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1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十五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十五卷目錄

 五星五行之神部彙考一

  陶唐氏帝堯一則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宣帝神爵一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世祖建武一則

  晉成帝咸和一則

  梁總一則

  陳總一則

  北魏太祖二則 高祖太和二則

  北齊總一則

  北周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唐總一則 高祖武德一則 元宗天寶二則

  後唐莊宗一則

  宋仁宗康定一則 嘉祐一則 徽宗建中靖國一則 崇寧二則 政和一則 高宗紹

  興四則 孝宗乾道一則

  金總一則

  元總一則 世祖至元二則 武宗至大一則

  明神宗萬曆一則

 五星五行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月令

  左傳昭公二十九年

  易經緯龍魚河圖

  山海經西山經 海外南經 海外西經 海外北經 海外東經

  淮南子天文訓

  博雅神名

  晉書天文志

  路史後記

  江南通志火神

  湖廣通志火神

 五星五行之神部總論

  朱子全書論祭祀神祇

  祛疑說鬼神之理

 五星五行之神部藝文一

  庖犧贊          魏曹植

  神農贊           前人

  黃帝贊           前人

  少昊贊           前人

  顓頊贊           前人

  山海經諸神贊       晉郭璞

 五星五行之神部藝文二

  陸渾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韻  唐韓愈

  贈勾芒神         李商隱

 五星五行之神部選句

 五星五行之神部紀事

 五星五行之神部雜錄

 五星五行之神部外編

神異典第十五卷

五星五行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陶唐氏[编辑]

帝堯始祀大辰及土神[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不載。按《路史》,「帝堯陶唐氏命遏 伯長火。居商丘,祀大辰而火紀時焉。是食於心。故因 其出入而望之。以修其官而戒民事。」

是為「火祖。」

迎牲殺於廷,毛血詔於室,以降土神。

[编辑]

周制,「以實柴,祀五星。」

按《周禮春官》:大宗伯之職,「以實柴祀日月星辰。」

「星」,謂五緯。五緯,即五星。東方歲星,南方熒惑,西方太白,北方辰星,中央鎮星。言緯者,二十八宿隨天左轉為經,五星左旋為緯。

[编辑]

始皇二十六年立五星廟於雍[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二十六年,「秦初并天下。」按《封 禪書》:「秦并天下,雍有熒惑、太白、歲星、填星廟於下邽 有天神灃,滈有昭明。」

樂彥引《河圖》云:「熒惑星散為昭明。」

[编辑]

宣帝神爵元年立歲星辰星太白熒惑祠於長安城旁[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云云。

====平帝元始五年王莽奏兆五帝於四郊分五星五行神以類從祀====按《漢書平帝本紀》,不載。按《郊祀志》,元始五年,王莽 奏「兆五帝於四郊,分群神以類相從為五部:兆中央 帝黃靈后土畤及填星中宿中宮於長安城之未墬, 兆東方帝太昊青靈勾芒畤,及歲星東宿東宮於東 郊,兆南方炎帝赤靈祝融畤,及熒惑星南宿南宮於 南郊,兆西方帝少皞白靈蓐收畤及太白星西宿西 宮」於西郊,兆北方《帝顓頊》。《黑靈元冥畤》及辰星「北宿 北斗於北郊,兆。」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二年初制圓壇定五星五行神位[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不載。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 月,初制郊兆於雒陽城南七里,為圓壇,中營四門,門 五十四神;外營四門,門百八神,皆背營內鄉。背中營, 神五星也。及中宮宿五官神之屬也。」

[编辑]

成帝咸和八年立五星神於天郊[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按《禮志》,咸和八年正月,立 北郊。天郊則五星神也。

[编辑]

梁南郊,五星從祀。

按:《隋書禮儀志》云云。

[编辑]

陳制於太中署祠五星。

按《隋書禮儀志》:「陳制,令太中署常以二月八日於署 庭中以太牢祠五星。」

北魏[编辑]

太祖天興二年定五星從祀郊壇之位[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按《禮志》,天興二年正月,帝 親祀上帝於南郊,為壇,天位在其上,五星在中壝內。

年立土神四歲二祭

按《魏書太祖本紀》,不載按《通典》,「後魏道武帝初立 土神,四歲二祭,常八月、十月,用羊。」

高祖太和二年帝親祈五星於苑中[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志》,「高祖太和二年旱。 帝親祈五星於苑中祭之。夕大雨。遂赦京師。」

太和十五年。詔罷「水火之神。」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志》,太和十五年詔曰: 「先恆有水火之神四十餘名,及城北星神,今圜丘之 下,既祭風伯、雨師、司中、司命,明堂祭門、戶、井、竈、中霤, 每神皆有此四十神,計不須立,悉可罷之。」

北齊[编辑]

《北齊五星》,從祀於圓壇下丘。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制,圓丘五星,於下丘,遷於內壝 之中。」

北周[编辑]

北周五星、五行神、俱從祀圓丘。

按《隋書禮儀志》:「後周圓丘,內官、中官、外官、眾星並從 祀。其用牲之制,五星、五官,各以其方色。」

[编辑]

高祖開皇元年定五星從祀圓丘之位[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儀志》:「高祖受命,命國 子祭酒辛彥之議定祀典,為圓丘於國之南,五星在 丘第三等。」

[编辑]

唐制,圓丘、方丘蜡祭,並以五星從祀,又以四時祀五 星、五行之神。

按《唐書禮樂志》:「冬至祀昊天上帝於圓丘,五星在第 二等十有二陛之間。又立春祀青帝、歲星、三辰在壇 下之東北,七宿在西北,句芒在東南。立夏祀赤帝、熒 惑、三辰、七宿,祝融氏之位,如青帝。季夏土王之日,祀 黃帝、鎮星、后土氏之位,如赤帝。立秋祀白帝、太白、三 辰、七宿,蓐收之位,如亦帝。立冬祀黑帝、辰星、三辰、七」 宿,元冥氏之位,如白帝。又蜡祭百神,五星各在其方 之壇。又方丘、五官、五星、三辰,以象尊實,醍齊皆二。

