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2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七 欒城集
卷二十八
卷二十九 

目录

卷二十八[编辑]

◎西掖告詞六十一首[编辑]

【郟亶通判永寧軍】[编辑]

敕具官某:北國俗淳而士武,鄰好輯睦,日以無事。爾昔嚐以才任刺舉矣,久而不試,往貳博野,尚勉無怠。可。

【叔考等三十二人並除右班殿直】[编辑]

敕具官某男某等:士勤身苦節,從事於文武,積累歲月,僅乃祿仕,以免於耕,勞亦至矣。今宗室之子,始名而官,其克孝悌於家,忠信於國,識吾尊祖敬宗之意,以終保祿位。可。

【王宗孟母〈王宗孟,南京推官,母年九十三,封壽昌縣太君。〉】[编辑]

敕具官某母某氏:年及耄期而家有壯子,非有馴行,不能致此福也。寵之封邑,不吝常典,尚俾天下知貴老教孝之意。可。

【胡宗愈吏部侍郎】[编辑]

敕:吏部分列三銓,而長貳各領其一,其為權任重矣。天下官吏至於其間,長短有度,輕重有數,而猶患不得其當者,吏撓之也。朕數求俊良,付之流品,意在是矣。具官某,學術之茂冠於東南,操履之固,不流世俗,試於封駁,任職不阿。方今吏員冗溢,待次者無算。爾其去留難之吝,寬滯積之歎,毋使吏操其柄,而士失其職。可。

【顧臨給事中】[编辑]

敕:朕欲網羅天下之士,而患知人之難。惟有歷試之詳,重以旋觀之久,雖復堯舜,何以尚之?具官某,樸厚之性,出於自然。直諒之才,可備三益。守道安命,端靖不回,二十餘年,晏然一節,外督漕事,公議惜之。維是東台封駁之司,實予萬幾出納之地,宜得守法之士,以為過舉之虞。爾其稽考典常,附以經術。令有不便,知無不言,使天下之人,不能指摘而議,則爾職舉矣。可。

【范子奇司農卿】[编辑]

敕:司農之政歸於地官,則卿事寡矣。然朕觀兩漢之士,政事如朱邑,儒學如鄭從,皆老此官,則前代用人,蓋不輕矣。具官某,家世名臣,詳練吏事,出入中外,治辦有稱,居九卿之列,修後稷之政。益勉無怠,以答恩命。可。

【馬默河東運使】[编辑]

敕具官某:汾晉之民儉而能勤,易以術富,比緣兵役之後,瘡痍未復,思得靖重愛民之人,為朕伺察害政之吏。以爾博學不倦,從政有方。文登之民,至今頌其遺愛;彭城之治,復能首發巨奸。是用輟從大農,寬我西顧。朕於用人,無中外之間;爾於報國,無終始之殊。務安邊民,以稱朕意。可。

【岑象求利州運判何琬江西運判】[编辑]

敕具官某等:朕為官擇人,不惟其才之俊良,亦因其人之便習,欲使上下相得,所至即安。以爾象求學有本原,持心近厚,昔在蜀部,遠民宜之。以爾琬才力敏明,為政不擾,頃居江左,列城賴焉。往修鄰道之政,無替已成之效,使西南之人,雖在遐僻千里之外,咸知朝廷愛之之意。可依前件。

【常安民鴻臚丞】[编辑]

敕具官某:爾進由儒術,舉以民政。朕將觀爾於近,以信其遠。典客之職,號為優暇。益勉無怠,蓋將有考焉。可。

【李詵自軍頭司除知忻州】[编辑]

敕具官某:武吏當守四方,以幹城吾民。冗於內服,縻以吏事,雖有才力智勇,無自而見。爾世本將家,習於武事,求試於外,朕不汝違。夫治兵欲整而治民欲安。能整且安,則疆埸之事,吾無慮矣。可。

【郟亶通判睦州】[编辑]

敕具官某:仕宦之優,莫如鄉國。知其吏民之態,習其風俗之宜,所至而安,於治為易。矧得桐廬之勝,加以才力之優,懷組而歸,益勉無怠。可。

【李琬太醫丞充中嶽廟令】[编辑]

敕具官某:爾久習禁方,善求諸苦,勉思賦祿之厚,益勵好生之心。可。

【王鞏通判揚州】[编辑]

