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九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二十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九

             唐權德輿字載之

  行狀

   故司徒兼侍中上柱國北平郡王贈太傅馬公

   行狀

    曾祖君才皇右武候大將軍南陽郡公降洺

     州治中

    祖珉皇右鈐衛倉曹參軍累贈尙書右僕射

    父季龍皇大同軍使嵐州刺史幽州經畧副

     使累贈司空

    汝州郟城縣臨汝鄉石臺里馬燧字珣唐書作洵

     美年七十

太傅英朗特達剛方中正體苞五常致其用以贊皇極

國有二柄壯其猷以合神武終始盛烈爲唐宗公原夫

代有勲德延耀儲祉王佐之業至公而光年十四從師

講學因輟卷喟然曰大丈夫當建功立名以康濟天下

豈能矻矻爲章句儒𫆀讀左氏春秋孫吳兵法與厯代

君臣大本成敗大較忠賢功用竒正方畧㑹其歸趣如

指諸掌十九丁内艱泣血三年以孝聞天寶末安祿山

擁幽陵之師南向以光祿卿賈循爲留後公以畫干循

勸誅逆將向潤客牛庭玠等然後傳檄仗順可覆而取

之循疑留不决竟及於禍踰月閒行至于常山時河朔

擾攘物情恼懼公方以褒衣居裾游談感激因其謀而

扶義建節者衆矣寶應中陳鄭節度李涼公抱玉移鎭

上黨雅知公才表爲晉州趙城尉時王師旣破史朝義

乃復河洛有迴鶻可汗之助因肆暴而歸以功自負其

强難屈節將使上介致餼皆懼不敢行公官方解巾急

病不讓徑詣其壘申明要約氣盛詞直虜皆擾從可汗

乃授以旗幟委之供辨且曰有犯禁者公其董之於是

蕃部肅然莫不畏服後有酋長求賂於公者立斬十餘

人可汗大駭疾駈出境安人禁暴之畧兆於斯矣河北

副元帥僕固懷恩居將相之重恃父子之勇可汗又其

子壻也藉以爲援將有異圖公密覘其情請爲之備初

僞范陽節度李懷仙與相衛𢘆定等四帥相繼來降懷

恩結爲黨助奏復其職至是擁衆據汾上子瑒圍太原

相魏餽餫以相犄角公至安陽說其帥曰懷恩𢡚刻以

逞欲其子輕佻而好勝人人自爲計坐待帳下之變耳

深陳利病勸諭激切由是感公言至涕泣改圖因約懷

仙等三人奉章獻欵旣迴鶻北歸懷恩與瑒繼死公之

明識遠畧皆此𩔖也本使尋奏改左武衛兵曹參軍厯

太子通事舍人著作郞以至秘書少監兼殿中侍御史

轉營田節度二判官永泰中拜鄭州刺史兼侍御史至

是頒六條撫四封分憂於上施惠于下時兵食方調杼

䡒其空公乃闢其田畝均其戸版每歲一稅百姓便之

生齒益息庶物蕃阜大厯中改懷州刺史其夏大旱公

以救災沴莫若修教化掩骼埋胔蠲苛恤隱使皆得其

欲而無窮人端居㓗誠黙以心禱至七月稻禾滿野庸

亡者襁負而至朝廷以汧陽被邊宜得女武之守拜隴

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公乃訓州師修器備郡城之西有

路與蕃境相直凡二百餘步上連峻峯公乃躬自行視

塞其蹊隧功堅力省疆場以寧又置譙門於阨陿之地

中制扄鐍上施干櫓積歲之患旬日而安連帥憚公威

望日盛覊留幕府因以受代家居京師者久之先皇帝

召見竒其才受商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未旬月屬河陽

