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七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八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九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八

            唐權德輿字載之

  序

   送義興袁少府赴官序

過江山水陽羡居最性質物淡者得之愈深袁生愿恭

文敏渇善好學今兹試吏其本可書先正南陽王實扶

中興之運光啟土宇慶流後昆國有令典延世命官解

巾筮仕偶得佳境況靑春之年綵衣黃綬出則爲政入

則承歡以世德遺直而眘修之不怠異時必復此其椎

輪歟追思童年游寓兹地煙潭雲洞杳窱靜深邑中諸

生多業文者亦淸輝勝槩之所發也生其勉之有衛許

胄曹首𩔖歌詩鏘然在聽猥徵不腆俾叙夫群篇

   送劉秀才登科後侍從赴東京覲省序

每歲儀曹獻賢能之書于王然後列於祿仕宣其績用

耳小司徒以楚金餘刃受詔兼領彭城劉禹錫實首是

科始子見其丱已習詩書佩觹韘恭敬詳雅異乎其倫

及今見夫君子之文所以觀化成立憲度末學者爲之

則角逐舛馳多方而前子獨居易以遜業立誠以待問

秉是嗛慤退然若虛况侍御兄以文章行實著休問於

仁義義方善慶君子多之春服旣成五綵其色去奉嚴

訓歸承慈歡與侍御游久者賀而祝之曰太丘之德萬

石之訓亦將奉膳羞於公府敬杖履於上庠公卿無慙

龜組交映不待異日而前知矣鄙夫旣識其幼乃序夫

羣言耳

   送前溧陽路丞東歸便赴滑州謁李尚書序

昔路温舒舉孝廉補石邑丞以二千石竟用文學推重

漢廷今路君亦果於修身敏於試吏經術以端其行歌

詩以導其龢罷溧陽丞累年矣廉故居約謙故後時塵

緇逢掖不枉其道今自京師抵東吳且曰滑州尙書公

之鎭南服也嘗假從事公實知之今將謁轅門以修賀

詞整羸車以便歸路申舊展禮無所慁累焉然而三揖

善價之來雖欲逃之難矣膳部郞楊君之出也亟稱舅

氏之賢徵詞於我敢附仁者之贈以宣不腆之言且嚮

之溧陽猶古之石邑重之以賢侯盛府以發其道異時

漢廷之慶又何疑焉闇然日彰在此舉矣左補闕權德

輿序

   送許協律判官赴西川序

十年冬子與今左曹相君兵部郎崔君同受詔禁中雜

閱對策以第其等將命於廷有請程百職之功緒者且

以郞吏諫曹爲言時相君爲吏部郞崔爲右補闕因相

顧曰直言者方譏切吾黨其可捨諸予撫手賀之以爲

得雋及後詔下徵他日之詞則許生也典校滿歲西遊

岷峨丞相彭城公雅聞其才辟以從事十三年冬以府

檄計事至于京師獻歲𢌞車漉酒祖道以子之直而和

敏而文䇿名於大府叶志於元臣搏迅飈翔曾雲將賀

不暇給而別何爲愴衆君子中歡皆賦使鄙夫𩔖之

   送商州崔判官序

商於之地與郊圻接畛藩部條職顓達於京師且有賦

輿得署賓介今二千石以宗室貞幹自中臺郞出守首

辟博陵崔君温恪廉淸且以文敏緣飾三命官至汜水

主簿吏理有聞以中外之勲華文雅所慿者厚遊必有


常翔而後集然則君之委質商之報政二者其相用乎

園綺風聲夢想如在古祠喬木爲寄遐心

   送右龍武鄭錄事東遊序

予弱歲時從師於黨塾鄭生已用經術上第誦古先格

言圓冠紳帶綽綽温雅里閈僑居年輩爲長迨今踰二

紀三徙官至親軍紀綱掾靑袍化緇斑鬢如艾徐道舊

故悲歡相因以鄭生之理文修行而職業未稱得不爲

大來之將然歟抑食浮於人者或腊毒歟予不知也今

則請急於環列遵途於江介懐舊遊也吳中多賢士君

子居易求志爲予多謝之

