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2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十七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十七卷目錄

 南瀆江水之神部彙考一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宣帝神爵一則

  唐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淳化一則 真宗一則 仁宗康定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成宗大德一則 泰定帝泰定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南瀆江水之神部彙考二

  山海經江妃二女圖 九江神圖 中山經

  博雅江神

 南瀆江水之神部藝文一

  湘君           楚屈平

  湘夫人           前人

  神二女          晉郭璞

  江妃賦二首     宋謝靈運

  檄江神責周穆王璧文    梁吳均

  祭馬當上水府文      宋呂誨

 南瀆江水之神部藝文二

  湘夫人         梁王僧孺

  湘夫人           沈約

  登二妃廟          吳均

  湘夫人祠         唐杜甫

  祠南夕望          前人

  湘妃           劉長卿

  湘妃廟           前人

  瀟湘神二曲        劉禹錫

  湘妃怨           陳羽

  湘夫人          鄒紹先

  湘夫人二首      郎士元

  湘妃怨           孟郊

  湘妃            李賀

  帝子歌           前人

  悲湘靈           鮑溶

  題伍員廟          徐凝

  湘妃廟           羅隱

  舜妃            周曇

  再吟            前人

  謁江瀆廟        宋喻汝礪

  黃牛峽祠         歐陽修

  小姑山謠       元歐陽應丙

  湘弦曲           郭翼

  謁小姑廟         明楊基

  小孤山圖          前人

  題湘君圖          高啟

  送祠江瀆使者        前人

  賽小姑廟          周湞

  伍公祠           徐渭

  伍相廢祠         程嘉燧

 南瀆江水之神部選句

 南瀆江水之神部紀事

 南瀆江水之神部雜錄

 南瀆江水之神部外編

 西瀆河水之神部彙考一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總一則 宣帝神爵一則

  唐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真宗景德一則 大中祥符一則 天禧一則 仁宗康定二則

   皇祐一則

  金世宗大定二則 章宗明昌一則 宣宗貞祐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順帝至正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皇清順治一則

 西瀆河水之神部彙考二

  山海經冰夷圖 海內北經

  老子中經河伯

  神異經河伯使者

  博物志河伯

  博雅河伯

  酉陽雜俎河伯

 西瀆河水之神部藝文

  河伯           楚屈平

  冰夷           晉郭璞

  澶州靈津廟碑       宋孫洙

 西瀆河水之神部選句

 西瀆河水之神部紀事

 西瀆河水之神部雜錄 西瀆河水之神部外編

 北瀆濟水之神部彙考

  周總一則

  秦始皇一則

  漢宣帝神爵一則

  唐總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宋太祖乾德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仁宗康定一則

  金世宗大定一則 章宗明昌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武宗至大一則

  明太祖洪武二則 穆宗隆慶一則

 北瀆濟水之神部藝文一

  祭濟文          魏文帝

  封濟瀆祝文        唐元宗

  濟瀆廟碑記       宋盧多遜

  濟瀆廟告文        明代宗

 北瀆濟水之神部藝文二

  遊濟瀆         宋李志全

  濟瀆          明吳國倫

 北瀆濟水之神部紀事

 北瀆濟水之神部雜錄

 北瀆濟水之神部外編

神異典第二十七卷

南瀆江水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编辑]

《周制》,「望祭南瀆於南郊。」

按:《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於四郊,四望、四類 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為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位也。五嶽、四瀆,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编辑]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祀江瀆[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 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自華以西江水祠 蜀。」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索隱曰:《風俗通》云:「江出㟭山,廟在江都。」《地理志》江都有江水祠。蓋漢初祠之於源,後祠之於委也。《廣雅》云:「江神謂之奇。」《湘江記》云:「帝女也,卒為江神。」《華陽國志》云:「蜀守李冰於彭門關立江神祠。」正義曰:《括地志》云:「江瀆祠在益州成都縣南八里。秦并天下,江水祠蜀。」

[编辑]

宣帝神爵元年詔歲祀江于江都[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郊祀志》,宣帝祠后土,改 元為神爵,制詔太常:「夫江海,百川之大者也,今闕焉 無祠。其令祠官以禮為歲事,以四時祠江海雒水,祈 為天下豐年焉。」自是五嶽四瀆皆有常禮。江于江都, 使者持節侍祠,惟泰山與河歲五祠江水四,餘皆一 禱而三祠云。

[编辑]

唐制,「歲祭江于益州。」

按:《唐書禮樂志》云云。

元宗天寶六載江瀆封為廣源公[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通典》云云。

[编辑]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詔祀江瀆于成都府[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 書監李至言:「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 望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于所隸之州。」其後立夏日 祀江瀆于成都府。

淳化二年禮官請祭江瀆于益[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淳化二年八月。禮 官言。「顯德中祭江瀆于揚。請如故事祭於益。」

真宗   年詔封江神為王[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真宗詔封江州馬 當山水府福善安江王,太平州采石中水府順聖平 江王,潤州金山下水府昭信泰江王。

仁宗康定元年詔封江瀆為廣源王[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编辑]

世宗大定四年以立夏祭江瀆于萊州[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 「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詔依典禮,以立夏 望祭南瀆大江于萊州,其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江為會源王====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 士楊道全請,封江為會源王,每歲遣使奉御署祝版, 奩薌乘驛詣所在,率郡邑長貳官行事。」

[编辑]

世祖至元三年歲祀江瀆于萊州界[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 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三月南嶽鎮海瀆立夏日 遙祭大江於萊州界,祀官以所守土官為之。」

成宗大德三年二月壬申加吳大夫伍貟曰忠孝惠顯聖王[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云云。

泰定帝泰定三年十一月加封廬陵江神曰顯應[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云云。

[编辑]

大祖洪武三年正南瀆神號[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三年,正海瀆諸神號。」「南瀆」,則稱南瀆 大江之神。

洪武七年,令江瀆、四川、成都府祭。又令「春秋仲月上 旬擇日祭。」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省春祭。

按《明會典》云云。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以洪水為患命巡撫鳳陽等處侍郎趙孔昭祭大江之神[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南瀆江水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山海經》。

九江神圖

九江神圖

{{{2}}}

{{{2}}}

《中山經》
[编辑]

「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常遊於江淵。灃沅之風, 交瀟湘之淵」,是在九江之間,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是 多怪神,狀如人而載蛇,左右手操蛇。

天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即《列仙傳》「江妃二女」也。二女遊戲江之淵府,則能鼓三江,令風波之氣共相交通,言其靈響之意也。《地理志》:九江今在潯陽南。江自潯陽而分為九,皆東會於大江。

《博雅》
[编辑]

《江神》
[编辑]

江神謂之《奇相》。

南瀆江水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湘君》
楚屈平
[编辑]

「君不行兮夷猶,蹇誰留兮中洲?美要眇兮宜修,沛吾 乘兮桂舟,令沅湘兮無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 未來,吹參差兮誰思,駕飛龍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綢,蓀橈兮蘭旌。望涔陽兮極浦,橫大江 兮揚靈。揚靈兮未極,女嬋媛兮為余太息。橫流涕兮 潺湲,隱思君兮陫側。」桂櫂兮蘭枻,斲冰兮積雪。采薜 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心不同兮媒勞,恩不甚兮 輕絕。石瀨兮淺淺,飛龍兮翩翩。交不忠兮怨長,期不 信兮告余以不閒。晁騁騖兮江皋,夕弭節兮北渚。鳥 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捐余玦兮江中,遺余佩兮澧 浦。采芳洲兮杜若,將以遺兮下女。時不可兮再得,聊 逍遙兮容與。

《湘夫人》
前人
[编辑]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洞庭波 兮木葉下。登白蘋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鳥何萃兮 蘋中,罾何為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慌忽兮遠望,觀流水兮潺湲。「麇何為兮庭中,蛟 何為兮水裔。」朝馳余馬兮江皋,夕濟兮西澨。聞佳人 兮召余,將騰駕兮偕逝。築室兮水中,葺之兮以荷。蓋 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兮 葯房,罔薜荔兮為帷,擗蕙櫋兮既張,白玉兮為鎮,疏 石蘭兮為芳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蘅,合百草兮實 庭,建芳馨兮廡門,九嶷繽兮並迎,靈之來兮如雲,捐 余袂兮江中,遺予褋兮澧浦,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 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聊逍遙兮容與。

《神二女》
晉·郭璞
[编辑]

《神之二女》,爰宅洞庭。遊化五江,惚恍杳冥。號曰「夫人, 是惟《湘靈》。」

《江妃賦》
宋·謝靈運
[编辑]