高祖武德 年定五星從祀圓丘之位[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按《舊唐書禮儀志》,「武德初 定令每歲冬至祀昊天上帝於圓丘。內官、中官、外官 並皆從祀。五星以下內官五十五座,在壇之第三等。」

元宗天寶三載詔升五星為大祀[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寶三載三 月戊寅。詔自今以後。五星升為大祀。仍以四時致祭。 天寶十四載。遣官祭五星壇。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玉海》。「天寶十四載三月。 時雨未降。二十五日。令給事中王維等。分祭五星壇。」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二年禳熒惑[编辑]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同光二年九月壬子,置水於 城門,以禳熒惑。」

[编辑]

仁宗康定元年詔祀大火以閼伯配[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康定元年十二月癸未,詔南京祀大火按《禮志》:「康定初,南京鴻慶宮災。集賢校理胡 宿請修其祀,而以閼伯配焉。禮官議,閼伯為高辛火 正,實居商丘,主祀大火。後世因之,祀為貴神,配火侑 食,如周棄配稷、后土配社之比。」祖宗以來,郊祀上帝 大辰已在從祀,閼伯之廟,每因赦文及春秋,委京司 長吏致奠,咸秩之典,未始云闕。然國家有天下之號, 實本於宋,五運之次,又感火德,宜因興王之地,商丘 之舊,為壇兆祀大火,以閼伯配。建辰、建戌,出內之月, 內降祝版,留司長吏奉祭行事。位牌以黑漆朱書曰 「大火位。」配位曰「閼伯位。」

嘉祐元年定祀五帝以五星五行神從祀[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嘉祐元年祀儀:「立 春祀青帝,以帝太昊氏配,勾芒氏歲星從祀。」

勾芒位壇下卯階之南,歲星位於階之東,西上。

立夏祀赤帝,以神農氏配,祝融氏、熒惑從祀。

祝融位壇下卯階之南,熒惑位於階之東,西上。

季夏祀黃帝,以黃帝氏配,后土鎮星從祀。

后土位壇下卯階之南,鎮星位壇下子階之東,

立秋祀白帝,以帝少昊氏配,蓐收、太白從祀。

蓐收位壇下卯階之南,太白位壇下子階之東,西上。

立冬,祀黑帝,以「帝高陽氏配,元冥、辰星從祀。」

「元冥」位壇下卯階之南,辰星位子階之東,西上。

徽宗建中靖國元年祀熒惑以閼伯配五方火精神從祀[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建中靖國元年建 陽德觀以祀熒惑。因翰林學士張康國言,天下崇寧 觀並建火德真君殿。仍詔正殿以離明為名。有司請 以閼伯從祀離明殿又請增閼伯位。按《春秋傳》曰:「五 行之官,封為上公,祀為貴神。」祝融,高辛氏之火正也。 閼伯,陶唐氏之火正也。祝融既為上公。則閼伯亦當 服上公袞冕九章之服。既又建熒惑壇於南郊赤帝 壇壝外,令有司以時致祭。火德熒惑,以閼伯配,五方 火精神等為從祀。

崇寧元年秋七月甲申朔建長生宮以祀熒惑[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崇寧四年秋七月辛丑,置熒惑壇。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政和三年定五星從祀之位[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政和三年。議禮局 上《五禮新儀》。「皇帝祀昊大上帝五星神位於第二龕。」

高宗紹興三年詔祀大火以閼伯配[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三年春正月癸酉,復祭大火。」

按《禮志》:「三年復大火祀,配以閼伯。」

紹興七年,命舉熒惑、大火之祀。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七年五月壬申,命禮官舉熒 惑壽星之祀。六月壬辰,令歲辰戌月祀大火,配以閼 伯。」

按:《文獻通考》:「紹興七年,太常博士黃積言,立夏日祀 熒惑,從之。」

紹興十年三月甲申,封閼伯為《商丘宣明王》。

按:《宋史高祖本紀》云云。

紹興十八年,議祀火神。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文獻通考》。紹興十八年。 禮部侍郎沈該言。「國家乘火德之運以王天下。先朝 建陽德觀專奉火德。配以閼伯而祀以夏至。舊典可 舉。望詔有司於宮觀內別建一殿。專奉火德。配以閼 伯。以時修祀。益固炎圖。」詔禮部太常寺討論。太常寺 討論得應天府祀大火。繫以季春秋擇日差官於本 廟致祭。今道路未通,從宜於行在春秋設位。臣僚言: 「多事以來,大火之祀弗舉。比年多災,雖緣有司不戒, 然預防之計,宜無所不用其至。望命有司參酌舊典, 即行在每建辰、戌出納之月,設位望祭。豈特昭炎德 昌熾之福,亦彌災之道。」尋太常寺請以季春出火日 於東郊,季秋納火日於西郊,各建壇壝,「以大祠之禮 禮火神。」

孝宗乾道五年定祀大火配位祝版稱宣明王而不名[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乾道五年太常少 卿林栗等言,「本寺已擇九月十四日設位望祭。應天 府大火以商丘宣明王配。二十一日內火祀大辰,以 閼伯配。」大辰即大火,閼伯即商丘宣明王也。緣國朝 以宋建號以火紀德,推原發祥之所自,崇建商丘之 祠,府曰應天,廟曰光德,加封王爵,錫諡宣明。所以追 嚴者備矣。今有司旬日之間舉行二祭,一稱其號,一 斥其名,義所未安。乞自今祀熒惑、大辰,其配位稱閼 伯,祝文、位版並依應天府《大火禮》例,改稱「宣明王」,以 稱國家崇奉火正之意。