   送循州賈使君赴任序

使君嘗以司直佐黔陽黔陽之政舉又以贊善守寧夷

寧夷之人乂乃今以周行慰薦詔領海豐天慈覆露無

有遠邇及夫書於循吏爲後法程則古人交趾九眞之

績與河內潁川固何以異焉知今日麾葢不爲使君南

溟之變化耶追思從兄秀才爲使君門閭之賓曩歲晤

語備徵理行愴族屬之凋零益睽離之怊悵事可覆視

言爲不誣朱𨎚郡節三伏就路衆君子祖道或賦列爲

一編延頸屈指在徵書北轅而已

   送當𡍼馬少府赴官序

予始與馬生相遇於南徐州皆以列校冗員涵泳文誼

生以旣不得調廼反初服與計偕予放浪於江湖間因

爲東諸侯辟召旋忝朝命與漢廷臣並行於西垣南宫

中時生窮閻旅食射策未中積歲於靈臺之下儒衣甚

敝詩思不詘亦與其徒三數生嬉春感秋觴酌吟嘯視

豪游曠貴者傲如也先皇帝不以僕不肖使操刈楚之

柄輙以得士自賀豈惟竊不遺不偷之目而已𫆀今之

出靑門結黄綬筮仕賦祿於東南之奥區且曰外兄州

尊理行充茂所以利攸徃而不薄於中都官誠有由也

然則郡齋言詩幕庭主畫雖欲勇退其可逃乎淸和之

月草木條暢京邑氣正在陽則舒方宜會合坐歎離索

追計舊故向三十年湖塘里巷疑在前日各有斑鬢愴

兹離襟又何可言也爲子敬謝中丞君乃者南康永嘉

廬江晉陵已爲二千石表率今當明天子守臣之寄爲

仁由已固又與前四郡不侔賦政之暇知君自熟豈敢

爲曹丘𫆀但交賀而巳

   送徐諮議假滿東歸序

徐生用經術厯大學太常二博士諮議于王門徊翔于

天朝襃衣赤紱官品第五移疾請告歸息于讓王之舊

鄉其進也量力其退也修性斯可嘉矣國朝禮文酌損

三代最爲詳正生所洽通而又采𫉬古今亡於禮者考


論稽合頗有條貫故顧居守夷仲徐左曹元封今歸侯


公和皆深知之生喟然曰州閭達者凋落太半吾過懸

車數歲已爲壽班在下大夫不云賤况天爵貴於纓冕


田廬樂於都邑思雲臥水宿食稻與魚則華榱列𪔂不


如是之適賈勇於退不能留行可以言賀胡爲愴別鄙

夫嘗游息三吳間殆三十年每耳聞水國如話鄉黨則

徐生亦吾之僑舊也可㤀情𫆀商皓遠矣以不才者處


之退朝𨼆几幸𩔖休沐江海之思油然而生適因送歸

愛此行色時歲荏苒去異粻無幾何多疾早衰筋骸日

耗乞身自便雖未敢言涉江而南聊寄夢想秋九月太

子賓客權德輿序

   送李十弟侍御赴嶺南序

士君子之發令名沽善價鮮不由四征從事進者翔集

翰飛葢視其府之輕重耳則侍御之今日猶鄙夫之昔

時也因想昔與今徐方連帥王僕射德素盛府主公楊

尙書達夫同登龍門於鍾陵爾來二十年矣二賢以大

僚碩望當明天子注意分閫之重鄙夫顧無所用亦五

叩中臺俯仰印黻以過量自愧追懷恩舊敢㤀其所自

𫆀況侍御温良敏肅用文術自贊初爲州里所舉俄屬

聖朝以舊勲推恩累更祿位再至京劇今兹簪法冠駕

軺軒感於已知不計勤遠又焉知圖南水激之變化不

在此𫆀旣賀侍御所從又悦達夫之舉賓主之間仁義

所在焉𣢾門告別思以言爲貺至若洪範之攸好德盤

銘之日日新皆侍御所執也今何言焉敬謝達夫愼夏

自愛無金玉爾音而已

   送靈澈上人廬山𮞉歸沃州序

昔廬山遠公鍾山約公皆以文章廣心地用贊後學俾

學者乘理以詣因言而悟得非元津之一派乎吳興長

老晝公掇六義之淸英首冠方外入其室者有沃州徹

上人心冥空無而跡寄文字故語甚夷易如不出常境

而諸生思慮終不可至其變也如風松相韻水玉相扣

層峯千仞下有金碧聳鄙夫之目初不敢視三伏則淡

然天和晦於其中故睹其容覽其詞者知其心不待境

靜而靜況會稽山水自古絶勝東晉逸民多遺身世於

此夏五月上人自鑪峯言旋復于是邦予知夫拂方袍坐

輕舟泝㳂鏡中靜得佳句然後深入空寂萬慮洗然則

嚮之境物又其稊稗也鄙人方景行企尚之不暇惡敢