招魂定情,洛神清思。覃曩日之敷陳,盡古來之妍媚。 矧今日之逢迎,邁前世之靈異。姿非定容,服無常度; 兩宜歡嚬,俱適華素。於時。升月隱山,落日映嶼,收霞 斂色,迴飆拂渚。每馳情於晨暮,矧良遇之莫敘。投明 珠以申贈,覬色授而魂與。沈分湘岸,延情蒼陰。隔山 川之表裡,判天地之浮沉。承嘉約於往昔,寧更貳於 在今。儻借訪於交甫,知斯言之可諶。蘭音未吐,紅顏 若暉。留眄光溢,動袂芳菲。散雲轡之絡繹,按靈輜而 徘徊,建羽旌而逶迤,奏清管之依微。慮一別之長絕, 眇天末而永違。

小腰微骨,朱衣皓齒。綿視騰采,靡容膩理。嗟佳人之 眇邁,睡霄際而皓語。懼展愛之未期,抑傾念而蹔佇。 天台二娥,宮亭雙媛。青褂神接,紫衣形見。或飄翰凌 煙,或潛泳浮海。萬里俄頃,寸陰未改。事雖假於雲物, 心常得於無待。

《檄江神責周穆王璧文》
梁·吳均
[编辑]

昔穆王南巡,自郢徂閩,遺我文璧,僉曰:「此津貫緯百 紀,薦歷千春。」念茲文璧,故問水濱江漢勖之,自求多 益,反我名瑞,躍此華璧,則富有漢川,世為江伯。如有 負穢心迷,懷釁情戚,藏玉泥中,匿珪魚腹,使公孫躡 波而長吁,子羽濟川而怒目。佽飛舞劍而東臨,菑丘 躍馬而南逐,打素蛤而為粉,碎紫貝其如粥。又有川 人勇俊,處乎閩濮,水居百里,泥行萬宿。右睨而河傾, 左咤而海覆。乃把昆吾之銅,純鉤之鐵,被魚鱗之衣, 赴螺蚌之穴。引澍東隅,移燋北島。使蓬萊之根,鬱而 生塵;瀛洲之足,淨而可掃。按驪龍取其頷下之珠,搦 鯨魚拔其眼中之寶。皇恩所被,繁枯潤涸;威之所加, 窮河絕漠。願子三思,反此明玉。

《祭馬當上水府文》
宋·呂誨
[编辑]

「惟神道靈水府,雄據長江,濟物利人,載在《祀典》。然風 波重阻,帆檣交會,物貨貿遷者,商人之利也。又如冒 官販墨,侵漁下民,重裝以還者,貪吏之利也。是皆行 險僥倖,日進千里,而不知其徑者,利汨於中,豈計於 險易?一有傾覆,固其宜矣。至若艫尾相銜,率鍾致石, 遠奉公上,固有期會,豈得已者。又況忠臣義士,忘軀 報國,一言忤時,謫斥萬里,雖葬於魚腹,未厭仇人之 欲,與夫徇福,誠異趣爾。意天地設險阻,舟楫濟不通, 皆有所謂神據險阻,受國封爵,濟物利人,福善禍淫, 乃其職爾。今狂蛟肆怒,乘風鼓浪,恐其覆沒,阽危若 是,果威靈不能制耶?彼安濟者皆其幸耶?」誨六年中 再得罪,沿沂上下者四,移麾晉陽,舟次於是,適值風 濤,幾為淪溺,三日未霽。故具牢醴,禱訴所誠,神其監 焉。

南瀆江水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湘夫人》
梁·王僧孺
[编辑]

桂棟承薜帷,《眇眇》川之湄。白蘋徒可望,綠芷竟空滋。 日暮思公子,御意嘿無辭。

《湘夫人》
沈約
[编辑]

瀟湘風已息,沅澧復安流。揚蛾一含睇,㛹娟好且修。 捐玦至澧浦,解珮寄《中洲》。

《登二妃廟》
吳均
[编辑]

朝雲亂人目。帝女湘川宿。折菡巫山下。采荇洞庭腹。 故以輕薄好。千里命艫舳。何事非相思。江上葳蕤竹。

《湘夫人祠》
唐·杜甫
[编辑]

肅肅湘妃廟,空牆碧水春。蟲書玉佩蘚,燕舞翠帷塵。 晚泊登汀樹,微馨借渚蘋。蒼梧恨不盡,染淚在叢筠。

《祠南夕望》
前人
[编辑]

「百丈牽江色,孤舟泛日斜。興來猶杖履,目斷更雲沙。」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

《湘妃》
劉長卿
[编辑]

帝子不可見,秋風來暮思。嬋娟湘江月,千載空蛾眉

《湘妃廟》
前人
[编辑]

「荒祠古木暗寂寂,此《江濆》」未作湘。一作湖《南雨》知為何 處雲。苔痕斷珠履,草色帶羅裙。莫唱迎仙曲,空山不 可聞。

《瀟湘神二曲》
劉禹錫
[编辑]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雲物至今愁。君問二妃何處所, 零陵香草露中秋。

《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瑟怨, 瀟湘深夜月明時。

《湘妃怨》
陳羽
[编辑]

《二妃怨處》雲沈沈,二妃哭處湘水深。商人酒滴廟前 草蕭颯,集作索風生斑竹林。

《湘夫人》
鄒紹先
[编辑]

楓葉下秋渚,二妃愁渡湘。疑山空杳藹,何處望君王? 日落水雲裡,油油。集作悠悠心自傷。

《湘夫人》
郎士元
[编辑]

蛾眉對湘水。遙笑蒼梧山。萬乘既已沒,孤舟誰忍還。 至今楚山上。猶有淚痕斑。

其二

《南望涔陽路》,渺渺多新愁。桂酒神降時,回風江上秋。 綵雲忽無處,碧水空安流。

《湘妃怨》
孟郊
[编辑]

《南巡》竟不返,二妃怨逾積。萬里喪蛾眉,瀟湘水空碧。 冥冥荒山下,古廟收貞魄。喬木深青春,清光滿瑤席。 搴芳徒自薦,靈意殊脈脈。玉佩不可親,徘徊煙波夕。

《湘妃》
李賀
[编辑]

筠竹千年老,不死長伴秦。一作神《娥蓋》湘水,蠻娘吟弄 滿寒空。九山靜綠淚花紅,離鸞別鳳煙梧中,巫雲蜀 雨遙相通。幽愁秋氣上青楓,涼夜波間吟古龍。

《帝子歌》
前人
[编辑]

《洞庭明月》:一作帝子《一千里》,「涼風鴈啼天在水,九節菖蒲 石上死。湘神彈瑟迎帝子。山頭老桂吹古香,雌龍怨 吟寒水光。沙浦走魚白石郎,閒取真珠擲龍堂。」

《悲湘靈》
鮑溶
[编辑]

山上涼雲收,日斜川風止。娥皇五十弦,秋深漢江水。 初因無象外,牽感百憂裡。霜露結瑤華,煙波勞玉指。 將隨落葉去,又繞疏蘋起。哀響「雲合來,清餘桐半死。 女顏萬歲後,豈復嬋娟子。不道神無悲,那能久如此。 魂魄無不之,九山徒相似。沒沒竟不從,唯傷遠人耳。 斑斑淚篁下,恐有學瑟鬼。」

《題伍員廟》
徐凝
[编辑]

千載空祠雲海頭,夫差亡國已千秋。浙波只有靈濤 在,拜奠青山人不休。

《湘妃廟》
羅隱
[编辑]

劉表荒碑斷水濱,廟前幽草閉殘春。已將怨淚流斑 竹,又感悲風入《白蘋》。八族未來誰北拱,四兇猶在莫 南巡。九峰相似堪疑處,望見蒼梧不見人。

《舜妃》
周曇
[编辑]

《蒼梧》一望隔重雲,帝子悲尋不記春。何事淚痕偏在 竹,貞姿應念節高人。

《再吟》
前人
[编辑]

瀟湘何代泣幽魂,骨化重泉志尚存。若道地中休下 淚,不應新竹有啼痕。

《謁江瀆廟》
宋·喻汝礪
[编辑]

坤軸東南傾,大江日夜注。前驅下洛洙,餘濤略吳楚。 任勢不期勞,得意緣所遇。水也初無營,神哉亮誰主。 芳蘭沈清華,碧藻舒翠縷。晨鵠戲野岸,春鳧集深渚。 均是得所安,伊神豈私汝。古來幾清魂,捨此迷所處。 浮游不知還,沙邨失煙樹。而我後千載,悠然在江滸。 抱嗇貴無競,矜名忌多取。冥冥罨岸風,淫淫打船雨。 舞雪窺洪濤,開蘋渡前浦。再拜謝神貺,聊復隨所住。

《黃牛峽祠》
歐陽修
[编辑]