[编辑]

金制方丘,設五行神於壇之第二等。

按《金史禮志》:「方丘設水神元冥木神,勾芒火神,祝融土神,后土金神,蓐收於壇之第二等。」

[编辑]

元定五星從祀圓壇之位。

按:《元史祭祀志》:「從祀圓壇第二等,歲星位於寅,熒惑 位於巳,填星位於未,太白位於申,辰星位於亥。」

世祖至元二十六年十二月丁亥命回回司天臺祭熒惑[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祭火土等星於司天臺 按「《元史成宗本紀》。至元三十一年即位。五月壬子。祭 火土等星於司天臺。」

武宗至大四年仁宗即位禜五星於司天臺[编辑]

按《元史仁宗本紀》:「至大四年即位,秋七月甲辰,禜五 星於司天臺。」

[编辑]

神宗萬曆七年周王在廷奏立祠祀熒惑火德真君請額不許[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萬曆七年,周王在廷奏立祠祀熒惑 火德真君,請額。禮科給事中張養蒙論其非禮,上命 停給。」

五星五行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春,其帝大皞,其神句芒。

此蒼精之君,木官之臣,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大皞,宓戲氏,句芒少皞氏之子曰重,為木官。此據死後享祭之時,不論生存之日,故云「其神句芒。」句芒言其神,則大皞亦神也。大皞言帝,則句芒當云臣也。互而相通,大皞在前,句芒在後,相去縣遠,非是一時。大皞木王,句芒有生木之功,故取以相配也。

夏,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此赤精之君,火官之臣,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炎帝,大庭氏也。祝融,顓頊氏之子曰犁,為火官。陳注「炎帝大庭氏」,即神農也。

中央土,其帝黃帝,其神后土。

此黃精之君,土官之神,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黃帝,軒轅氏也。后土,亦顓頊氏之子,曰犁,兼為土官。正義曰:案昭二十九年《左傳》云:「共工氏有子曰句龍,為后土。」后土為土官。知此經后土非句龍,而為犁者,以句龍初為后土,後轉為社,后土官闕,犁則兼之,故鄭註《大宗伯》云「犁食於火土」,以《宗伯》別云社稷,又云五祀,句龍為社神,則不得又為五祀,故云「犁兼」也。

秋,其帝少皞,其神《蓐收》。

此白精之君,金官之臣,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少皞金天氏,蓐收少皞氏之子曰該,為金官。正義曰:案此《秋》云:「其帝少皞,在西方金位。」《左傳》昭元年云:「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為元冥師,生允格臺。」駘稱金天氏,與少皞金位相當,故少昊則金天氏也。昭二十九年蔡墨云:「少昊氏之子該。」又云:「該為蓐收,是為金神,佐少皞與秋蓐收」者,言秋時萬物摧蓐而收斂。

冬,「其帝顓頊,其神元冥。」

此黑精之君,水官之臣,自古以來,著德立功者也。顓頊,高陽氏也。元冥,少皞氏之子,曰修,曰熙,為水官。

《左傳》
[编辑]

《昭公二十九年》
[编辑]

蔡墨曰:「木正曰勾芒,少皞氏有子曰重,重為勾芒;火 正曰祝融,顓頊氏有子曰犁,為祝融;土正曰后土。共 工氏有子曰勾龍,為后土;金正曰蓐收,少皞氏有子 曰該,為蓐收;水正曰元冥,少皞氏有子曰修,曰熙,修 及熙為元冥。」

五官之君長,能修其業者,死皆配食於「五行之神。」

《易經緯》
[编辑]

《龍魚河圖》
[编辑]

太白之精,下而為風伯之神,主司刑。辰星之精,下而 為靈星,主得土。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是多文玉石,實惟員

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
考證.svg

少昊金天氏,帝摯之號。日西入則反景東照,主司察之。

泑山,神蓐收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 紅光之所司也。

《蓐收》,亦金神也,人面,虎爪,白尾。廣注「蓐收執鉞」,見《外傳》云。

《海外南經》
[编辑]

《南方祝融》,獸身人面,乘兩龍。

火神也。

《海外西經》
[编辑]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兩龍。

《海外北經》
[编辑]

《北方禺彊》,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青蛇。

廣注郭曰:「字元冥,水神也。」莊周曰:「禺彊立於北極。一曰禺京。」一本云:「北方禺彊,黑身手足,乘兩龍。」任臣按《越絕》云:「元冥治北方,白辨佐之。」《五嶽真形圖》云:「北海神名帳餘里,又名禺彊。」

《海外東經》
[编辑]

《東方勾芒》,鳥身人面,乘兩龍。

木神也,方面素服。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東方木也,其帝太皞,其佐勾芒,執規而治春,其神為 歲星。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執衡而治夏,其 神為熒惑。中央土也,其帝黃帝,其佐后土,執繩而治 四方,其神為鎮星。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執 矩而治秋,其神為太白。北方水也,其帝顓頊,其佐元 冥,執權而治冬,其神為辰星。

《博雅》
[编辑]

《神名》
[编辑]

土神謂之《羵羊》,水神謂之《罔》。木神謂之《畢方》,火神 謂之《游光》,金神謂之清明,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凡五星盈縮失位,其精降於地為人;歲星降為貴臣, 熒惑降為童兒,歌謠嬉戲,填星降為老人婦女,太白 降為壯夫,處於林麓;辰星降為婦人。」吉凶之應,隨其 象告。

《路史》
[编辑]

《後紀》
[编辑]

