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五 權載之文集 卷第三十六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三十七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六

              唐權德輿字載之

  序

   送張僕射歸徐州序

   送袁中丞持節冊廻鶻序

   送張閣老序

   送韋中丞使新羅序

   送裴中丞序

   送安南裴中丞序

   送仲員外序

   送SKchar員外出守均州序

   送陸使君序

   送許員外出守郢州序

   送建州趙使君序

   送杜少尹赴東都序

   送袁相公序

   送張僕射朝覲畢歸徐州序

大君子所以貴者道合于上化流于下得時大行求福

不回而巳僕射南陽公鎭徐方十年師貞人和拜章請

覲冬十月四牡琱戈至於京師或誦其德輝或歌其事

直道相賀懦夫立志公始以襃衣儒冠游公卿間仁

義博富名聲籍甚其後擁傳佐戎專城靖人福以至德

惠之美利臨駭機以激大順奮州師以摧劇虜淮湖之

間嶷然保障陟明加地再命元侯康衢自隨於趾步枉

道不萌乎心術而文鋒師律奇正相合以氣爲主與古

爲徒故其緣情放言多以莫𫆀自况然則天下之肯綮

適所以資公之斷割𫆀上之注意也深公之誠慮也至

貢端誠以無隱沃宸慮如合符盡直於內詭詞於外日

降慶賜載淹斾旌元正前殿之賀中和內朝之直鏘鏘

鸞聲湛湛露斯雖韓侯入覲吉甫燕喜無以過也迨兹

春半受命言旋中朝賢士大夫皆舉酒爲壽徵詩爲禮

葢悅公之風而惜別也德輿辱當授蕳詞不逮意姑以

掖垣所賦類于左方云

   送袁中丞持節冊𢌞鶻序

國家用文教明德懷倈外區今年春𢌞鶻君長納忠內

附譯吉語于象胥復古地於職方方帥條其功實聞于

天子乃擇才臣以宣皇仁于是詔工部郞袁君加中憲

之重被命服之貴將行又拜祠部郞中有司具儀法持

節冊命所以新其號而厚其禮也中丞端淳而淸文敏

而誠才以周物智以達變識柔遠之五利能專對于四

方攝衣登車不問夷險朝賢縉紳是以壯其志而嘉其

忠且滇池昆明爲西南雄部嘗樂聲教是焉纂修奇功

自效願爲保障方今規摹宏大八表一家然則俛首以

帥化者吾君受之而不阻勤人於遠畧者吾君薄之而

不務彼唐蒙開地爲好事之臣諸葛渡瀘葢一方之利

况今文武吉甫鎭安蜀都而中丞將大君之禮命固殊

隣之職約德行言語實在是行使邊人緩帶安枕無煙

火之警酌古經遠才者能之金章瑞節光耀原隰近臣

主文乃𩔖歌詩鄙人不腆忝記言之職故西南之冊命

使臣之優詔皆得書之授于史官又嘗與中丞同爲江

西從事辱命內引所不敢辭

   送張閣老中丞持節冊弔新羅序

秘書少監張君旣受詔以執法持節錫命于北方弔其

告終嘉其稱嗣致賜喻㫖以宏天覆長幼養老以遂人

和旁達休嘉上應古始聖人之道也况中丞用文學政

事敏知達才彌綸諷議官業以序而又修史氏之職且

逾一紀國家有SKchar薦嚴配之典必相其儀有受詞專對