大川雖有神,浮祀亦其俗。石馬繫祠門,山鴉噪叢木。 潭潭邨鼓隔溪聞,楚巫歌舞送迎神。畫船百丈山前 路,上灘下峽長來去。江水東流不暫停,黃牛千古長 如故。峽山侵天起青嶂,崖崩路絕無由上。黃牛不下 江頭飲,行人惟向舟中望。朝朝暮暮見黃牛,徒使行 人過此愁。山高更遠望猶見,不是黃牛滯客舟。

《小姑山謠》
元·歐陽應丙
[编辑]

小姑近在水中央,薜荔為衣蘭佩香。翡翠奮翼青霞 光,宛其螓首蛾眉長。紫金芙蓉出綠波,白玉臺鏡開 青螺。涉江浩蕩興無極,臨風窈窕揚清歌。大姑阿姨 寄傳語,相望煙波奈何許。日暖江南滿白蘋,金釵落 地湍風起。

《湘弦曲》
郭翼
[编辑]

竹啼非染露,山眩乃疑雲。《靈瑟》傳神語,休令帝子聞。

《謁小姑廟》
明·楊基
[编辑]

月帔星冠敞翠屏,白腮紅頰兩眉青。魚鱗小殿波紋 滑,龍尾長旗雨氣腥。巫女沈牛歌宛轉,彭郎回馬拜 娉婷。蘭舟願祝東風便,一夜夷猶過洞庭。

===
《小孤山圖》
前人
===
考證.svg
江流西來如箭急,小孤橫截江心立。桃花水漲勢相

爭,峽口瞿塘猶不及。山神堂堂心膽麤,當時人間偉 丈夫。江頭廟裡青綾帳,翠靨金釵塑小姑。

《題湘君圖》
高啟
[编辑]

悵望南巡竟不還,淚和湘雨暮斑斑。須知打死愁方 盡,莫恨秦人鞭赭山。

《送祠江瀆使者》
前人
[编辑]

源發岷峨萬里通。幽香迢遞問齋宮。神馳白馬靈光 近。祝奉元牲禮秩崇。驛下換船潮湧日。廟前沈璧水 迴風。重煩使者徼多福。南國無疵黍稌豐。

《賽小孤廟》
周湞
[编辑]

育秀凌華嵩,標奇奠淮楚。陽闢啟神關,陰沈開水府。 渾渾聚商舳,淵淵聞戍鼓。陳瑟《會安歌》,傳芭紛代舞。 椒漿既芬潔,桂櫂方容與。日暮懷歸情,含睇望修渚。

《伍公祠》
徐渭
[编辑]

吳山東畔伍公祠,野史評多無定時。舉族何辜同刈 草,後人卻苦論鞭尸。退耕始覺投吳早,雪恨終嫌入 郢遲。事到此公真不幸,《屬鏤》依舊遇夫差。

《伍相廢祠》
程嘉燧
[编辑]

吳宮舊事滿陳荄,伍相殘碑剔蘚苔。碧血未隨荒艸 沒,素車空駕怒潮來。但聞楚水猶驚瀨,莫問秦廷已 炬灰。落日寒鴉倍惆悵,百花原上一僧回。

南瀆江水之神部選句[编辑]

魏曹植《仙人篇》:「湘娥撫琴瑟。」

唐·李賀詩:「看雨逢瑤姬,乘船值江君。」

白居易詩:「牙檣迎海舶,銅鼓賽江神。」

明梅鼎祚詩:「子胥齒屬鏤,鼓氣揚鴻川。」

南瀆江水之神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周昭王二十四年,東甌獻女一曰延娟,二曰 延娛,辯口麗詞,巧善歌笑,步塵上無跡,行日中無影。 及昭王淪於漢水,二女與王乘舟,夾擁王身,同溺於 水,故江漢之人,到今思之,立祠於江湄。數十年間,人 於江漢之上,猶見王與二女乘舟戲於水際。至暮春 上巳之日,禊集祠間,或以時鮮甘果,採蘭杜包裹,沈」 於冰,或結五色紗囊盛食,或用金鐵之器並沈水中, 以驚蛟龍水蟲,使畏之,不侵此食也。其水旁號曰「招 祇之祠。」

《吳越春秋》:吳王聞子胥之怨恨也,乃使人賜屬鏤之 劍,子胥遂伏劍而死。吳王乃取子胥屍,盛以鴟夷之 器,投之於江中,言曰:「胥汝一死之後,何能有知?」即斷 其頭,置高樓上,謂之曰:「日月炙汝肉,飄風飄汝眼,炎 光燒汝骨,魚鱉食汝髓,汝骨變形灰,有何所見?」乃棄 其軀,投之江中。子胥因隨流揚波,依潮來往,蕩激崩 岸。

越王追奔攻吳,兵入於江陽。松陵欲入胥門,來至六 七里,望吳南城,見伍子胥頭巨若車輪,目若耀電,鬚 髮四張,射于十里。越軍大懼,留兵假道,即日夜半,暴 風疾雨,雷奔電激,飛石揚砂,疾如弓弩,越軍壞敗,松 陵卻退,兵士殭斃,人眾分解,莫能救止。范蠡、文種乃 稽首肉袒,拜謝子胥,願乞假道。子胥乃與種、《蠡夢》曰: 「吾知越之必入吳矣,故求置吾頭于南門,以觀汝之 破吳也,惟欲以窮夫差。及汝入我之國,吾心又不忍, 故為風雨以還汝軍。然越之伐吳,自是天也,吾安能 止哉!越如欲入,更從東門,我當為汝開道貫城,以通 汝路。」於是越軍明日更從江出,入海陽於三道之翟 水,乃穿東南隅以達越軍。

《史記秦始皇本紀》:二十八年,始皇渡淮水之衡山南 郡,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幾不得渡。上問博士曰:「湘 君何神?」博士對曰:「聞之堯女,舜之妻而葬此。」于是始 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樹,赭其山。

《水經注》:昔秦始皇之將亡也,江神素車白馬,道華山 下,返璧于華陰平舒道曰:「為遺鎬池君。」使者致之,乃 二十八年渡江所沈璧也。

《異苑》:「永嘉中,吳相伍貟廟,吳郡人,叔父為臺郎。在洛, 值京都傾覆,歸途阻塞,當濟江,南風不得進。既投奏, 即日得渡。」

《魏書慕容暐傳》:「暐字景茂,儁之第三子也。既僭立,年 號建熙。暐政無綱紀,時人知其將滅。有神降於鄴,自 稱湘女,有聲,與人相接,數日而去。」

《雲溪友議》:李校書男群玉,既解天祿之任而歸涔陽, 經湘中,乘舟題二妃廟二首,詩曰:「小孤州北浦雲邊, 二女明妝共儼然。野廟向江春寂寂,古碑無字草芊芊。東風近墓吹芳芷,落日深山哭杜鵑。猶似含嚬望 巡狩,九疑如黛隔湘川。」又:「黃陵廟前莎草春,黃陵兒 女茜裾新。輕舟小楫唱歌去,水遠山長愁殺人。」後又 題曰:「黃陵廟前春已空,子規滴血啼松風。不知精爽 落何處,疑是行雲秋色中。」李君自以第三篇「春空便 到秋色」,踟躕欲改之。乃有二女郎見曰:「兒是娥皇、女 英也,二年後當與郎君為雲雨之遊。」李君乃悉其所 陳,俄而影滅,遂掣其神塑而去。重涉湖嶺,至於潯陽 太守段成式。郎中素與李為詩酒之交,具述此事。段 公因戲之曰:「不知足下是虞舜之辟陽侯也。」群玉題 詩後二年,乃逝於洪井。段為詩哭之曰:「酒裡詩中三 十年,縱橫唐突世喧喧。時明不作禰衡死,傲盡公卿 歸九泉。」又曰:「曾話黃陵事,今為白日催。老無男女累, 誰哭到泉臺。」

《北夢瑣言》:唐楊鏕收相之子,少年為江西推巡,優遊 外幕也。屬秋祭,請祀大姑神。西江中有兩山孤拔,號 大者為大孤,小者為小孤,朱崖李太尉有《小孤山賦》 寄意焉。後人語訛作「姑姊之姑」,創祠山上,塑像艷麗, 而風濤甚惡,行旅憚之。每歲本府命從事躬祭,鏕預 於此行。鏕悅大姑偶容,有言謔浪。祭畢回州,而見空 中雲霧,有一女子,容質甚麗,俯就楊公,呼為楊郎,致 詞云:「家姊多幸,蒙楊郎採顧,便希回橈,以成禮也,故 來奉迎。」弘農驚怪,乃曰:「前戲之耳。」小姑曰:「家姊本無 意輒慕君子,而楊郎先自發言,苟或中輟,恐不利於 君。」弘農憂惶,遂然諾之。懇乞從容一月,處理家事。小 姑亦許之。楊生歸,指揮訖,倉卒而卒,似有鬼神來迎 也。薛澤補闕與鏕姻,懿常言此事甚詳。

