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八旗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1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五十九 欽定八旗通志 卷一百六十 卷一百六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六十
  人物志四十
  大臣傳二十六滿洲正白旗五 珠滿 瑪哈達哲勒肯 烏達禪 徐元夢法喇 佛倫 荆山 開音布 常鼐
  珠滿
  珠滿滿洲正白旗人姓SKchar勒佳先世居烏拉祖多和倫
  國初來歸從征廣寧錦州有功授雲騎尉次子額赫瑪瑚以三等侍衞隨安南將軍宗室洛託征海賊鄭成功進攻厦門力戰陣亡
  聖祖仁皇帝康熈二年正月卹贈雲騎尉無子珠滿其兄子也襲其職十三年署㕘領隨大軍征江西時逆藩耿精忠叛應吳三桂遣賊黨犯南康珠滿隨鎮南將軍尼雅翰等擊敗之又敗偽總兵荘姓朱姓等於沔津十五年隨大軍規復吉安破賊衆於惶恐灘十六年三月隨鎮南将軍莽依圖征廣東入韶州呉逆遣偽將軍馬寳等渡河來犯大軍分隊拒之珠滿由右翼奮戰連破賊營馬寳等突圍宵遁十八年六月随莽依圖進𠞰廣西由横州至南寧擊賊將呉世琮於新村西山大破之遂解南寧之圍十九年六月随莽依圖討叛賊馬承䕃於栁州路經陶登敗其黨范齊韓詹仰等援兵是冬随征南大將軍賚塔征雲南二十年正月擊賊將何繼祖王宏勲等於石門坎奪其隘口賊退據黄草壩二月克之遂進圍雲南城陣斬偽將軍胡國柄等七月復随都統希佛等追擊賊將馬寳巴養元於烏木山賊潰遁乞降是年雲南平凱旋二十五年七月叙功晋騎都尉兼一雲騎尉二十七年六月授三等侍衛二十九年三月授䕶軍叅領三十年正月兼管火噐營事六月調前鋒叅領三十六年六月擢荆州副都統三十九年十二月奉
  命同副都統阿際禮率荆州兵二千㑹𠞰四川逆蠻比至都統滿丕提督唐希順等已復打箭爐遂駐師鴉隴江防守四十一年六月撤兵還荆州九月鎮筸紅苗作亂
  上命尚書錫勒達副都統圖斯海徐九如統師撫𠞰諭以珠滿久於用兵凡事與商酌而行十二月撫降三百一寨惟天星等寨仍負固錫勒達與提督俞益謨等分四路進𠞰珠滿領兵協應攻克葫蘆寨斬戮無算餘寨悉平叙功加一級四十五年二月擢江寧將軍四十六年三月
  上南廵至江寧
  賜紫貂冠服及良馬是年卒於官
  賜祭葬如例明年吏部請以其子徹木貝襲騎都尉兼一
  雲騎尉得
  㫖珠滿人才壮健行間勞績茂着衆所共知簡用將軍正切委任未乆奄逝深可憫惜所有世職着再加一雲騎尉授三等輕車都尉與伊子徹木貝承襲
  瑪哈達
  瑪哈達滿洲正白旗人姓佟佳禮部承政巴都哩之孫也康熈七年由叅領擢正白旗滿洲副都統十二年冬呉三桂反
  上以兖州地當衝要
  命瑪哈達率兵駐防以備調遣十三年正月
  詔率所部兵及右翼察哈爾兵移駐安慶三月耿精忠叛詔瑪哈達移師杭州四月
  命𠫵賛平南將軍賚塔軍務七月精忠偽都督閆標等率賊萬餘自温州處州犯金華瑪哈達率兵馳援同副都統雅塔哩等擊郤之遂奉
  命駐守金華九月偽都督陳重等犯金華瑪哈達同副都統石調聲等禦擊於山口村追逐至鄭店三戰皆㨗斬賊四千餘俘獲甚衆十月偽都督葉鍾陳遥偽總兵周彪尹福等分犯浦江蘭谿義烏等縣瑪哈達俱遣兵擊敗之十一月偽都督徐尚朝率賊
