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權載之文集 卷第十六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十七

權載之文集卷第十六

            唐權德輿字載之

  碑銘

   唐故楚州淮陰縣令贈尙書右僕射王府君神

    道碑銘并序

天球白珩産於崇山叩之而淸越格人莊士生於積德

用之而宏大其或含光不耀藏器不發乃熾而昌是滋

百祥藴而爲義方飾而爲徽章故太原王公四萃仕而

領通邑五追崇而登端右循政茂於官下湛恩集於身

後有繇然也公諱光謙字某自東漢鴈門太守澤五代

至晉中書令獻公坦之葳㽔德名與吉祥侔盛自後魏

龍驤將軍長社穆侯慧龍五代至隨祕書少監邵以勲

華文學復大其門祕書生隨揚州戸曹參軍東戸曹生

皇靑州司戸參軍子奇司戸生美原丞贈太常卿慶賢

三代沉晦邁其風訓公卽太常府君之長子也㓜而岐

嶷長而淳懿絜矩愼獨抱仁戴義閎深博辯之學稽古

禮文之事炳然含章靡不通貫至若文舒之淸修廉實

處冲之割析元微安期之宏恕懷祖之沈靜合是家法

而躬行之始以門廕受署凡四徙官曰豳州三水潞城

二主簿絳州萬泉縣丞楚州淮陰縣令所至之邦二千

石必加禮慰薦而公牢讓勇退卑不可踰又爲縣令也

務淸靜之理而去其煩苦推明誠之本而教以廉愧一

同熙熙生殖阜滋楚風丕變幾至齊魯因喟然曰彼天

爵美祿者在仁義與樽酒而巳太邱彭澤豈多秩𫆀於

是放懷於外嗇神於内沉研象繫之表磅礴天人之際

其致知格物不可詳巳以開元二十九年春正月捐館

舍於淮陰年六十九其明年返葬於河南府偃師縣北

山之陽夫人博陵崔氏贈博陵郡太夫人繼夫人隴西

李氏後夫人同郡武氏贈彭城郡太夫人飾終三加子

貴故也公之才子五人長曰翊以文雅典憲直方貞厲

厯御史中丞左散騎常侍刑部吏部二侍郞御史大夫

贈戸部尙書謚曰忠惠次曰翺吏理詳明官河南府陽

翟縣丞次曰翃循良愷悌勲德茂盛厯辰朗容三州刺

史容管經畧使兼御史中丞河中少尹朔方節度留後

汾州刺史單于副都䕶振武軍使徵拜京兆尹尋兼御

史大夫再居大理卿爲福建州觀察使入爲太子賓客

貞元十二年檢校禮部尙書東都留守踐履藩垣逾四

十年階至特進爵封本郡次曰向士行淸修爲秦州上

邽縣尉㓜曰翽文敏幹俗厯監察御史三原縣令著作

郎太子僕翺向皆不幸早夭翽亦命屈其志而忠惠公

太原公㧾集休祉爲宗公藎臣初忠惠公與肅宗代宗

從容言天下事甚衆且曰文致太平在正名百職危言

悃愊痛詆權倖條䟽理道坦然章明沃心前席倚以爲

相者數矣雖位竟不至而其遺風直聲暴乎天下太原

公剖符賦政累刻金石滅夷越劇賊開地靖人倅蒲也

以沉機銷急變䕶單于也以尺書柔獷俗中外官師淑

聲流聞保釐尹正式是東夏安危注意未始有極言代

德者以公之道未光而慶下鍾惟其有之是以似之之

故也初以忠惠公扈鑾輅於岷峨其勤匪懈贈公隴州

刺史又以持節印册命專對於北方間關忠力再贈公

秘書監後以太原公南服嘉庸三贈公爲兵部尙書以

轂下肅淸四贈公爲太子少保以閩方報政五贈公爲

尙書右僕射噫嘻賢人教忠之業令嗣揚名之孝大君

追遠之澤是三者可謂至矣十七年太原公貞于龜筮

得二月壬寅吉於是備八旒七章鷩冕佩玉之飾博陵

彭城二郡太夫人以象服祔焉詔給鹵簿官司喪事慶

靈集於一門光耀被於九原君子然後知積德豐報之

不誣矣至若忠惠之子爲守臣太原之壻居台司諸孫

昌阜冠聯圭組則列諸碑陰以備代家斵此琬琰銘公

德善其詞曰

有斐君子兮德行醇備蟬聯咺赫兮峻閥宏義觀我靈

龜兮懼腊毒之厚味樹風百里兮馳蒲密之極摰慈和

安靜兮闔境如春仲曼容兮與古爲倫全才不耀兮流

慶後昆忠惠旣没兮太原顯尊五加追合兮賁此元壤

隼旟龍劒兮以至師長澤流根兮恩漏泉壽堂拱木兮

橫蒼烟隨武可作兮臧孫有後崇崗樂石兮昭晰悠久

