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校尚書吏部員外郎趙郡李公中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檢校尚書吏部員外郎趙郡李公中集序
作者:獨孤及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8

誌非言不形,言非文不彰,是三者相為用,亦猶涉川者假舟楫而後濟。自典謨缺、《雅》、《頌》寢,世道陵夷,文亦下衰,故作者往往先文字後比興。其風流蕩而不返,乃至有飾其詞而遺其意者,則潤色愈工,其實愈喪。及其大壞也,儷偶章句,使枝對葉比,以八病四聲為梏[QXDI],拳拳守之,如奉法令。聞皋繇史克之作,則呷然笑之。天下雷同,風驅雲趨。文不足言,言不足誌,亦猶木蘭為舟、翠羽為楫,玩之於陸而無涉川之用,痛乎流俗之惑人也舊矣!帝唐以文德旉祐於下,民被王風,俗稍丕變。至則天太后時,陳子昂以邪易鄭,學者浸而響方。天寶中,公與蘭陵蕭茂挺、長樂賈幼幾勃焉復起,振中古之風,以宏文德,公之作本乎王道,大抵以五經為泉源,抒情性以托諷,然後有歌詠。美教化,獻箴諫,然後有賦頌。懸權衡以辯天下公是非,然後有論議。至若記序、編錄、銘鼎、刻石之作,必采其行事以正裦貶,非夫子之旨不書。故《風》、《雅》之指歸,刑政之本根,忠孝之大倫,皆見於詞。於時文士馳騖,飆扇波委,二十年間,學者稍厭《折楊》、《皇荂》,而《窺鹹》池之音者什五六。識者謂之文章中興,公實啟之。公名華,字遐叔,趙郡人。安邑令府君第三子。質直而和,純固而明,曠達而有節,中行而能斷。孝敬忠廉,根於天機,執親之喪,哀達神明。其任職釐績,外若坦蕩,內持正性,諫不犯顏,見義乃勇,舉善惟懼不及,務去惡如復仇。與朋友交,然諾著於天下。其偉詞麗藻,則和氣之餘也。學博而識有餘,才多而體愈迅。每述作,筆鋒風生,聽者耳駭。開元二十三年舉進士,天寶二年舉博學宏詞,皆為科首,由南和尉擢秘書省校書郎,八年曆伊闕尉。當斯時,唐興百三十餘年,天下一家,朝廷尚文。夫羿工乎?中微,拙於使人無已譽。公才與時並,故不近名而名彰,時輩歸望,如鱗羽之於虯龍也。十一年拜監察御史,會權臣竊柄,貪猾當路。公入司方書,出按二千石,持斧所向,郡邑為肅。為奸黨所嫉,不容於御史府,除右補闕。祿山之難,方命圯族者蔽天聰明,勇者不得奮,明者不得謀。公危行正詞,獻納以誠,累陳誅凶渠、完封疆之策,閽犬迎吠,故書留不下。時繼太夫人在鄴,初潼關敗書聞,或勸公走蜀詣行在所。公曰:「奈方寸何?不若間行問安否,然後輦母安輿而逃。」謀未果,為盜所獲。二京既復,坐謫杭州司功參軍。太夫人棄敬養,公自傷悼。以事君故,踐危亂而不能安親;既受汙,非其疾而貽親之憂;及隨牒願終養,而遭天不吊,由是銜罔極之痛者三。故雖除喪,抱終身之戚焉。謂誌已虧,息陳力之願焉。因屏居江南,省躬遺名,誓心自絕。無何,詔復授左補闕,又加尚書司封員外郎。璽書連徵,公卿已下,傾首延佇。至之日將以司言處公,公曰:「焉有隳節奪誌者,可以荷君之寵乎?遂移疾請告。故相國梁公峴之領選江南也,表為從事,加檢校吏部郎中。明年遇風痺,徙家於楚州。疾痼貧甚,課子弟,力農圃,贍衣食。雅好修無生法,以冥寂思慮,視爵祿形骸,與遺土同。惟吳楚之士君子,撰家傳,修墓版,及都邑頌賢守宰功德者,靡不齎貨幣,越江湖,求文於公,得請者以為子孫榮。公遇暇日,時復綴錄以應其求。過是而往,不復著書。

少時所著者,多散落,人間。自誌學至校書郎已前八卷,並《常山公主誌文》、《竇將軍神道碑》、《崔河南生祠碑》、《禮部李侍郎》、《碑安定三孝論》、《哀舊遊詩》、《韓幼深避亂詩序》、《祭王員外端、沈起居興宗、裴員外騰文》、《別元旦詩》,並《楊騎曹集序》、《王常山碑》,並因亂失之,名存而篇亡。自監察御史已後所作頌賦、詩歌、碑表、敘論、誌記、讚祭,凡一百四十三篇。公長子羔字宗緒,編為二十卷,號《中集》。其中陳王業,則《無疆頌》;主文而譎諫,則《言醫》、《含元殿賦》;敦禮教,則《哀節婦賦》、《靈武二孝讚》;表賢達盛德,則《崔賓客集序》、《元魯山碣》、《房太尉德政碑》、《平原張公頌》、《梁國李公傳》、《德先生誄》、《權著作墓志》、《李太夫人傳》、《盧夫人頌》;一死一生之間抒其交情,則《祭蕭功曹、劉平事、張評事文》;吟詠情性達於事變,則《詠古詩》;思舊,則《三賢論》;辨卿大夫之族姓,則《盧監察神道碑》;自敘,則《別相裏造範倫序》;詮佛教心要而合其異同,則《南泉真禪師、左溪朗禪師碑》。其餘雖波瀾萬變,而未始不根於典謨。故覽公之文,知公之質,不俟覿容貌、聽詞氣。假令束帶立於史臣之位,足以潤色王度。天而病之,時不幸歟!公之病也,嚐以斯文見托,詒某書曰:「桓譚論揚雄當有身後名,華亦謂足下一桓譚也。」及於公才,宜播其述作之美,明於後人,故拜命之辱而不讓,今乃著其文德,為之冠於篇首焉。(「自監察御史」已下,《文苑英華》作「自監察御史已後迄至於今所著述者,公長男羔字宗緒編而集之。斷自監察御史已前十卷號為《前集》,其後二十卷,頌賦、詩碑、表敘、論誌、記讚、祭文凡一百四十四篇,為《中集》。其中陳王業,則《無疆頌》;議世道,則《卜原論》、《質文論》;主文而譎諫,則《言鑿》、《含元殿賦》;敦禮教,則《哀節婦賦》、《靈武二孝讚》、《與外孫女二孩書》;表賢達盛德,則《元魯山碣》、《房太尉頌德銘》、《崔賓客集序》、《平原張公頌》、《梁國李公傳》、《德先生誄》、《權著作墓表》、《李夫人傳》、《盧夫人頌》;一死一生之間,抒其交情,則《祭蕭功曹、劉評事、張博士文》;吟詠情性,達於事變,則《詠古詩》辨卿大夫族姓,則《盧監察神道碑》;思舊,則《三賢論》;自敘,則《別相裏造範倫序》;詮佛教心要,而會其異同,則《南泉真禪師、左溪朗禪師碑》。其餘雖比興萬變,而未始不根於道德。故覽公之文,知公之質,不俟覿容貌、聽詞氣,而後睹其行。若使束帶立於史臣之位,其備獻替足以潤色王度,正一代之訓典。天而病之,國不幸也!然遐叔身甚病而心甚壯,文益瞻而才不竭,則前路逸氣,詎可度矣?他日繼於此而作者,當為《後集》。及常遊公之藩也久,故錄其述作之所以然著於篇。」)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