  五萬犯金華距城十二里結寨瑪哈達與台吉察琿都統巴雅爾總兵李榮等分隊夹擊陣斬偽遊擊呉榮先等及賊兵萬餘時偽總兵張元兆率賊二萬據夀溪瑪哈達與巴雅爾李榮移兵進𠞰破賊營十有八斬元兆及賊兵三千餘十二月徐尚朝偕偽總兵馮公輔據積道山瑪哈達與總兵陳世凱等乗霧進𠞰破其木柵賊皆潰竄招撫偽官百餘暨脅從之衆數千十四年正月督兵擊敗偽總兵沙有祥等於桃花嶺復䖏州府城三月偽總兵連登雲偕徐尚朝沙有祥自温州窺處州距城五里列寨瑪哈達與察琿李榮陳世凱分兵往𠞰賊敗潰復奮兵追擊斬偽𠫵將陳亮郭羙才等獲旗幟軍械無算十五年八月擢杭州將軍是月康親王傑書統師進征福建瑪哈達與將軍賚塔由衢州率兵先驅敗偽將軍馬九玉等於大溪灘復江山縣遂趨仙霞闗偽守將金應虎率衆降大軍進復建寧延平耿精忠歸順瑪哈達還駐杭州叙功予三等輕車都尉世職二十三年
  召還京授正白旗滿洲都統二十六年以咨補旗員狥情滋𡚁罷任革世職遣徃黒龍江効力贖罪二十八年九月卒
  哲勒肯
  哲勒肯滿洲正白旗人姓鄂濟初任内閣中書累遷至侍讀學士
  聖祖仁皇帝康熈八年擢國史院學士九年改中和殿學士十年京口將軍李顯貴與鎮江知府劉元輔以扣尅軍餉為旗兵掲告哲勒肯奉
  命同侍郎覺羅勒徳洪往江南察審尋奏言李顯貴等侵盜帑銀賍至六萬總督麻勒吉失察於前復不能劾奏於後請解任質審得
  㫖允行於是顯貴元輔並坐斬麻勒吉訊非有心狥庇㘴
  鎸級留任是年重修
  太祖
  太宗聖訓哲勒肯充副總裁官又充
  經筵講官遷刑部侍郎十二年三月調禮部八月逆藩呉三桂奏請移藩錦州
  上命哲勒肯同學士傅達哩赴雲南經理其事
  賜佩刀一良馬二哲勒肯至雲南三桂期以十一月啓行而隂與藩下都統呉應騏等謀亂遂發兵反哲勒肯與傅達哩皆被留十三年三桂復遣其䕶衛以自述功績疏付哲勒肯等齎奏還京明年哲勒肯調任吏部十六年河道總督王光裕以河工廢弛為侍郎冀如錫所劾哲勒肯與副都御史金㑺奉
  命往訊得實光裕罷任先是麻勒吉與漕運總督素斡顔保先後陳奏海州雲䑓山屏障海口為淮黄尾閭自廢為外洋壅沙日積致運道無所宣洩請復改為内地至是
  勅哲勒肯便道勘閲因奏言雲䑓東距大洋西北毗連山東江南内地雖去運道較逺苐向設徐瀆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及邨荘一十八所田畝膏腴棄之可惜請招徠竈戸人民使復舊業其東海營原設守偹等官亦應復設下部議如所請十九年遷左都御史
  命赴武昌察審雲貴逃兵奏言湖廣標兵随征岳州辰州用命殺賊迨進征雲南改𨽻滇標提督桑額不恤士卒致逃兵一千餘人復隠匿不報請
  勅部嚴議
  上曰領兵官平時不能愛養軍士使軍士無以資生始有鼓譟逃散之事桑額其即議罪并傳諭各省統領將帥無得恣虐兵卒貽悞軍機尋議桑額降級留任二十年
  遷兵部尚書明年七月
  上以兵部議行間情罪多姑息輕縱由哲勒肯瞻狥訓責之時三逆平定兵部議裁各省増設官兵靖逆將軍張勇奏甘肅寧夏西寧三鎮請以増設兵五千改為經制
  詔哲勒肯赴陜西㑹同將軍督撫核議尋議西寧總兵所屬河州及寧夏中衛官兵雖自用兵時増設但地係邉疆請仍留駐守餘悉裁汰九月以病卒於西寧
  賜祭𦵏如例四十六年十月
  上與大學士馬齊衡論在廷諸學士為不及昔年因追憶哲勒肯為學士時批本最速且以其草書敏㨗咸稱
  飛手為
  褒羙云
  烏達禪
  烏達禪滿洲正白旗人姓那木都魯父喀爾圖
  世祖章皇帝時任工部副理事官以監修
  奉先殿工成予雲騎尉世職
  聖祖仁皇帝御極洊擢詹事副都御史倉塲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書康熈二十三年致仕二十五年四月卒
  賜祭𦵏如例以孫瑚里襲職烏達禪初任驍騎校於康熈十年授三等侍衛洊擢一等兼佐領二十七年喀爾喀土謝圖汗及哲卜尊丹巴胡土克圖率衆來降