敕具官某:爾故相之孫而名臣之子也,生於富貴而篤誌於學,勇於議論而不謀其身。淮南大邦,民病水旱,往貳其事,益試爾才。可。

【劉奉世起居郎孔文仲起居舍人】[编辑]

敕:欲治國家,當先得士。頃者人物之評廢,而長育之道微。朕顧瞻周行,惻焉興歎。或盤桓久次而未用,或沈伏下僚而莫知,將以責成治功,折衝遐邇,人不素具,其何賴焉?具官劉奉世,家世名臣,才穎秀發,試以治劇,煩而益明。具官孔文仲,進以直言,文史足用,責之典禮,守正不回。斯皆一時之後良,多士之領袖。方欲置之侍從,益當養其才能。左右史官,號為要地;前後達者,皆由此途。手刊冊書,足以明枉直之效;密侍殿陛,足以觀進退之詳。益勉自修,以須不次。可。

【胡宗炎將作少監】[编辑]

敕具官某:宮室都城,責在工正。朕方以恭儉自居,以法度自律。宜得慎靜之吏,以督繕治之功。爾昔居此官,號為任職,往貳其事,無改厥勤。可。

【向宗良知衛州】[编辑]

敕具官某:士生於富貴者,常患其懷安佚樂,怠於功名。爾以外戚之懿,求試治民,永惟此心,有足嘉歎。衛雖跨河,地實近輔。勉修爾政,朕將觀焉。可。

【郝觀〈皇太后殿管勾文字,生辰除借職。〉】[编辑]

敕具官某:朕恭養隆佑,朝夕無違。爾久此服勞,適當誕慶。錫爾一命,無改厥勤。可。

【曾肇中書舍人】[编辑]

敕:朝廷以號令鼓舞四方,言之不文,行之不遠。昔河西諸將,讀璽書而知天子之聖明;河北叛臣,聞赦令而致武夫之涕泣。故朕思得良士,俾代予言,知民物之至情,識邦家之大體,擇之久矣,僅乃得之。具官曾肇,少知為文,久益更事,家傳父兄之學,言有漢唐之風,汗簡編年,手金匱,執筆紀事,密付丹墀比聞簡牘之餘,試以絲綸之作,油然不竭,煥乎可觀。俾即拜於西垣,將益觀其來效。雖文稱蘇、李,未足以為賢,而事問高、崔,庶幾於適用。勉於自竭,以稱異恩。可。

【刑恕知汝州】[编辑]

敕具官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此朕所以教天下之孝也。爾比自漢東,恩移汝海。國有常典,中止不行。朕終念篤老之親,宜得便安之養,特申前命,以慰慈心。服我異恩,益思報稱。可。

【李周陝西運使】[编辑]

敕具官某:關中之民,勞於征伐而弊於饑饉久矣。朕既為之含垢以和諸戎,天維顯思,助我豐歲,粒米狼戾,法當斂藏。繼出中都之泉,以廣窮邊之積,猶恐吏不時具而民或未寧。分吾此憂,責在漕吏。爾忠厚之性,見紀於時,治辦之才,屢試以事。往推朕旨,去蝥賊之害,而督備禦之宜,使疆埸永安而民以無事。可。

【劉淑蘇州胡宗哲宿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姑蘇之饒,冠於吳越;符離之災,接於徐亳。因其富庶而待之以法,郡乃可治;乘其饑饉而濟之以惠,民亦肯懷。苟得其人,所至而定。以爾淑,治郡有方,吏民不擾。以爾宗哲,臨事必辦,才力有餘。往因其民,以立其政,使富而不溢,貧而無怨,以稱朕意。可。

【許彥先知隨州】[编辑]

敕具官某:隨於春秋,雖號小國,然觀其應接鄰敵,常有賢者。今以吾士大夫之多而顧無善人以為之守乎?爾蚤有文譽,晚習吏治,尚無非薄其民,往求所以安之。可。

【孫諤太學博士】[编辑]

敕具官某:士溺於專門之學而不治諸書,不達前世。施之於事,罔焉不知,朕甚患之。爾博於文史,不流不固,往司講解,思所以救其失者。可。

【王佺通判荊南】[编辑]

敕具官某:南郡控引江湖,商賈之淵而盜賊之會也。守貳之事於南方為劇。爾遊宦之久,才力有聞,往讚其治,益勉毋怠。可。

【韓玠通判河南】[编辑]

敕具官某:爾家世公卿,當識治體。而西南之政,俾民驚擾,達於朕聽。往貳西都,服我恩命,無怠循省。可。

【占城國進奉判官蒲霞辛可保順郎將】[编辑]

