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八旗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四 欽定八旗通志 卷七十五 卷七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七十五
  土田志十四
  八旗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畿輔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奉天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駐防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畿輔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順治二年題准
  御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王貝勒貝子等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俱各按本旗地方牧養又題准天師庵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尉筆帖式及書役甲兵巡守
  又題准近京廢地均撥給壮丁墾種如撥給有餘方准為牧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六年題准順義清河漷縣沙河蘆溝橋五處荒地二萬四千四百七十四晌潞河沙河清河桑乾河兩岸各長五里濶三里俱令丈作馬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又定嗣後棄地為牧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例永行停止如沙地不堪耕種者仍留牧馬
  十一年題准給親王牧場方八里郡王牧場方四里
  十二年覆准親王牧場方二里郡王牧場方一里額外多占者察出撥給新壯丁
  康熙元年題准天師庵草場歸併崇文門部員管理其原設官役甲兵俱裁
  十二年題准太僕寺牧場向係户部撥給入官人看守今内府並諸王貝勒等馬匹就牧場内餘丁選補看守如無可選者仍行令户部撥給
  鑲黄旗牧場坐落武清寳坻二縣東自唐畦西至陳林荘七十里南自張家荘北至上馬臺九十里正黄旗牧場坐落天津府西北自俞家荘東北至小稍子口三十五里西南自孫家荘東南至秋家荘四十七里
  正白旗牧場坐落天津府東自好字沽西至白家荘四十二里南自城兒上北至清溝六十五里正紅旗牧場在甕山者二百五十晌在蘆溝橋西髙陵者四百六十晌
  鑲白旗牧場坐落通州四百一十四晌
  鑲紅旗牧場坐落順義縣在天竺馬房村者五百八十八晌在蘆溝橋西者八十晌
  正藍旗牧場坐落豐臺玉蘭等荘東西三十里南北五十里
  鑲藍旗牧場坐落草橋十里廊房八里右俱㑹典
  以上畿輔牧場
  奉天牧場
  順治五年奏准奉天中前所前屯衛中後所三䖏地令八旗均分為馬場自東迤西先給兩黄旗次兩白旗次兩紅旗次兩藍旗
  康熙二年題准錦州大凌河牧場東至右屯衛西至鴨子厰南至海北至黄山堡仍留備牧馬之用不許民開墾
  乾隆十三年議准大凌河馬場長百餘里濶自二三十里至六十里不等甚屬寛廣今既裁減馬羣應於馬場西界横截十里給官兵就近耕種以資養贍但恐伊等日後圖利私行侵佔開墾耕種有礙馬場令差往大臣㑹同副都統並總管覈明應裁牧場地址編定四至註冊備考
  又奏准大凌河馬場東西長九十里南北長十八里至六十里不等折算約二百九十餘里計地一萬七千九百餘頃應遵照原議自西界横截十里㑹同副都統牧羣總管丈量西邊自南至北長十八里有竒東邊自南至北長二十里有竒而此所截地内南界窄狹北界雖寛而有山有足截十里者有不足十里者依地勢裁給共計九百三十八頃有竒随定界址東至杏山之北濠溝西至鴨子厰南至七里河北至金厰堡将裁截之處建築封堆以杜将来私墾右俱㑹典