  上既賜以牲畜糗糧明年春土謝圖汗等以食不繼為請命烏達禪同學士錫喇等馳發張家口倉米駝載両月糧往徧給之二十九年六月喀爾喀部人殺牧長掠馬逃牧厰大臣瑪希追捕弗獲烏達禪奉
  命飭土謝圖汗執獻逃犯十餘人斬其首惡以馬還三十
  年五月
  上幸邉外安輯喀爾喀歸附人衆先期
  命烏達禪同内大臣索額圖傳
  諭土謝圖汗哲卜尊丹巴胡土克圖詰其同部自戕及諸
  妄為事咸具疏自請罪
  上駐蹕多倫諾爾
  召集喀爾喀兩翼諸部長
  諭宥其罪尋擢烏達禪正白旗滿洲副都統三十五年二
  
  上親征噶爾丹
  命烏達禪率兵随
  御營出中路既至克嚕倫河噶爾丹竄遁西路為大將軍
  費掦古擊敗五月扈
  駕班師時噶爾丹屬人丹巴哈什哈等先後來降以時值
  炎暑暫居張家口外八月
  上命烏達禪乗驛往遷之來京編𨽻八旗佐領九月上復巡邉經書軍務烏達禪扈
  駕駐歸化城
  頒賚出征凱旋右衛兵
  命同索額圖宣
  諭奬慰三十六年噶爾丹屬人額林沁哈什哈等來降上命烏達禪同學士喇錫詳詢之得噶爾丹與其台吉丹
  濟拉猜忌離㪚狀以
  聞三十七年三月
  命同尚書馬齊侍郎滿丕往視喀爾喀諸部㑹盟宣諭禁令七月
  上詣盛京
  詔馬齊等即由㑹盟處還京
  特召烏達禪馳赴
  行在三十八年正月奉
  命招降巴爾瑚三千餘人安駐察哈爾遊收地編𨽻佐領九月巴爾瑚佐領額克圖等自察哈爾殺牧厰副使阿必達及驍騎校班第等掠馬駝携其孥以遁烏達禪率兵馳追時喀爾喀公錫卜推哈坦等已奉
  詔領䝉古兵圍之烏達禪至斬一百三十八人收其孥四百餘還三十九年授前鋒統領四十年陕西嵗歉
  詔烏達禪往賑之尋列議政大臣明年遷鑲黄旗䝉古都統四十四年十月調正藍旗滿洲都統尋以有疾
  遣太醫診視四十八年乞休
  詔以原品致仕五十一年十月卒年六十有六
  賜銀千兩
  命貝勒允祹公富善等奠茶酒
  諭曰烏達禪随朕收服喀爾喀厄魯特巴爾瑚等俱在事効力有功及簡任都統以來忠誠任事勒勉盡職偶以患病乞休朕不時存問方期頤養以享遐齡忽聞溘逝深為軫惻下所司議䘏
  賜祭葬如典禮謚襄敏
  徐元夢
  徐元夢滿洲正白旗人姓舒穆禄康熈十二年進士由庶吉士㪚館改戸部主事二十二年遷中允充
  日講起居注官尋遷侍講二十六年四月同尚書陳廷敬湯斌侍郎徐乾學少詹事耿介侍講學士髙士竒徳格勒等
  召試乾清宫
  聖祖仁皇帝諭曰人之學問有一定分量真偽易明如徳格勒毎評論時人學問朕心不以為然故召爾等面試也是年十二月翰林院掌院學士庫哷訥奏劾徳格勒私抹記注事並言徐元夢素與徳格勒互相標榜因革職逮訊得
  㫖寛釋籍入内務府三十三年
  命入上書房課
  皇子讀書尋授内務府㑹計司員外郎四十一年充順
  天鄉試副考官五十年三月
  諭大學士等曰内閣繙譯通本事甚𦂳要如一二語不符漢文則於事之輕重大有闗係内閣侍讀學士及侍讀俱按俸補授之人恐所繙本章不甚妥當在内廷行走之徐元夢現今學繙譯者無能過之可授為額外侍讀學士五十一年同左都御史趙申喬為㑹試考官五十二年擢内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免𨽻内務府歸原旗五十三年十月充
  經筵講官十二月授浙江廵撫
  諭之曰浙江有滿洲兵爾當與將軍協同訓練錢糧或有虧空爾宜清理無累百姓至於用人宜随材器使不可求全
  
  御製詩文集及鞍馬以行明年三月䟽言上年杭州紹興台州金華衢州嚴州處州七府旱澇成災田畝邀
  恩分别蠲賑並截留漕米二十萬石以九萬石發各縣平糶貧民得資糊口而應完額賦尚有十三萬餘兩目下青黄不接輸納維艱請俟秋成後先徵一半來嵗徵完以紓民力得