廬山書生張璟,乾寧中以所業之桂州,欲謁連帥張 相。至衡州犬嗥灘,損船上岸,寢于江廟,為廟神所責。 生以素業對之,神為改容。延坐,從容云:「有王立仁者, 罪合族誅。」廟神為其分理,奏於嶽神,無人作奏。璟為 草之。既奏,蒙允。神喜,以白金十餅為贈。劉山甫與廖 騭校書親見璟說其事甚詳。

《錄異記》:鄭君雄為遂州刺史,一日晚,忽見兵士旗隊 若數千人在水東壩內屯駐,旗幟帟幕,人物喧闐,與 軍行無異,不敢探報,莫知其由,但是州內警備突來 而已。未曉,差人密探之,大軍已去,只三五人在後,探 者問之,答曰:「江瀆神也,數年川府不安,移在陝內,今 遠近安矣。」卻歸川中。差人視之,有下營及大幕蹤跡, 一一可驗。

《旌異記》:明州兵士沈富,父溺錢塘江死,時富方五六 歲,其母保養之,被祟致疾,叩諸巫,皆云其父為厲。母 瀝酒禱之曰:「爾死惟一子,吾恃以為生,何故數數禍 之?若有所須,當以夢告我。」是夕見夢曰:「我今為江神 所錄,為潮部鬼,每日職推潮,勞苦備至,須草履并杉 板甚急,宜夕焚以濟用,年滿當求代,始脫去矣。」母如 其言。焚二物與之富。病遂愈。

《稽神錄》:烏江縣令朱元吉,言其所知泛舟至采石遇 風,同行者數舟皆沒。某既溺,不復見水,道路如人間, 有人驅之東行,可在東岸,山下有大府署,門外堆壞 船板木如丘陵。復有諸人運溺者財物入庫中甚多, 入門,堂上有官人,遍召溺者,閱籍審之,至某獨曰:「此 人不合來,可令送出。」吏即引去,復至舟所,舟中財物 亦皆還之。怳然不自知出水已在西沙岸上矣。舉船 儼然,亦無霑溼。

《彥周詩話》:有客泊湘妃廟前,夜半偶不寐,見輿衛入 廟中,置酒鼓琴,心悸不敢窺,迨明方散,隱隱踏水浮 空去。因入廟中,見詩四句,墨色未乾云:「碧杜紅蘅縹 緲香,冰絲彈月弄新涼。峰巒向曉渾相似,九處堪疑 九斷腸。」神怪不足言,但詩甚佳,故錄之。

南瀆江水之神部雜錄[编辑]

《日知錄》:《楚辭》湘君、湘夫人,亦謂湘水之神,有后有夫 人也。初不言舜之二妃,王逸《章句》始以湘君為水神, 湘夫人為二妃。《記》曰:「舜葬於蒼梧之野,二妃未之從 也。」《山海經》:「洞庭之山,天帝之二女居之。」郭璞注曰:「天 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即《列仙傳》江妃二女也。《九歌》 所謂湘夫人稱帝子者是也。而《河圖玉版》曰:「湘夫人 者,帝堯女也。秦始皇浮江至湘山,逢大風,而問博士: 『湘君何神』?博士曰:『聞之堯,二女,舜妃也,死而葬此』。《列 女傳》曰:『二女死於湘江之間,俗謂之湘君』。」鄭司農亦 以舜妃為湘君。說者皆以舜陟方而死,二妃從之,俱 溺死於湘江,遂號為湘夫人。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 是二江、湘之有夫人,猶河、雒之有虙妃也。此之謂靈, 與天地並,安得謂之堯女?且既謂之堯二女,安得復 總云湘君哉?何以攷之?《禮記》云:「舜葬蒼梧,二妃不從。 明二妃生不從征,死不從葬。」且《傳》曰:「生為上公,死為 貴神。」禮,五嶽比三公,四瀆比諸侯。今湘川不及,四瀆 無秩于命祀,而二女帝者之后,配靈神祇,無緣復下降小水而為夫人也。原其致謬之由,由乎俱以帝女 為名。名實相亂,莫矯其失,習非勝是,終古不悟,可悲 矣。此辨甚正。又按《遠遊》之文,上曰「二女御九招歌」,下 曰「湘靈鼓瑟」,是則二女與湘靈固判然為二,即屈子 之作,可証其非舜妃矣。後之文人,附會其說,以資諧 諷,其瀆神而慢聖也,不亦甚乎?

南瀆江水之神部外編[编辑]

《水經注》:秦昭王使李冰為蜀守,開成都兩江,溉田萬 頃。神歲取童女二人為婦,冰以其女與神為婚,徑至 神祠勸神酒,酒杯恆澹澹,冰厲聲以責之,因忽不見。 良久,有兩牛𩰚於江岸,傍有間,冰還流汗謂官屬曰: 「吾鬥疲極,當相助也。南向腰中正白者,我綬也。」主簿 刺殺北面者,江神遂死。蜀人慕其氣決,凡壯健者,因 名「冰兒」也。

《異苑》:「秦時中宿縣十里外有觀亭江神祠壇,甚靈異, 經過有不恪者,必狂走入山,變為虎。」晉中朝有質子 將歸洛,反路見一行旅寄其書云:「『吾家在觀亭廟前, 石間有懸藤,即是也。君至但叩藤,自有應者』。及歸如 言,果有二人從水中出,取書而沒。尋還云:『江伯欲見 君,此人亦不覺隨去,便睹屋宇精麗,飲食鮮香,言語』」 接對,無異世間。今俗咸言觀亭有《江伯神》也。

《洽聞記》:「隆安中,丹徒縣民陳悝于江邊作魚。」潮去 于。中得一女,長六尺,有容色,無衣裳,水去不能動, 臥沙中,與語不應,有一人就姦之。悝夜夢云:「我江神 也,昨失路落君。」「中,小人辱我,今當白尊神殺之。」悝 不敢歸,得潮來,自逐水而去。姦者尋亦病死矣。

西瀆河水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周制》,「望祭西瀆於西郊。」

按:《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類 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為五嶽、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兆也。五嶽、四瀆,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编辑]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祀河瀆[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 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自華以西,水曰河, 祠臨晉。」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索隱曰:臨晉有河水祠。正義曰:《山海經》云:「冰夷人面,乘兩龍。」《太公金匱》云:「馮脩也。」《魚龍河圖》云:「河伯姓呂,名公子。夫人姓馮,名夷,華陰潼鄉隄首人,水死,化為河伯。」應劭云:「夷馮夷,乃水仙也。」

[编辑]

漢制,祠河于臨晉。

按:《史記封禪書》:「漢天下已定,長安置祠祀官女巫,其 河巫祠河于臨晉。」

宣帝神爵元年詔歲祀河于臨晉[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郊祀志》:「宣帝改元神爵, 令祠官以禮為歲事,自是五嶽四瀆皆有常祀。河于 臨晉,使者持節侍祠,歲五祠云。」

[编辑]

唐制,「歲祭河于同州。」

按:《唐書禮樂志》云云。

元宗天寶六載河瀆封為靈源公[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通典》云云。

[编辑]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祀河瀆于河中府[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河 決滑州,遣樞密直學士張齊賢詣白馬津,以太牢沈 祠,加璧。自是,凡河決溢、修塞皆致祭。祕書監李至言: 「按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望遵舊禮,就 迎氣日各祭于所隸之州。」其後立秋日祀河瀆于河 中府。

真宗景德三年祭河瀆之神[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玉海》,景德三年七月,以 汴口復通祭河瀆。十二月己卯,詔澶州于河南置河 瀆廟。初,帝幸澶州,大河不冰,虜若見陰兵助戰。故立 祠。

大中祥符元年詔進號河瀆為顯聖靈源公[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真宗封禪畢,車駕 次澶州,祭河瀆廟。詔進號顯聖靈源公,遣右諫議大夫薛映詣河中府,比部員外郎丁顧言詣潭州祭告。 車駕至潼關,遣官祠河瀆,還至河中,親謁奠河瀆廟。」

按本紀真宗封禪在大中祥符元年

天禧四年敕祭河增龍神及尾宿諸星在天河內者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天禧四年從靈臺郎皇甫融請凡修河致祭增龍神及尾宿天江天記[编辑]

「天社等諸星,在天河內」者,凡五十位。

仁宗康定元年詔封河瀆為顯聖靈源王[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康定二年,遣使祭河瀆。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康定二年,以黃河 水勢甚淺,致分流入汴,未能通濟,遣使祭河瀆及靈 津廟。」又澶州曹村埽方開減水直河,而水自流通,遣 使祭謝。後修塞禮同。