  興京牧場地三千八百十晌零九分
  撫順界内右翼四旗牧場九百七十晌五畝一分開原八旗兵丁等牧場自城外遼河東西至朔羅阿林止
  遼陽城所屬八旗牧場四處在沙溝子船城單家荘小網户屯
  哈達霍羅牧場自開原城東墨爾根村起至商家臺止
  復州界内八旗牧場一萬九千四百三十六晌熊岳城界内八旗滿洲蒙古巴里虎漢軍牧場地二百七十五頃九十畝
  金州界内牧場七十四頃五十八畝
  秀巖界内八旗官員兵丁牧場三百七十頃三十畝二分
  牛荘所屬新倍河馬場一處
  寧古塔界内左翼四旗牧場在城西北四十五里外自阿都和洛北拉哈米河口以南至厄木海蘭長五十二里東自色勒木哈連蒙阿西至恩格木阿林寛三十五里
  右翼四旗牧場在城南五十里外自窩楞河茶庫拉法蘭北木敦東阿爾哈河口西至烏爾虎和洛
  木敦長四十九里自茶庫拉法蘭北木敦南至蛟梅佛恒寛十八里
  渾春界内鑲黄正黄正白三旗牧場在渾春村南九十里綽庫北自竒他帕他阿林以南至朱黒俄莫長二十里綽庫東自海岸以西至達爾吉阿林寛十八里
  三姓地方鑲黄正黄正白正紅四旗牧場在城東南四十三里自海蘭俄莫北至翁肯河南烏魯林河長三十四里東南自達庫蘭阿林以西至你爾格墨阿林寛二十六里
  阿爾椘哈界内鑲黄正黄正白三旗牧場在城北七十里自徳克秦東至阿爾椘哈河口長二十里徳克秦西至羅進蘇蘇長五十里自徳克秦北至松阿里江岸寛五里徳克秦以南寛五里
  吉林烏喇界内牧場鑲黄旗自臥必拉北東至雅通阿必拉十里西至扎棍必拉五里北至馬哈拉阿林四十里
  正黄旗自依拉秦河至扎棍和吞長十二里自扎棍必拉至卧爾混寛十三里
  正白旗自恩皮溝源至馬哈爾圖山長三十里自恩皮溝至某哈連布占寛十五里
  鑲白旗自雅通阿必拉至扎棍必拉長二十里自雅通阿必拉至馬哈爾吞阿林寛十五里
  正紅旗自刷煙必拉口南至大路長三十里自沙倫河至刷煙必拉寛二十里
  鑲紅旗自卧爾渾必拉至沙倫必拉長二十五里自對鶯厄至波諾和必拉河口寛二十里
  正藍旗自阿克敦霍洛昻噶至扎棍必拉長二十五里自依拉秦必拉河口至雅通阿必拉寛十五里
  鑲藍旗自波諾和必拉河口至依爾門必拉長三十里東至扎棍必拉寛二十里
  白都納牧地在拉哈傅和舍庫地方長一百四十里寛三十里右俱奉天来冊
  以上奉天牧場
  駐防牧場
  康熙三十年覆准徳州駐防官兵向在滄州牧馬因越省不便将霑化縣邵家荘所有荒地令作馬場其應徴地畝銀兩准其豁除
  三十九年題准天津等十二州縣衛所牧場派都統等會同直撫查明東翼四旗丈出餘地一萬二百六十一頃零西翼四旗丈出餘地一十八萬八千四百六十二晌交與地方官招民墾種照開荒例起科
  雍正二年議准八旗存留牧場并牧場餘地差八旗都統一人率户部賢能官二人毎旗賢能官一人令直督委道員一人公同察勘其有可以墾種者交與地方官招民墾種其不堪耕種之處仍交八旗作為牧場
  五年
  諭禮部並無飯食銀兩郭家荘天竺村兩䖏厰地著賞給禮部共地一百八十一頃零 右俱㑹典
  四川滿城駐防馬厰地共六千二百八十六弓坐落沙河舖南至大橋趙國良為界西至玉祥山山嶺為界東北以大路為界本駐防来冊
  乾隆二十九年四川總督阿爾泰奏言川省有沙河舖牧厰以供養馬惟是該厰係属山坡與民田髙下夾襍年来户口日繁逐漸墾闢環厰民地盡成膏腴若任營馬放牧則有損田禾若令逺地刈草則不敷食用察看該地原可種植有收視産草出息何啻數倍與其以沃壤而委為荒瘠不若開墾收租以充馬兵草束之用
  詔從之右國史館抄摺
  三十二年五月大學士公傅恒奏上年十二月臣等議覆山西綏逺城右衛牧厰餘地招民墾種起科准行在案詳見駐防規制卷内但據稱此等地畝較察哈爾土性瘠薄祗可種植雜粮應照口外不分等則之例起科臣思徴賦之輕重宜視收成之厚薄今該撫請照口外之例不分等則每頃徴銀一兩四錢閏嵗加徴四分二釐毎一兩加耗五分以為傾鎔解費之處此時未可懸定應令試看成熟後量其收穫多寡再定規則至此項需募佃民千餘户將来俟認種人多即令該處兩通判稽查彈壓臣等復思該處佃民聚集既多其中或不無游匪攔入滋生事端並奸民抗租迯避各情弊宜嚴飭承辦之員時時加意稽查妥協經理奉