小昊在位八十有四載,落葬於雲陽,其神降於長流 之山,主祀於秋,是司反景,故《傳》又稱「西皇。」

《江南通志》
[编辑]

《火神》
[编辑]

蘇州府「炳靈公廟」,在常熟縣治西北,相傳為火神。

《胡廣通志》
[编辑]

《火神》
[编辑]

東漢宋無忌為「火精。」唐立廟祀之,以禳火災。

五星五行之神部總論[编辑]

《朱子全書》。

《論祭祀神祇》
[编辑]

如今祭勾芒,他更是遠。然既合當祭,他便有些氣。要 之,通天地人只是這一氣,所以說「洋洋然如在其上, 如在其左右。」虛空偪塞,無非此理,自要人看得活,難 以言曉也。

祛疑說[编辑]

《鬼神之理》
[编辑]

「天一生水於北,水之精化為《元武》,位鎮朔方。」此天地 自然之道,豈驅而為之哉?

五星五行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庖犧贊》
魏·曹植
[编辑]

木德風姓,八卦創焉。龍瑞名官,法地象天。庖廚祭祀, 網罟魚畋。瑟以像時,神德通元。

《神農贊》
前人
[编辑]

少典之裔,「火德承木。造為耒耜,導民播穀。正為《雅琴》, 以暢風俗。」

《黃帝贊》
前人
[编辑]

少典之孫,神明聖哲。土德承火,赤帝是滅。服牛乘馬衣裳是制。以雲名官,功冠五帝。

《少昊贊》
前人
[编辑]

「祖自軒轅,青陽之裔。」「金德承土,儀鳳帝世。官鳥號名, 殊職別系。」農正扈氏,各有品制。

《顓頊贊》
前人
[编辑]

《昌意之子》,祖自軒轅,始誅九黎,水德統天,以國為號, 「風化神宣,威暢八極,靡不祇虔。」

《山海經諸神贊》
晉·郭璞
[编辑]

《白帝少昊》
[编辑]

少昊之帝,號曰「金天。」磈氏之宮,亦在此山。是司日入, 其景則圓。

《南方祝融》
[编辑]

祝融火神,雲駕龍驂。氣御朱明,正陽是含。作配炎帝, 列位於南。

《西方蓐收》
[编辑]

蓐收金神,白毛虎爪。珥蛇執鉞,專司無道。立號西阿, 恭行天討。

《北方禺彊》
[编辑]

《禺彊》水神,面色黧黑。乘龍踐蛇,凌雲附翼。靈一元冥, 立於北極。

《東方勾芒》
[编辑]

有神人面,鳥身素服。御帝之命,錫齡素穆。皇天無親, 行善有福。

五星五行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陸渾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韻》
唐·韓愈
[编辑]

皇甫補官《古賁》。音陸字本公羊傳《渾,時當元史澤乾源》:「山狂 谷狠相吐吞,風怒不休何軒軒。擺磨出火以自燔,有 聲夜中驚莫原。天跳地踔顛乾坤,赫赫上照窮崖垠。 截然高周燒四垣,神焦鬼爛無逃門。三光弛隳不復 暾,虎熊糜豬逮猴猿。水龍鼉龜魚與黿鴉䲭,鵰鷹雉 鵠鶤燖炰煨。」孰飛奔,祝融告休。酌卑尊錯陳齊玫 闢。一作闡華園芙蓉,披猖,塞鮮繁。千鐘萬鼓,咽耳喧攢。 雜啾嚄沸箎塤,彤幢絳旃紫纛旛。炎官熱屬,朱冠褌 髹其肉皮通,䏶臀頹胸垤腹車掀轅。緹顏靺股豹兩 鞬。霞車虹靷日轂轓丹蕤縓蓋緋繙。紅帷赤幕羅 脤膰,衁池波風《肉陵》屯谽,一作豁呀鉅壑,頗黎盆,豆登 五山瀛四尊。熙熙釂醻笑語言,雷公擘山海水翻。齒 牙嚼齧舌齶反電光,磹赬《目赬》,頊冥收威避元根。 斥棄輿馬背厥孫,縮身潛喘拳肩跟。君臣相憐加愛 恩,命,黑螭偵焚其元天闕。一作關悠悠不可援,夢通上 帝《血面論》,側身欲進叱於閽。帝賜九河湔涕痕,又詔 巫陽反其魂,徐命之前問何冤。火行於冬古所存,我 如禁之絕其飧。女丁婦壬傳世婚,一朝結讎奈後昆。 時行當反慎藏蹲,視桃著花可小騫。月及申酉利復 怨,助汝五龍從九鯤。溺厥邑,囚之崑。皇甫作詩止 睡昏,辭誇出真遂上焚。要余和增怪又煩,雖欲悔舌 不可捫。

《贈句芒神》
李商隱
[编辑]

佳期不定春期賒,春物夭閼興咨嗟。願得《句芒》索青 女,不教容易損年華。

五星五行之神部選句[编辑]

楚屈平《遠遊》「撰余轡而正策兮,吾將過乎勾芒。歷太 皞以右轉兮,前飛廉以啟路。」鳳凰翼其承旂兮,「遇 蓐收乎西皇。」

漢司馬相如《大人賦》「左元冥而右黔雷兮,前陸離而 後潏湟。祝融驚而蹕御兮,清雰氣而後行。余車其萬 乘兮,綷靈蓋而樹華旗。使勾芒其將行兮,吾欲往乎 南娭。」

劉向《遊逝篇》:「絕都廣以直指兮,歷祝融于朱冥。」就 顓頊而《敶詞》兮,考元冥於空桑。

揚雄《河東賦》,「麗鉤芒與《驂蓐》收兮,服元冥及祝融。」 唐楊巨源詩:「元冥怒含風,群物戒嚴節。」

五星五行之神部紀事[编辑]