皇祐四年汴口祭河兼祠箕斗諸星之在天河內者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皇祐四年以靈臺郎王大明言汴口祭河兼祠箕斗奎與東井天津天[编辑]

江,咸池,積水,天淵,天潢,水位,水府,四瀆,九坎,天船,王 良,羅堰等十七星,在天河內者。

[编辑]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秋祭河瀆于河中府[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 「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詔依典禮,以立秋 望祭西瀆于河中府。其封爵仍唐宋之舊。

大定十七年,都水監請以仲春祠黃河神。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十七年都水 監言,「陽武上埽黃河神聖后廟宜依唐仲春祭五龍 祠故事。」

章宗明昌 年封河為顯聖靈源王[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 士楊道全請,封河為顯聖靈源王。每歲遣使奉御署 祝版,奩薌乘驛詣所在,率郡邑長貳官行事。」

宣宗貞祐三年十一月壬申遣參知政事侯摯祭河神于宜村[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云云。

[编辑]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河瀆于河中府界[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 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七月西嶽鎮海瀆立秋日 遙祭大河于河中府界。祀官以所在守土官為之。」

順帝至正二十一年黃河清命程徐祀之[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二十一年十一月戊辰,黃河 自平陸三門磧下至孟津五百餘里皆清,凡七日,命 祕書少監程徐祀之。」

[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正河瀆神號[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三年,正海瀆諸神號。」西瀆,則稱西瀆 大河之神。

洪武七年,令河瀆、山西蒲州祭。又令「春秋仲月上旬 擇日祭。」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省春祭。

按《明會典》云云。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以洪水為患命總督河道都御史翁大立祭大河之神[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皇清[编辑]

順治三年[编辑]

《大清會典》。凡

河神、順治三年題准、特封

黃河神,為「顯佑、通、濟、金、龍四大王之神。」

運河神為延休顯應分水龍王之神。令河道總督

致祭《祭文》、內院撰給祭品。地方官備辦。

西瀆河水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山海經》。

冰夷神圖

冰夷神圖

《海內北經》
[编辑]

《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冰夷恆都焉。冰夷人面,乘兩 龍。一曰「忠極之淵。」陽汙之山,河出其中。凌門之山,河 出其中。

冰夷,馮夷也。《淮南》云:「馮夷得道,以潛大川。」即河伯也。

《老子中經》
[编辑]

《河伯》
[编辑]

河伯之神,名曰馮夷,號「梁使者

《神異經》
[编辑]

《河伯使者》
[编辑]

西海水上有人乘白馬,朱鬣,白衣元冠,從十二童子, 馳馬西海水上,如飛如風,名曰「河伯使者。」或時上岸, 馬跡所及,水至其處,所之之國,雨水滂沱,暮則還河。

《博物志》
[编辑]

《河伯》
[编辑]

馮夷,華陰潼鄉人也。得仙道,化為河伯,豈道同哉?仙 夷乘龍虎,水神乘魚龍,其行恍惚,萬里如空。

《博雅》
[编辑]

《河伯》
[编辑]

河伯謂之「馮夷。」

《酉陽雜俎》
[编辑]

《河伯》
[编辑]

河伯人面乘兩龍,一曰冰夷,一曰馮夷,又曰「人面魚 身。」《金匱》言名馮循。《河圖》言:姓呂名夷。《穆天子傳》言「無 夷。」《淮南子》言馮遲。《聖賢記》言:服八石得水仙。《抱朴子》 曰:「八月上庚日溺河。」

西瀆河水之神部藝文[编辑]

《河伯》
楚屈平
[编辑]

「與女遊兮九河,衝風起兮橫波。」乘水車兮荷蓋,駕兩 龍兮驂登崑:兮四望,心飛揚兮浩蕩。日將暮兮 悵忘歸,惟極浦兮寤懷。魚鱗屋兮龍堂,紫貝闕兮朱 宮。靈何為兮水中?乘白黿兮逐文魚。與女遊兮河之 渚,流澌紛兮將來下。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 波滔滔兮來迎,魚鱗鱗兮媵予。

《冰夷》
晉·郭璞
[编辑]

稟華之精,煉食八石,乘龍隱淪,往來海若,是謂水仙, 號曰「河伯。」

《澶州靈津廟碑》
宋·孫洙
[编辑]

熙寧十年秋,大雨霖,河、洛皆溢,濁流洶湧。初,懷孟津 浮梁又北注汲縣,南泛胙城,水行地上,高出民屋。東 郡左右地最迫隘,土尢疏惡。七月乙丑,遂大決於曹 村下埽。「先是,積年稍背去,吏惰不虔,楗積不厚,主者 又多以護埽卒給它役,在者十纔一二,事失備豫,不 復可補」塞隄南之地,陡絕三丈,水如覆盎,破缶從空 而下。壬申,澶淵以河絕流聞,河既盡,徙而南,廣深莫 測,坼岸東匯于梁山張澤濼,然後派別為二,一合南 清河以入于淮,一合北清河以入于海,大川既盈,小 川皆潰,積潦猥集,鴻洞為一。凡灌郡縣九十五,而濮、 齊、鄲、徐四州為尢甚,壞官亭民舍鉅數萬,水所居地 為田三十萬頃。天子哀憫元元,為之旰食。初遣公府 掾往,俾之循視;又遣御史往,委之經制。虛倉廩,開府 庫,以振救之。徙民所過,無得呵吏,謹視遇,不使失職; 假官地予民,使之耕,而民不至于太轉徙;質私牛於 官貸之牛,而牛不至于盡殺食。其蠲除約省,勞來安 集,凡以除民疾苦,其事又數十,然後人得不陷於死 亡矣。天子乃與公卿大議塞河。初,獻計者,有欲因其 南潰,順水所趨,築為隄河,輸入淮海。天子按圖書,準 地形,覽山川,視水勢,以謂「河所泛溢,綿地數州,其利 與害,可不熟計。今乃欲捐置舊道,創立新防,棄已成 而就難冀,憚暫費而甘長勞,夾大險,絕地利,使東土 之民為魚鱉食,謂百姓何?國家之事,固有費而不可 省,勞而不獲已者也。」天贊聖意,聖與神謀,詔以明年 春作始修塞。乃命都水吏考事期,審功用,計徒庸,程 畚築峙餱糧,伐薪石。異時治河,皆戶調健,民多賤鬻 貨產,巧為逃匿。上慮人習舊常而胥動以浮言也,先 期戒轉運使,明諭所部,告之以材出于公,秋毫不以 煩民,然後民得安堵矣。物或闕供,皆厚價和市;材須 徙運,皆官給僦費。唯是丁夫,古必出於民者,乃賦諸 九路,而以道里為之節適。凡郡去河頗遠者,皆免其 自行,而聽使輸錢以雇。則眾雖費,可不至於甚病,役 雖勞,可不至於甚疲。材既告備矣,工既告聚矣。明年, 立號「元豐」,天子遣官以牲玉祭於河,而以閏正月首 事。方河盛決時,廣六百步,既更冬春,益侈于兩涘之 間,遂踰千步。始於東西簽為隄以障水,又於旁側閼 為河以脫水,流渠為雞距以釃水,橫水為鋸牙以約 水,然後河稍就道,而人得奏功矣。既左右隄疆,而下 方益傷矣。初仞河深,得一丈八尺,白水深至百一十 尺,奔流悍甚,薪且不屬,士吏失色,主者多病。置聞,請 調急夫盡「徹諸埽之儲,以佐其乏。」天子不得已,為調 於旁郡,俾蠲來歲春夫以紓民。又以廣固壯城卒數 千人奔命,悉發近埽積貯,而又所蓄薦食槁數十萬 以赴之。詔初責塞河吏,於是人益竭作,吏亦畢力。俯 瞰回淵,重緷九埽而夾下之。四月丙寅,河槽合水勢 頗卻,而埽下湫流尚馱隄若浮寓波上,萬眾環視,莫 知所為。先是,運使創立新意,制為橫埽之法,以遏絕 南流。至是,天子猶以為意,屢出細札,宣示方略,加精 致誠,潛為公禱,祥應感發,若有靈契。五月甲戌朔,新 隄忽自定武還北流。奏至,群臣入賀,告類郊廟,勞饗 官師,遂大慶賜。自督帥而下,至于勤事小吏,頒器幣各有差,第功為三品,各以次增秩焉。濮、齊、鄆、徐四州 守臣,以立隄救水,城得不沒,皆賜璽加獎。吏卒自下 揵至踆事而歸,凡特支庫錢者四。初,天子閔徒之遘 疾者,連遣太醫十數輩往救治之,以車載藥而行。春 尚寒,賜以襦袍,天初暑,給以臺笠,人悅致力,用忘其 勞。於是又命籍其物故者,厚以分卹其家,逃亡者聽 自出,以貫編戶;乘急出夫者,蠲春徭一歲有半,仁沾 而恩洽矣。自役興至于隄合,為日一百有九,丁三萬, 官健作者無慮十萬,人材以數計之,為一千二百八 十九萬,費錢米合三十萬,隄百一十有四里。詔名埽 曰「靈平」,立廟曰「靈津」,歸功于神也。方天子憂埽於合 未固,永道內訌,上下惴恐。俄有赤蛇游於埽上,吏置 蛇於盆,祝而放之,蛇亡而河塞。天子聞而異之,命褒 神以顯號,而領于祠官,曲加禮焉。有詔臣洙作為《廟 碑》,以明著神貺。臣洙竊跡漢、唐而下,河決常在於曹、 衛之域,而列聖以來,泛澶淵為尢數,雖時異患殊,而 成功則一。然必曠歲歷年,窮力殫費,而後僅有克濟。 固未有洪流橫潰,經費移徙,不踰二「年,一舉而能塞 者也。何則?孝武瓠子,甚可患也。考今所決,適直其地, 而害又逾於此焉。然宣、房之塞,遠逾三十年,費累億 萬計,乃至於天子親臨沈玉,從官咸使負薪,作為歌 詩,深自鬱悼,其為艱久,亦已甚矣。」視往揆今,則知聖 功博大,閎遠古未有也。嗚呼!河之為利害大矣,功定 事立,夫豈易然哉!主吏誠能揆明詔,規永圖,不苟務 裁費徑役,以日為功,而使官無曠職,卒無乏事,繕治 廢隄,常若水至。庶幾河定民安,無決溢之患矣。臣洙 既奉詔為廟金石刻,因得述明天子所以禦災捍患, 計深慮遠,獨得於聖心而成是殊尢絕跡,遂及治河 曲折,在官調度,與夫小大獻力,內外協心,概見其功, 使後「世有考焉。」臣洙謹拜手稽首而獻文曰:「渾渾河 源,導自積石,逆折而東,久輒羨溢。維古神禹,行水地 中,順則所適,不為防庸。降及戰國,瀕齊、趙、魏,陂障以 流,與水爭地,釃之為渠,利用灌溉。水無所由,因數為 敗。由漢迄今,千三百歲,出地而行,患又滋大。明明天 子,纘堯禹服,恩均蠻貊,澤潤草木。丁巳孟」秋,淫雨漏 河。河徙而南,千里濤波。天子曰「咨,水寔儆予,勤民之 力,其得已乎?」申命郡司,鳩材庀工。上志先定,庶言則 同。人樂輸費,吏罔遺力。聖誠感通,河即順塞。鉅野既 瀦,淮泗既道。川無狂瀾,民得烝罩。東土其乂,徐方復 寧。茫茫原隰,既夷且平。水所漸地,更為沃野。人恣田 牧,施及牛馬。三寧士女,相與歌呼。「微我聖功,人其為 魚。」四郡守臣,舞蹈上章。「微我聖功,城其為隍。帝釐山 川,魚獸咸若。萬方歸之,如水赴壑。凡厥士吏,迨及庶 民。其謹護視,烝徒孔勤。維是湯河,作固京室。在廷靡 思,聖獨前識。九類攸敘,六府允修。丕冒日出,覃被海 陬。歸惠爾神,落此新廟。春秋承祀,以祈靈保。臣洙作 頌,本原休」功。刻是樂石,攄之無窮。