三城逐其帥擇可以撫寧之者特拜左散騎常侍兼御

史大夫充河陽三城使是歲大厯十年也夏五月汴宋

兵馬使李靈耀以濮陽叛俄據浚郊國家姑務靖人特

屈常憲因以節度留後授之而又結魏師以畧東都不

利六月詔公與淮西節度李忠臣夾攻之時寇鋒寖盛

忠臣每合皆北將弃師以免者數矣公嘗激以壯志或

紿之吉夢忠臣旣慙且憤引師復還先是忠臣軍汴南

公軍汴北每與虜确所向無前初敗之於滎澤又破之

於西梁固至是靈耀以其勇悍者八千人號爲餓狼營

盡銳來拒公引戯下决戰遂勝入郛時魏之救兵二萬

距大梁三十里所公又合諸侯之師用竒設伏以敢死


士三千人鼓譟先登大敗之魏將軍單騎遁去靈耀以

其徒宵潰翌日餘黨以城内八千人降於公公悉讓忠

臣推而不處閉壘移疾退於板橋其士吏鹵𫉬悉以家

財購而復之大梁之人至今知感履險則忠以盡敵成


功則讓以保身此又將師之明哲也十二年三月詔復

魏博之地諸侯班師公乃歸鎭河陽秋雨暴至河流决

溢軍吏等具檝櫂請公登舟以避公曰城中凡數十萬

口吾實主之而苟以一家求安所不忍爲也旣而人皆

感泣水不爲患十四年閏五月皇帝卽位深燭理本以

太原王業所起國之北門非勲德爛然者不能鎭定特

拜工部尙書兼御史大夫太原尹北都留守充河東節

度觀察等使於是修班制正事典險其走集訓其輿師

講車徒戰陣之法教金鼓聲氣之節分畫之下變化如

神自是𤇺候罷警匈奴不敢南向而牧矣建中二年

六月來朝京師加兵部尙書封豳國公初魏博席伯父

之勢而得專地旣踰年與東平常山復爲從約七月魏

以兵三萬圍一作邢州攻臨洺昭義節度使上請公爲

援朝廷許之十月公㑹昭義之師與神䇿行營兵馬使

故大尉西平王於漳州先是魏以浚郊之敗讋公威望

至是以節制師專征伐之任兵刃完利部校訓齊軍聲

大振士氣益勵魏人又分銳騎合𢘆定李惟岳之衆萬

餘於臨洺南雙崗下樹栅以自固公自晨至晦急擊大

潰殺其將楊朝光時臨洺之圍場壘四匝復與昭義鼓

行軍前腹背受敵飈塵翳景士皆决死凡百餘合公自

據西壕口扼其喉以襲破之兇徒斃踣亂相蹂蹈收其

車重兵械各數十萬魏人委營而遁邢圍迎潰上嘉其

功拜尙書右僕射先是公與軍吏約曰苟戮力成功者

當竭産以賞至是悉索家錢與車服臧𫉬等奠其價之

上下視其功之薄厚散於軍中約五千萬且曰苟可以

夷患難勉師人赤誠之外無非長物故盡其私積賈其

餘勇士皆欷歔感勵爭以効命報焉優韶褒異命史臣

書之且詔有司以量入之賦如其數以復於公其毁家

佐軍輕賞厚下皆此類也三年正月魏人又乞師於東

平常山衆且四方壁於洹水公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師

且以河陽三城常所訓定上請爲助有詔從之乃建三

橋夾河爲壘乘變出奇如環無端初則銜枚以趍敵因

乘其未備後則薙草以滅火使計不得用然後分銳士

飈馳以犯之而後從之𫉬首級者殆半餘皆走林溺水

僵尸相屬腥穢川陸公愀然曰是皆平原人也彼暴服

之耳亦旣就斃忍其委骨肉如是𫆀使得以族屬收瘞

旣而生者知感由是洺博二州僞署刺史各以其地來

降鄴魏之間以咫尺之書招下二十餘城朱滔誘其隣

帥復來助寇四月公有魏成之㨗五月詔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仍封北平郡王時諸軍連㨗師留且久或巳

