檄黃巢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檄黃巢書
作者:崔致遠
原文名《討黃巢檄文》,现代朝鲜文:《격황소서》,為唐朝新罗人崔致遠(최치원)於881年所作。

廣明二年七月八日,諸道都統檢校太尉高某告黃巢:

夫守正修常,曰道臨危制變,曰權智者成之於順時,愚者敗之於逆理。然則雖百年系命,生死難期,而萬事主心,是非可辨。今我以王師,則有征無戰;軍政,則先惠后誅。將期克複上京,固且敷陳大信,敬承嘉諭,用戢奸謀。且汝素是遐氓,驟為勍敵,偶因乘勢,輒敢亂常。遂乃包藏禍心,竊弄神器,侵凌城闕,穢黷宮闈。既當罪極滔天,必見敗深塗地。

噫!唐虞以降,苗扈不賓,無良無賴之徒,不義不忠之輩,爾曹所作,何代而無?遠則有劉曜、王敦,覬覦晉室;近則有祿山、朱泚,吠噪皇家。彼皆或手握強兵,或身居重任,叱吒則雷奔電走,喧呼則霧塞煙橫。然猶暫逞奸圖,終殲醜類。日輪闊輾,豈縱妖氣?天網高懸,必除凶族。況汝出自閭閻之末,起于壟畝之間,以焚劫為良謨,以殺傷為急務,有大愆可以擢髮,無小善可以贖身,不唯天下之人皆思顯戮,兼恐地中之鬼已議陰誅,縱饒假氣遊魂,早合亡身奪魄。

凡為人事,莫若自知。吾不妄言,汝須審聽。比者我國家德深含垢,恩重棄瑕,授爾節旄,寄爾方鎮。爾猶自懷鴆毒,不斂梟聲,動則齧人,行唯吠主。乃至身負玄化,兵纏紫微。公侯則奔竄危途,警蹕則巡遊遠地。不能早歸德義,但養頑凶。斯則聖上于汝有赦罪之恩,汝則於國有辜恩之罪。必當死亡無日,何不畏懼於天?況周鼎非發問之端,漢宮豈偷安之所,不知爾意終欲奚為?汝不聽乎《道德經》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又不聽乎《春秋傳》曰:「天之假助不善,非祚之也,厚其凶惡而降之罰。」今汝藏奸匿暴,惡積禍盈,危以自安,迷而不復。所謂燕巢幕上,謾恣騫飛;魚戲鼎中,則看爑爛。我緝熙雄略,糾合諸軍,猛將雲飛,勇夫雨集。高旌大旆,圍將楚塞之風;戰艦樓船,塞斷吳江之浪。陶太尉銳于破敵,楊司空嚴可稱神。旁眺八維,橫行萬里。既謂廣張烈火,爇彼鴻毛;何殊高舉泰山,壓其雀卵。即日金神御節,水伯迎師。商風助肅煞之威,晨露滌昏煩之氣。波濤既息,道路則通。當解纜于石頭,孫權後殿;佇落帆于峴首,杜預前驅。收復京都,剋期旬朔。

但以好生惡殺。上帝深仁,屈法申恩,大朝令典。討官賊者不懷私忿,諭迷途者固在直言。飛吾折簡之詞,解爾倒懸之急。汝其無成膠柱,早學見機,善自為謀,過而能改。若願分茅裂土,開國承家,免身首之橫分,得功名之卓立,無取信於面友,可傳榮于耳孫。此非兒女子所知,實乃大丈夫之事。早順相報,無用見疑。我命戴皇天,信資白水,必須言發響應,不可恩多怨深。或若狂走所牽,酣眠未寐,猶將拒轍,固欲守株,則乃批熊拉豹之師一麾,滅烏合鴟張之眾。四散分飛,身為齊斧之膏,骨作戎車之粉,妻兒被戮,宗族見誅。想當燃腹之時,必恐噬臍不及。爾須酌量進退,分別否藏。與其叛而滅亡,曷若順而榮貴。但所望者,必能致之。勉尋壯士之規,立期豹變;無執愚夫之慮,坐守狐疑。某告。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