之重必將有命蒞事不惑居常讓夷是行也知其習俗

中其宜適粲然而接之以文驩然而加之以恩廻車伏

奏可以光大南宮衆君子固以類其歌詩陰方之氣俗

四牲之踐履考功郞苗君序之詳矣掖垣

七言鄙夫承君之歡辭則不腆亦旣辱命俾次羣篇是

直書納諸槖中而巳

   奉送韋中丞使新羅序

昔鄒魯之諺以籝金不如者葢一經耳今中丞文博究

其五皆可名家則扶陽重侯之儒術爲踐修矣自外臺

從事不四三年歴左史尙書郞其取靑紫易於地芥前

此以盟津貞師則授以司武今兹以雞林纂代則俾之

錫命藉奏議以中輟擇專對而遂行行止之間有以見

文敏歸重也太平尙仁多識古訓訃終請嗣禮之重者

宜乎以儒冠智囊弔祠臨存佩二印捧三冊使有截之

外家肥德洽將渥縟之命視勤遠如夷其忠信歟三臺

雋彦歌詩讌較至若辰韓息愼之俗懷方𧰼晉之道譯

賓將洽驩之盛致賜諭旨之榮自原隰之華至溟漲之

大雲氣海物昕昏變化衆君子言之詳矣中丞以佐曹

陳君之歴司封郞也今爲之代以德輿之忝駕部郞也

又爲之代凡兩掖所賦盍偕序以爲好宜徵作者猥及

鄙人直書粗畧敢謝不敏

   奉送裴二十一兄閣老中丞赴黔中序

裴兄居  夫五年大   其於匪躬據古切劘獻

替掖垣衆君子徒見其拜章伏閣而莫知其所以言者

然則發舒純誠宏大聰明以貢於穆淸者可勝道耶每

漢廷大僚與六官貳職之缺羣情屬目俟其授受久矣

壬子詔書有黔巫長帥之拜秩於淸憲衷以命服周行

諸公以爲一方之幸且惜其去而未喻也及夫别殿前

席沃心交感重藩符之所付慮安集之不稱凡所以輟

近臣惠遠人之旨纎悉備厚上許周月之代兄求三歲

之理又以見首公急病而忘其勤遠淹䘏然後諸公知

惜别爲細而感恩爲大在此行矣自牂牁通道夜郞置

吏以示綏懷以安剽輕失其理則蕭然愁擾得其和則

懽然感悅方畧招徠繫於官師以兄之慈惠直信粹淸

廉白爲仁由巳不改其度使大化淳流在明誠洞開推

人情以賦政便習俗而不擾彼四境之內如𤍠待濯如

水走下史臣操簡以傳循吏使者急宣以將徵命雖欲

復三歲之言其可得乎未間則褰赤帷飮醇酒宴宴言

笑中無町畦雖鬱蒸霧雨之候無自入矣大丈夫被薦

紳彯華纓宏宣職業無有遠邇則嚮之玉堂淸禁論思

侍從與今之龍節前導金龜映組皆所以事君也豈有

中外之異耶祖軷霑醉宣言相勉在加飱寓書而巳至

山川風物與騷雅瞻望之歎皆備於詩人所賦古兹不書

   送安南裴中丞序

士君子循道致用感恩宣力則萬里如咫歩溟波猶

康莊况金印照路伏熊載軾提封甚濶命賜甚厚此裴

侯所以抃笑就道視交州如衡軶之前則天時之癉𤍠

地理之逈遠皆細故也初裴侯夷退燕息未嘗角逐於

有司且曰不試則巳豈能自售其後累以惠文法冠爲

戎輅上介甫登中臺旋鎭南服葢純鈎百汰不自閉於

匣中明矣今天子惠慈元元邁唐虞之風鄙夫司言九

年玷辱淸近顧不能裁成謨訓著一代典法耗竭蚩

爲明時羞思得上分憂歎下布條則使四封之內列郡

和洽斯亦大丈夫之事也因君是行聊復起予追思往


歲擕手相樂與蘭陵蕭元植范陽盧載初宦遊出處多


在江介索然物故何可勝言又想夫楊柳古灣秣陵仁

祠寒食促膝歡言舉酒晦明颷馳忽二十年各乘風波


時一㑹合今日出祖話别在加飡自愛而巳至若馬文