西瀆河水之神部選句[编辑]

漢司馬相如《大人賦》:「氾濫水嬉兮,使靈媧鼓瑟而舞 馮夷。」

魏曹植《仙人篇》:「河伯獻神魚。」《誥咎文》。河伯典澤。 唐劉禹錫詩:「馮夷蹁蹮舞淥波。」

西瀆河水之神部紀事[编辑]

《博物志》:昔夏禹觀河,見長人魚身,出曰:「吾河精,豈河 伯也?」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晉侯及楚人戰於城濮,楚師敗 績。初,楚子玉自為瓊弁玉纓,未之服也。先戰,夢河神 謂己曰:「畀余,余賜女孟諸之麋,弗致也。」大心與子西 使榮黃諫,弗聽。榮季曰:「死而利國,猶或為之,況瓊玉 乎?是糞土也,而可以濟師,將何愛焉?」弗聽,出告二子 曰:「非神敗令尹,令尹其不勤民,實自敗也。」既敗,王使 謂之曰:「大夫若入,其若申、息之老何?」子西、孫伯曰:「得 臣將死。二臣止之曰:『君其將以為戮』。」及連穀而死。 《滑縣志》:河侯祠在縣南一里。漢東郡河決,太守王尊 以身填之,水乃卻。及卒,民為立河侯祠祀之。

《異苑》:晉太元中,桓軌為巴東太守,留家江陵。妻乳母 姓陳,兒道生,隨軌之郡,墜瀨死。道生形見云:今獲在 河伯左右,蒙假二十日,得蹔還母哀至,輒有一黑烏 以翅掩其口舌上遂生一瘤,從此便不得復哭。

《酉陽雜俎》:平原縣西十里,舊有杜林。南燕太上末,有
考證.svg
邵敬伯者,家於長白山,有人寄敬伯一函書,言「我吳

江使」也,令我通問于濟伯,今須過長白,幸君為通之。 仍教敬伯但于杜林中取杜葉投之于水,當有人出。 敬伯從之,恍惚見人引出,敬伯懼水,其人令敬伯閉 目,似入水中,豁然宮殿宏麗。見一翁,年可八九十,坐 水精床,發函開書,曰:「裕興超滅。」侍衛者皆圓眼,具甲 冑。敬伯辭出,以一刀子贈敬伯曰:「好去,但持此刀,當 無水厄矣。」敬伯出,還至杜林中,如夢覺而衣裳初無 沾濕。果其年宋武帝滅燕。敬伯三年居兩河間,夜中 忽大水,舉村皆沒,唯敬伯坐一榻床。至曉,著履下看 之,床乃是一大黿也。敬伯死,刀子亦失。世傳杜林下 有河伯冢。

《魏書爾朱兆傳》:爾朱榮死,兆輕兵倍道,從河梁西涉 渡,掩襲京邑。先是,河邊人夢神謂己曰:「爾朱家欲渡 河,用爾作灅波津令,為之縮水脈。」月餘,夢者死。及兆 至,有行人自言知水淺處,以草往往表插而導道焉, 忽失其所在,兆遂策馬涉渡。是日暴風鼓怒,黃塵漲 天,騎叩宮門,帝步出雲龍門外,為兆騎所繫,幽于永 寧佛寺。撲殺皇子,汙辱妃嬪,縱兵虜掠,停洛旬餘。先 令衛送莊帝于晉陽,兆後于《河梁》監閱財貨,遂害帝 于五級寺。

《續博物志》:「一人數旦旦詣河邊拜河水,如此十年,河 侯、河伯遂與相見,與白璧十雙,教授水行不溺法。」 《河東記》:「韋浦者,自壽州士曹赴選,至閺鄉逆旅,方就 食,忽有一人前拜曰:『客歸元昶,常力鞭轡之任,願備 門下廝養卒』。浦視之,衣甚垢而神彩爽邁,因謂曰:『爾 何從而至』?對曰:『某早蒙馮六郎職任河中,歲月頗多, 給事亦勤,甚見親任。昨六郎與絳州軒轅四郎同至 此,求卞判官買腰帶,某於其下丐茶酒,遂有言語相 及。六郎謂某有所欺斥,留於此。某傭賤,復少資用,非 有符牒,不能越關禁。伏知二十二郎將西去,儻因而 獲歸,為願足矣。或不棄頑下,終賜鞭驅,小人之分,又 何幸焉』。」浦許之。食畢,乃行十數里,承順指顧,無不先 意,浦極謂得人。俄而憩於茶肆,有扁乘數十適至,方 解轅縱牛,齕草路左,歸趨過牛群,以手批一牛足,牛 即鳴痛不能前。主初不之見,遽將求醫,歸謂曰:「吾嘗 為獸醫,為爾療此牛。」即于牆下捻碎土少許,傅牛腳 上,因疾驅數十步,牛遂如故。眾皆興歎。其主乃買茶 二斤,即進於浦曰:「庸奴幸蒙見諾,思以薄技所獲,傚 獻芹者。」浦益憐之。次於潼關,主人有稚兒戲於門下, 乃見。歸以手挃其背,稚兒即驚悶絕,食頃不寤。主人 曰:「是狀為中惡,疾呼二娘,久方至。」二娘,巫者也。至則 以琵琶迎神,欠嚏良久曰:「三郎至矣。」傳語主人:「此客 鬼為祟,吾且錄之矣。」言其狀與服色,真歸也。又曰:「若 以蘭湯浴之,此患除矣。」如言而稚兒立愈。浦見歸所 為,已惡之,及巫者有說,呼則不至矣。明日又行,次赤 水西,路旁忽見元昶,破弊紫衫,有若負責,而顧步甚 重,曰:「某不敢以為羞恥,便不見二十二郎。某客鬼也, 昨日之事,不敢復言,已見責於華嶽神君。巫者所云 三郎,即金天也。某為此界,不果閑行,受笞至重,方見 二十二郎,到京當得本處縣令,無足憂也。他日亦此, 佇還車耳。」浦云:「爾前所說馮六郎等,豈皆人也?」歸曰: 「馮六郎名夷,即河伯軒轅天子之愛子也。卞判官名 和,即昔刖足者也,善別寶,地府以為判山玉使判官 軒轅家奴客小事,不相容忍,遽令某失馮六郎意。今 日迍躓,實此之由。」浦曰:「馮何得第六?」曰:「馮,水官也,水 成數六耳。故黃帝四子,軒轅四郎,即其最小者也。」浦 其年選授霍丘令,如其言。及赴官至此,雖無所睹,肹 蠁如有物焉。