《竹書紀年注》:「洪水既平,堯歸功于舜,將以天下禪之。 乃潔齊,修壇場于河洛,擇良日,率舜等升首山,遵河 渚,有五老游焉,蓋五星之精也。相謂曰:『河圖將來告 帝,以期知我者。重瞳黃姚,五老因飛為流星,上入昴。 二月辛丑,昧明禮備,至于日昃,榮光出河,休氣四塞, 白雲起,回風搖,乃有龍馬銜甲,赤文綠色,緣壇而上』」, 吐《甲圖》而去。甲似龜,背廣九尺。其《圖》以白玉為檢,赤 玉為泥以黃金,約以青繩,檢文曰「闓色。」授帝舜,言虞夏當受天命。帝乃寫其言,藏於東序。後二年二月 仲辛,率群臣沈璧於洛。禮畢,退俟至於下昃,赤光起, 元龜負書而出,背甲赤文成字止壇其書言「當禪舜」, 遂讓舜。

《拾遺記》:「虞舜在位十年,有五老遊於國都,舜以師道 尊之,言則及造化之始。舜禪於禹,五老去,不知所從, 舜乃置五星之祠以祭之。其夜有五長星出,薰風四 起,連珠合璧,祥應備焉。」

《國語·晉語》:虢公夢在廟,有神人面,白毛虎爪,執鉞立 於西阿。公懼而走,神曰:「無走。」帝命曰:「使晉襲于爾門。」 公拜稽首。覺,召史嚚占之,對曰:「如君之言,則蓐收也, 天之刑神也,天事官成。」公使囚之,且使國人賀夢。舟 之僑告其諸侯曰:「眾謂虢亡不久,吾乃今知之。君不 度,而賀大國之襲于己,何瘳?吾聞之曰:『大國道,小國 襲焉曰服;小國敖,大國襲焉曰誅。民疾君之侈也,是 以遂于逆命。今嘉其夢,侈必展,是天奪之鑒,而益其 疾。民疾其態,天又誑之。大國來誅,出令乃逆。宗國既 卑,諸侯遠己,內外無親,其誰云救之?吾不忍俟也』。」將 行,以其族適晉。六年,虢乃亡。

《墨子·明鬼篇》:鄭穆公當晝日中處乎廟,有神入門而 左,鳥身素服三絕,面狀正方。鄭穆公見之,乃恐懼奔 神曰:「帝享女明德,使予錫女壽十年有九,使若國家 蕃昌,子孫茂,毋失。」鄭穆公再拜稽首曰:「敢問?」神曰:「予 為勾芒也。」

郭憲《東方朔傳》:「朔以元封中遊鴻濛之澤,忽遇母採 桑於白海之濱,俄而有黃眉翁指母以語朔曰:『昔為 我妻,託形為太白之精,今汝亦此星之精也。吾卻食 吞氣已九千餘年,目中瞳子皆有青光,能見幽隱之 物,三千年一返骨洗髓,二千年一剝皮伐毛。吾生來 已三洗髓,五伐毛矣』。」

逆未死時,謂同舍郎曰:「天下人無能知朔,知朔者惟 大王公耳。」朔卒後,武帝得此語,即召大王公問之曰: 「爾知東方朔乎?」公對曰:「不知。」「公何所能?」曰:「頭善星曆。」 帝問:「諸星皆且在否?」曰:「諸星俱在,獨不見歲星十八 年,今復見耳。」帝仰天歎曰:「東方朔生在朕傍十八年, 而不知是歲星哉!」慘然不樂。

《搜神記》:麋竺嘗從洛歸,未達家數十里,路旁見一婦 人從竺求寄載,行可數里,婦謝去,謂竺曰:「我天使也, 當往燒東海。」麋竺家感君見載,故以相語,竺因私請 之,婦曰:「不可得不燒如此,君可馳去,我當緩行,日中 火當發。」竺乃還家,遽出財物,日中而火大發。

吳以草創之國,信不堅固,邊屯守將,皆質其妻子,名 曰保質。童子少年以類相與娛遊者,日有十數。孫休 永安三年三月,有一異兒,長四尺餘,年可六七歲,衣 青衣,忽來從群兒戲。諸兒莫之識也,皆問曰:「爾誰家 小兒,今日忽來?」答曰:「見爾群戲樂,故來耳。」詳而視之, 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諸兒畏之,重問其故,兒乃答曰: 「爾恐我乎?我非人也,乃熒惑星也。將有以告爾。」三公 歸於司馬。諸兒大驚,或走告大人,大人馳往觀之。兒 曰:「舍爾去乎?」聳身而躍,即已化矣。仰而視之,若曳一 疋練以登天,大人來者猶及見焉,飄飄漸高,有頃而 沒。時吳政峻急,莫敢宣也。後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 廢,二十一年而吳平,是歸於司馬也。

《晉書張祚傳》:「祚既僭號,有神降於元武殿,自稱元冥, 與人交語,祚日夜祈之,神言與之福利,祚甚信之。」 《鄧雲子清靈真人裴君傳》:「君登太華山,入西洞元石 室裏,積二十二年,奄見五老人,皆巾來詣君,再拜頓 首,乞請神訣,乃出神芝見賜,一老人巾青巾,著青衣, 拄青杖,帶通光陽霞之符,乃東方歲星之大神也。以 青」華之芝見賜,出青書一卷,是《紫微始青道經》也。又 一老人,中赤巾,著赤衣,拄赤杖,帶四明朱碧之符,乃 南方熒惑星之大神也,以丹華之芝見賜,出《龍胎太 和丹經》二卷見授。又一老人巾黃巾,著黃衣,拄黃杖, 帶《中元八維玉門》之符,乃中央鎮星之大神也,以黃 華之芝見賜,出《四氣上樞太元黃書》八卷見授。又一 老人巾白巾,著白衣,拄白杖,帶皓靈扶希之符,乃西 方太白星之大神也,以白華之芝見賜,出《太素玉籙 寶元真經》三卷見授。又一老人巾蒼巾,著蒼衣,拄蒼 杖,帶鬱真簫鳳之符,乃北方辰星之大神也,以蒼華 之芝見賜,出《蒼元上籙北斗真經中命四旋經》四卷 見授。

