櫟陽縣丞小廳壁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櫟陽縣丞小廳壁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6

便署所以接賓也。櫟陽岐諸陵,走左輔蒲、太原、燕、趙、魏、山東至於匈奴雜虜之道,而諸侯使者及戎王聘貢之臣,交馳出是無虛日。而邑頗瘠於擾費。然而遊宦客子,出入往來者,則公賓為寡也。夕館而晝饌,自宰丞簿尉,或不能支於給饋。而賓去,嚐悒悒不快。長慶初,燕、趙、魏侯者失理,卒亂,辱殺之,更自立新帥。大臣皆進意請討,圜其境之諸侯,鹹會兵襲戰,飛蹄走轡之奏,傳呼相追。而又降嫁匈奴中,故使者日至。若是宜謂私賓不能加也。然又遣使陳、蔡、許、滑、大梁、彭城,皆發卒戌河北,督責米帛於兩江之閑,使百郡所挽無西入。由是天子之使,出入潼關者,日數十輩。大者乘馬至百,小者不下十餘。郵馬盡死於道,凡往來乘馬畜者,無問其誰,皆奪之。故遊宦客子,俱輳道櫟陽中,計其眾寡,複與公賓之數相高矣。是時櫟陽丞,當公主降匈奴,女使及迎者之部千人,天子使後宮貴禦行餞於道,侍嫁大臣從官衛士亦數千人,夕頓田氏,遣丞供奉具,以能不擾民,一縣之吏稱善辦。及歸,乃計曰:「夫遊賓四時之來,獨夏其(一作而)為稀耳。我且與理一署,使其密,溫禮以待之。然後以為家之給,與賓仆相等,是寧有忿(一作忽)賓哉。」既以賓之來者,視其館之窮罄,雖勇寒猛餒,必抱愧自饜於所饗。嗟呼!隆否之跡,由夫履也。其構在公堂之左(一作右)正寢西南隅,其形類廂二閑,覆廈於南陲。其就在長慶元年八月甲子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