《雲仙雜記》:顧希微開成二年,遇河神屈莫多曰:「更二 千年,大江所在,隄岸當崩沙九里。」

《杭州府志》:「謝緒,達之孫也。元人外嚙謝太后,中制于 權奸。緒以戚畹故,恚尢切,建望雲亭于金龍山巔,讀 書其中。甲戌秋,霖雨,天目山崩水溢,臨安溺死者無 筭。緒乃散家資溥濟之。會眾泣曰:『天目乃臨安之主 山,宋其亡矣。亡何,太后北轅歎曰:『生不能圖報朝廷, 死當奮勇以滅賊』。作詩自悼。書訖赴水死。水勢洶湧』」, 高丈許,若龍鬥狀,尸為不流,顏色如生,人咸異之。元 末,預夢于鄉人曰:「吾飲恨九泉百餘年,今幸有主。越 數日,黃河北徙,其驗也。汝輩當歸新主。明年春,呂梁 之戰,吾其助之。」丙午春,黃河北徙。九月,明太祖取杭 州。丁未二月,傅有德與賊大戰呂梁,見金甲神人空 中躍馬橫槊擒賊,眾大潰。成祖議海道不便,復修漕 運。凡河流淤壅,力能開之,舟將覆溺,力能拯之,神之 顯著,于黃河特甚。嘉靖中,奉敕建廟魚臺縣。隆慶中, 遣兵部侍郎萬恭致祭,封《金、龍四大王

西瀆河水之神部雜錄[编辑]

《抱朴子登涉篇》:「山中辰日,自稱河伯者,魚也。」

《秀水閒居錄》:西門豹傳說河伯,而《楚辭》亦有河伯祠, 則知古祭水神曰河伯。自佛氏書入中土,有龍王之 說,而河伯無聞矣。

《日知錄》:甚矣,人之好言色也,河伯,水神也,而有妻龍 魚。《河圖》曰:河伯姓呂名公子,夫人姓馮名夷。或曰:《易》 以坤為婦道,而《漢書》有媼神之文,于是山川之主,必 為婦人以象之,非所以隆國典而昭民敬也已。 春秋之世,猶知淫祀之非,故衛侯夢夏相,而甯子弗 祀;晉侯卜桑林,而荀瑩弗禱。楚昭王有疾,卜曰:「河為 祟。」王弗祭。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漢、雎、漳,楚之望 也。不穀雖不德,河非所獲罪也。至屈原之世,而沅湘 之間,並祀河伯,豈所謂楚人鬼而越人禨?亦皆起于 戰國之際乎?夫以昭王之所弗祭者,而屈子歌之,可 以知風俗之所從變矣。

西瀆河水之神部外編[编辑]

《搜神記》:吳餘杭縣南有上湖,湖中央作塘,有一人乘 馬看戲,將三四人至岑村飲酒小醉,暮還,時炎熱,因 下馬入水中,枕石眠,馬斷走歸,從人悉追馬,至暮不 返。眠覺,日已向晡,不見人馬,見一婦來,年可十六七, 云「女郎再拜,日已向暮,此間大可畏,君作何計?」因問 女郎何姓,那得忽相聞,忽有一少年,年十三四,甚了 了,乘新車,車後二十人至,呼上車,云:「大人暫欲相見。」 因迴車而去。道中絡繹把火,見城郭邑居。既入城,進 廳,視上有信幡,題曰河伯信。俄見一人,年三十許,顏 色如畫,侍衛繁多,相對欣然。敕行酒,笑云:「僕有小女, 頗聰明,欲以給君箕箒。」此人知神不敢拒逆,便敕備 辦就郎君婚。承白已辦,遂以絲布單衣,及紗袷絹裙 紗衫褌履屐皆精好。又給十小吏,青衣數十人。婦年 可十八九,姿容婉媚,便成三日,經大會客拜閣。四日 云:禮既有限,發遣去。婦以金甌麝香囊與婿別,涕泣 而分。又與錢十萬,藥方三卷,云:「可以施布功德。」復云: 「十年當相迎。」此人歸家,遂不肯別婚,辭親出家。作道 人,所得三卷方、一卷《脈經》一卷湯方。一卷丸方。周行 救療。皆致神驗。後母老兄喪。因還婚宦。

二華之山,本一山也,當河水過之而曲行。河神巨靈, 以手擘開其上,以足蹈離其下,中分為兩,以利河流。 今觀手跡,于華嶽上,指掌之形具在。腳跡在首陽山 下,至今猶存。故張衡作《西京賦》所稱「巨靈贔屭,高掌 遠跡,以流河曲」是也。

《法苑珠林》:雍州鄠縣南繫頭山者,本舟人繫船其頂, 故以名焉。昔太乙未分山海,太行、王屋、白鹿河水停 于此川,號為山海及巨靈大神患海水浩蕩,以左掌 托太華,右足蹋中條,太乙為之裂河通地出,山遂高 顯。

《酉陽雜俎》:「太原郡東有崖山,天旱,土人常燒此山以 求雨。俗傳崖山神娶河伯女,故河伯見火必降雨救 之。今山上多生水草。」

《華嚴經》:佛所遊處,無不遍至。復與無量諸河神俱,其 名曰:普流神、勝洄澓神、洪流聲神、養水性神、淨海光 神、普愛神、妙幢神、勝水神、海具光神,如是一切,常能 精勤利益眾生。

《華嚴綱要》有無量主河神,所謂:「普發迅流主河神、普 潔泉澗主河神、離塵淨眼主河神、十方遍吼主河神、 救護眾生主河神、無熱淨光主河神、普生歡喜主河 神、廣德勝幢主河神、光照普世主河神、海德光明主 河神。如是等而為上首,有無量數,皆勤作意,利益眾 生。」

北瀆濟水之神部彙考[编辑]

《周制》,「望祭北瀆於北郊。」

按:《周禮春官》小宗伯之職,「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類 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四望為五嶽、四鎮、四瀆亦如五帝,因其方而為之位也。五嶽、四瀆,神之最尊者也,故為兆域。」

[编辑]

始皇二十六年令祠官祀濟瀆[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 按《封禪書》:「秦并天下,令 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自殽以東,大川祠 二,曰濟,曰淮。」按本紀秦并天下在二十六年

濟廟在臨邑。

[编辑]

宣帝神爵元年詔歲祀濟于臨邑界中[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郊祀志》:「宣帝改元神爵, 令祠官以禮為歲事,自是五嶽四瀆皆有常祀,濟于臨邑界中,使者持節侍祠,一禱而三祠云。」

[编辑]

唐制,「歲祭濟于河南。」

按:《唐書禮樂志》云云。

元宗天寶六載封濟瀆為清泉公[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通典》云云。

按《懷慶府志》:「唐封濟瀆為清源公。」

[编辑]

太祖乾德六年有司請祭濟瀆于孟州從之[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圖書編》云云。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定以立冬祀濟瀆于孟州[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太平興國八年祕 書監李至言,「嶽鎮海瀆望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于 所隸之州。」其後立冬祀濟瀆于孟州。

仁宗康定元年詔封濟瀆為清源王[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云云。

[编辑]

世宗大定四年詔以立冬祭濟瀆于孟州[编辑]

按《金史世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大定四年,禮官言 「嶽鎮海瀆當以五郊迎氣日祭之。」詔依典禮,以立冬 望祭北瀆大濟于孟州,其封爵仍唐宋之舊。

章宗明昌 年封濟為清源王[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不載。 按《禮志》,「明昌間從沂山道 士楊道全請,封濟為清源王,每歲遣使奉御署祝版, 奩薌乘驛詣所在,率郡邑長貳官行事。」

