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宴国民党各省代表及蒙古代表的演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歡宴國民黨各省代表及蒙古代表的演說
作者:孫中山
1924年1月20日

    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日

      蒙古巴先生和國民黨各省代表諸君:

      今晚是本總理來歡迎諸君;本總理又來同諸君共同歡迎巴先生。諸君此次到廣東來開國民黨全國大會,本總理覺得諸君振作的精神、興旺的氣魄,是向來沒有的。諸君有這樣好的精神和氣魄,本黨前途有無窮的希望。這是本黨應該慶祝的,也是中國前途應該慶祝的。

      我們這次革命,是先講方法,然後才去實行。從前革命因為沒有好方法,所以不能大功告成。這次開全國代表大會,便是要定一個好方法。諸君在沒有得到方法之先,有一件事要諸君留心的,是本總理的學說和古人的學說不同:古人所信仰的是「知之非艱,行之惟艱」;我所信仰的是「知難行易」。我們從前革命本來沒有詳細方法,但是因為有諸先烈的犧牲和諸君的努力,前仆後起,繼續進行,便做成了兩件很大的事:一件是把滿清兩百多年的政府完全推翻;一件是把中國數千年的專制國體根本改變。這兩件大事,沒有詳細方法的時候,尚且可以做成。我們在那個時候,因為沒有很詳細的方法,所以我常常和人談革命,總有人問我說:「滿清有二十二行省的上地,四萬萬人民,內有海陸軍的鎮服,外有列強的幫助,請問你有什麼方法可以推翻滿清呢?就令能夠推翻滿清,又有什麼方法可以對付列強呢?」並且常用難題來對我說:「滿清對外不足,對內有餘。」又說:「我們不可革命呵!如果我們起了革命,列強必要把中國瓜分。」我們在那個時候,對付滿清,要推翻它,對付列強,要使不致瓜分中國,沒有別的長處,方法是在不問成敗利鈍,只問良心要做,便立志去奮鬥。

      我從前在英國的時候,有一次在圖書館內看書,遇到幾位俄國人,交談之後,知道彼此都是革命同志。俄國人便問起我來,說:「中國的革命,何時可以成功呢?」我當時得了這句問話之後,便不能不答。但是我那一次亡命到英國,雖是初失敗之後,沒有辦法,然捲土重來之氣正高,心中希望一二年內就要再舉,再舉又必期成功。不過對那些俄國人,又不敢輕於答覆,故為最穩健之回復說:「大約三十年可以成功。」俄國人便驚訝起來說:「你們在那樣大的國家發起革命,只要三十年便可成功嗎?」我當時又問俄國人:「你們俄國的革命,何時可以成功呢?」他們答覆說:「大概一百年後能夠成功,我們便大滿足,此刻正是在奮鬥。成功雖然在一百年之後,但是現在不能不奮鬥。如果現在不奮鬥,就是百年之後也不能成功。因為要希望一百年可以成功,所以我們現在便努力奮鬥。」我當時聽了他們這番話之後,回想到我的答話,便覺得無以自容。因為我在初失敗之後,本希望中國的革命急於成功,不過為對外國人說話穩健起見,故多說三十年;及聽到他們的答話,知道他們的計劃穩健,氣魄雄大,加我好幾倍,所以我在當時便非常抱愧。我自那個時候以後,便環繞地球,周遊列國,一面考察各國的政治得失和古今國勢強弱的道理,一面做我的革命運動。約計每二年繞地球一週,到武昌起義以前,大概繞過了地球六七周。每次到一個地方,總是遇到許多熟人,那些人總是來問我說:「我們看到了你這位先生,不知道失敗多少次了,為什麼還不喪氣,總是這樣熱心呢?這是什麼理由呢?」我每次都沒有什麼好話可以答覆,只有用我在英國圖書館內和俄國人的談話來答覆他們說:「我不管革命失敗了有多少次,但是我總要希望中國的革命成功,所以便不能不總是這樣奮鬥。」

      俄國人立志革命,希望一百年成功,現在不過二十多年便完全達到成功的目的。我從前希望數年成功,現在已經到了三十年,還沒有大功告成。這是因為中國人革命的方法和氣魄不及俄國人。俄國人因為有了這種氣魄和方法,所以革命一經發動,得到機會,便大告成功。俄國革命的成功為什麼那樣大而且快呢?因為俄國人立志穩健,眼光遠大,把國家大事算到一百年,什麼方法都計劃到了,這就是經驗多而成功快。無論做什麼事,成功都是在有好方法。方法是自何而得呢?是自學問知識而得。先有了學問,便有知識;有了知識,便有方法;有了好方法來革命,一經發動,就馬到成功。我們從前受良心上的命令去革命,講到結果,沒有俄國成功那樣大而快的原因,就是在沒有好學問、好方法。至於實行革命,大家都是各自為戰去幹,實在是不知而行。做到後來能夠推翻滿清,且免去列強瓜分,都是無意中做出來的,預先毫沒有料到。十三年以來,我們革命的知識進步,有了許多方法,旁邊又有俄國的好榜樣,此後革命應該要先求知,然後才去行。本總理發明的學說是「知難行易」,如果知得到,便行得到。從前的革命,不知還能行;此後的革命,能知當更能行。知了才去行,那種成功當然像俄國一樣。這就是我們今晚可以大大慶祝的。

      我們今晚來歡迎巴先生,巴先生是外蒙古人。外蒙古到民國以來脫離中國,內政是很修明的,在陸軍一方面也練了很多的騎兵,所以他們現在便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次巴先生到廣東的來意,還是想蒙古再同中國聯合,造成一個大中華民國。我們是中華民國的大民族,全國人口的總數是四萬萬,漢族人是多數,蒙古人是少數。中國在帝制時代,總是想壓制蒙古。在民國時代,北京政府也有徐樹錚練邊防軍去打蒙古,現在又想派馮玉祥帶兵去征服蒙古。但是蒙古總不怕北京政府的兵力,總是要脫離中國去獨立。我們南方政府,向來沒有用過兵力去征蒙古的。今晚巴先生尚且不遠萬里而來,想聯合成一個大中華民國,就是因為我們有主義。由此便可見主義大過武力。用主義來建國,萬萬里都是來朝的;用武力去征服人,近在咫尺都是反叛的。由此便可知主義勝過武力,這便可以大大的慶祝。所以要諸君來公祝巴先生一杯,本總理也來公祝諸君一杯。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