敕具官某:航海而至,奉琛在廷,心知禮義之榮,身無遐邇之異,特頒恩命,昭示遠人。可。

【劉攽中書舍人】[编辑]

敕:士有博學而不文,甚文而不達於政者矣。朕惟人才之難,拔士之急,凡所擢用,惟其所長。矧夫史在文學之科,才兼政事之選,釋而不用,夫又何求?具官某,能讀《墳》、《典》、《丘》、《索》之書,習知漢、魏、晉、唐之故,中秉直諒,發為謀猷,方其流落之中,益聞愷悌之政。比召還於冊府,將漸置於近班,適以病辭,勉從所請。汲黯雖安於臥治,蕭生雅意於本朝。養予侍從之華,實司號令之本,惟詳練可以彌縫庶政,惟辯博可以鼓舞四方。爾其勉盡所長,朕將觀爾於是。可。

【曹誦遙團知保州】[编辑]

敕具官某:惟爾先臣,克平吳蜀,仁澤之深與江漢無極。於今四世,子孫盛大,時出能者。昔漢唐功臣,高密、汾陽之家,傳世赫奕,不殞其業,予甚嘉之。今爾奮於閥閱之中,休有縉紳之望。練達兵事,翼讚西樞,屬邊守之須才,加使名以為重。予欲不違和好之舊,而得嚴整之稱,體國承家,有望於爾。可。

【王獻可火山軍李昭敘石州】[编辑]

敕具官某等:河東邊城,俗儉而兵勁,吏能守法,易以為治。爾等才稱武吏之選,家本名將之裔,往修厥政,以寬治民,以嚴禦兵,思稱朕意。可依前件。

【鄒極江西提刑何琬府界提刑】[编辑]

敕具官某等:朕惟古之聖王,不泄邇,不忘遠,雖在江湖萬里之外,視之如畿甸之間,是以並擇才能,以察犴獄。以爾極出將使指,入參郎曹,以爾琬比在江淮,積有歲月,咸能慎所施設,紀於吏民。夫冤民滯訟,苟為不察,雖堂上有不能矚,苟為察之,雖遠何患?往祗爾事,克慎庶獄,以稱朕意。可依前件。

【葉溫叟度支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朕既克己裕民,凡非法之求罔不罷去,而國之經用率如故初。是以思得敏強之臣,理財節用,以羨補不足。爾以儒雅吏術有聞於時,其能量入為出,助成地官,以濟我邦計。可。

【吳革江西運判】[编辑]

敕具官某:江西地薄民貧,險而好訟。頃者有司失計,以鹽賦民,愁歎無聊,困弊愈甚。朕雖己弛其峻密,復其故常,而瘡痍未平,念之未嚐忘也。爾以才敏,擢守廬陵,知其吏民之艱,究其本末之變,往佐漕事,思所以安而養之,以稱朕意。可。

【杜常兵部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夏官掌天下兵事,而邊防禁旅馬牧之政,比皆隸於西樞,則事益鮮矣。爾以吏能,久於其屬,於法當遷。夫以久習之吏而治益鮮之事,宜其無不辦也。往率乃職,益勉毋怠。可。

【榮谘道通判鎮戎軍】[编辑]

敕具官某:被邊之地,政兼兵民,武吏以奮其威,文吏以治其政,凡所以愛民備敵之道至矣。爾頃以博學多聞,試於奉常,出佐疆埸。勉勤職事,益以觀爾。可。

【錢式三班借職】[编辑]

敕具官某:國家廣漕東南,以實中都。爾董其事,免於亡失。錫以一命,益勉無怠。可。

【翰林醫官陳易簡等六人比舊各減三官牽復】[编辑]

敕具官某等:醫如函人,皆誌於仁,不幸失之,法不可廢,而情則可恕。爾等奪官既久,稍復其舊,體予至恩,益勉毋怠。可。

【李括知洋州】[编辑]

敕具官某:益昌諸郡,莫如梁、洋,地通蜀漢之饒,俗兼秦隴之勁,每欲擇守,常艱其人。爾頃為赤令,勤勞茲久,懷組過家,無異鄉國。服我恩寵,勉思治民。可。

【張士澄通判定州】[编辑]

敕具官某:君子之仕,不以高下易其心。爾昔以才敏,嚐奉使指,茲予命爾佐中山守。往悉乃力,益勉於事,則予汝嘉。可。

【彭次雲吏部郎中】[编辑]