[编辑]

世祖至元三年定歲祀濟瀆干濟源縣[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 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 月。定歲祀嶽鎮海瀆之制。十月北嶽鎮海瀆立冬日 遙祭濟瀆于濟源縣。祀官以所在守土官為之。」

武宗至大二年以旱遣官禱于濟瀆[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不載。 按《懷慶府志》云云。

[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正北瀆神號[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三年,正海瀆諸神號。」北瀆則稱北瀆 大濟之神。

洪武七年,令濟瀆、河南懷慶府祭。又令「春秋仲月上 旬擇日祭。」未幾,以諸神從祀南郊。省春祭。

按《明會典》云云。

穆宗隆慶三年八月以洪水為患命總督都御史翁大立祭大濟之神[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北瀆濟水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祭濟文》
魏·文帝
[编辑]

維太和十九年,皇帝,遣太常寺守散騎常侍景昭告 于濟瀆之靈:「乾光資曜,坤載播液,惟瀆暢靈,協輝陰 辟。庶象憑和,升降芳瀝,蘊神包化,比土宣績,溫方涌 瑞,沇源導濟,引流通滄,實侔四體,兆潤岱宗,含雲吐 醴,潤彼湛湛,川風瀰瀰。瞻洪津而懷德,乘長波而欽 智。汎龍儀之郁穆」,玉軒而浮被。沈璋璧之明物,冀 牲潔以歸寄。

《封濟瀆祝文》
元·宗
[编辑]

惟神泉源清潔,浸彼遐遠。播通四氣,兆紀一方。嚴冬 肇節,聿修典制。

《濟瀆廟碑記》
宋·盧多遜
[编辑]

地官分四瀆。其一曰「濟」,《洪範》辨八政;其三曰「祀。」水以 潤下百川,獨紀乎清源。國之大事萬務,莫先于祭法。 是知神主川瀆,炳靈以濟蒼生;君臨寰宇,設祠以答 元佑。非太平致理之代,其何交感之如是乎?若乃大 川會通,異源同注。始也殊其泒,或清濁之可分;泊乎 合其源,即混撓之無別。未有清能獨守,濁不可雜,德 冠百谷,名光四海,命之曰瀆,不其宜乎?《禹貢》稱「導沇 東流」,紀其源也。劉熙謂「濟河南出」,釋其名也。溢為滎, 所以驗伏流之異;會于汶,所以濟朝宗之路。至柔成 性,所謂和而不同者,孰可預焉?至清立德,所謂撓之 不濁者,我無愧也。所以明神宅之為靈府,前聖著之 為祀典。《虞書》有之曰:「秩于山川」,所以明次序而視諸 侯也。周制有之,曰「沈以珪玉」,所以重薦奠而預四望 也。歷代展祭,具有聞焉。隋文帝開皇二年,始立廟貌 而致饗;唐元宗天寶六載,爰以公爵而建封。歷數會 昌,天啟、大宋,恆序不忒,甘澤以時,歲賀豐穰,民無疾 苦。應天廣運聖神文武明道至德仁孝皇帝睿聖之 德,貫于神明,所禱無「不通,所請無不應。惟神昭感」,謂 若此也。于是降神旨,流德音,以為所感在人心,所饗 惟邦教。有道之君,視民如赤子,神則應之;不道之君, 謂己有天命,神則違之。所以癸壇夏緒,辛毀傷祀,山 川鬼神,其何交感?恆風若而恆雨若,不知饗應之源; 美輪焉而美奐焉,空務勝遊之樂。祠廟傾圯,置而不修;禮「義廢墜,弛而不舉。將以感威靈而得冥祐者,未 之有也。我今克己以濟物,潔誠以祀神,宜壯祠宇,以 光典禮。」俄而下有司以肅事,降王人而護役。建規立 制,蓋取諸《大壯》。肯堂施構,仰占于中星。發慮宸衷,感 而遂通。揆程有秩,成之不日。繚垣峻宇,崇階邃戶,肅 然瞻望,赫奕神府。牲牢既設,酒齊斯列。簠簋鉶登,薦 奠蠲潔。我皇至誠,惟神昭悅。何謂至誠?陳其德也。何 謂昭悅?言其應也。我皇勤政無怠,惟民是恤,動必思 理道,言必于教化,天下所以混一,遠民所以懷柔。端 愨齋莊,以務薦饗,故終日優然,每如受其福。惟神上 應天命,陰助皇化,膏澤調順,神之職也。禾稼豐登,神 之力也。感我德政,歆我祠「祀,故生民忻然,恆如受其 賜」,信所謂非太平致理之代,其何至于交感哉?神非 明朝無以昭靈應,明朝非祠廟無以崇祀事,使千載 而下,赫然垂範者,非貞珉不能久,故命樹豐碑,勒斯 文而紀述焉。昔者汧渭立祠,空傳陳寶之異;汾晉列 祀,但聞《秋風》之歌。未若因聖君崇大典,山川廟宇之 重建,則垂「文不朽,冠絕前古。奉詔寶錄,臣得無愧。」銘 曰:「萬泒作流,孰得其清?惟濟水兮不濁,孰齊其名?通 神理兮。惟神是主,垂福蒼生,崇祀事兮。風雨調順,稼 穡順成,瑞豐歲兮。我皇祭饗,齋禱是精,垂典禮兮。惟 神昭感,饗茲克誠,助治世兮。美矣哉!保生民也。斯瀆 之靈,大矣哉!崇廟貌也。我皇之明,永永不朽,為來者 而作程。垂萬祀兮」

《濟瀆廟告文》
明·代宗
[编辑]

「天降膏雨,在風雲率其職;地湧甘泉,由嶽瀆效其靈。 天地之澤,施必風雨,嶽瀆不得辭其責也。今歲雨暘 時序,所以澤萬物者至矣;而瀆流不決,所以灌百川 者歉焉。河不由道,而水決于海,泰山泗濟之源復祕, 南北漕運之渠日涸。此雖軍民之患,實關天地之仁, 固朕不德所召,而神之責何如?」天地均有矜惠生民 之心,神可獨無奉若天地之意。務使河循古道,分溉 朔南,而復誕布泉源,廣慰輿望。神既有以塞其責,朕 亦有以賴于神。神其鑒格,專候感孚。

北瀆濟水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遊濟瀆》
宋·李志全
[编辑]

水底微茫見貝宮,靈源直與海相通。雪晴人立冰壺 外,春暖魚游玉鑑中。鶴返松林巢夜月,神歸蓬島駕 天風。裴公亭上行吟處,他日重來興未窮。

《濟瀆》
明·吳國倫
[编辑]

瀹濟從王屋,重源百里通。由來浮磬出,只與濫觴同。 玉漱西山脈,珠騰北海宮。古今嚴瀆祀,一勺是神功。

北瀆濟水之神部紀事[编辑]

《唐書許敬宗傳》:「敬宗字延族,杭州新城人,拜太子少 師。帝曰:『天下洪流巨谷,不載祀典,濟甚細,而在四瀆, 何哉』?對曰:『瀆之言獨也,不因餘水,獨能赴海者也。且 天有五星,運而為四時;地有五嶽,流而為四瀆;人有 五事,用而為四支。五,陽數也;四,陰數也,有奇偶陰陽 焉。陽者光耀,陰者晦昧,故辰隱而難見,濟潛流屢絕』」, 狀雖細微。獨而尊也。帝曰「善。」

《五色線》:郤敬伯家長白山,有一人寄一函書,言「吾江 使也,令吾通問于濟。」伯果見人引入水中,一翁坐殿 踞水晶床,侍衛皆圓眼甲胄,臨別贈一刀曰:「持此當 無水厄。」敬伯還至杜林中,衣裳果無沾濕。

北瀆濟水之神部雜錄[编辑]

《說苑四瀆》:「江河淮濟,何以視諸侯?能蕩滌垢濁焉,能 通百川于海焉,能出雲雨焉,為德甚美,故視諸侯。」

北瀆濟水之神部外編[编辑]

《語怪》:「濟瀆祠相傳神通人假貸,前後事不一,漫誌其 概一二。祠有大池,凡欲假金者禱于神以珓決之。神 許,則以契券投池中,良久有銀浮出如其數,貸者持 去貿易,利市加倍。如期具子本祭謝而投之,銀沒而 原浮,其券如人間式,亦有中保之人,若神不許,則投 券入水,頃之券復浮還。牛馬百物可假借,投之復出」, 故不死也。嘗有不能償者,舍其兒,以盒子盛之,投入, 俄頃盒浮起,視之,兒活于中無恙。蓋神鑒其誠閔而貨其債也。盒外濕而內中,故乾,其他類此,故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