  㫖允行十月䟽言杭州萬松嶺自明代建立書院本朝康熈十年廵撫范承謨興修後年乆荒廢臣鳩工整理漸有規模因擇觀風考取諸生及學臣嵗科兩試前列者肄業其中捐資給以膏火無不踴躍樂從苐書院未有嘉名請
  御書扁額俾諸生出入瞻仰動其欽崇鼓舞之志並賜日講解義古文淵鍳諸書
  御書諸法帖以廣文教
  上悉允所請
  賜浙水敷文扁額因復奏以敷文二字為書院名五十六年正月左都御史及翰林院掌院學士缺員吏部兩䟽入奏
  上曰是當以不畏人學問優者兼任之遂
  特命徐元夢為左都御史兼掌院學士充
  日講起居注官
  經筵講官並教習庶吉士五月
  諭以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中鑽營積習未除主考同考官有聲名不好者宜紏劾之俾知警戒於是劾罷編修儲在文張起麟徐用錫沈宗敬宫鴻厯叢㴻等又劾罷聲名平常之任滿學政王雲錦林之濬車鼎晋萬經鄭晃魚鸞翔等五十七年五月遷工部尚書仍兼翰林院掌院學士教習庶吉士六年十月
  上曰徐元夢乃同學舊翰林康熈十六年以前進士止此一人矣因
  賜以詩有常懐舊學窮經史更想餘閒力簡編之句世宗憲皇帝雍正元年正月
  命入上書房課
  皇子讀書二月同大學士張鵬翮尚書田從典左都御史朱軾侍郎張伯行李紱掌院學士阿克敦勵廷儀奉
  詔甄别翰詹各官不安本分有玷官箴者勒令解退回籍五月因大學士富寧安留辦西路軍營事
  特命署理内閣大學士兼署左都御史充明史總裁官十月
  調戸部尚書辦大學士事
  賜
  御製詩有報國訏謨切銜恩翊賛勞之句二年充繙譯鄉試正考官四年八月以繙譯本章錯悞吏部議革去署大學士戸部尚書請交刑部得
  㫖徐元夢在内廷行走多年從寛免其交部着革職在内閣學士之列辦理票簽本章一切繙譯事務効力行走八年以前任浙江廵撫失察吕留良逆書應革任
  命同繙譯中書行走十三年二月充繙譯鄉試副考官是
  年八月
  今上御極
  命南書房行走尋
  諭曰徐元夢年逾八旬効力甚久兹當
  皇考龍馭上賔繙譯祭文甚属敬慎着即補授内閣學士十月授刑部右侍郎自以年老衰邁不能辦理刑名事件疏辭得
  㫖調禮部右侍郎㑹纂修
  世宗憲皇帝實録充副總裁官又
  詔編輯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同大學士鄂爾㤗尚書福敏
  董其事十二月轉左侍郎
  命入上書房課
  皇子讀書乾隆元年二月同尚書徐本福敏侍郎姚三辰奉
  命閲取㑹試迴避卷五月同尚書楊名時教習庶吉士
  奏言滿洲庶吉士宜熟習繙譯
  上命是科滿洲庶吉士來年以清書㪚館七月充三禮
  義疏副總裁官八月以年老乞休
  上曰徐元夢耆碩舊臣今以年逾八旬精力衰邁請解侍郎之任朕念其情辭懇切允從其請特加尚書職銜照現任食俸仍在史館内廷等處行走九月
  上親撰
  世宗憲皇帝聖徳神功碑文
  特敇繙譯二年二月䟽言㳟遇
  皇上隆禮先師
  特命國學文廟易盖黄瓦
  肇舉臨雍大典於廟學配享之制宜予釐定四科十哲之目雖始自論語後既以顔子特配先師因升子張於殿以補其數
  聖祖仁皇帝復以朱子昌明聖教有益斯文
  命禮臣升躋神位於十哲之次是殿享不盡沿舊制也如有子之言行氣象與聖人相似最為㳺夏諸賢所推尊允宜升堂配享至宰我冉求一因短䘮有不仁之責一因聚斂有非徒之斥向來論者謂宜移祀兩廡其舊在兩廡之南宫适宓不齊俱以君子見稱於孔子亦宜並予升配用明
  聖朝崇尚徳行也疏下大學士九卿議以有子升祀子夏之下移祀朱子於子張之下國子監及直省府州縣學均遵行九月復乞休