吁嗟王公斯不朽

   唐故鄜州伏陸縣令贈左散騎常侍王府君神

    道碑銘并序

國家以孝理天下褒有功之臣寄崇元候及先子印綬

名器賁於冥冥繇是王公三受追命有金貂附蟬之飾

公諱崇術字敬方其先太原晉陽人晉司徒渾之後也

中以閥閱徙於帝邱今以名數籍于轂下曾王父皇集

州司倉參軍元素元素生朝散大夫滑州渭南縣令瓖

生蔚州司法參軍宏効皆用儒行自守故纓轂未華仕

不過郡掾史縣大夫而休問四暢公卽司倉府君之子

方嚴密靜忠厚温克覽六籍三畧如古人之心開元中

舉孝廉仍歲爲有司所絀因罷卷慨息慕班超傅介子

之爲人遂從河西節度杜尙書暹撫劍相合一命昭武

校尉蘭州金城縣別將再命鄜州修武府左果毅都尉

伐謀決勝多以咨之居戲下數歲因喟然曰務功伐而

違敬養豈吾之心耶陟屺倚門慈戀交感及嘉仲由而

罪吳起去危事以承歡顔旣至郡按察使表其義風可

移於教化有詔試守鄜州伏陸令爲之三年禮俗休和

入爲怡聲出有循政熙熙然千室以仁遂焉雖宓不齊

之理單父庚桑楚之居㟪𡾊不是過也察廉薦延者方


因公以俟上賞俄丁太夫人憂喪期斬焉闋而猶毁又

喟然曰嚮所以不擇祿者備膳羞耳今則求志豈蘄畜

於樊中耶於是善閉以葆其身教忠以大其門語仁義

於燕間集寵嘉於後昆以天寶八年春正月考終命于

濮州濮陽縣享年七十二嘉耦北平田氏夏州司馬藝

之息女淑愼柔正宜于家室後七歲没于徐州有子三

人長曰奇哲俶儻沉勇與河内尙衡扶義于河南積功

榮至恒州刺史蹈難以没不害於仁次曰棲榮亦以忠

力䇿謀至左威衛將軍㓜曰棲曜寛明博大有文武畧

左右征師炳著威功掃蠆毒於姑胥靜鴟諠於夷門興

元元年以太子詹事加御史大夫繇太原縣侯進封瑯

琊郡王貞元三年從晉國韓公來朝京師拜輔國大將

軍左龍武軍將軍明年又以御史大夫爲鄜坊丹延等

州節度觀察等使十二年就加禮部尙書納忠服勞考

禮修職克禀風訓爲時翰垣旋觀賦政之府乃公筮任

之地感霜露於𪫟惕展蒸嘗於吉蠲葢貽慶考祥必有

所自不然何回復宏大於是邦𫆀初大厯十年朝廷以

尙書偏師䇿勲贈公開州刺史貞元九年又以撫劍宣

力贈公宋州刺史是歲天子以一純二精大饗報本其

明年贈公左散騎常侍夫人始贈北平郡太君再封北

平郡太夫人至是三加爲燕國夫人十年十月追錫之

車服器用改葬之裧輤合祔濮陽縣洛城鄉全義里之

西原先是尙書旣得吉卜如始居喪之戚累章請乞親

壤樹上以戎閫委重俾其子正元往襄事焉噫嘻追養

繼志有哀有敬義方啟迪之遠纂服裕蠱之盛蕃衍昌

阜叢於子姓宜哉斵石舊封以攄德善其銘曰

仕不必貴難乎求備抑抑王公修仁踐義式昭再命宏

厥武事美化一同炳然文理燕居就養消息恬智從心

之年亦巳過二没代流慶密章下賁此追劇藩乃進常

侍婉彼燕國柔嘉樂易光叶閨門克昌後嗣蟬冠象服

同穴兹地金石繫辭式昭遺懿

   唐故通議大夫守戸部尙書兼御史大夫持節

    充朔方鎭西北庭興平陳鄭等州行營兵馬

    及河中節度都統處置等使兼管内觀察使

    權知絳州刺史賜紫金魚袋贈揚州大都督

    府李公神道碑銘并序

周道親親夾輔王室分唐叔以懷姓九宗職官五正故

其後文侯受秬鬯之命文公受大輅之錫祿勲推恩敦

叙昌大理道之所繇也國家憲章文武選逮明德元功

侯籍延耀本枝初太祖景皇帝之支曰鄭王亮實生淮

安王神通用親賢功德左右休運淄川郡王孝同淮安

之昭也右衛將軍燧淄川之穆也劒州辰史贈太僕少

卿廣業承祖禰積厚之慶而生尙書尹三王都惣六師

帥八命四履投難服勞有猷有守以至殁代禮賁於追

命澤流於代官有由然也尙書諱國貞字南華天姿風

采爲宗室儀矩冽如寒泉嶷若崇山修身筮仕動有休

𥙿開元十三年明皇帝肆覲東后柴于岱宗以公族侍

祠調補綿州參軍事暴雨忽至江流羡溢公自下位能

禦其災旣堅舊防乃復故道累遷岐州錄事參軍太師

苗公太尉房公繼爲二千石皆所引重御史大夫張倚