《集異記》:「唐陳導者,豫章人也,以商賈為業。龍朔中,乃 泛舟之楚,夜泊江浦,見一舟泝流而來,亦宿於此。導 乃移舟近之,見一人龐眉大鼻如吏,在舟檢勘文書, 從者三五人。導以同旅相值,因問之曰:『君子何往,幸 喜同宿此浦』。龐眉人曰:『某以公事到楚,幸此相遇』。導 乃邀過船中,龐眉亦隨之。導備酒饌,飲經數巡,導乃」 問以姓氏,龐眉人曰:「某姓司徒名弁,被差至楚。」導又 問曰:「所主何公事也?」弁曰:「公不宜見問。君子此行,慎 勿以楚為意,願適他土耳。」導曰:「何也?」弁曰:「吾非人也, 冥司使者。」導驚曰:「何故不得之楚?」弁曰:「吾往楚行災君亦其人也。感君之惠,故相報耳。然君須以錢物計 會,方免斯難。」導懇苦求之,弁曰:「但俟吾從楚回,君可 備緡錢一二萬相貺,當免君家。」導許諾,告謝而別。是 歲,果荊楚大火,延燒數萬家,蕩無孑遺。導自別弁後, 以憂慮繫懷,及移舟而返。既至豫章,弁亦至矣。導以 慳鄙為性,託以他事,未辦所許錢。使者怒,乃令從者 持書一緘與導。導開讀未終,而宅內掀然火起,凡所 蓄財物悉盡。是夕無損。他室惟燒導家弁亦不見。蓋 以導慳嗇,負前約而致之也。