  上曰徐元夢老成望重雖年逾八旬未甚衰憊可照舊供職量力行走不必引退其繙譯日講春秋等書暨一切碑文祭文並姓氏館咸安宫事務另𣲖員代管以便頤養四年正月二日
  召同諸王大臣賦柏梁體詩以扶鳩
  朝序嵗月延賡分韻五月
  諭奨抒誠宣力諸大臣加太子少保六年九月遘疾遣太醫診視
  賜葠藥十一月疾劇
  上諭大學士等曰尚書徐元夢人品端方學問優裕踐履篤實言行相符厯事
  三朝出入禁近小心謹慎數十年如一日謂之完人洵可無愧且夀踰大耋亦廷臣中之所罕見者前因年老乞休特加尚書銜復加太子少保照現任食俸俾得優㳺頤養以享遐齡今冬在家患病即命太醫調治並賜葠藥近聞病勢日漸沉重朕本欲親行㸔視因舉行
  慶典在即不便前往着皇長子永璜往視其疾冀其痊可倘至不起着賞銀二千兩辦理後事令和親王皇長子往奠茶酒再加贈太傅准入京師賢良祠以示朕優禮耆舊格外加恩之至意翼日卒年八十有七遺疏入
  諭部議䘏
  賜祭葬如典禮謚文定
  法喇
  法喇滿洲正白旗人姓那木都魯父敦㤗順治十七年随安南將軍達素征海賊鄭成功於福建為前鋒沒於陣母喜塔臘氏守節撫孤得
  旌表法喇初由官學生任筆帖式
  聖祖仁皇帝康熈十三年充䕶軍随征逆藩呉三桂自湖廣至雲南得功牌二還京授䕶軍校三十五年署驍騎叅領随征噶爾丹尋授䕶軍叅領五十三年遷正白旗𫎇古副都統五十五年調正藍旗滿洲副都統明年十月擢鑲白旗䝉古都統時凖噶爾䇿旺喇布坦遣其族兄策凌敦多卜等擾西藏與拉藏汗搆兵四川提督康㤗率標兵千餘往松潘鎮備征𠞰至黄勝闗標兵譟囬成都
  上命法喇往成都㑹同廵撫年羮堯經理軍務即察訊其事覆奏康泰素不撫䘏標兵偏信守備汪文藻任其扣剋給兵銀米請斬汪文藻及倡譟兵五人以狥遣解随譟九人編挿陕西餘兵仍留營効力
  詔如議行革康泰職五十七年正月法喇疏言打箭爐道狭粮運維艱自荆州調至成都之滿洲兵一千馬匹疲痩請俟牧養稍肥先遣五百兵往駐得
  㫖俞允㑹策凌敦多卜戕拉藏汗侵據其地拘達頼喇嘛于扎克布哩廟法喇疏言打箭爐之外曰裏塘又其外曰巴塘舊為拉藏汗所轄近聞䇿凌敦多卜誘裏塘喇嘛營官往歸恐竟被摇惑已令員外郎巴特瑪等往宣
  聖主威徳並令䕶軍統領温普于打箭爐選滿洲兵一百以前鋒𠫵領伍林葩領之選緑旗馬兵一百鳥鎗兵三百以化林協副將趙宏基領之同往裏塘弹壓相機撫𠞰又聞自裏塘以外抵西藏其人敬瑚必勒罕如神今瑚必勒罕之父現居西寧宗喀巴寺應令其遣人遍曉裏塘營官等俾知
  朝廷欲保䕶瑚必勒罕是以發兵往駐則羣畨輯服矣又疏言西藏資茶養生賊人雖據藏地非茶斷難乆居今松潘一路茶價甚賤應暫禁出口令裏塘巴塘營官開造畨寨户口清冊酌量定數許其買運自皆相率就撫事並下所司議行五十八年二月疏言打箭爐以外畨人尚多觀望不即就撫若於草長時以兵臨之彼必不敢抗應選成都滿洲兵五百緑旗提標兵一千化林永寧兵五百㑹期由裏塘深入雖巴塘以外亦可傳檄而定
  上命如議調遣即以法喇率赴打箭爐相機撫𠞰四月法喇率滿洲兵駐打箭爐令副將岳鍾琪率緑旗兵至裏塘曉諭投獻戸口冊畨酋達瓦喇木扎木巴弗從縛之偕其屬五人械送法喇營斬以狥撫定人戸六千四百餘遂進師巴塘其酋喀木布第巴等亦率屬迎降
  詔法喇率兵駐守巴塘時年羮堯為四川總督
  上允廷議令其撥兵二千赴法喇軍於来年由巴爾喀木進定藏地五十九年二月年羮堯奏授䕶軍統領噶爾弼為定西将軍統兵進藏撤法喇囬打箭爐駐防六十年正月年羮堯奏撤打箭爐駐防兵還成都尋奏法喇宜與諸閒員並囬京于是法喇還仍任都統兼署䕶軍統領十月因䕶軍自戕不以實奏革任六十一年逢
  上七旬萬夀慶典宴滿漢諸臣六十五以上者千餘人於
  乾清宫前名千叟宴法喇預焉
  賜復原銜雍正十三年卒子拉薩哩官至正黄旗䝉古都
  統見大臣表
