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汲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機汲記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6

瀕江之俗,不飲於鑿而皆飲之流。餘謫居之明年,主人授館於百雉之內。江水汒汒,周墉閒之。一旦,有工爰來,思以技自賈,且曰:「觀今之室廬及江之涯,閒不容畝,顧積塊峙焉而前耳。請用機以汲,俾矗然之狀莫我遏已。」餘方異其說,且命之飭力焉。

工也儲思環視,相麵勢而經營之。由是比竹以為畚,寘於流中,中植數尺之臬,輦石以壯其趾,如建標焉。索以為縆,縻於標垂,上屬數仞之端,亙空以峻其勢,如張弦焉。鍛鐵為器,外廉如鼎耳,內鍵如樂鼓,牝牡相函,轉於兩端,走於索上,且受汲具。及泉而修綆下縋,盈器而圓軸上引,其往有建瓴之駛,其來有推轂之易,瓶繘不羸,如搏而升。枝長瀾,出高岸,拂林杪,逾峻防。刳蟠木以承澍,貫修筠以達脈,走下潺潺,聲寒空中。通洞環折,唯用所在。周除百沃盥以蠲,入爨而錡釜以盈。飪餗之餘,移用於湯沐;涑浣之末,泄注於圃畦。雖瀵湧於庭,莫尚其霈洽也。

昔餘嚐登陴撊然,念懸流之莫可遽挹,方勉保庸,督臧獲,而挈之,至於裂肩龜手,然猶家人視水如酒醪之貴。今也一任人之智,又從而信之,機發於冥冥而形於用物。浩氵羔東流,赴海為期,斡而遷焉,逐我頤指。曏之所謂阻且艱者,莫能高其高而深其深也。觀夫流水之應物,植木之善建,繩以柔而有立,金以剛而無固,軸卷而能舒,竹圓而能通。合而同功,斯所以然也。今之工鹹盜其古先工之遺法,故能成之,不能知所以為我也。智盡於一端,功止於一名而已。噫,彼經始者其取諸《小過》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