《博異記》:「南陽張遵言求名下第,塗次商山山館中夜 晦黑,因起廳堂督芻秣,見東牆下一物,凝白耀人,使 僕者視之,乃一白犬,大如貓,鬚睫爪牙皆如玉,毛彩 清潤,光澤可愛。遵言憐愛之,目為捷飛。言駿奔之甚 于飛也。常與之俱,初令僕人張志誠袖之,每飲飼則 未嘗不持目前,時或飲食不快,則必伺其嗜而噉之, 苟或不足,寧遵言輟味,不令捷飛之不足也。」一年餘, 志誠袖行,意似懈怠,由是遵言每行自袖之,飲食轉 加精愛,夜則同寢,晝則同處。首尾四年後,遵言因行 於梁山,路,日將夕,天且陰,未至所詣,而風雨驟來,遵 言與僕等隱大樹下。於時昏晦,𪐝無所睹,忽失捷飛 所在。遵言驚歎,命志誠等分頭搜討。未獲次,忽見一 人,衣白衣,長八尺餘,形狀可愛。遵言豁然,如月中立, 各得辨色。問白衣人何許,來何姓氏。白衣人曰:「我姓 蘇。」第四謂遵言曰:「我已知子姓字矣,君知捷飛去處 否?則我是也。君今災厄合死,我緣受君恩深,四年已 來能活我,至於盡力輟味,曾無毫釐悔恨。我今誓脫 子厄,然須損十餘人命耳。」言訖,遂乘遵言馬而行。遵 言步以從之。可十里許,遙見一塚,上有三四人,衣白 衣冠,人長丈餘,手持弓劍,形狀瓌偉。見蘇四郎,俯僂 迎趨而拜,拜訖,莫敢仰視。四郎問:何故相見?白衣人 曰:「奉大王帖,追張遵言秀才。」言訖,偷目盜視遵言,遵 言恐欲踣地。四郎曰:「不得無禮!我與遵言往還,君等 須與我且去。」四人憂恚啼泣。四郎謂遵言曰:「勿憂懼, 此輩亦不能戾吾。」更行十里,又見夜叉輩六七人,皆 持兵器,銅頭鐵額,狀貌可憎惡,跳梁企躑,進退獰暴。 遙見四郎,戢毒慄立,惕伏戰悚而拜。四郎喝問曰:「作 何來?」夜叉等霽獰毒,為戚施之顏,肘行而前曰:「奉大 王帖,專取張遵言。」秀才偷目盜視之,狀如初。四郎曰: 「遵言我之故人取,固不可也。」夜叉等一時叩地流血 而言曰:「在前白衣者四人為取。」遵言「不到,大王已各 使決鐵杖五百,死者活者尚未分。四郎今不與去,某 等盡死,伏乞哀其性命,暫遣。」遵言:「往。」四郎大怒,叱夜 叉、夜叉等辟易,崩倒者數十步外流血跳迸,涕淚又 言。四郎曰:「小鬼等敢爾,不然,且急死。」夜叉等啼泣喑 嗚而去。四郎又謂遵言曰:「此數輩甚難與語,今既去, 則奉為之事成矣。」行七八里,見兵仗等五十餘人,形 神則常人耳。又列拜于四郎前。四郎曰:「何故來對答 如夜叉等。」又言曰:「前者夜叉牛叔良等七人,為追張 遵,言不到,盡以付法。某等惶懼。不知四郎有何術,救 得某等全生。」四郎曰:「第隨我來,或希糞耳。」凡五十人, 言可者半。須臾,至大烏頭門。又行數里,見城堞甚嚴, 有一人具軍容,走馬而前,傳王言曰:「四郎遠到,某為 所主有限,法不得迎拜于路。請且于南館小休,即當 邀迓。」入館未安,信使相繼而召,兼屈張秀才。俄而從 行宮室欄署,皆真王者也。入門,見王披袞垂旒,迎四 郎而拜。四郎酬拜禮甚輕易,言詞唯唯而已。大王盡 禮,前揖四郎升階,四郎亦微揖而上。迴謂《遵言》曰:「地 主之分,不可不爾。」王曰:「前殿淺陋,非四郎所讌處。」又 揖四郎,凡過殿者三,每殿中皆有陳設盤榻、食具,供 帳之備。至四重殿中方坐,所食之物及器皿,非人間 所有。食訖,王揖四郎上夜明樓。樓上四角柱盡飾明 珠,其光如晝,命酒具樂,飲數巡,王謂四郎曰:「有佐酒 者欲命之。」四郎曰:「有何不可?」女樂七八人,飲酒者十 餘人,皆神仙間容貌妝飾耳。王與四郎各衣便服談 笑,亦鄰于人間少年。有頃,四郎戲一美人,美人正色 不接。四郎又戲之。美人怒曰:「我是劉根妻,不為奉上 元夫人處分,焉涉於此?君子何容易乎?中間許長史 于雲林王夫人會上輕言:某已贈語杜蘭香姊妹至 多,微言猶不敢掉,謔,君何容易歟?」四郎怒,以酒巵擊 牙盤一聲,其柱上明珠轂轂而落,暝然無所睹。遵言 良久,懵而復醒。元在樹下與四郎及鞍馬同處。四郎 曰:「君已過厄矣,與君便別。」遵言曰:「某受生成之恩已 極矣,都不知四郎之由,以歸感戴之所。又某之一生, 更有何所賴耶?」四郎曰:「吾不能言,汝但於商州龍興 寺東廊縫衲老僧處問之,可知也。」言畢,騰空而去,天 已向曙。遵言遂整轡,適商州,果有龍興寺,見縫衲老 僧,遂禮拜。初甚拒遵言,遵言求之不已。老僧夜深乃 言曰:君子苦求,吾焉可不應。蘇四郎「者,乃是太白星 精也。大王者,仙府之謫官也,今居於此。」遵言以他事 問老僧,老僧竟不對。曰:「吾今已離此矣。」即命遵言歸。 明晨尋之,已不知其處所矣《稽神錄》:建康江寧縣廨之後,有酤酒王氏,以平直稱。 癸卯歲二月既望夜,店人將閉,戶外忽有朱衣數人 僕甚盛,奄至戶前叱曰:「開門,吾將暫憩於此。」店人奔 告其主,其主出迎,則已入座矣。主人因設酒食甚備, 又犒諸從者,客甚謝焉。頃之,有僕夫執細繩百千丈, 又一人執橛杙數百枚,前白:請布圍。朱衣可之,即出, 以杙釘地,繫繩其上,圍坊曲人家使遍。良久曰:事訖。 朱衣起,至戶外,從者白:此店亦在圍中矣。朱衣相謂 曰:「主人相待甚厚,空此一店,可乎?」皆曰:「一家耳,何為 不可?」即命移杙出店於圍外,顧主人曰:「以此相報。」遂 去。倏忽不見,顧視繩杙,已亡矣。俄而巡使歐陽進邏 夜至店前,使問何故深夜開門,又不滅燈燭,何也?主 人具告所見,進不信,執之下獄,將以妖言罪之。居二 日,江寧大火,朱雀橋西至鳳臺山,居人焚之殆盡。此 店四鄰皆為煨燼,而王氏獨免。

《異聞總錄》:莆田葉元澣子昂,丞相之姪,趙州士婿也, 僉書惠州判官。乳媼嘗出外門與兒戲,見一朱衣人 持杖量地,適至其側,引手畫之曰:「到此住。」遂去。媼訝 郡內常日無此人,歸告葉,葉呼吏卒尋訪,無所見。明 日城中火延燒屋廬甚多,及僉判廳前而止。

《涉異志》:「羅源紫霄巖有二神女,號石真妃,靈顯頗著。 永樂初,出海軍,張元誨等戴星過嶺,遇簥二乘侍女 數輩,執燭籠前導。元誨等疑為于歸之婦,弛擔候之, 忽然不見,知為二妃,叩謝而過。二妃者,羅源徐公里 石氏女也。姊曰月華,妹曰雪英,皆有姿色,涉書史。五 季末,處州青巾賊作亂,二女被擄,義不受辱,相繼投」 河死。宋時林孝子戇孫入山採樵,遇二女,明妝儼然, 肅入其家,延茶久之。《月華吟》曰:「世亂年荒起盜兵,紛 紛螻蟻尚逃生。妾身不幸遭俘虜,雨涕何時積恨平。 百尺潺湲探禹穴,寸心皎潔付陶泓。皇天不泯堅貞 女,召拜雲階浪得名。」《雪英吟》曰:「昔日繁華若轉蓬,干 璣萬琲總成空。肉芝勝比蓮花鮓,甘」露何如竹葉醲。 物外煙霞隨處得,世間風雨任牢籠。知君已有曾參 行,暫與尋常一徑通。吟畢,謂戇孫曰:「『吾石氏女,遭難 而死。上帝閔吾貞烈,敕吾為火部曜靈真妃,吾妹為 水部風毒真妃,封此巖為紫霄巖,命吾主之,俗呼曰 石八娘巖』是也。君以孝聞,今雖貧,不久當貴。」已而相 別送出,戇孫回望,無復人宇矣。