  佛倫
  佛倫滿洲正白旗人姓舒穆禄初由筆帖式遷兵部主事
  聖祖仁皇帝康熈十五年遷詹事府中允尋遷工部郎中厯少詹事洊陟大理寺卿十八年擢内閣學士充
  經筵講官時逆孽呉世璠尚據黔滇是年六月佛倫奉
  命同侍郎金鋐赴湖廣總理糧餉九月疏言進黔兵餉自至鎮逺後皆資陸運因量設塘站數䖏集夫逓送惟是黔民遭亂稀少請
  飭將軍督撫招徠土民貿易以禆糧運從之十九年兼理四川糧餉及賊平還京二十二年遷刑部侍郎二十三年
  命同吏部侍郎陳廷敬兵部侍郎阿蘭泰副都御史馬世濟管理錢法疏請令各省有蘆課闗税之所辦銅齎解寳源局以廣鼓鑄下工部議行二十四年調兵部侍郎尋擢左都御史疏言科道各官有受嘱陳奏結黨誣䧟及給假終養丁憂不在家静守遍遊各省挟詐督撫諸𡚁請嚴定處分下吏部議行二十五年遷工部尚書二十六年二月調刑部九月調户部先是河道總督靳輔言髙郵寳應諸州縣下河冝築隄束水入海按察使于成龍以隄工難成請疏濬下河及海口
  上遣侍郎孫在豐往董疏濬事靳輔又言冝自髙家堰起加築重隄束各壩減洩之水出清口歸黄河而停濬下河並請於隄外涸出田畝設官清文以為屯田可増錢糧百餘萬
  上曰朕從利益民生起見非為錢糧著佛倫與侍郎熊一瀟給事中達竒納趙吉士㑹同江南總督總漕確勘議奏尋議應如靳輔所請二十七年漕運總督慕天顔疏劾佛倫勘議河工皆從靳輔臆説不顧興屯之占田厲民孫在豐疏言前佛倫與臣等㑹勘河工時原議海口應濬擬有疏稿後忽改為加築重隄停濬海口之疏雖係佛倫主稿實靳輔隂謀御史陸祖修復劾佛倫往勘河工屯田二事左𥘵河臣不顧公議嗣奉
  命九卿㑹議而主議者不過佛倫及尚書科爾坤左都御史格斯特等三四人即如屯田一節尚書張玉書左都御史徐乾學力言屯田所占民田應還業主而科爾坤等置若罔聞悉依佛倫所奏具稿其餘九卿有不見議稿隻字者疏入下部嚴察議奏㑹御史郭琇疏劾靳輔偏聼幕友陳潢阻撓下河開濬又劾大學士明珠余國柱與佛倫結黨營私諸欵
  上諭責佛倫往勘河工屯田所議偏徇且凢㑹議時挟私
  好勝
  命解户部尚書任
  召靳輔于成龍同郭琇及佛倫熊一瀟達竒納趙吉士入對佛倫乃奏停屯田有丈出民田槩還業主其暫設同知縣丞等官並裁汰於是部議佛倫應革職
  上曰佛倫任工部時極力勤勞凡奉差遣亦能勝任但議此事舛錯殊甚著留其佐領以原品随旗行走逾月授
  内務府總管二十八年山東廵撫缺
  諭大學士等曰山東紳衿最稱桀驁且好結朋黨冝簡用風力之人為廵撫著以佛倫補授二十九年正月疏言沂州等州縣衛所未完康熙二十八年錢糧請於麥收後開徵
  上曰山東本年地丁錢糧全行蠲免原欲使小民終年休息若帶徵未完舊欠必至借端滋𡚁著於三十年帶徵六月疏言東省賦役不均凡紳衿貢監戸下悉免雜差遂有奸民詭寄田畝規避徭役請通限兩月之内許其自首改正嗣後紳衿等田畝令與民人一例應役以釐剔積𡚁得
  㫖徭役不均偏累小民所奏改正釐剔具見實心任事並不瞻狥直省應一體行七月疏言東省本年蠲免正賦
  臣仰體
  皇仁勸諭大戸酌減佃租一分至五分不等請嗣後直省
  凡遇
  恩免賦糧七分蠲免業戸三分蠲免佃種之民又言東省本年豐收紳民願毎石捐輸三合以為積貯合計得榖二十五萬餘石用偹荒歉疏並下部議行三十年革職縣丞譚明命訐吏部主事朱敦厚任濰縣知縣時婪贓事下佛倫鞫勘佛倫言敦厚加𣲖婪贓經前撫臣錢珏審實敦厚因凂求原任刑部尚書徐乾學貽書錢珏狥情銷案請
  敕部議處乾學等皆禠職三十一年擢川陕總督明年西安鳯翔饑佛倫請暫减二府額銷䀋引之半又言西安駐防官兵糧草州縣苦於逺解請於距省四十里可通水路之曹店設倉收兑事俱下部議行三十二年冬入
  
  賜冠服遣囬任加禮部尚書銜三十三年授禮部尚書三
  十五年
  上親征噶爾丹