泉之功畧士威彦之教化憬俗裔人納諸掌握明珠文


犀視同涕唾皆裴侯彀中所蓄也不復煩言

   送主客仲員外充黔中選補使序

選部每歲以四才三實銓署羣吏每三歲則有詔以諸

曹郞分命南轅調其仕次有黔江辰溪十五郡五十餘

城賦其吏員便其習俗主客郞仲君實司之君始以岷

峨諸生獻賦京師因文章典義濬發聲實自解巾校文

三四遷至博士尙書郞䆳於禮籍推本今古乖疑缺微

者皆折中焉敏於奏議練程達品肯綮窽郤者每游刅

焉則南方之職業必序縣道必理固其彀中之細者况

孔門之果於從政大雅之古訓是式皆子之家法也又

何所規昔司馬長卿以駟馬車歸故里有郊勞負弩之

榮今君道劔門抵左綿銅梁玉壘喬木可辯晝錦星軺

其樂何如又想夫歸自涪陵出於南荆㳂巴峽之風水

冒陽臺之雲雨昏旦萬狀發於歌詩凡今漉酒祭軷者


不可以不賦

   送司門殷員外出守均州序


春二月武當耋老相率詣丞相府請以司門郞殷君爲

郡相府嘉之以其詞敷聞先是君嘗佐廉問於漢南㑹

邦缺守乘傳權領實有美利浹於人心懷思咏歎久


而彌結上方酌漢宣故事綜覈名實有分符竹以主郡


國者初必召問以觀其言退而考察以質其效從人之

欲卽曰詔下中朝相賀以爲有古道焉且君富於文誼

恬於利欲比興聲律播於士林故二十年間官薄不遷


令問兹大去歲甫爲尙書郞今兹持郡節動靜之道較

然不迴嚱夫父母一邦化條在巳以此爲政不亦重乎


阜安之而平其吏由訓理之而示其典法用少卿之政

徐考便宜行次公之道不從靡密由前日之理術首凡

今之績課彼東觀論著之臣方操簡冊以待循吏得不

務乎君子於是舉也上美朝廷之命順於人下嘉武當

之叟達於天則殷君之道從而可徵矣王城東南千里

而近新紱在服兩轓有輝郡齋佳句佇與報政偕至吾

徒賀徵拜之不暇又何愴焉盍用歌詩爲禮以附其至

   送歙州陸使君員外赴任序

始予與公佐俱以圓冠襃衣息偃於江湖間練塘鏡溪

樂在雲水師心自放相視莫逆其後則攻過內訟知道


不遠人洗其初心虛以順外逮四三年又俱以法冠翹


車爲諸侯賓攝衣塵中與俗駕並馳間關道路離憂多


而歡言少七年詔書以禮官博士徵鄙夫於吳十六年

以尙書祠部徵公佐於越其間間闊忽焉十歲心期寓


書常若對面中朝大君子皆以推轂爲巳任未至如缺


然亦旣覯止笑與抃㑹月未再朞麾幢在門由是大夫

之賢者士之仁者皆惜其去以公佐有端操直質無巧


言讇笑得之自是不得自是故也今天子加恩元元愼

重吏師則列郡長人不輕於中都官明矣况宣城有賢

長帥以廉風俗新安有佳山水以資勝踐爲仁由巳賦

祿且厚此皆不期至而至者然則表課陟明疾若傳置

行當以尺一徵書奪於是邦邦人雖欲遮道借留末由

也巳又惡用今日少别爲戚戚耶公佐嗇神自愛以俟

良㑹

   送水部許員外出守郢州序

吏二千石與中臺郞循良雋茂旋相爲重在其推擇所

切而巳故叔載以文術而居郞位以吏理而分郡節時

所重難輙居選中其初以獻賦射策取甲科如地芥交

諸侯之聘車不輟鞅繇外臺察視入佐著作休聲日揚

乃擢建禮與伯氏左曹蕚柎相鮮濟濟於公朝怡怡于


閨門士君子詠歌屬和以爲榮觀昔郢中之客能爲陽


春白雪之曲洎梁水部郞何遜文含淸律重于江南今