敕具官某:以資格用人,所以為公也,而賢不肖雜揉,無以獎勸士大夫。朕既命有司講求其方矣,爾為地官屬,以才能稱,進領銓事。其悉心流品,思稱朕意。可。

【章楶吏部馬充戶部韓宗古司封吳安憲都官黃景職方郎官】[编辑]

敕具官某等:先帝以禮樂刑政,責成於文昌,用人之難,非它官比。清曹劇部,尤重其選,惟能試之有漸,是以用無不宜。以爾楶按察西南,治辦不撓。充典領徒隸,從容有餘,宗古出入台閣,有靖慎之風,安憲家世公卿,有練習之譽,景質性端茂,學術有聞,並稱一時之良,為我庶政之助。譬如眾幅各致其用,然後大車得以運行。勉悉爾心,以稱朕命。可依前件。

【盛僑國子司業】[编辑]

敕具官某:先帝肇新辟雍,以養多士,於茲歷年,學者雲集,師儒之任,比益重焉,是以增命樂正之官,以輔司成之教。爾以老成端厚,久於郎曹,往祗厥職,勉於訓勵,無使陽城、韓愈之流,專美於前世。可。

【黃庭堅著作佐郎】[编辑]

敕具官某:左右史記言動之詳,而宰臣紀時正之要,以授東觀,會而成書,然後善惡之實,後世得以考焉。苟非其人,何以取信?爾孝弟之美,著於閨門,文史之功,稱於朋友。昔張衡、崔駰、張華、束晳,皆以才行,久於此官。朕既思見古人,爾尚追配前烈。可。

【陳侗直秘知梓州】[编辑]

敕具官某:朕憂勞遠人,過於畿甸。以為吏之侵漁細民者,遠則莫見;民之呻吟疾苦者,遠則莫聞。是以選任守臣,惟難惟慎。爾以台閣之舊,出臨關陝,曾未期歲,厥聲茂焉。朕惟東蜀郡縣之多,思得循吏鎮撫其俗,進直書閣,寵光西南,尚無菲薄其民,勉修安靖之政。可。

【晏知止成都運副秦中梓州運副】[编辑]

敕具官某等:蜀險而遠,民弱而畏吏。吏失其道,民始無告,久而不堪,或以生事。故朕選任使者,必先循良,將使吏不為暴而民不失職。以爾知止賢相之後,文雅有餘;以爾中治術之精,前後可紀,托以二蜀之重,分吾千里之憂。爾其急吏緩民,深體朕意。可。

【遊酢太學錄】[编辑]

敕具官某:凡有職於成均者,皆士之秀也。爾以學業之茂,獲與茲選,勉修其行,使士大夫有觀焉。可。

【張舜民監察御史】[编辑]

敕具官某:御史之官,知無不言則朝廷肅,時然後言則天下信。嘉謨嘉猷,朕之所急也,用人之慎,孰先於此?爾以文行風節見紀於時,方召置石渠而台以名聞。往祗厥服,使言必有物,行必有常,以稱朕命。可。

【張繢秘書省正字】[编辑]

敕具官某: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此孔、顏之行而士之所師法也。爾昔以直言進,流落不用十有餘年,安於潛默,不慍不求。今予命爾於東觀,將用之也。其勉修所以行之者,以稱朕意。可。

【李執柔司農寺丞】[编辑]

敕具官某:大農事歸於地官,則丞事益簡。然卿寺之屬,皆吾養材之地也。爾家世名臣,業履修飭,往祗厥官,無墜先烈。可。

【陳烈落致仕福州教授】[编辑]

敕具官某:惟孝友於兄弟,是亦為政。爾以篤行見紀於東南,雖老而不試,可以無憾。朕方欲推爾所為施於鄉人。其起視學校,使諸生有所矜式。可。

【龔原國子監丞】[编辑]

敕具官某:爾昔以經術教國子矣,中以罪廢,而士大夫高爾之義,有司薄爾之過。其往蒞丞事,使天下知朝廷用人之周,無善不舉。可。

【仲葩遙刺】[编辑]

敕具官某:古者宿衛之臣,勤勞於內,刺舉之吏,捍守於外。蓋官稱其事,祿視其功,事功既修,然後得之。今朝廷以仁治親,爵秩之施,舉從其厚。故爾以積年為勞,考課當遷。然非其孝弟恭儉,持身有法,則亦何以及此。其服我恩命,勉於自修,使寵祿日至,而無盈滿之患,以稱朕意。可。