採訪關中表爲支使天寶末林胡覆三川犯秦關詔除

殿中侍御史爲襄陽郡司馬且介戎政公以侍板輿辭

革車換房陵太守表課尤異徵拜長安縣令風政肅淸

改秦州刺史命或中止復爲長安令尋遷汴州刺史未

及行復輟爲京兆少尹天子以公積有試効可居大宫

累命爲河南京兆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使其撫周郊

猰㺄方熾公與太尉臨淮王議曰河洛爲天下衝且無

車賦比屋安堵寇將甘心焉不若虛其邑居挈以駿邁

贏糧善地可俟師期繇是太尉壁河陽公次于陜伐謀

消患君子推其智其在京轂兵火之餘人命將沈一作

物力亦屈而百役煩苦出於傷痍公曰元元愁歎受命

惠養儻不能曠然丕變豈副明天子鬱悼之心𫆀列上

蠲除悉𫎇可報凡調於人者去其十九淸淨愷弟百姓

稱其仁鎭岷峨裔人樂禍殺嘉榮二州刺史以開邊隟

公命將疾攻舉無遺類明年昆戎圍我三城遣銳師據

便城壁戒嚴持重徼其極而擊之賈餘無前酣戰盡殪

悉獻虜𫉬軍無私焉隣壤不靖偏師叛換將盜兵符巳

據城寺出車壓境指顧而平凡三整武經而巴蜀軌道

拊循安重四封畏其威柄用者沮公勲猷徵爲殿中監

命書旣下不俟駕行囊被單車無道里費取倍稱之息

五萬甫達京師上嘉而賜之俾折其劵寇有段子章者

恣睢就戮方帥以吉語聞詔公宴見前席奬與曰利兵

積穀皆卿之素也其無駭庈父之謂乎朝野嘉其首公

而服其絜巳臨淮王移鎭海岱長轂在郊西邊北朔合

淮陽圻父五諸侯之旅主盟中權盡䕶諸將於是拜戸

部尙書河中節度都統使又以職顓戎重則風俗不阜

加管内觀察使權知絳州刺史公外揔方畧内修班制

當强弩之末無半菽之糧不忍加賦飛章未下猶以憲

度爲巳任推剽者斃不行師諸校譸張觖望至是夜暮

變起或以跳驅諭公公曰吾之不敏當死節官下安敢

貳偷以煩刑史亂之剡也公竟及焉議者尙其絜矩而

哀其不淑時上元三年建卯月春秋四十八是歲改元

寶應至夏五月寧神于三原縣之北原詔以揚州大都

督印綬告第憫其勞也公本諱若幽上元中天子以特

立之操爲宗公表率錫嘉名以更焉公忠儉誠厚方嚴

密靜用儒行憲令修明事功大玉不劌楚金必割凢厯

官二十四自解巾至握節勤職十七其以内庭持書中

執法亞丞相佩兩印以雄外服者又七命焉刺房陵之

後五六年間車不輟鞅賦職任功名聲章明及公以司

徒總輿師令弟若水以内府司贊謁而太夫人福履所

介也陳壽觴懷黃佩玉左右温凊極魯侯之燕喜邁張

仲之孝友宜錫壽寵爲人倫龜龍曾未中身遭罹凶害

前史稱霍去病亦有天幸然則命之所賦有幸焉有不

幸焉斯不可問巳夫人扶風郡君竇氏鴻臚丞光之女

揚府長史御史大夫覦之姊也淑明仁順克叶公志家

肥族睦抑有助焉公薨若干年而夫人殁子四人長曰


錡材氣碩茂絜廉貞肅遵修訓則復大其門入作卿

出爲侯伯貞元十五年以御史中丞剖符潤州宣風以

宏禮俗成賦以殖財用大績茂焉中邦賴焉明年就加

御史大夫十八年進禮部尙書撫封題劒如公渥命次


曰鎰蘄州刺史次曰豐士鄠縣令幼曰豐器長安縣尉

皆有幹裕而屈於年位今尙書永惟先公丕矩未刻金

石以德輿嘗叨史職久掌贊書知王族大僚之事業見

託論譔故不敢黙其美亦不敢溢其言銘曰

堯睦九族漢封同姓烈烈淮安乘時佐命淄川而下三

葉儲慶乃生我公紹續先正時惟崇英忠智廉淸所至

風行所居理平山元朱組旣靖蜀京鏚鏚琱戈乃主夏

盟交修藩衛纂服宏大陟恪左右勤勞翼戴隱微之間

乃與禍㑹夷途始半白晝中晦桓楹羽葆久閟鮮原煌

煌密章肅肅絲言盛德復祉叢滋後昆列郡是式介人

維藩大江南服考禮修職五曹十聯克嗣先德董是經

費陳之藝極本於教忠懋此宣力伊昔祭器實銘蒸SKchar

禮則有變魂遊在兹連崗陂陀宰樹參差悠悠終古永

揚斯碑               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