叔載有必𩔖之詞比興溫雅其於宦遊宜乎典水曹而


牧郢人也况漢南長帥風行列都郡守淸靜公廉遵詔


條而巳以叔載內平夷而外質重不佻不流佳言析理


亹亹可復施於列藩如發硎投刄况得漢南之歡舊矣

又何疑於報政耶大則以尤異徵細猶轉遷劇郡皎然

前知不足爲賀觴酒祖軷姑以紓居者之愀愴云


   送建州趙使君序

予嘉趙侯者在京下十餘年禄甚薄而心甚㤗操利權

燻灼可以頤指變化者趙侯故不遊其津退然自是鄙

夫識之日斯可以爲君子矣今兹以蘭臺郞滿歲佩二

千石印綬受明天子面命牧兹建人爲仁由巳斯亦不

細是邦爲東閩劇地故相安平穆公嘗理焉穆公予之

戴侯也故能言之當孝文避狄時巡之際移書四方詞

義憤切密疏犇問請以州師赴蹈凡穆公所以彰大名

操大政者皆建之爲也趙侯於斯時實爲從事賓榻虛

左得之甚歡凡趙侯所以令聲籍甚四征交辟者由穆

公發之也今日幢葢昔時山川存問遺老淒凉故事至

止之日情何可言屬者狀往行於考功易嘉名於博士

斯亦士君子盡誠於所奉其可誣耶頃予忝職西垣殆

將十歲草列郡命過於百數每發緘含毫未嘗不惕然

愼重以其四封之內性命所繫故也或歎趙侯官尙屈

而地頗遠予以爲不然昔孔門諸生以蒲莒單父著稱

况諸侯之貴乎東漢循吏以交趾九眞報政况建溪之

邇乎則趙侯旟軾之間猛鷙飛伏勞徠所及鰥孤樂康

陟明善價如建瓴水雖欲勇退知止其可得乎南轅計

日祭軷卽路白晝美錦如歸故鄕行矣趙侯當以書札

爲念也

   奉送杜少尹閣老赴東都序

叔通之於文學政事若雄鋩百鍊窽郄中節頃由東曹

郞給事黃門俄以中執法守上洛得幹支郡視方任焉

及今亞尹洛師實顓府政冬十月至自繞霤來朝京師

三接面命出車就道凡所以慈惠東人者得悉數焉以

叔通之華資茂實而須長師於後命者葢使洛邑耆老

周知功化然後尺一詔條焜燿恩禮夫如是則吳公之

理平第一不復專美於前書矣又豈以旬朔疾徐爲叔

通道耶岐燕元老理具惜别文昌六職夏官卿趙公而

下舉白出祖交歡道舊鄙人病不能醉亦笑言擊節於

其間衆君子皆賦愧序引之辱


   送袁尙書相公赴襄陽序


皇帝惠慈元元夙寤晨興柬求官師寄重方國癸未詔

書以地官淮陽公撫封于漢南公以全才碩望爲上所


器任故命相之初公登右輔維藩之選公在東郡徵還


不累月而推轂于兹中外宣力安危注意其以導迎休


和輝耀光明愷悌四鬯英華外發心誠求之無不及焉

洪範之有猷有守中庸之不疚不跲申伯之柔惠且直

次公之外寛內明皆優爲之贊畫辰吿節印照路漢廷

卿留歡不足少傅滎陽公首爲詩文二百言以餞滎

陽公貴仕三朝筭秉國成辭巨源之啟事就子房之優

佚迅發麗則如黃鍾白珩襄峴之風物㑹離之情狀盡

在是矣方今堯舜在上理臻平明罷宰政之臣或寄崇

元侯或服在大僚然後見南國滔滔之盛大廷濟濟之

美鄙人以鴻私寛宥猶汙文昌宮方謂與公入奉朝請

歸聯衡軛今則命賜倍厚豈敢復以少别爲愴耶六曹

官諸曹兩掖近臣侍繼滎陽之唱者凡若干篇列于左

方春二月禮部尙書扶風郡公權德輿載之序










權載之文集卷第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