  命與大學士阿蘭泰尚書馬齊分班值宿禁城三十八年授文淵閣大學士初佛倫任山東廵撫時疏劾左都御史郭琇前任呉江知縣虧帑事且言琇父郭景昌原名爾標係明季御史黄宗昌家僕曽入賊黨伏誅琇私改父名濫請
  封典應予追奪部議如所請三十九年二月郭琇以湖廣
  總督入
  覲具疏訟佛倫誣衊其父
  上詰問佛倫以訪聞舛錯對下部察議應革職援赦得免三月以前任總督時㪚給陕西籽種銀両不確察
  各官侵扣挪用諸𡚁應降四級調用
  上命以原官休致明年卒四十四年
  上諭大學士馬齊曰佛倫為總督時宻奏涼州總兵師帝賓騎射不堪朕諭以師帝賔為三屯營副將時騎射之佳大臣侍衛皆知乃佛倫終劾之而佛倫亦于此壊名又宻奏趙良棟不可居寧夏乞召赴京師後良棟來朝朕命之歸良棟奏曰有人言臣不宜居寕夏臣不便歸朕問何人良棟言佛倫以告索額圖而索額圖語臣以此觀之人之無耻未有如佛倫者凡宻奏之事皆朕親手封發即左右人亦不得見此皆體宻奏者之心而重其事也佛倫自行宻奏而反以告人猶可比之人數乎四十九年户部虧空積年承辦草豆銀両事覺
  上命從寛就現在得贓人員於未審之前以所得之銀歸
  欵免其革職拏問因
  諭諸大臣曰戸部𡚁端始自尚書科爾坤佛倫後來諸臣因循成習以至於此凡為大臣者理應亷潔自守黽勉從事方為無忝厥職也
  荆山
  荆山滿洲正白旗人姓費莫康熙二十五年由監生補禮部筆帖式尋任本部讀祝官二十八年遷太常寺寺丞三十九年遷戸部員外郎四十四年擢太常寺少卿四十六年晉本寺卿五十年轉大理寺卿五十二年授禮部右侍郎五十三年充纂
  
  玉牒副總裁官五十四年四月署倉場侍郎事務七月疏言泗洲等衛糧艘在通州張家灣遭風損十一隻沉米五千二百餘石内河向無題豁例但今嵗北河水發風大溜急無異江河請
  賜豁免
  上允之十一月疏陳漕運倉糧事冝一漕艘至濟寧臨清等處河水淺阻請交山東撫臣𣲖司道督催出境一水次兑糧向有様米及船到起卸逈不相符皆運丁偷米SKchar糠所致請令該糧道将各倉兑米一袋鈐封到淮漕督折騐加封抵通日臣等率坐糧㕔對騐起卸一漕糧掛欠例將弁丁留通勒限賠補逾限不完者發囬本省陸續追取搭運甚為繁滯請即於本年發囬令速賠補一京通厫座號房多坍或以蓆囤收米何堪久貯請𣲖滿漢堂官各一揀選賢能司官料佔修造限内倒壊原辦賠修九卿㑹議如所請奉
  㫖依議五十五年閠三月順天永平二府饑奉
  命監視散賑六月授禮部尚書五十六年三月卒賜祭葬如例諡端簡子徳音由内閣中書遷侍讀康熙五十二年擢内閣學士六十年授山西廵撫雍正元年四月以匿報平定州夀陽徐溝等縣旱災又不停徵部議革職尋授内閣學士因廵撫任内州縣虧欠錢糧逾限未完降一級調用七年卒開音布
  開音布滿洲正白旗人姓西林覺羅初由筆帖式授内閣中書累遷兵部主事内閣侍讀工部郎中詹事府少詹事
  聖祖仁皇帝康熙二十六年八月授光禄寺卿十月遷都察院左副都御史㑹湖廣廵撫張汧為御史陳紫芝劾奏劣欵
  命開音布同直𨽻廵撫于成龍山西廵撫馬齊往訊得實論罪如律二十七年二月擢戸部右侍郎三月
  命監理髙郵寳應下河工程十一月疏言工所需用夫役甚衆應於髙郵等十一州縣内各𣲖夫千名即有添設不得過二萬之數前在河工官員有諳練河務者請選用五十員以供臂指又請濬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河並丁溪草堰白駒石䃮及河垜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車兒埠滔子竈至苦水洋諸處事俱下部議行二十八年正月
  上南廵過淮安