以離羣爲歎

   送渾淪先生遊南岳序

子丱歲時遇渾淪於荆溪徒見其山中巾羽衣有𤣥古

之貌瞻敬不暇未遑問道倐然一別俄六七年今兹獻

春相訪于練湖之濱藥囊藜杖就館于我叅希夷之旨

析萬物之理皆發於全樸㝠于大通一作道非夫人之

爲道道烏乎在嘗以郭氏注莊生之書失於脗合萬物

物無不適然則桀鷔饕戾無非遂性使後學者懵然不

知所奉因自爲注解并作三十三篇指要佳言精理時

出古人之右矣夫然者睹其容則鄙恡無自入聞其言

則和易浹於內兩㤀所得得之至也旣而振拂屨杖泠

然遠遊遊洞庭涉廬阜然後揮手人世南登衡山將長

徃而不返𫆀或蹔遊人間而不可得見之𫆀予風波之

人未脫世累得以愚薄自全靜每造適今日之別在於

㤀

   送崔端公赴江陵度支院序

今年春上始命二小司徒主量入經費之節辨繇賦𣙜

筦之法皆內有郎吏外有從事多冠惠文冠分道將命

督課郡國其或才軼羣倫望重縉紳者則總二府之職

而兼領之故執事有今兹南荆之命用能選也初執事

以名聲文采爲士林所仰方退然深居於華陽僊府講

道肄業恬曠自居諸公之辟日至山下且以道勝於內

則出處不殊儒衣昻然徐就知已及叅總世物更居劇

職動成故事去如始至論文變則能窮損益之旨商功

利則能通輕重之權故數年之間三踐憲司赤紱在股

襜如襃博諸生榮之歲十二月自鍾陵抵江陵駈車卽

路不憚氷雪況騷楚遺韻楓江遠目在此路也淸如之

何五言詩送別之始故自戴臨川蕭王二柱史已降皆

徵文貺遠字用五而詞多楚者以地理所厯且行古之

道也

   送張校書歸湖南序

予初與知柔交相見之禮而退雖未知其歸而意其賢

逮今七年方再會於鍾陵交歡歡甚言理理詣其容温

然而不飾邊幅其中曠然而不施扄鐍渇善好義困而

彌固締交親仁久而益敬其於官名虧成之際則得之

自是不得自是故年過四十方一命典校諸生以爲屈

一作而張恬然儒冠峩峩不耻敝緼吟詠古道以文

自娛獻歲南征者以寓環堵於長沙故也亦將㕘質文

於屈宋詳歲時於荆楚楓樹千里片帆鳥飛晨征夜泊

無非詩興彼湘君帝子之遺迹江蘺杜蘅之春色皆落

君彀中矣而修軷者得無詞乎

   送從兄潁遊江西序

昔安丘敬公以王佐之才而運丁符氏故經綸大略堙

阨不振如其乘時行道可以財成家邦豈止於相區區

前秦與王景略齊名而已時軋道塞從古以然德輿與

兄實承安丘之遺烈其後枝流以食舊德故兄能踐中

行蹈貞厲守師氏之訓修君子之詞慤靜而用晦誠謙

以居約者向二十年襃衣大帶名未登於王府方以一

葦爲航游江湖間今將省家於上饒順流於㝷陽羈旅

之中未始以進趣爲念鄙則不敏粗爲哲兄言之自十

數年間戎車居天下之半故純白淸靜之士多鬱而不

發其間倚佳兵席𫝑卿以取貴富者皆朝爲屠沽夕拖

章組風波變化以萬萬計其次或雜與諸生之徒冠柱

後惠文持從事使者之檄溢於府寺諠於傳置風流不

還聲實相遠然則得喪本不足以滑曠士之慮又况今

之得喪𫆀先師曰知足者不以羡自累行修於內者無

位而不怍此二者可以書紳而三復也鄙夫所獻者如

斯已矣如其地理所歴與煙霜之候皆備於詩人之思

此略而不書

   送從舅泳入京序

從舅詞甚茂行甚脩嘗見其緣情百餘篇得騷楚之遺

韻故江南煙翠多在句中蓬累江湖坎𡒄終歲而衣不

襲突不黔彼乘堅駈良滅沒於康莊者復何人哉繇從

舅而言可以言命冬十一月方以大袂單衣挈書笈西

遊且見訪曰予不試久矣道不可以終窶今將游上京

抵名卿以决出處其可乎哉德輿曰時有通塞道有顯

晦審時行道惟賢者能之今王度淸夷紀律昭明宴安

邦是爲大謬是舉也得審時行道之宜矣又何敢規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