《名山藏典謨記》:吳元年正月,有一老人告省局匠曰: 「吳王即位三年,當平一天下。」匠驚問之,曰:「我太白神 也。」去不見。

五星五行之神部雜錄[编辑]

《風俗通》《漢書》,高祖五年,初置靈星,祀后稷也。謹按祀 典,既以立稷,又有先農,無為靈星,復祀后稷也。左中 郎將賈逵說,以為龍第三有天田星,靈者神也,故祀 以報功。辰之神為靈星,故以壬辰日祀靈星於東南, 金勝木為土故也。

《蠡海集神》之生誕,皆假數而言也。少陽生物之數,起 於七,四營而為二十八。三乃東方木之生,九乃西方 金之成,九金為氣母之位,故稱「三月二十八日為東 嶽之生辰,九月二十八日為五顯之生辰」,蓋五顯者, 五行五氣之化也。

《遵生八牋道藏經》曰:「欲滅尸蟲,春正上甲乙日,視歲 星所在,焚香朝朝禮拜,誠心祝曰:『臣願東方明星君 扶我魂,接我魄,使我壽命綿長如松柏,願臣身中三 尸九蟲盡消滅,頻頻行之吉』。」

《日知錄》:「甚矣人之好言色也,太白星也,而有妻甘氏。」 《星經》曰:「太白上公,妻曰女媊。女媊居南斗,食厲天下, 祭之曰明星。」

五星五行之神部外編[编辑]

「《遁甲開山圖》五龍,受爰皇後君也。兄弟四人,皆人面 龍身。長曰角龍,木仙也;次曰羽龍,水仙也;父曰宮龍, 土仙也。父子同得仙,治在五方」,今五行之神也。 《華嚴經》「佛所遊處,無不遍至。復與無量阿僧祇諸火 神俱,其名曰熾然光藏神、熾然光輪神、廣明曜神、無 盡神、雜寶勝神、照除諸冥神、炎雲光明神,如是一切, 悉為眾生,照除闇冥。」

《雲笈七籤》:「歲星員鏡,木精元朗,東陽之陔星中有九 門,門中出九鋒芒,鋒芒光垂九百萬丈,一門輒有一 青帝,備門奉衛於中央青皇真君星,中央有始陽上 真青皇道君,諱澄瀾,字清凝;夫人諱寶容,字飛雲,治 在木星之內,鎮守九門,運青光流鋒,以照上下之真。」 青皇者,東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與高 上為友也。其門內青帝,或號青靈之公,或號青真,或 號青精,或號青帝君,並受事於中央青皇也。

「火星,員鏡丹精映觀。南軒星有三門,門中出三鋒芒, 鋒芒光垂三百萬丈,一門內輒有一赤帝,備門奉衛於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陽赤皇上真道 君,諱維渟,字散融;夫人諱華瓶,字元羅,治在火星內, 鎮守三門,運赤光飛雲,以覆天下之真人也。赤皇者, 南方之上真,丹宮之貴神,出入玉清,與三元上皇為 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號赤靈之公,或號赤神,或 號赤精,或號赤帝,並受事於中央赤皇上真大君也。 鎮星員鏡土精,鎮廕黃道。鎮星中有四門,門中出四 鋒芒,鋒芒光垂四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黃帝,凡四黃 帝備門,奉衛於鎮元黃真君也。星中央有中黃真皇 道君,諱藏睦,字耽延;夫人諱空瑤,字非賢,治在鎮星 之內,鎮鑒四門,運黃裳流炁,朗映中元。中央黃真上 皇者,中極之高尊,出入太微,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 備門黃帝,或號曰「黃靈之公」,或號黃神,或號黃精,或 號黃帝君,並受事於中黃上真之君也。

太白星員鏡,金精煥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門,門中 出七鋒芒,鋒芒光垂七百萬丈。一門內各有一白帝, 凡有七白帝,備門奉衛於西真上皇道君星中央有 太素少陽白皇上真道君,諱寥凌,字振尋;夫人諱飆 英,字靈思。治在金星之內,鎮守七門,運白光飛精,以 映上元真人。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 元清,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門內白帝君號白靈之 公,或號白神,或號白精,或號白帝之君,並受事於中 央白皇上真大君也。

「辰星,員鏡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門,門中出五 鋒芒,鋒芒光垂五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黑帝,凡五黑 帝,並備一門,奉衛於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大元陰元 黑皇道君,諱啟恆,字精源;夫人諱元華,字龍娥,治在 水星之內,鎮守五門之中,運元光流明之炁,以朗耀 北元之庭。」太元上皇真君奏聞高上宮,刻琳房玉札, 定《玉清紫文》,位為上清真公。元皇者,北方之上真,太 元之尊君,出入上虛,與紫精道君為友也。其備門黑 帝,或號為黑靈之公,或號黑神,或號為黑精,或號為 黑帝君,並受事於中央太元黑真上皇君也。

《氏族博攷》:「歲星姓碧空,夫人姓涵常;熒惑星姓渙空, 名維渟,字散融;夫人姓陽常,名華瓶,字元羅;鎮星姓 藏睦,名耽延;夫人姓康常,名空瑤,字非賢;太白姓寥 靈,名振尋;夫人姓明常,名飈英,字靈思;辰星姓筆咺, 名精源;夫人姓淵常,名元華,字龍娥。」

「《華嚴綱要》有無數主火神,所謂:『普光燄藏主火神、普 集光幢主火神、大光普照主火神、眾妙宮殿主火神、 無盡光髻主火神、種種燄眼主火神、十方宮殿如須 彌山主火神、威光自在主火神、光明破暗主火神、雷 音電光主火神。如是等而為上首,不可稱數,皆能示 現種種光明,令諸眾生熱惱除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