  命侍郎徐廷璽廵撫于成龍閲視下河還奏自丁溪至白駒有通海口之三處及丁溪上流之馮家壩河道應仍挑濬其串埸河石䃮諸工可悉停部議下河工程減停應歸河道總督王新命管理
  上因命開音布還京授正白旗滿洲副都統先是髙郵州民以車邏鎮三壩放水致淹田麥控訴開音布疏劾州同茹兆相千總馬崇貴私開壩閘
  詔尚書張玉書等察審以三壩各閘例於四月朔開放開音布誤劾覆奏下部議開音布降一級留任罰俸一年尋擢提督九門歩軍統領三十年二月
  上以京師外城廵捕三營舊為兵部督捕侍郎所轄與内
  城不相聨屬
  命改𨽻歩軍統領下九卿等詳議改鑄提督九門歩軍廵捕三營統領印總司内外城捕務所獲逃盗等犯移送刑部完結三十三年五月
  天壇外新修道路工竣開音布奏言新修之路聴人照常行走不乆又壊應沠緑旗兵看守令往來之人止走両旁勿行中路
  上曰如此禁約殊於朕意不合蓋修葺道路専以便民也若派兵看守不許行走則修之何用且云禁行中路看守之人必并禁及両旁不便於民應仍聴人照常行走後若毁壊令歩兵稍稍葺治三十五年八月擢兵部尚書仍兼歩軍統領九月疏言廵捕事務繁要請添設郎中主事各一員下吏部議行三十六年九月授鑲白旗滿洲都統解尚書任三十八年九月以年老
  命解都統任専管歩軍統領事四十一年五月卒於官賜祭葬如典禮謚肅敏
  常鼐
  常鼐滿洲正白旗人姓赫舍哩由筆帖式考授内閣中書康熙三十年遷侍讀三十四年遷慎刑司員外郎三十九年授江南海闗税務監督四十年補
  盛京戸部員外郎四十三年授翰林院侍講學士充日講起居注官四十六年改内閣侍讀學士五十二年遷内閣學士充
  經筵講官五十六年四月擢両江總督六月疏言松江府上海縣距海口五十餘里洋船水手良頑不一更有居民漁戸貿物採魚小船往來不絶或偷運米送洋船查上海惟守偹一千總一把總二兵二百七十五分防外無幾請將提標右營兵移駐上海其原駐上海之黄浦營改為水師増大沙舡三哨舡四廵查海口五十七年疏言江南濵海要區額設大小舡皆廵海必需一日不冝空缺今營船同時修造恐誤廵防請届期先修一半仍留一半在汛以俟續修並責成布政使確查不許尅減工料如船不合式及揑報當修冐領工價將承辦各官叅處並下部議行五十八年疏𠫵頴州知州王承勲訐安徽布政使年希堯鳯陽府知府蔣國正勒索規禮因蠲民欠錢糧國正将伊應賠所屬虧空帑銀三千餘両揑報民欠冐蠲侵蝕請離任質審
  上命左都御史田從典副都御史汪沂往審嗣從典等訊國正受承勲規禮八百餘両又將應賠銀混入民欠冊内屬實希堯失察俱論如律五十九年三月疏言商舡出洋例禁大礮許携鳥鎗腰刀近毎見沿海州縣鬭毆抄搶等案多鳥鎗傷人應將洋船鳥鎗盡繳官私藏者按律治罪從之七月
  上以直省錢糧虧空甚多應立法清釐
  命各督撫議奏常鼐疏言州縣虧空錢糧或知府有扶同徇隠情𡚁别經發覺者將知府叅革獨賠又州縣官恃有上司分賠之例將庫銀藏匿假揑虧空應令督撫核實題叅嚴加議䖏其假匿虧空銀両獨於該州縣名下著追下部議如所請六十一年卒於官先是常鼐劾両淮廵盐御史張應詔科𣲖商人請交部嚴加議處商人程庭等治罪
  上命工部尚書李先復等察審先復覆奏應詔科𣲖屬虚部議以衆商已供應詔科𣲖今常鼐身故遂改前供所審未協雍正元年
  諭曰朕聞常鼐居官本無令名
  皇考亦曽向朕言之其所奏豈可為凖且
  皇考當日不肯據常鼐所奏定案故遣大臣察審今既已審明不必𠕂行駁詰况張應詔本無科派之事真實難掩衆商安得不改易前供乎其𠫵奏不實之常鼐已故免議







  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六十
<史部,政書類,軍政之屬,欽定八旗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