復其侵地則怠於攻取公具以上聞有詔朔方節度

李懷光應援征討六月朱滔以漁陽之甲三萬至于城

下初諸侯有議班師者公曰彼三戰三北假息孤城且

宿兵十萬聞援强而退縱敵生患何以復命於明庭𫆀

旣而羣帥相勵皆百其勇七月加魏州大都督府長史

仍充魏博澶相四州節度招討等使四年二月又敗之

於成安魏軍退於館陶深壁以自固冬十月盜臣竊發

鑾輅狩于近郊公忠憤逾迫密圖方畧懷光統朔方之

旅乘歸心以赴難公齧臂伏泣以大節感動之時朱滔

招連北虜邊鄙日聳公謂諸將曰夙駕整旅以扈屬車

人臣之分也儻北都不守卽兩河三川搖矣豈行師扞

患之義𫆀乃還太原遣行軍司馬王權統銳騎五千與

監軍使者赴行在又令男彚與大將等男各一人赴焉

軍實祿賜器備服用一以條奏獻於行宮公初旋師也

以晉陽大鹵用武之地北蕃東夏且有外虞而都城之

東平坦受敵乃股引汾晉二川漲爲平湖能順地泐以

導水勢守陴者歲減其役濱河者日厚其生而又廣堤

濬池密樹如織金湯自固版幹不勤其明智善利之及

人也如此公自出車累歲功㨗相繼而軍中衣食多出

寇境河東之人省調給饋餫之勞歲減其賦封内相賀

因中貴人以聞願刻金石詔從其請公避名不伐懇疏

方止勞謙之詞邦人誦之此所謂尊而光晦而彰也公

常揣摹諸侯開導功善能通其變以誘其衷盡益友之

直諒啟純臣之志畧因所以建大順立大勲者有焉興

元元年二月李懷光貪天犯上衡連逆泚脇其人以河

中叛公威聲素振壤地相接支郡屬城降者繼至秋七

月皇帝旣平大盜乃淸宮廟加河東保寧奉誠等行軍

營副元帥有詔許公與諸軍同討河中九月旣望師及

於絳僞刺史王克同棄城而遁餘黨來降分狥下縣進

軍寶鼎斬其將條伯文先是懷光之師勇於豨𦊅至是

𫉬甲首千數兇徒奪氣矣貞元元年六月公以軍國大

要非章表所盡釋位來朝親禀睿畧乃屈指成算請三

旬芻粟以平之秋七月與河中節度使今侍中咸寧王

及同華邠寧之師次于長春宮公以單騎傅于城下召

大將徐庭光西向受命且以君恩喻之曰兵興已來逾

三十年而朔方之師最爲忠力今乘時自効若建瓴水

豈甘心嗇禍終干於鋒刃𫆀開陳逆順聲涕交感又曰

跬步之内矢石所及若决爲匪人亦在今日因披襟直

前當之庭光頫伏拜泣莫敢仰視抗詞未畢堅壁洞開

公徑入撫定奉宣皇澤於是城中周呼曰吾等復爲王

人矣八月公與咸寧合軍而東至于焦離堡降其將尉

珪乃次河中陣干城下懷光傳首其衆請命是舉也不

勞師獻功如其素焉就加侍中歸鎭北都三年二月來

朝京師寇戎旣淸乞罷藩鎭六月拜司徒兼侍中詔有

司具儀法冊命禮賜備厚昭德報功人臣榮之屯師河

中也靈武節度杜希全獻體要八事上因著君臣箴以

賜之公奉表陳賀上又賜公宸扆台衡銘各一首公令

男暢詣闕謝恩並請揭而書之於起義堂之側詔下優

答其畧曰卿有訏謨濟代之誠保衡輔朕之志情之所

尙遂飾以詞比夫盤盂自銘亦冀輔佐同德遂刻石兼

賜題額寵渥之盛冠耀當時五年九月嘗與故太尉西

平王同對於别殿上曰卿二人與朕休戚是同各賜圖

形麟閣并製文命皇太子書於閣壁至於君使臣臣事

君選賢與能之盛盡忠作憲之績煥乎天文與日月並

命矣九年十月公以足疾久缺朝請因至中書奉表起

居召對拜舞手悞至地上驚遽自起以接之公慙惶跼

蹐感甚以泣上曰元首股肱本爲同體卿之疾痛何異

朕身爲遣中使梁懷幹扶掖下殿十三年二月以年及

懸車再表讓侍中優詔崇奬終不得請八月十七日薨

於安邑里私第皇帝震悼不視朝四日先是詔宰相詣

宅問疾御醫禁方旁午於途疾劇遺表指陳邊事純誠

在公言不及私薨之明日詔贈太傅又詔文武百寮就


宅弔哭京兆尹䕶喪萬年令爲副司農卿嗣吳王囐充

弔使鴻臚少卿王權爲副賻贈絹二千疋布五百端米


粟二千石二十七日命太常卿裴郁副使少府少監路

恕備禮持節冊命上所以待大臣之禮備矣惟公始以

文理參佐至于牧守將帥功業見乎變德刑焯於時所


以順天明從君命布皇澤宣國威能竭忠力而爲藩衛

理軍如家馭下以誠拊循厚而士勵法禁明而衆整誓

師鞠旅皆樂爲用料敵制勝如在彀中此戰之所由克

也凡再分兵符而三破劇賊開相府十四年以上公居

中者九年至於盡沃心之言當注意之重密啟詭詞人

莫得而知之昔舜之官人也卨作司徒龍作納言惟公

居之周之命將也方叔元老申伯于蕃惟公嗣之加以

馮異之推功趙奢之享士子囊之城郢文子之不屬其

子惟公備之故歲時爲饎追享盛公侯之禮㑹朝鳴玉

拜後聯卿士之榮公之展孝也公之敬忠也凡自府辟

多爲國華登中朝以潤王度分外閫而貞師律公之知

人也公之舉善也洪範之乂用三德嚮用五福惜公不

踰期頤其他則無不及也德輿自左補闕三歲而爲右

史掖垣之屬備承功烈褒贈之禮𫉬奉命書今先遠有

期祖載將及易其名者敢告有司謹狀貞元十一年

月十六日宣德郎守起居舍人知制誥雲騎尉權德輿

上尙書考功夫建侯行師先王之所以懲不恪也考行

尊名先王之所以勸人臣也謹按故司徒兼侍中上柱

國北平郡王贈太傅馬公勤勞王家功德茂盛其謀猷

合於君其忠利加於人用登公相以殿邦國今體魄則

降日月有時敢錄實行請徵諡法謹上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