭蘚而不及木。故枝干老而枯。善圃者用鐵器時刮去之。刪其繁枝之不能華實者。以通風日。以長新枝。木間時有蛀屑流出。則有蟲蠹之。相視其穴。以物鉤索之。則蟲無所容。仍以真杉木作釘窒其處。不然則木心受病。日以枝葉自凋。異時作實。瓣間亦有蟲食。柑橘每先時而黃者。皆其受病于中。治之以早乃可。

  澆灌

  圃中貴雨以時。旱則堅苦而不長。雨則暴長而皮多圻。或瓣不實而味淡。園丁溝以泄水。俾無浸其根。方亢陽時。抱甕以潤之。糞壤以培之。則無枯瘁之患。

  采摘

  歲當重陽。色未黃。有采之者。名曰摘青。舟載之江浙間。青柑固人所樂得。然采之不待其熟。巧于商者間或然爾。及經霜之二、三夕。才盡剪。遇天氣晴霽。數十輩為群。以小剪就枝間平蒂斷之。輕置筐中。護之必甚謹。懼其香霧之裂則易壞。霧之所漸者亦然。尤不便酒香。凡采者竟日不敢飲。

  收藏

  采藏之日。先凈掃一室。密糊之。勿使風入。布稻蒿其間。堆柑橘于地上。屏遠酒氣。旬日一翻揀之。遇微損謂之點柑。即揀出。否則侵損附近者。屢汰去之。存而待賈者十之五六。人有掘地作坎。攀枝條之垂者。覆之以土。至明年盛夏時開取之。色味猶新。但傷動枝苗。次年不生耳。

  制治

  朱欒作花。比柑橘絕大而香。就樹采之。用箋香細作片。以錫為小甑。每入花一重。則實香一重。使花多于香。竅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畢撤甑去花。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換花。始暴干。入瓷器密盛之。他時焚之。如在柑林中。柑橘并金柑皆可切瓣勿離之。壓去核。漬之以蜜。金柑著蜜尤勝他品。鄉人有用糖熬橘者。謂之藥橘。入箬之灰于鼎間。色乃黑。可以將遠。又橘微損。則去皮以肉瓣安灶間。用火熏之。曰熏柑。置之糖蜜中。味亦佳。

  入藥

  橘皮最有益于藥。去盡脈則為橘紅。青橘則為青皮。皆藥之所須者。大抵橘皮性溫平下氣。止蘊熱。攻。服久輕身。至橘子尤理腰膝。近時難得枳實。人多植枸橘于籬落間。收其實。剖干之。以之和藥。味與商州之枳幾逼真矣。枸橘又未易多得。取朱欒之小者。半破之。日暴以為枳。異方醫者不能辨。用以治疾亦愈。藥貴于愈疾而已。孰辨其為真偽耶。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