  㫖依議
  四十年七月西安將軍傅良奏西安駐防八旗馬厰坐落興平盩厔扶風武功等縣前扵乾隆四年題明每旗分地一百二十頃共地九百六十頃牧放馬匹嗣於十五年前督臣尹繼善因各厰逼近渭河水流遷徙且有漲出灘地委員勘明各照原額另立界址其厰外餘地給民耕種取租充公奏明辦理在案查八旗馬兵原有五千三百名養馬八千六百有竒自節次移駐新疆等處現在存營滿兵止一千五百名毎人拴馬一匹連出征金川馬兵二千名共存馬三千五百匹實無需厰地九百六十頃之多臣與撫臣畢沅商議若以四旗厰地四百八十頃牧放現在存營及将来四川凱旋馬匹實已寛綽有餘其餘四旗厰地四百八十頃招募附近居民開墾耕種即照民種厰外餘地之例毎𤱈租銀一錢令地方官解交布政司庫移送滿營以作兵丁紅白賞䘏之需再有贏餘即以充八旗公用如此辦理兵丁紅白事件既得永逺經費而空閒厰地亦不至棄為廢壤矣奉
  上諭傅良等奏八旗馬厰地内酌将餘地四百八十頃交地方官招民墾種陞科以作兵丁紅白賞䘏之需一摺事屬可行已批交該部議奏矣此項地畝當官兵移駐新疆之後即有空閒彼時早應查辦何以直至今日始行具奏
  尋兵部議准駐防旗營設立馬厰自應計馬數多寡随時籌辦庶可耕之地不至廢於無用而地租所入亦足資永逺經費應如該将軍所請准其存留四旗厰地為旗營放牧其餘四旗厰地招募居民墾種以作兵丁紅白䘏賞之需如有餘剩即留充八旗公用年終造冊報部查核奉
  㫖依議
  十月軍機處議西安將軍傅良等疏稱前任将軍容保在馬厰地方毎旗建盖馬棚一百間共八百間又造運草厰船四隻厰地種苜蓿六十三頃其馬棚現多坍塌船隻亦已朽壊若不早為籌辦必致烏有所種苜蓿有名無實辦理殊属未協又坍損營房六十間現在尚堪㨂用之各料物請移至現留右翼四旗厰内另盖營房等語均應如該將軍等所奏辦理造冊送部查核但查馬棚船隻二項係乾隆三十二年搭造原建房屋八百間計用銀五千一百兩有零何至現在估變僅值銀四百九十四兩從前派何員辦理應嚴查浮冒等弊據實𠫵奏並将原動銀四千八百餘兩著落該員名下追賠即查無侵蝕情事而辦理不能堅固致多坍塌朽壊亦應令原辦之員與容保按股分賠至所種苜蓿六十三頃用銀三千三百餘兩之多當時自應委員承辦種後是否收成該将軍亦應查核何至有名無實均湏徹底根究奉
  上諭西安滿營原辦馬棚船隻未及十年估變竟不及十分之一浮冒情弊已所不免至栽種苜蓿一項不過墾地佈種無湏大費工力何竟用至三千三百餘兩之多且歸於有名無實其弊不可不澈底查究著傳諭傅良畢沅即将其中情弊秉公逐一確查務令水落石出毋得稍渉瞻狥
  又户部議准殺虎口外民墾王公馬厰地畝照太僕寺地畝之例毎頃徴租銀一兩四錢毎兩随徴耗銀五分遇閏之年毎兩徴閏月銀三分乾隆三十八年宗室訥木謹恭進厰地案内係照此辦理至四十年奉恩将軍𢎞晌恭進厰地經户部議奏即仍訥木謹之例奉
  㫖依議此項地畝租息亦著照訥木謹之例賞給𢎞晌十分之三
  五十年十二月軍機處議宗室徳齊奉恩将軍恒林各進厰地坐落殺虎口外阿布達里地方與将軍𢎞晌公恒禄等家地段相連原報續報共陞科地六百九十九頃零内除𢎞晌恭進地畝一百七十五頃零業已劃清又恒禄原分地一百七十二頃零仍照例徴收報撥聴其自行收租外其徳齊恒林共原分地三百五十一頃一十一畝此外復有續丈出民人私墾地一百四十頃八十四畝均請照數一并入官請自乾隆五十年陞科起飭令寧逺㕔照例按年毎畝徴銀一分四釐遇閏毎兩加三分毎正銀一兩隨徴耗銀五分遵照口外定例開銷餘剩耗銀隨同正銀解司報撥毎年八月開徴嵗内全完按期解司次年造冊報銷至地户人等違例私墾本應定擬但事在本年
  恩詔以前應從寛免議其新墾之地均在近年所得花利僅敷墾本應請免追又厰地内民人建房築寨應聴照舊居住仍於遊牧毗連之處分别刨溝砌石為界並毎村設立鄉保編查保甲以防奸匪承種民人照例給與執照填明花名頃畝四至如有不願承種者禀官退地另行召墾不得私相買賣奉
  㫖依議此項地畝租息著照𢎞晌之例賞給徳齊恒林
  各十分之三
  以上駐防牧場








  欽定八旗通志卷七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