【吳淵西頭供奉官俞諤左侍禁】[编辑]

敕具官某等:爾以吏事宰府,久勤於職,懇求補外,惟廉且慎,可以終荷寵祿。可依前件。

【袁說知博州】[编辑]

敕具官某:吏部以格用人,嚴銓綜之敘,雖有賢者,不得獨進。故使政事之臣,視其才能資任,而以時用之,然後法不亂而才不滯。爾以吏能見紀,歷典劇郡。河朔之民,方以饑饉為憂。往勤勞徠,以弭流亡之患。可。

【閻木太學博士葉濤正】[编辑]

敕具官某等:天下之士,視成均之所趨向以為風俗。朕方患其學術之雜駁而文體之流蕩,思得知本務實之士相與正之。木才質端厚,學有原本。濤議論堅正,行極純潔。其往師多士,喻以朕意。可依前件。

【宋寶〈深澤主簿威之父,一百歲餘,承務郎。〉】[编辑]

敕某:祖宗以來,以仁率天下,肆予士民,皆得保其天年。爾以行義之厚,獨享期頤之福。一鄉所重,朝所尊禮。歲時有束帛之寵,巡守有就見之義。宜加一命,以成子孫祿義之美。可。

【韓忠彥樞密直學士知定州】[编辑]

敕:有唐開元之初,以儒將守邊,靜則詳後治民,動則計而後戰,邊鄙不竦,號稱得人。茲予祖宗阜康兆民,和諸戎狄,垂白之老,不見兵革。亦惟禮樂之士,能收幹城之功,用人之明,豈獨前世!具官某,元臣之後,風力自將。拔於周行,旋付河間之重;人參法從,遂膺宗伯之選。世有明德,人無間言。惟乃顯考,嚐以旄節為中山守,寬厚之化,浹於斯民,嚴整之聲,震於鄰國。三十餘年,故吏遺民猶有存者。今予命爾以要職,撫寧斯土。爾亦益懋乃德,視乃先烈,使北邊之人知韓氏有子,予亦有臣,豈不休哉!可依前件。

【劉敏知辰州】[编辑]

敕具官某:武陵被邊,舊難其守,比斥廣沅溪而控扼諸夷,實賴茲土。爾才堪煩劇,累更事任,尚能持身潔廉,與物安靜,以循養斯民,懷服異類。可。

【龐希道復翰林醫學】[编辑]

敕具官某:爾以醫從仕,始以不驗失官,終以有勞獲敘,功過相除,固法之所許也。既復爾舊,益懋乃術,以答恩寵。可。

【克勍仲詧並磨勘改正任防禦使】[编辑]

敕:唐始以防團領四方之戎事,中以刺史持節兼治兵民。國朝參其舊章,因其爵秩,以錄親報功,恩禮尤重。以爾具官克勍,力行孝弟,著于閨門,具官仲詧,服勤詩禮,信于朋友,皆董司環衛,兼領遙州,積勞之久,歲月應格。俾正使名之重,益隆磐石之宗。夫富而能約者可以保家,貴而知降者可以安職。服是恩命,思予訓言。可。

【蔡確改知安州】[编辑]

敕:朕體貌大臣,務全終始,有善則藩飭褒顯,以風勵天下,有過則遷就諱避,以曲全舊恩。至於用法,蓋不得已。具官某,卓以才力,奮於下僚,旋蒙器使,致位元宰。弟碩不類,貪冒有素,而溺於私愛,以廢公議,曲従舉吏之請,遂成黷貨之辜。其驕奢淫縱之狀,理無不知,而涵養蒙蔽之甚,殆非體國。致煩言之並作,雖欲宥而不能,黜守小邦,仍褫舊職,往自修省,尚體至恩。可。

【呂公孺知秦州】[编辑]

敕:秦故重鎮,統制西戎。乃者肇複河湟,邊候浸遠,雖復號稱近地,而實據其本根,用人之難,與昔無異。具官某,故相之後,風流未亡,舊德之重,出入見紀,臨民有寬厚之美,治兵知節制之方。偃然長城,可托西顧。朕方包裹甲兵,以懷柔異類,督厲將帥,以完整邊防。蓋非靖重無以為安,非繕治無以持久。只率朕意,勉成厥功。可依前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